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风向】(上)


  范思琪dào:“无论你怎么想,我一直都将你当成朋友”

  zhāng扬dào:“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在深水港的问题上,你和我们是合作的关系,是互利互惠的关系,不应该提出太过分的条件,想要合作的长久,就必须要彼此尊重”

  范思琪dào:“我一直都很尊重贵方,现在是你们的政府出尔反尔”

  zhāng扬dào:“中国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金钱不是万能的”

  范思琪接☆口dào:“可也有人说,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zhāng扬微笑dào:“所以你利用投资这件事做文章,利用深水港的事情要挟我们将这块地低价出让给你”

  范思琪dào:“这块地发展起来受■益的不仅仅是我”

  zhāng扬dào:“你真的以为我们找不到比你合适的合作者吗?”

  范思琪望着zhāng扬,仿佛头一次认识他一样,她轻声dào:“看来我不该来”

  zhān■g扬dào:“范小姐指的是不该来南锡还是不该来体委”

  范思琪笑着摇le摇头dào:“你说得对,也许我不该把咱们的友情和生意混为一谈”她起身告辞

  zhāng扬把她送出门外,范思琪摆l◇◇e摆手dào:“不用送le,这件事我会好好考虑”

  范思琪回到车内,脸色冷如冰霜,林佩佩看出她心情不好,没敢打扰汽车驶出体委之后,范思琪dào:“去见陈市长”

  林佩佩小声提醒她dào■ebǎishǒudào:“búyòngsòngle,zhèjiànshìwǒhuìhǎohǎokǎolǜ”

  fànsīqíhuídàochēnèi,liǎnsèlěngrúbīngshuāng,línpèipèikànchūtāxīnqíngbúhǎo,méigǎndǎrǎoqìchēshǐchūtǐwěizhīhòu,fànsīqídào:“qùjiànchénshìzhǎng”

  línpèipèixiǎoshēngtíxǐngtādào:“陈浩现在已经不再负责深水港le,找他有什么用?”

  范思琪dào:“我来找zhāng扬并不是为le让他给我帮忙,而是要证明一件事”

  林佩佩眨le贬明亮的双目,轻声dào:“什么事○?”

  范思琪dào:“过去我就知dào中国国内政坛,派系之争无处不在,现在看来果然如此,zhāng扬和龚奇伟是一派,陈浩是另外一派”

  林佩佩dào:“派系之争不是东风压倒le西风,◎就是西风压倒le东风,我们要做的是生意,何必去关心他们的政治斗争?”

  范思碘dào:“在中国想做生意,不le解他们的政治又怎么可能?”

  陈浩对范思琪的来访并不意外,龚奇伟掌权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推迟le体育场土地的转让这件事明显触怒le范思琪范思琪见到陈浩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表示不满:“陈市长,我始终认为无论做生意还是做事最重要的就是讲究诚信,贵方已经答应将体育场那块土地的使用权出□让给我们,为什么又突然变卦?”

  陈浩dào:“范小姐,现在我已经不再负责深水港的事情”

  范思琪dào:“陈市长,您的回答让我很失望,如果贵方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我们这xiē投资育,我们怎么能够放心在南锡投资?”

  陈浩心中暗dào:“你投资也罢不投资也罢,现在跟我已经毫无关系,市里让我去管体育,深水港交给le龚奇伟,你不投资好,我倒要看看龚奇伟从哪儿弄来这笔钱?”他巴不得◎深水港的事情闹大,龚奇伟取代他执掌深水港的建设指挥权对他的打击是巨大的陈浩从不认为龚奇伟比自己强,他认为这次的事情全都是龚奇伟在背后做小动作的结果陈浩然叹le一口气dào:“范小姐我希望你们的投资不要▲因为我们南锡市领导层内部的分工而受到影响,无论谁负责深水港工程,我们的政策都不会改变”冠冕堂皇的套话陈浩还是很会说的

  范思琪dào:“不会改变?本来说好le今天签订土地出让合同,可现在却变le,这还不叫改变?根本就是朝令夕改”

  陈浩dào:“范小姐不要着急,这件事我会找机会和龚市长商量一下,你放心,市里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的”

  范思琪dào:“陈市长,我也想心平气和◆的谈生意,可是你们现在的做法根本就是对我们这xiē投资商的不尊重,我已经决定le在体育场地块转让权没有谈拢之前,暂停一切在南锡的投资”

  范思琪的这番话并没有让陈浩感到意外,可听到的时候还是感■觉心底有xiē不舒服,陈浩毕竟是南锡市副市长,他还是很在意南锡市的形象和尊严的,范思琪利用深水港这件事要挟南锡市政府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范思琪也看出le陈浩的不悦,解释dào:“陈市长,语不要误会,我并非是针对南赐市政府,我只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一平心中的不满,希望各位领导能够重视这件事,尽量考虑到我们投资商的利益”

  医dào官途贴

  当天常委会的主题就围绕着这件事进行,☆应徐光然的要求,副市长龚奇伟特别列席le这次的常委会,龚奇伟前来参加这次会议之前就有le充分的心理准备

  市委书记徐光然的脸色很不好看,事实上这xiē天他一直都很不顺心,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出手,◇○打乱le他在深水港上原有的布局,他本以为在体育场地块上的让步可以让深水港平稳的度过这次危机,可现在看来,深水港的危机变得越来越严重le

  徐光然dào:“大家应该都已经知dàole,根据我们市☆里工作的重点,我们对部分同志的分管工作进行le合理调整,鉴于第十二届省运会即将到来,我们务必要在省运会开幕之前,向省里递交一份满意的答案,时间紧迫,任务繁重,经过慎重考虑决定由陈浩同志主抓体育工作,兼任第十二届省运会组委会主席一职徐光然做le这么长的铺垫,其用意在帮陈浩圆面子,不过无论他说的怎样好听别人还是明白,陈浩被贬le,无论你徐光然把体育事业说得多么重要,省运会和深水港也不是一个级别,孰轻孰重,大家心里明明白白

  陈浩感鸡的看着徐光然,徐光然在维护自己的颜面,这次的工作变动徐光然也是无力挽回

  徐光然看le龚奇伟一眼:“深水港工程的指挥工作暂时交由奇伟同志负责”

  所有常委都留意到徐书记用上le暂时这两个宇,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充满le变数?

  龚奇伟知dào今天自己虽然列席常委会,但是没他说话的资格,他主要扮演的是一个倾听者的角色

  徐光然也没有让他说话的意思,端起茶杯喝le一口茶dào:“现在我们谈谈深水港出现的问题,这段时间以来深水港一直受到资金问题的困扰,我们也经过很多的努力和尝试,希望能够圆满解决深水港目前出现的困难大家都知dào,星月集团此前已经答应le二期投资马上到位,但是他们也提出le一个条件,要求我们将老体育场地块出让给他们作为商业开发之用,具体的情况我们也已经讨论过,前两天的常委会上,也针对这件事进行le举手表决”他转向陈浩dào:“陈浩,当时这个项目由你负责,你把这件事再说明一下”

  陈浩dào:“这件事我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想告诉大家,星月集团方面目前已经决定暂停一切在南锡的投资”

  夏伯达皱le皱眉头,他觉着这时候有必要说一句话,徐光然和陈浩的发言正在将深水港遇到的困境推到龚奇伟的身上,夏伯达并不是想替龚奇伟说话,南锡内部已经出现le矛盾,龚奇伟的上位绝非偶然,他要在业已混乱的局面上添一把火▲,夏伯达dào:“星月集团三番两次的利用资金问题要挟我们,这是对我们政府尊严的挑战,他们的真正用意是在要挟我们啊”

  纪委书记李培源怒气冲冲dào:“我早就说过,当初就不该在体育场地块的事情上■让步,一个跨国财团使用这样的手段根本就是耍无赖,越是这样,我们越是不能够让步”

  徐光然笑le笑,深水港的事情已经变得越来越麻烦le,他不相信龚奇伟能有什么办法解决,轻轻咳嗽le一声dào:“奇伟同志,现在深水港工程由你负责,你有什么建议?”一句话就将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le龚奇伟的身上

  龚奇伟起身dào:“谢谢徐书记能给我这个列席会议的机会,既然市里决定把深水港工程的指挥权交给我,我就必须要把深水港工程负担起来,我刚刚接受深水港,对深水港的未来建没有一xiē不成熟的想法,今天当着各位常委的面我就大胆说出来,不对的地方希望大家尽管批评指正”在常委们面前龚奇伟表现出相当的谦虚

  现场常委没有人说话,这次龚奇伟执掌深水港的指挥权实在太突然,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征兆,几乎所有人都知dào徐光然对龚奇伟一直都不看重,为什么会突然启用他?多数常委都有自己的消息渠dào,通过多方打听已经le结到,这次龚奇伟的突然上位和省里有着直接的关系,徐光然也无力扭转,刚才徐光然的那番话,充满le对龚奇伟的怀疑和质问,只是徐书记没有挑明罢le

  龚奇伟并没有坐下的意思,他不是市委常委,今天应邀列席会议,他也知dào徐光然给他这个发言的机会绝不是对他的支持,而是接着这件事向他发难,龚奇伟站着说话一是为le表示对各位常委的尊敬,二是为le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 龚奇伟dào:“我首先说明几个要点,深水港是我们平海省的重点建设工程,其重要xìng毋庸置疑,涉及到的投资额是巨大的,前景是光明的,我想以上几点没有人反对”

  徐光然皱le皱眉头,不明白龚奇○伟说这xiē众所周知的事情干什么

  龚奇伟dào:“南锡市的财政状况和上级拨款的数额决定,我们深水港的建设必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外来投资,我们之前的决策也围绕这个,原则进行,正是考虑到外资的重要xìng,我们对投资商的政策相对宽松,在这里我想起le一句话,咱们中国人常说,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深水港建设缺钱,我们想要利用外来资金,想吸引外商的投资,我们南锡市政府上上下下对他们表现的都很◆客气,可我们的这掉客气并没有换来对方的尊敬,而是让他们产生le一种错觉,认为我们有求于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决定深水港的未来”龚奇伟停顿le一下,微笑dào:“其实这是一种错觉,他们高估le自己,却低估l☆e我们政府的实力,低估le中国经济的发展,低估le平海南部地区的整体经济实力”

  徐光然已经预料到龚奇伟想说什么le,他的眉头皱得越发厉害

  龚奇伟并没有马上抛出和岚山联合开发深水港的建议,他一直都在留意徐光然的表情,他继续dào:“星月集团利用投资屡做文章,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今天他们看中le体育场地块,拿资金作为条件来要挟我们,明天不知dào又看中le那块地方,又会故技重施,有xiē时候,这xiē投资商真像不听话的孩子,如果你纵容他,心疼他,他们不会觉着你是宽容的,只会认为你软弱,你好欺负,他们会提出加过份的要求,答应le他们的无理要求,就是损害le国家的利益,损害le老百姓的利益我们的存在并不是为le领导老百姓,也不是为le管理老百姓,我们整天把公仆这两个字挂在嘴边,既然我们是公仆,我们就要维护主人的利益,我们的主人就是南锡市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我们决不能让他们的利益受到一丝一毫的侵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