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窃玉偷香】(上)


  张大官人笑道:“月黑风高杀人夜,哪有人看见”

  秦清道:“说得挺瘪人的,快开车,我都答应我爸要早点回去”

  张yáng道:“那我呢?”,

  秦清笑道:“你当然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要是真不想走,就suí便找yī家旅馆住下,不过最近我忙着开发区的事情,明天也没时间陪你

  张yáng道:“那哈……真要回去?”言语中充满了失落

  秦清点了点头道:“时间还早,你去我家坐yī会儿,陪我爸好好聊聊,他在岚山呆腻了,正琢磨着要回江城呢”

  张yáng笑道:“也好”

  秦传良要回江城的事情已经酝酿许久,秦清对父亲还是不放心的,毕竟现在秦白也去了江●城机场现场工地,不可能每天都回家,父亲返回江城之后就得yī个人住他本身手脚又不方便,身边没有人照顾怎么行

  奏传良看到张yángyī起回来,也十分高兴,他刚刚才和儿子通过电话,乐呵呵向春清道:◆●城机场现场工地,不可能每天都回家,父亲返回江城之后就得yī个人住他本身手脚又不方便,身边没有人照顾怎chéngjīchǎngxiànchǎnggōngdì,búkěnéngměitiāndōuhuíjiā,fùqīnfǎnhuíjiāngchéngzhīhòujiùdéyīgèrénzhùtāběnshēnshǒujiǎoyòubúfāngbiàn,shēnbiānméiyǒurénzhàogùzěnmeháng

  zòuchuánliángkàndàozhāngyángyīqǐhuílái,yěshífèngāoxìng,tāgānggāngcáihéérzǐtōngguòdiànhuà,lèhēhēxiàngchūnqīngdào:“小白刚刚打电话过来,最近工作不错,情绪也很好,我看他从过去那件事中恢复过来了”说完之后又补充了yī句:“真是有些想他了”

  秦清当然知道父亲说这句话的目的,轻声道:“爸,要不我抽时间陪你回yī趟江城,白?”

  秦传良摇了摇头:“你工作这么忙,怎么抽得出时间?”

  秦清道:“爸”既然小白的情绪都稳定了,你还是安心在岚山住着,我答应你,等明年春节送你回去,让你在江城多住yī些日子”,

  秦传良眼巴巴的看着张yáng,是想让张yáng帮他说话

  张大官人咳嗽了yī声道:“要不让秦叔叔回去,你让他住在这儿,他总是牵肠挂肚的也不安心”

  秦清白了他yī眼道:“我爸手脚不利索”回去哪有人照顾啊?”

  秦传良道:“我有手有脚的,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秦清苦口婆心道:“小白现在多数时间都在丰泽机场工地,你就算回去了,也不可能天天都见到他

  秦传良道:“小清,我说实话”李副市长最近邀请我回去当文化顾问,我在岚山呆着也是yī个人,你整天早出晚归的,你比小白坚强的多”我来这里没有yī天能睡个安稳觉,总是想起小白的事情”

  秦清●叹了口气道:“爸,你可真是偏心啊”,

  张yáng呵呵笑了起来:“秦叔叔想家也很正常,要不这么着,回去让秦白给物色yī个保姓,照顾秦叔叔的起居”

  秦清也看出父亲回去的意愿很坚决,也不◎好继续阻止他,终于点了点头道:“那好,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要再像过去那样,当顾问就是顾问,别觉着自己跟年轻人yī样,工作起来废寝忘食的”

  秦传良道:“你放心,最近我身体好的很,张yáng教给我的那些养生功夫,我每天都在锻炼,感觉比年轻的时候还要健康”

  张yáng笑道:“秦叔叔的身体没问题的”

  秦清听他这样说,自然相信,张yáng的医术她是清楚的

  张yáng和秦传良又聊了几句,起身告辞秦清把他送出门外,张yáng眼巴巴的看着她”秦清知道张yáng心里舍不得这么走,小声道:“等我忙完这móu子”抽时间好好陪陪你”,

  张yáng笑道:“明白”,

  秦清白身后又看了看,有些歉意道:“,我茶……”,

  张yáng知道秦传良在家,秦清不方便和自己yī起出去,他笑道:“,明白,咱们日久天长呢”

  秦清俏脸红了红”什么话到这厮的嘴里总感觉有些变味儿,她柔声道:“睡个好觉,明天要是不急着走,我尽量抽时间陪陪你”,

  张yáng道:“明天上午就得回去了,体委那边也是yī摊子事儿,既然干了就得干出yī个人样”

  秦清对张yáng走了解的,他虽然看似玩世不恭,可对待工作却很认真,轻声道:“工作不用太拼命,yī定要注意身体”

  张yáng笑道:“这些话应该是我向你说才对”

  秦清点了点头道:“我懂得照顾自己,反倒你整天yī个人……”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了yī件事:“海心要是真能去你那里工作倒也不错”

  张yáng哈哈笑道:“说笑罢了,人家老爷子是岚山市委书垩记,还愁找不到发挥能量的地方?”

  秦清道:“早点回去休息,你也累了yī天了”

  张yáng挥了挥手”走出yī段距离,回过身去,却见秦清还在门前脉脉含情的看着他,秦清舍不得张yáng这样离去,可是社会现实却由不得他们suí心所欲的相恋”看到张yáng转过身来,辜清依依不舍的挥了挥手,suí手关上了房门yī颗芳心怅然若失,官职越高,顾忌越多,本以为张yáng来到南锡之后,他们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就能够时常在yī起,可是繁忙的工作已经牵涉了她的大部分精力,张yáng来到南锡,又要顾及到周围人的看法”连多陪他yī下都不可能,秦清感觉到自己就快要被工作绑架,这种时候,秦清才明白当yī个普普通通女人的幸福

  …………”……………………”………………”,……”……”…………”“………………”,……”,…………

  回到客厅,秦传良为她煮了银耳燕窝粥,秦清喝了yī碗,关切道:“爸,这么晚了,赶紧休息”

  秦传良点了点头道:“洗澡水已经给你放好了,早点洗澡休息,明天你yī早还得起来工作”

  秦清温婉笑道:“爸,你要是走了,以后谁给我煮夜宵?”,

  奏传良道:“那就找个好婆家赶紧嫁了”

  秦清摇了摇头,端着碗去厨房洗了

  秦传良听到厨房内哗哗的水流声,情不自禁叹了yī口气,看来儿女大了都由不得自己,他们的感情事还是他们自己处理

  秦清洗完澡返回自己的房内,有些疲倦的揉了揉脖子,想起张yáng走时依依不舍的样子,不禁叹了yī口气于忽然有人在她**之上轻轻捏了yī记,秦清大骇,张口想要尖叫却被yī只大手捂住了嘴巴,张yáng熟悉的气息包容着她,魁梧的身躯将秦清的娇躯挤压到墙上秦清瞪大眼睛看着,她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黑暗,看到yī个头戴丝袜的家伙

  秦清抬脚向他踢去,他早有防备,膝盖yī曲将春清温软的大腿压住,低声道:“秦市长,对不住今晚我想劫个色……”

  秦清咬着嘴唇,强忍着没笑出来,这厮真是可恶到了极点,她压低声音道:“我要是宁死不从呢?”

  张大官人嘿嘿笑道:“那,我就用强”,

  “你敢,我就去法院告你”秦清yī双美móu充满挑衅的看着他

  张yáng的大手很不安分的抚摸着秦清的丰臀,被秦清yī巴掌打到yī边张yáng又伸手去解她的浴袍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两人对望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秦清指了指衣柜,张大官人慌慌张张拉开柜门钻了进去

  秦清迅整理了yī平衣服,刚刚整理好就听到门外传来父亲的声音:“小清,睡了没有?”,

  秦清道:“爸,我已经睡下了”

  秦传良叹了口气道:“小清,有句话我想跟你说”

  秦清向衣柜看了看,这才打开灯拉开了房门,装出睡眼惺忸的样子:“爸,这么晚了有什么重要事情?”

  秦传良也没有进门,站在门口道:“小清你觉着张yáng怎么样?”

  秦清微微yī怔,想不到父亲大半夜突然想起了这件事,她不禁笑道:“小伙子不错啊,我都把他当亲弟弟看待”

  秦传良道:“他对你怎样我看在眼里,你对他怎样,我心里明白”

  yī句话说得秦清俏脸绯红,她嗔怪道:“爸,您大半夜的胡说什么?赶紧回去睡”

  秦传良道:“女孩子大了总得要找个人家,爸年纪大了,总不可能陪你yī辈子”

  秦清道:“爸,您要是不放心我,就别回江城了,还是留在岚山”

  秦传良笑道:“yī说你的终身大事就跟我打岔,好了,我不说了”

  秦清关上房门,耳朵贴在房门上,确信父亲已经走了,这才走过去拉开了衣橱,张yáng躲在衣橱里,头上仍然套着丝袜,秦清看到他的样子当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伸手将丝袜给拽了下来,yī看就知道这丝袜是自己的,这厮yī定是趁着自己洗澡的时候偷偷溜进来的,居然还想出了丝袜套头的yī招

  张yáng笑着走了出来,却被秦清用力推倒在床上,yī双凤目虎视眈眈的看着他,纤手这下两人换了个位置,秦清双手卡住他的脖子,低声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跑到我这里来劫色”

  张大官人做可怜状:“秦市长饶命,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

  秦清女强人的风范展露无遗:“不给你yī点教训,你不知道我的厉害”

  张大官人可怜兮兮道:“,莫非,你想用强?”

  秦清俏脸之上蒙上yī层妩媚的羞色:“你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张大官人虽然刚猛无比,可春副市长深谙以柔克刚的道理,两人在黑暗之中悄声无息的缠绵起来……

  凌晨yī点钟的时候,张大官人意犹未尽的从秦清身上爬起,在她俏脸之上亲吻了两记,低声道:“乖,好好睡觉,明天早晨我请你喝早茶”

  秦清被这厮折腾的周身酸麻,慵懒无力道:“走这么早?”,

  张yáng笑道:“月黑风高,我刚好借着夜色的掩护溜出去

  秦清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张yáng的面庞道:“你真是辛苦”

  张大官人低声笑道:“为了你,不辛苦,做贼我也甘心情愿”他穿好衣服,套上丝袜,推开秦清的窗户,飞身yī跃,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

  秦清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去关窗,忽然听到外面yī声怒喝:“站住”借着远处的路灯望去,却是两名巡夜的保安发现了那道突然窜出的黑影

  那黑影正是张yáng,他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保安出来巡夜,暗叫倒雾,脚下却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快步冲向远方,又有几名保安围堵过来,张大官人这个郁闷啊,今晚真走出师不利,想不到偷香窃玉也遇到阻碍,远处听到狼狗的叫声,这个时候距离大院的围墙还远,张yáng看了看右侧,大步溜了过去,腾空yī跃,右手在围墙上轻轻yī搭,身体已经腾空跃入院落之中

  几名保安会合在yī起,发现刚才的黑影已经不见踪影,最先发现张yáng的那名保安道:“奇怪,刚才明明看到yī个人从这里经过的”

  几个人拿着手灯照了照房门,其中yī人道:“是常书垩记家”

  张yáng谗会儿已经溜到小楼右侧的树丛中藏了起来,夜深人静,外面的说话声他听得清清楚楚,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稀里糊涂的逃到了常颂家院子里,心中暗叫晦气,今晚劫色中途被秦传良打断,从春清那里出来又被保安发现,看来自己出门的时候忘了看黄历,只希望那几名保安追到这里为止,千万别再到里面捏索了

  外面手灯不断晃动”听到yī个低沉的声音道:“必须进去看看,万yī真的有人进去,对常书垩记和家人不利就麻烦了”,

  ……………………”,………………”…………”,……”……”“……”,………………………………

  ,今晚还有yī章,正在码字中,想早点看到下文,各位兄弟姐妹,推荐票、月票啥的,赶紧砸过来啊”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