第五百六十四章【海滩】(下)


  第五百六十四章【海滩】下

  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在当晚八点半抵达了静海市政府一招,和他同来的还有市长夏伯达、常务副市长陈浩、宣传部长梁松,这么多市委常委一起到来足见南锡市领导对这次事件的重视,静海市主要领导几乎全部出动陪同

  这次的事件让南锡市领导层上上下下都吃惊不,如果事件没有得到顺利解决,不知要有多少人的乌纱要因此ér保不住徐光然对这起事件已经了解的很清楚,和军分区司令刘恒也多次通话,他向宣传部长梁松道:“老梁,一定要做好媒体的工作,确保这次的事件不要造成恶劣的影响”

  梁松点了点头,脸色却不好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想堵住媒体的喉舌并不容易,梁松能够预见到,恐怖事件虽然结束,可是他的任务没有结束,如果因此ér产生了不良影响,他可能要承担责任

  多数领导心里都有种逃过一劫的感jiào,这么大的事情最后民众中有两人死亡,五人受伤,各方面的损失不算太大,ér且这件事和韩国方面有着直接的关系,外交上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徐光然先来到韩国商贸团下榻处去慰问,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陪同他和金尚元见了面,徐光然客套了一番,金尚元也表现的十分豁达,之后徐光然又探望了东江市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梁晓鸥的情绪还是有些不稳定,说着说着话又哭了起来

  离开梁晓鸥的房间,徐光然紧皱眉头,向身边的夏伯达道:“这个zhāng扬啊,人家东江招商办的事情他也要管”所有人都冲这句话中听出了徐光然对zhāng扬的不满

  夏伯达道:“他也是热心,就算他不帮忙安排,韩国商贸团还是会来静海韩国商贸城参观的”夏伯达对这件事清楚得很,zhāng扬在其中并没有做错什么,无论他来与不来,韩国商贸团都会来,东江招商办早就安排好了日程,韩国商贸城的恐怖事件注定要生的,zhāng扬只是凑巧被卷了进去

  王广正一旁道:“如果没有zhāng主任舍己救人,大家都完了”换成过去王广正是不敢在领导面前说这种话的,可是今天的事情过去之后,王广正有种脱胎换骨的感jiào,他忽然看清了自己的政治方向,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干部,他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以身作则,什么叫大无畏

  徐光然道:“zhāng扬呢?我怎么没见到他?”

  王广正道:“出去吃饭了”

  “出去吃饭?”徐光然颇感诧异,这厮倒是有闲情逸致,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还能够吃得下去他的秘书道:“我给他打个电话”

  徐光然摇了摇头道:“不用,他又不是不上班”

  夏伯达冷眼看着徐光然,看来徐光然和zhāng扬之间的矛盾已经越积越深,再无缓和的余地

  徐光然又提议道:“咱们去静海人民医院探望一下伤者”

  前来的领导都没有说话,全都明白现在探望和慰问只不过是走个形式,徐书记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补交功课,不想落他人口舌

  领导们上了车,离开了静海一招,车开了没多远,就看到远处,一男一女坐在沙滩上吃着烧烤,男的正是zhāng扬,女孩儿极其漂亮

  夏伯达看到了没吭声,他看了看徐光然,现徐光然的目光也盯着那沙滩上的烧烤摊儿,徐书记肯定也看到了,不过徐光然也没说话,心中暗道,zhāng扬啊zhāng扬,你子真是自在,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有闲情逸致哄女孩子,有没有一点党员干部的jiào悟性啊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金敏儿追问道

  zhāng扬笑了,拿起那杯酒喝干:“很像,你们真的很像”他抬头望着夜空中的星辰,忽然产生了一种错jiào,仿佛春雪晴正在天空中的某处静静看着他

  金敏儿从zhāng扬的眼光中意识到了什么,她没来由感jiào到一种委屈,zhāng扬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几乎都会想起春雪晴,直接的表现就是,这厮多数时间精神都不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金敏儿道:“你又想起了她?”

  zhāng扬笑道:“没有,我在想别人说我是个扫把星不是没有理由的,我到哪儿都有事情生”

  金敏儿不禁莞尔:“在南锡当体委主任感jiào怎样?”

  “感jiào好极了”

  金敏儿往空杯子里倒酒,不知不jiào一瓶二锅头已经见底,金敏儿的俏脸上飞起两片诱人的红霞:“体委主任只是你的幌子,你是个oo7,今天的事情生之前,是不是就已经有所jiào察?”金敏儿始终认为zhāng扬是个特工,她甚至jiào着zhāng扬事先就已经洞悉了这次的恐怖行动

  zhāng扬笑道:“今天的事情,我根本就是误打误撞,东江招商办主任雷国滔以私人的关系找到我,让我帮忙安排静海方面的接待我本来打算借着这个机会,搭个顺风车,给韩国商贸团的各位企业家宣传一下我们南锡的状况,增进大家对南锡的一些了解凑巧能弄点投资,可没想到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投资没弄成,差点把命还给搭进去”

  金敏儿听他说得有趣,禁不住格格笑出声来,很少见到zhāng扬这么乐观的人

  zhāng扬望着金敏儿的俏脸,低声道:“其实就算没有雷国滔那档子事儿,如果我知道你被困在这里,一样会来”

  金敏儿咬了咬嘴唇,芳心中的温馨无声浸润开来,很快就感jiào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她声道:“我相信”

  第二天一早,韩国商贸团的所有成员就在军警的护送下乘车离开静海返回东江,zhāng扬并没有去送行,他不喜欢送别的场面,对着浴室镜子涂抹好身上的伤痕,穿好衣服来到窗前,看到金尚元和金敏儿一起正走上客车,金敏儿不时的回过头zhāng望着,显然在寻找着他

  zhāng扬笑了笑,他默默向金敏儿挥了挥手,这个可爱的韩国女孩对自己真是不错

  zhāng扬对这镜子看了看,脸上还是有几道伤痕,不过好在没破相,想起昨天的那场生死激战仿佛在梦中一样,zhāng扬长shū了一口气,了一下衣服,此时响起敲门声

  他走过去开了门,却是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

  zhāng扬端起桌上的红茶喝了一口道:“他们走了?”

  王广正点了点头道:“走了,一切还算顺利”

  zhāng扬笑道:“可惜没有把那帮恐怖分子一网打尽”

  王广正道:“昨晚徐书记和夏市长都来了,他们提到过你”

  zhāng扬不以为然道:“估计他们心里对我都相当的恼火,认为我给他们带来了一个**烦”

  王广正笑了,他摇了摇头道:“其实这件事就算你不插手,一样会生,韩国的那帮恐怖分子早就策划好了在商贸城动手”

  zhāng扬道:“可惜领导们不这么想,他们最怕生事情,有了事情他们想得不是怎样去解决,ér是想着怎样去推卸责任”

  王广正没跟着说话,他认为zhāng扬对领导们的看法有些偏颇,南锡市的领导们应该没有他说得那么不堪

  zhāng扬道:“上午有什么安排?”

  王广正道:“休息,昨天这一天我折腾的够呛,昨晚都是硬撑着在工作,如果我不是什么领导干部早就趴下了,真的,我也害怕,我特别佩服你,在昨天的那种状况下能够表现出这样的镇定”

  zhāng扬笑道:“面对真枪实弹谁不害怕?我也怕,可我要是不站出来,咱们几千号人难道就坐在那儿等死?几个高丽棒子跑到咱们中国的地盘上制造事端,这口气咱们不能咽下去,说什么都得把他们给打回去”

  王广正笑了

  zhāng扬起身道:“既然没什么事,陪我去看看水上运动中心,我看完进度就回去,估计那帮领导都琢磨着找我问话呢”

  王广正实在佩服zhāng扬旺盛的精力,整个上午他陪着zhāng扬在静海水上运动中心视察了一圈,静海水上运动中心的基础建设已经全部完工,装修和设备安装也就要完成,比起南锡的体育中心,这里的进度显然要快上许多zhāng扬对建设的情况表示满意,他在现场拍了一些照片,准备拿回去供南锡有关方面学习观摩,按照zhāng大官人的话来说,要让南锡的那帮建筑商集体组织到这里来参观,看看静海这边的工程进度,再看看他们自己,干脆一头撞死得了

  当天中午zhāng扬就返回了南锡,生在静海的这起恐怖事件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浪,这和当局对消息进行严密封锁有关,相关媒体报道全都对这件事进行了淡化,将这次的恐怖事件说成了一次火灾除了南锡少数领导人之外,并没有太多人知道zhāng扬就在现场,ér且正是这厮最后关头开着那一卡车炸药,拯救了现场几千人的性命

  很少出席南锡市常委会的军分区司令刘恒,今天也来到了南锡市委,他是特地向各位常委通报这件事的,其实大体的情况各位常委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刘恒也没有过多的说起细节,只是简略的综述了一遍,最后强调道:“zhāng扬同志在这次的事件中表现出了一个优秀**员的过硬素质,正是他的大无畏精神,才成功的挫败了恐怖分子的阴谋,对于zhāng扬同志的英勇事迹,我们一定要给予嘉奖”

  宣传部部长梁松笑道:“可这件事好像不适合公开表彰,我们对外宣称只是一起失火事件,表彰zhāng扬同志,岂不是要把事件的真想说出?”

  刘恒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提出一个建议,像zhāng扬这种优秀的国家干部,我们可以采用其他形式的表彰嘛,听说zhāng扬同志是体委主任,现在他的正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我建议是不是可以在行政上给予他一些补偿,这也是一种表彰啊”

  组织部长何英培在坐下悄悄踢了纪委书记李培源一脚,李培源向他看了一眼,心中顿时明白,何英培这个老狐狸还是不想说话,这会儿要他站出来,李培源道:“我赞同刘司令的提议,其实zhāng扬这种优秀的年轻干部,早就该得到组织上的肯定,体委主任本来就应该享受正处级待遇”

  市长夏伯达这会儿也跟着点了一把火:“我也赞同刘司令的意见,zhāng扬这次立功不啊,拯救了几千人的性命,挽回了国家的颜面,ér且难得的是,他丝毫不骄傲,没有宣扬自己的功劳,做了这么大一件好事,还能够保持沉默,这样的风格是值得肯定的,是值得广大年轻党员干部好好学习的,我认为应当马上解决zhāng扬同志的待遇问题”

  市委书记徐光然呵呵笑了起来:“刘司令,我jiào着这样的表彰不够啊,其实zhāng扬的正处问题,已经解决了,何部长一直在办”他转向何英培道:“老何啊,不是我说你,工作效率也太低了”

  何英培心中暗骂,**你大爷,当初不是你让我压一压的吗?现在怎么又赖到我身上了,可心中骂归骂,这个黑锅还是得背,徐光然毕竟是市委书记,总不能当面拆穿他,何英培笑道:“已经解决了,正准备下文呢,谁想刘司令这又提出来了”

  刘恒笑道:“看来是我多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