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背后拆台】(上)


  明自从竞争市委书记落败,整个人变得低调了许多,他本不想发言,可常颂既然点到了他的头上,他不说点意见也不好,吴明道:“深水港工程大家都很清楚,当初南xī和岚山之间为了争夺这个项目,经过了一番苦苦竞争,这件事常市长最清楚”

  常凌空笑zhe点了点头,想起当初在深水港工程的竞争上,他为南xī立下了汗马功劳南xī虽然一直都是岚山的老大哥,可在近几年的发展中,岚山发展的度明显过南xī,他在南xī的时候,市委书记徐光然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大家要努力搞好南xī的经济,再这样下去,就要被岚山这个小兄弟远远甩在身后了,深水港的事情徐光然当时给他下了死命令,志在必得,常凌空为了深水港花费了很大一番苦功

  吴明道:“抛开深水港工程本身的重大意义不谈,深水港开工已有一段时间,当初他们不提出联合开发,现在提出联合开发共同建设,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遇到了困难,南xī市的财政已经无法支持这么一项巨大的工程”

  吴明的话并méi有遭到任何的异议,大家都清楚他所说的都是事实

  常颂道:“此前我就已经听说过南xī深水港遇到了资金问题,现在看来果然是事实”说这话的时候,他看了看常凌空

  常凌空明白自己是时候gāi说话了,他是最清楚内情的人,常凌空道:“在我来岚山之前,南xī深水港的投资就出现了一些问题,深水港的两个主要投资商都méi有如期将资金到位,现在看来这一问题仍然méi有得到改善,因为我过去是深水港项目的负责人,现在是岚山市市长,我的位置决定我不能说太具有倾向性的话,我只能针对深水港本身说两句深水港工程无疑是前景远大的,深水港的建成不但会对南xī的经济有好处,也会极大地促进岚山市的经济发展,但是深水港工程量这么大,资金的投入又是巨大的,短期内不可能见到明显的效益”

  常颂道:“凌空,你对南xī市副市长龚奇伟提出的联合开发深水港有什么意见?”

 ■ 常凌空笑道:“常书记,我刚才已经说过,我并不方便发表我的看法,我对龚奇伟同志了解也不太多,毕竟我们共事的时间不久,我只是提出一件事供大家参考,联合开发究竟是南xī市全体领导的一致想法,还是龚奇伟同志□一个人的想法?”

  所有常委都沉默了下去,常凌空提出的这件事极为重要,南xī市当家的是徐光然,深水港联合开发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他不直接找常颂通气,前来沟通这件事的却是副市长龚奇伟,这其中究竟包含zhe怎样的微妙?

  常颂点了点头,又转向秦清道:“小秦,你也说说自己的想法”

  秦清微笑道:“我对深水港的了解比不上常市长,如果让我说,我只能从岚山本身,以及深水港可能带给岚山的意义来讲,过去我们岚山和南xī竞争深水港的建设权,其根本原因是,两个城市都看到了深水港的美好前景,都想把握住这次飞跃发展的机遇,岚山最后méi能竞争过南xī,深水港最终落户南xī,可这并不代表zhe深水港对岚山就méi有任何的意义,南xī和岚山紧密相连,从深水港的选址可以看出,距离南xī市中心三十五公里,可距离我们岚山市中心也不过五十公里,深水港建成之后,我们岚山会从中受益很大至于南xī方面提出和我们联合开发共同建设,我认为是一件好事,这么好的一次契机,早期加入受益无穷,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仅供大家参考”

  常颂微笑道:“好,今天对深水港的谈论就到此为止,我好好考虑考虑再说”

  常委会之后,常颂将常凌空单独留了下来,常凌空知道他肯定是要征求自己对深水港的意见

  果不其然,常颂道:“凌空啊,其实常委会讨论只是一个形式,谁也不如你对深水港的情况了解,刚才龚奇伟找到我◇,提出联合建设深水港的事情,我当时就想把你叫过去”

  常凌空道:“常书记,我刚才已经说了,南xī方面对深水港工程很重视,既然决定联合开发,为什么徐书记不找您直接通气?而让龚奇伟过来?”他叹了口●气道:“南xī市的情况我是清楚的,我走后,徐书记让陈浩接手我的工作,陈浩处理问题沉稳有余机智不足,可以说这段时间困扰深水港的资金问题始终méi有得到解决龚奇伟同志过去分管的是体育文化,他主管深水港项目很突然,我看这件事还是先了解清楚到底南xī的内部发生了什么,然后再做定论”常颂点了点头:“不考虑其他的因素,单就深水港而言,如果南xī准备和我们联合开发,你觉zhe可行吗?”

  常凌空双目一亮:“常书记,如果南xī领导层真的达成了一致,准备和我们联合开发深水港,这绝对是一件大好事,到时候我会亲自出面去抓深水港的事情,我相信我过去有能力把深水港工程搞起来,现在就有能力把深水港搞好”

  常颂赞道:“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既然你这么有信心,我马上就联系这件事”听从常凌空的建议,常颂还是先给南xī市市委书记徐光然通了个电话,他和徐光然的私交还算不错,不然当初也不会让张扬帮忙给徐光然治疗痛风病,如果当初张扬知道徐光然是这种角色,他绝不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帮忙治疗

  徐光然的反应出乎常颂的意料之外,徐光然听常颂说完,表现的十分愕然:“龚奇伟不是去你们那里拉投资吗?怎么?他居然说联合开发?他怎么可以擅自做主呢?”

  常颂听徐光然这么讲,马上就有些明白了,常凌空说得不错,龚奇伟这次过来并méi有得到南xī市领导层的一致同意,深水港这么大的政绩工程,换成谁也不会轻易拱手相让的,让岚山加入,等于将已经到手的一半政绩就分给了他们,徐光然不会甘心常颂道:“老徐啊,龚奇伟是你的人,méi你的命令他敢跑到我这里来说联合开发共同建设的事情?”常颂对徐光然现在的表现还是有些怀疑的

  徐光然叹了口气道:“老常啊,可能是我对他逼得太紧了,你知道的,我们深水港在资金上出现了一些问题,陈浩已经被我给从深水港上撤了下去,龚奇伟上了méi几天,如果他还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一样不会客气◇,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他zhe急了,所以想出了这个主意这小子,回头我会好好批评批评他,怎么都是一个副厅级干部,怎么可以在外面信口开河嘛”

  常颂心中有些不高兴了,嘴上道:“看来是我误会了”

  徐光然道:“还是要xièxiè你的关心啊”

  常颂笑道:“兄弟城市之间,关心也是应gāi的,我和龚奇伟谈了谈,发现这个人还是很务实的”

  徐光然在电话那头不禁皱起了眉头,常颂这句话什么意思?龚奇伟务实,难道影射自己不务实?徐光然笑道:“难得有人这么欣赏他,不过我得给你提个醒,不能再把我的人挖走了,如果不是你们挖走了常凌空,我这边深水港的工程也不会遇到这么多的困难”

 ▲ 常颂哈哈笑道:“这你可怪不了我,凌空同志来我们岚山担任市长,是省里的主意,跟我méi有任何关系”

  徐光然感叹道:“凌空是个有本事的人,放走他我真的很不甘心”

  常颂道:“我看龚奇伟★也是个很有抱负的年轻人”

  徐光然道:“哪个年轻干部不是胸怀大志,可真有本事的又有几个?”

  虽然只是寥寥数语,常颂已经听出徐光然对龚奇伟抱有成见听话听音,徐光然看来根本就méi有和岚●山联合开发深水港的意思,自己又何苦自作多情常颂道:“是不是资金的缺口很大啊?”

  徐光然笑道:“这么大的工程,出现资金问题也是正常,目前正在和投资商谈判,现在的投资商啊,一个比一个精明,想尽一★切办法从我们这里要求优惠待遇,想起来真是头大”

  常颂道:“有困难说一声,我们在可能的情况下还是能够提供一些帮助的”

  徐光然道:“xièxiè了,常书记,真要是过不去这一关,我会亲自去岚山找你求援”他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龚奇伟去只代表他自己,并不代表他徐光然的意思,南xī是遇到了困难,可还méi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常颂笑了笑,和徐光然道别后挂上了电话

  常颂真是méi想到这件事会弄成这样,很明显南xī市领导层内部出现了问题,上下级之间的步调都不一致龚奇伟这边来谈合作,身为书记的徐光然不但不支持,反而在身后拆台,常颂也懒得继续考虑这件事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南xī的事情和他们无关

  秦清今天回来的很早,她和常海心同路,常海心路上提出想调去市图书馆的事情,前些日子因为看到秦清太忙,所以她一直méi好意思提,最近开发区的准备工作也差不多了,创建文明城市的资料也帮zhe准备了差不多,秦清未来的秘书人选她也帮zhe物色好了,今年从东江大学哲学系毕业的大学生周慧宁,很聪明的一个女孩儿

  秦清听常海心又提起这件事,秀眉不禁颦起,她也不舍得让常海心走,合作这么久,往往自己一个眼神,常海心就知道她想的什么,配合如此默契的秘书并不多见,可她也知道,常海心有常海心的未来,终有一天会离开自己单飞,常颂把她放在自己身边的目的也是为了锻炼她,人家也不■想让女儿一辈子在她的身边当秘书,可秦清纳闷的是,常海心为什么要选择市图书馆,她不解道:“海心,不是我不想放你走,可你还年轻,图书馆那里是退休养老的地方,你去那儿怎么能够体现你的人生价值?”

  ◆□常海心道:“我不喜欢政治上的事情,太复杂,看zhe累,图书馆多好,单纯的很”

  秦清道:“只要是机关单位就méi有绝对单纯的地方,海心,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就算你不打算在我身边当秘书了,还是应g★āi到一个能发挥你能力的地方你读了这么多年的大学,去了图书馆学到的东西就白费了”

  常海心笑道:“去了图书馆,我就有多的时间写东西,我就有机会成为女诗人,女作家了”

  秦清无奈的摇了摇头,汽车驶到她家门前,秦清和常海心同时看到了那辆停在门前的皮卡车,两人心中都是一喜,同时想到张扬来了

  常海心虽然很想去见张扬,可嘴上却不能说,也不能表现出来

  秦清知道常海心怎么想的,下车的时候,向她道:“喂,好像张扬来了,一起下来打个招呼,人家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常海心这才跟zhe下了车,嘴上却道:“他来了?喔,好像是他的车”说完这句话,她脸上不禁有些发热,自己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还好秦清méi有留意到她此时的表情

  两人还méi有走到院子里,就听到里面传来秦传良开怀的大笑声

  秦清推门走了进去,笑道:“我当是谁来了,我爸很久méi那么开心了”

  张扬转过身去,却见秦清穿zhe黑色的套装,常海心是灰色套装,都很职业,不过这么职业的衣服穿在她们的身上,都丝毫méi有妨碍到她们窈窕的身姿,玲珑有致,动人的很常海心的肌肤已经恢复了昔日的无瑕,从她的脸上已经找不到任何的烧伤痕迹,一双明眸望zhe张扬,虽然竭力装出沉静的样子,可目光深处的喜悦还是流露了出来

  秦清真的憔悴了不少,过去圆润的下颌,如今都已经尖了,变成了典型的瓜子脸,可她的美却méi有受到一分一毫的影响,丰腴有丰腴的好处,清减有清减的风姿,张扬的目光溜到秦副市长的胸前,双峰依旧挺拔,还好,只是脸上瘦了一些

  秦清看到自打她们进门之后,这厮的一双眼睛就不停打量,一句话都méi说,忍不住斥道:“怎么?不认识我们两个了?”

  张扬笑道:“清姐,刚才秦叔叔说你工作辛苦瘦了不少,所以我正在看你们两个呢”

  常海心道:“不是说你在南xī体委主任当的很威风吗?怎么突然来到岚山了?工作这么忙抽得开身吗?”

  张扬道:“我是专程来探望秦叔叔的,再忙我也得来啊”

  秦传良眉开眼笑道:“难得张扬有心”

  秦清忍不住拆穿他道:“爸,你别听他说的好听,这次来岚山肯定是有事儿,我看十有**和深水港的事情有关,是不是啊?”

  张扬呵呵笑道:“到底是我的老领导,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心中却道,清姐啊清姐,到底是你了解我啊,我身上的哪部分你都清清楚楚的

  秦清看到他一双眼睛转来转去,料他心中méi有什么好事,轻声道:“龚市长今天去找过徐书记了,常委会上已经讨论了他的建议”

  张扬有些紧张道:“怎样?有méi有结果?”

  秦清道:“这件事我不清楚,常委会上当时méi有什么结果,具体的事情你要去问常书记”

  张扬又向常海心看了看

  常海心道:“你别看我,你要是想知道结果就去直接问我爸,你◎跟他这么熟悉,有什么不好说的?”

  张扬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多数人都已经下班了

  秦清知道他的意思,轻声道:“常书记的车在我们前面回来的,要不,你趁zhe这时候赶紧去问问海心,你陪他过▲gēntāzhèmeshúxī,yǒushímebúhǎoshuōde?”

  zhāngyángkànlekànshíjiān,zhègèshíhòuduōshùréndōuyǐjīngxiàbānle

  qínqīngzhīdàotādeyìsī,qīngshēngdào:“chángshūjìdechēzàiwǒmenqiánmiànhuíláide,yàobú,nǐchènzhezhèshíhòugǎnjǐnqùwènwènhǎixīn,nǐpéitāguò去”

  张扬站起身来

  秦传良道:“张扬,晚上在家里吃饭,我马上准备”

  张扬笑道:“秦叔叔,不了,我和他们约好了去水上人家,晚上我还有工作要谈”他不忘向秦清道:“清姐,晚上一起啊”

  虽然张扬的目的是邀请秦清吃饭,可在秦清听来,这厮的这句话中充满了暧昧暗示的含义,幸亏她心理素质够强,不然这会儿早就霞飞双颊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