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碰壁】(上)


  “张大官人虽然竭力掩饰,可他的大灰láng嘴圞脸还是忍不住暴圞1ù圞出来了

  常海心紧紧圞咬着嘴,美眸紧闭,此时的样子像极了革圞命先烈赶赴刑场英勇就义

  张扬极尽温柔的唤了一☆声:“海心”

  常海心颤声道:“你压到我了……”“其实何止压到,两人现在仅仅隔着薄薄的衣物,对方的反应彼此都清清楚楚

  张大官人暗骂自jǐ,禽圞兽啊禽圞兽,君子不欺暗室,自jǐ现在的表◇现哪像一个国圞家干圞部,根本就是一个采花yín贼,可生理上的反应是他无法控圞制的,压在常海心充满弹圞xìng的温圞软jiao圞躯之上,张大官人此时已经如同箭在弦上不圞得圞不圞

  常海心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知道自jǐ应该拒绝,可拒绝的话却又不知怎么说出口,也许她心底深处根本就没想过拒绝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qǐ雨来,常海心感觉张扬的手已经探圞入自jǐ的睡裙内,抚圞mo在她的玉圞tún之上,常海心的jiao圞躯微微战栗着,她仅存的一丝意识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你从哪里过来的……”“她呓语般问道

  张大官人却是一怔,常海心的话让他产生了一丝清明,他刚刚才从秦清的香闺中溜出来,这会儿却已经躺在了常海心的g圞上,常海心的本意是帮助自jǐ,自jǐ却对她咨意轻薄,那啥”咱是不是有些卑鄙啊

  张大官人想到这一层,yù念居然消褪了许多,他默不做声的从常海心身上移开,躺在常海心身边看到常海心仍然闭着眼睛张大官人咽了唾沫放着一个如此的美丽少圞女躺在自jǐ身边,自jǐ能够悬圞崖圞勒圞马,这需要怎样坚强的革圞命意志,张扬道:“对不qǐ……”

  常海心声道:“没关系……”“说完这句话俏圞脸不由得红的加厉害,自jǐ真是糗大了,被他这样占便宜居然还说没关系

  张扬道:“下雨了”这句话像是没话找话

  常海心道:“有些冷了”她今圞晚不知怎么了,总是说错话,这句话好像○在鼓励张扬丰点什么

  张大官人向常海心的身边靠了靠,不过这次没有什么亵圞渎的举动只是想给她一些温暖

  常海心睁开美眸,黑圞暗中和张扬的双目对望着,两人都笑了qǐ来,笑容中带着些许的尴尬☆,只差那么一点点,两人之间的关系就踏出实质xìng的一步了

  ”这么晚,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常海心声问

  张扬道:“就是想来问问你,想不想去我那边工作

  ”张大官人纯属信圞口圞开圞河,不过他总不能把和奏清偷圞情的事情说出来

  常海心道:“你想不想我去?”

  张扬点了点头,常海心伸出手去手指轻圞触到张扬的手背:“我有车害怕”

  张扬道:“我比你还怕” ○
  常海心道:“你怕什么?”

  张扬道:“我不是好人,我怕祸圞害你”

  常海心道:“其实我的命早就是你的了,我现在又不怕了”

  张大官人心中一暖,常海心对他的情意一听即知☆他低声道:“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常海心没说话,外面的雨下得越疾了

  张扬道:“我该走了,那些警卫应该都离开了”

  常海心声道:“雨hěn大,你等会儿再qǐ……”“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天亮还早着呢”

  张扬道:“那我就在这儿眯一会儿,你睡”

  常海心此时忽然想qǐ房门还没锁上,她qǐ身去将房门反圞锁回到g圞上,扯了点被子,和张扬隔了一些距离睡下

  张扬的手伸了过去轻轻圞抚圞mo圞着她的秀,常海心又回过身,枕在张扬的手臂上,躺在他的怀抱中,伸出手臂抱着张扬的身躯:“哈…………”

  张大官人道:“我帮你暖嗯……”“这厮的声音也有些抖了,和美圞女同g,却要坚持底线真是一种折磨啊

  两人贴得依然hěn近,可是彼此也都坚持着最后的底线说是坚持,主要还是张大官人坚持意志上坚持的时候,身圞体的某处也在坚持着,确切坚圞tǐng而持久着

  最终张大官人还是将他的坚持抵在了常海心的玉圞tún之上,就算不能深入,增进一下彼此的了解也好

  常海心对张扬竟是放心得hěn,躺在他怀里居然睡去了,张扬也mímí糊糊打了个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望着常海心海棠般的睡姿,他心中又爱又怜,悄悄从g圞上下来,此时方才感觉到kù裆里冰凉一片,np真是浪费啊

  张大官人悄悄拉开通往1ù台的房门,外面冬雨依然在没完没了的下着张扬深吸一口气,重将丝圞袜套圞上,腾空飞跃,落在围墙之上,右足在围墙上轻轻一点,身躯大鸟般没入夜雨之中

  回到酒店,张扬好好补了一个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洗完澡换好衣服之后,才打开手圞机,hěn快就接到了秦清的电圞话,秦清hěn关心他昨晚的去向,那帮警卫到处搜索的时候,秦清担心到了极点,生怕张扬被人抓个现行

  张扬笑道:“就凭那帮警卫想抓圞住我,做梦去”

  秦清知道他的身手,轻声笑道:“可我今天听说常书圞记家里闹贼”

  张大官人脸部红心不跳的回答道:“跟我没关系”

  秦清道:“你不是要回南锡吗?”

  张扬道:“收拾收拾,这就准备走,昨晚▲为秦市长精疲力竭,今天睡过头了”

  秦清啐道:“你还好意思说我都差点迟到,到现在还腰酸tuǐ疼的”

  张扬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世上圞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的”

  秦清笑道●:“什么好话到你嘴里都变了味”

  张扬道:“那是因为你想得太多

  秦清那边好像有事,她声道:“不聊了,回头再给你电圞话”说完匆匆挂上了电圞话

  张扬收拾好行囊,向窗外看了看,雨仍然在下,他的皮卡车此刻还在市委家属院里停着呢,凌晨只顾着逃出来,哪还顾得上开车啊他琢磨着要去取车的时候,袁芝青打来了电圞话,却是常海心病了,袁芝青听说张扬在岚山,所以想让他过去帮忙看看

  张扬心中暗自奇怪,常海心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病了,不过想qǐ昨天晚上的事情,十有八圞九是受凉了反正他也要去那里取车,张扬答应下来

  再次光顾常家,张大官人和昨晚的形象已经有了天壤之别,昨天是丝圞袜套头翻圞墙而入,今天是衣冠楚楚从大门走入昨晚是做贼,今天是做客

  袁芝青看到张扬过来,有些紧张道:“海心烧得hěn厉害,我让她去医院她不去,刚刚给她吃了点药,我听说你在岚山,所以给你打了个电圞话“袁芝青对张扬的医术近乎mí圞信,所以才会想qǐ给他打这个电圞话

  张扬跟着袁芝青来到了楼上,常海心的房间他进去过,可从正门进还是头一次

  袁芝青敲了敲房门道:“海心,张扬看你来了”

  张扬心中暗自好笑,可不是他主动过来的,是袁芝青把自jǐ叫过来的

  常海心的声音有些虚弱:“进来”

  张扬这才跟着袁芝青走了进去,只是几个时未见,常海心明显憔悴了许多,俏圞脸绯红,体温hěn高和张扬预想中一样,常海心是因为受了风寒,原本算不上什么大病,可常海心受风寒这件事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他自然要倾尽全力,他握住常海心的纤手,将一股浑厚的内力送入她的体圞内,只是一个周天的功夫,常海心体圞内的寒气就被驱散的干干净净

  因为袁芝青守在一旁,张扬也不方便说话,为她治病之后只是嘱咐她道:“要多多休息,千万不可再受凉了”

  常海心点了点头:“谢谢”

  张大官人暗自惭愧,心说谢我什么?你受凉还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袁芝青已经让人准备了午饭,挽留张扬在家中吃饭,张扬急着赶回南锡,所以谢绝了她的好意,可刚刚出门就接到了常颂,常颂又把他给堵了回来:“都该吃饭了,走什么?留下来吃晚饭再走”

  张扬拗不过他的好意,只能留下来吃饭,袁芝青盛了些饭菜给女儿送去

  常颂邀张扬来到餐厅坐下,因为张扬下午还要返回南锡所以并没喝酒吃饭的时候常颂问qǐ张扬省运会筹办的事情

  张扬如实向常颂说了一遍

  常颂道:“能把乔书圞记请来跑第一棒你还真的是有本事”

  张扬在常颂面前并不说圞谎圞话,他笑道:“搞火炬传递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市财政的重点放在了深水港,省运会这边能够得到的财政支持有限,我只能另想办法,现在体育中心那边的工程大都是垫资,我找徐书圞记要来了省运会的营销quán,以后就打算用营销省运会的钱来补上这一个个的大窟窿”

  常颂道:“听说你两支火炬就拍卖了五百多万”

  张扬笑道:“企业出钱买火炬接力quán,这些企业家也不是傻圞子,他们花这么大的代价,还不是为了制圞造广告效应,廖伟忠通过这次拍卖,在整个平海的名气都打了出来,一品锦湾目前还没有椎向市场,几乎所有的烟民都知道这个名字了,南锡市卷烟厂从中获得的利润还不知道有多少”

  常颂道:“这个人还是hěn有眼光的”

  张扬道:“拍卖火炬接力quán的事情也遭到了不少的非议,前两天我去东江,省体委渠主圞任还针对这件事跟我进行了一番深刻的谈话”张扬说的平淡,其实当时渠圣圞明是和他交手来着,因为火炬接力quán的事情差点对张扬大打出手

  常颂道:“你做的事情算得上是开历圞史先河了”

  张扬笑道:“总得有人先走出第一步,说白了,我缺圞钱,我不这么干,省运会根本就开不qǐ来,徐书圞记不给我钱,我只能要◇经营quán,省运会的经营quán既然交给了我,我就要利圞用这次机会把利益最大化,以后对我的非议肯定会越来越多,要想让别人不说自jǐ,除非躲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说完张扬又感叹道:“其实就算我○◇经营quán,省运会的经营quán既然交给了我,我就要利圞用这次机会把利益最大化,以后对我的非议肯定会越来越多,要想让别人不说自jǐ,jīngyíngquán,shěngyùnhuìdejīngyíngquánjìránjiāogěilewǒ,wǒjiùyàolìluányòngzhècìjīhuìbǎlìyìzuìdàhuà,yǐhòuduìwǒdefēiyìkěndìnghuìyuèláiyuèduō,yàoxiǎngràngbiérénbúshuōzìjǐ,chúfēiduǒzàinàlǐshímedōubúshuō,shímedōubúzuò”shuōwánzhāngyángyòugǎntàndào:“qíshíjiùsuànwǒ想混,形势也由不得我混下去,我是南锡市体委主圞任,如果省运会办不qǐ来,或者是办的不成功,领圞导们肯定要追究我的责任,我现在是想通了,反正都是一死,我不如豁出去拼了”

  常颂没想到南锡市内部情况这么复杂,从张扬所说的,和他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南锡市的经济现状并不乐观,徐光然的政治策略和常颂不同,常颂是一边搞经济一边搞建设,徐光然也是两样都抓,可他在市政建设上的热情大一些,常颂是唱戏的同时不断将舞台扩大,徐光然是先搭qǐ大舞台,然后唱大戏

  常颂道:“我一直都认为南锡深水港项目上马的有些仓促,资金一旦跟不上,损失将会是难以估计的”

  张扬道:“所以龚市长这次才专门跑来岚山,他希望常书圞记能够给我们雪中送炭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