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窃玉偷香】(下)


  张大官人从那装腔作势的声音中就听出这厮是个领导,应该是这群警卫的带头人麻痹的往往坏事的就是这种人,官不大可zài手下面前喜欢故作高深院子本lái就不大,张扬就算天大的本事也不能躲过他们的搜索,张扬正琢磨着是不是杀出一条血路,逃出常家大门呢,可真要是这样,这件事肯定会闹大,何况,刚才自己从秦清家里出lái的时候还不知有没有被这名保安看到,张扬正琢磨着呢,门铃已经被按响了

  张大官人深吸一口气,贴着楼的围墙以壁虎游墙术迅向楼上攀爬而去

  凌晨一点钟被人打扰显然是让人不悦的事情,常海龙第一个从楼里出lái,他拉开大门道:“什么事?”

  几名保安将事情向他说了,常海龙○也觉着事情有些严重,开门把那群保安全都放进lái了

  张扬此时已经爬到了二楼,他溜到了楼北侧,悄声无息的lái到露台之上,希望这帮人zài院子里搜不到他赶紧离去

  那些保安zài院子里■仔细搜查起lái,常海龙则回到家里外面的dòng静把家里人大都惊醒了,常颂和袁芝青夫妇也从楼梯上走了下lái:“怎么回事儿?”

  常海龙把情况说明了一下

  常颂皱了皱眉头,他向袁芝青道:“去海心那里看看”

  张大官人正zài寻找合适的藏身地点,通往露台的房门却开了,身穿白色睡衣的常海心走了出lái,今wǎn真是怕什么lái什么,好zài是常海心,露台就这么大,根本没有藏身的地方,张大官人一个箭步就冲上去了

  常海心意识到有些不对,举目望去,却见夜色中一个头戴黑丝袜的男子全向自己扑lái,吓得花容失色,刚想张口呼救,穴道就被张扬给制住了,樱唇张开却不出一丁点的声音,张扬抢zài常海心倒地之前将她抱住,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常海心美眸圆睁,此时内心中震骇到了极点,心中恨不能即刻死去,现zài自己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只怕……她甚至不敢去想接下lái的后果了

  张扬低声道:“海心,是我”

  常海心听到他的声音,马上分辨出lái人竟然是张扬,心中的惊恐顷刻间烟消云散,虽然只是刹那之间,心情却从地狱到天堂,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境界,她对张扬的信任是无条件的

  张扬这才想起自己脑袋上还套着丝袜,伸手将丝袜拽下lái,让常海心看清他的面孔,此时外面响起敲门声袁芝青zài门外道:“海心海心”

  张扬附zài常海心的耳边低声道:“我解开你的穴道,你千万别把我供出lái”

  张扬解开常海心的穴道,常海心咬了咬樱唇,俏脸之上蒙上一层羞色,外面母亲的声音yuè焦急了:“海心,海心”一旁常颂道:“快去拿钥匙,看看海心有没有事”

  张大官人这个头大啊,自己这不是有毛病吗?刚才直接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不就得了,谅那几名保安也抓不住自己,这下好了,yuè躲麻烦yuè多,要是被人现他zài常海心的闺房里,自己就算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人家常海心还是一黄花大闺女呢

  张大官人四处张望,看什么?这厮找衣柜呢,外面已经传lái钥匙开门的声音,常海心知道lái不及了,慌忙指了指自己的大床,张大官人顾不上多想,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虽然匆忙鞋子还是脱了下lái常海心快将他的两只鞋踢到了床下,然后也从另一边上了床,钻入被窝内,侧身躺着,用身体挡住张扬

  房门从外面打开,张扬zài身后紧贴着常海心,生怕被看出破绽

  常颂夫妇从外面走了进lái,袁芝青关切道:“海心?”

  常海心打了个哈欠道:“妈,什么事啊,大半夜的吵死人了,我明天还得上班呢……”说话的时候,她感觉张扬的身体从后面紧贴着自己,俏脸不由得起烧lái,娇躯也变得火烫,张扬不敢做声,可还是察觉到常海心体温的变化,常海心的睡衣轻薄,两人又贴得这么紧,张扬清晰地感觉到常海心细嫩柔滑的肌肤张大官人的意志力虽然很强,可是生理的某些方面却是不受控制的,他暗叫今儿可能要坏事

  常颂道:“真的没事?”

  常海心抢zài父母开灯之前主dòng拧亮了床头灯,不过光线调的很暗,这是为了不让父母看清房内的情景,她坐起身,又佯装打了个哈欠:“到底什么事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我睡觉”

  常颂夫妇两人向房内看了看,没有任何异常,他们自然不会想到自己宝贝女儿的被窝里此时正藏着一个男人

  常颂笑道:“没事,赶紧睡”他转身走了

  袁芝青却没有马上走,而是lái到床边,常海心此时心中宛如鹿般狂跳不已道:“妈,你不去睡啊”

  袁芝青lái到床边坐下,伸手帮着关了床头灯

  张扬这会儿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自打重生以lái,还从○没有遇到过这么尴尬的场面,都怪自己得意忘形啊,从秦清那里出lái太得意,想不到行藏暴露了,这个事丵件提醒他,就算是偷香窃玉也一定要心谨慎

  袁芝青黑暗中握住女儿的手道:“海心,早点睡”

  好zài黑暗中她看不到此时女儿的脸色,常海心轻声道:“妈,你也早点回去睡”

  袁芝青道:“没事,妈等你睡着了再走”

  张大官人心中这个苦啊,袁芝青怎么这会儿母爱泛滥,黏zài这屋里不愿走了

  常海心笑道:“妈,我又不是孩子了,不用你陪”

  袁芝青叹了口气道:“到底是长大了,过去你时候,每天wǎn上都要抓着我的手,非得等你入睡之后我才能离开”

  常海心正想说话,却感觉到自己的臀后有一件东西正zài变得yuèláiyuè硬心中羞到了极点,这么wǎn了,他竟然溜到自己的房间里,而且……而且……常海心都羞于去想

  张大官人其实一直都竭力控制着呢,可紧贴着常海心诱人的**,要是一丁点儿反应都没有,他还是男人吗?他自问反应也不算大,就那么一丁点而已,不过这丁点儿的反应生zài关键的地方,给常海心的感受却是极其敏丵感的袁芝青就坐zài床边,张大官人一dòng都不敢dòng,不敢dòng的是身体,可关键之处还是zài无声无息的增长着

  常海心觉察到lái自身后的压力,这压力偏偏落zài她最隐秘的地方,她也不敢dòng,生怕稍有异dòng就被母亲现了,轻薄的内衣显然无法阻隔张扬给她的那种感觉,让常海心感到羞涩难当的是,她竟然产生了反应,她感觉她的体温正zài一点点上升,体内的水分似乎被温度蒸腾出lái,压榨出lái

  袁芝青有些诧异道:“海心,你手好热,不是生病了?”她伸手去摸女儿的额头

  常海心心中暗责张扬,要是被母亲现张扬zài自己的床上,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她慌忙做出不耐烦道:“妈,你烦啊,还要不要我睡觉了?”

  袁芝青摸了摸女儿的额角,确信她没事,笑道:“好了好了,我不烦你,你赶紧睡觉”这才起身向门外走去

  张扬和常海心同时松了一口气,正想分开之时

  袁芝青房门还没有关上,又推开了一些探近半个身子,张扬慌忙向前一贴,常海心也下意识的向后靠紧,两人力朝一处使的时候,无疑又加大了彼此间的冲撞力,常海心感觉到张扬的某部分抵着自己的睡裙侵入了自己的禁区,睡裙已经摩擦到自己娇嫩的某处,有些许的疼痛,却又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张大官人真没有亵渎常海心的意思,可今wǎn实zài是邪乎到了极点,自己稀里糊涂的就lái到了常海心的床上,而且两人贴得这么近,要命的是,他感觉自己和常海心▲紧密接触的地方开始变得潮湿起lái张扬开始第一个念头是自己居然英年早泄了,可随即他就意识到并不是自己的原因

  常海心咬着樱唇,这辈子她从lái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心中难为情到了极点,可是心底却有★▲紧密接触的地方开始变得潮湿起lái张扬开始第一个念头是自己居然英年早泄了,可随即他就意识到并不是自己的原因

  常海心咬着樱唇,jǐnmìjiēchùdedìfāngkāishǐbiàndécháoshīqǐláizhāngyángkāishǐdìyīgèniàntóushìzìjǐjūrányīngniánzǎoxièle,kěsuíjítājiùyìshídàobìngbúshìzìjǐdeyuányīn

  chánghǎixīnyǎozheyīngchún,zhèbèizǐtācóngláiméiyǒuguòzhèyàngdegǎnjiào,xīnzhōngnánwéiqíngdàolejídiǎn,kěshìxīndǐquèyǒu透出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她对张扬并没有任何的排斥感

  袁芝青道:“海心,明早吃什么?”母亲对女儿的关爱总是泛滥成灾

  常海心道:“随便啦,妈,我好困啊”

  袁芝青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嫌我烦”这才从外面为常海心把房门掩上

  这次常海心没敢马上和张扬分开,张大官人也zài那儿一dòng不dòng,可常海心总觉着他贴得yuèláiyuè紧了两人zài黑暗中都保持着沉默,可是谁也没有马上分开的意思,很多时候生理上的感觉骗不了人,他们这样紧贴着,都感觉到很舒服,可又都感觉到缺了点什么,觉着不好意思,可是又舍不得分开,人啊真是一个矛盾和纠结的dòng物

  警卫们zài常颂家的院子里搜了一遍,现没有什么可疑的人zài,常海龙也把家里搜了一遍,也没现什么异常,折腾了近二十分钟,警卫们方才离去,常家人也都回去入睡了,一切重归于寂静

  常海心向前挪dòng了一下,**离开了那让她心跳不已的地方

  张大官人感觉有些失落,手臂前伸,犹豫着落zài常海心柔软的娇躯之上,他明显感觉到常海心的娇躯颤抖了一下

  常海心的呼吸变得急促起lái,她又向前挪dòng了一下身体,和张扬的身体间终于分开了一些距离,这距离并没有让她感到安全,心里却产生了一种空空的感觉,很奇怪

  张扬附zài她耳边低声道:“我该走了”

  常海心咬了咬樱唇,她没说话

  张大官人虽然说要走,却没有起身他的手离开了常海心的娇躯,依依不舍,张大官人的心骗不了自己,下面也骗不了他自己,留恋着呢,到现zài一丁点软化的迹象都没有

  常海心声◇道:“再等一会儿,可能他们还没走远……”这番话说得艰难到了极点

  张大官人听到这句话,心里头顿时热乎了起lái,他当然愿意zài常海心香喷喷的被窝里多呆一会儿,有句歌咋唱滴lái着?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张大官人不但想留,而且还想贴得近一些,这厮又向常海心贴近了一些,不但如此还很无耻的lái了一句:“有点冷”

  重被他贴紧的感觉实zài难以形容,可是常海心清楚的认识到这种感觉很舒服

  张扬的手揽住她的纤腰:“没吓到你?”

  常海心摇了摇头,感觉到这厮贴得yuèláiyuè紧了,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正zài生微妙的变化,生怕被张扬觉察到,又想离开他远一些

  可张扬意识到了她的企图,大手绕到前方,落zài她挺拔的双峰之上,常海心的娇躯一颤她捂住张扬的双手,张扬抓住她的纤手,带着她一点点转过身lái,常海心紧闭着双眸,用力咬着樱唇,可爱的鼻翼因为紧张而急促翕dòng着,此时的表情像极了待宰的羔羊,张扬抿了抿嘴唇,脑子里不知怎么突然蹦出了一句话,我是国家干部,我是共丵产党员啊,张扬啊张扬,考验你党性原则的时候到了

  医道鱼门水军正式成丵立,想加入者须是鱼门铁杆,要求:1、医道粉丝值满5

  2、每月至少投一张月票给医道鱼门水军期待所有支持章鱼,支持医道,支持鱼门的铁杆加入v群号149648561

  符合条件的可以都zài置相书评表明,查证后,会加你们入群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