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暴走】(下)


  在眼前的情况下,王准只能求助于张扬,张扬听shuō丘子键被警方带走也感觉有些诧异,zhè件事按理shuō不归警察管啊,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他感觉zhè件事可能和张德放有关,丘子键zhè个☆☆
  在眼前的情况下,王准只能求助于张扬,张扬听shuō丘子键被警方带走也感觉有些诧异,zhè件事按理shuō不归警察管啊,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zàiyǎnqiándeqíngkuàngxià,wángzhǔnzhīnéngqiúzhùyúzhāngyáng,zhāngyángtīngshuōqiūzǐjiànbèijǐngfāngdàizǒuyěgǎnjiàoyǒuxiēchàyì,zhèjiànshìànlǐshuōbúguījǐngcháguǎnā,jīnwǎnzhùdìngshìyīgèbúmiánzhīyè,tāgǎnjiàozhèjiànshìkěnénghézhāngdéfàngyǒuguān,qiūzǐjiànzhègè□人并不值得同情,可zhè帮人毕竟是张扬请来的,他不可能置之不理

  zhè件事的复杂程度是张扬事先没有想到的,梁月玲是市委宣传部长梁松的亲侄女,而且麻烦的是,梁月玲的精神有些问题,zhè就让丘子◇键的处境变得越不妙

  张德放在电话中表现的爱莫能助,感叹道:“老弟,zhè件事我也没有办法,梁部长火了,医院那边的检查结果也出来了,证据确凿,梁月玲的确和丘子键生了两性关系,梁部准备要告丘子键**”

  张扬道:“怎么zhè么巧,居然是梁部长的亲侄女,不过zhè件事应该不,顶多算”

  张德放道:“**也罢,**也罢,总之梁部长是不会善罢甘休的,zhè次他摆明了要告到底,现在梁月玲神志不清,在医院里只是哭,本来准备送往精神病院的,是梁部长坚持才留在市二院接受治疗”

  张扬道:“谁报的案?”他zhè句话问到了关键之处

  张德放叹了口气道:“老弟啊,我早就shu●ō过,zhè件事还是息事宁人的好,现在好了,事情闹大了,问题出来了,想盖住难啊”

  张扬道:“我问你,到底是谁报的案?”

  张德放避重就轻道:“辖区派出所把梁月玲抓走了,通知家属领人,□到最后才知道她叔叔是梁部长,梁部长把我臭骂了一顿,当着我的面表明态度要告那个香港明星,丘子键是我抓的,我也是情非得已,梁部长那边我不能得罪啊”

  张扬道:“辖区派出所那边是谁报的案?段金龙吗?”

  张德放道:“我不清楚,zhè件事我回头给你问问,老弟啊,我看你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应付梁部,zhè帮明星是你请来的,他肯定得找你算账”

  张扬已经猜了个七八分,十有**是海天方面报案,把梁月玲送到了派出所里,他们zhè么做的目的就是将压力全都转嫁到自己的身上,段金龙还是很有手段的

  张扬放下电话,王准关切道:“怎么样?”

  张扬道:“丘子键涉嫌**已经被警方拘留了”

  王准倒吸了一口冷气:“zhè……”他觉着丘子键挺冤枉的,影星和影迷生zhè种事情,大不了也就是一夜*,怎么也不能跟**挨上,可zhè件事偏偏就生了人是王准带到南锡来得,生了事情王准当然难辞其咎,王准道:“张主任,你一定得帮帮他,如果真的判了**罪,丘子键以后的前途命运全都完了”王准还有一个私心,如果zhè次丘子键真的坐了牢,他王准以后在香港娱乐圈也没办法混下qù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zhè件事我调查清楚再shuō,今天下午明星对抗赛的事情很重要,你帮我把人给请来,对抗赛的事情一定不能办砸”

  王准急得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张主任,人我给你请,刘德政、席若琳、什么天王天后的我都能给你请来,但是丘子键的事情你一定要帮我解决,一定不能让他出事”

  张扬冷冷道:“你现在还有资格跟我提条件吗?早知道zhè样,你干嘛弄一批良莠不齐的二线演员来糊弄我?现在事情闹成zhè个样子,你才知道后悔了?”

  王准无言以对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抓紧联系,一切的行程费用我全部负责,今天下午…钟的明星对抗赛,你一定要给我弄得风风光光,不管生了什么事情,也要把zhè件事先办好”

  王准道:“可丘子键……”

  张扬道:“你放心,我尽一切努力给他一个公道”

  张扬一上班就被常务副市长陈浩叫了过qù,来到陈浩的办公室,眼前的场面吓了张大官人一跳,宣传部长梁松、纪委书记李培源全都在那里,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也到了,一个个铁青着面孔,脸色都很难看

  梁松是找陈浩来算账的,陈浩现在分管体育,张扬是陈浩的人,冤有头债有主,他第一▲个找到的就是陈浩,陈浩听shuō生了zhè么大的事情也吓得不行,他分管体育工作,屁股还没坐热呢,张扬就给他捅了zhè么大的漏子,陈浩马上就把张扬叫了过来

  置于李培源,他和梁松的关系不错,梁松●把他叫来是准备大干一场了

  张扬一走进陈浩的办公室,陈浩就怒气冲冲的质问道:“张扬,瞧你干的好事”

  张扬道:“陈市长zhè话什么意思?我干什么好事了?”

  陈浩愤愤然道:“你还跟我装糊涂,你从哪儿请来了那么一批人?什么明星?全都是些流氓,罪犯”

  张扬道:“陈市长,有什么话你shuō清楚,大清早的你把什么责任都往我身上栽,是不是觉着zhè样自己就能脱开干系了?”

  陈浩被他气得满脸通红:“你什么态度?”

  李培源道:“都消消气,干什么zhè是?大清早的,事情既然已经生了,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决,争吵能够解决问题吗?”

  梁松道:“张扬,zhè些香港明星是你请来的,你真有本事啊”

  张扬道:“梁部长,人的确是我请来的,你有什么话只管shuō”

  梁松点了点头道:“那个丘子键**了我侄女你知不知道?”

  张扬道:“你●侄女昨晚qù了丘子键的房间我知道,至于是不我不知道”

  梁松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听到张扬zhè样shuō,火腾地就上来了,他怒道:“你放屁,你敢shuō你不知道”

  张扬道:“梁部长,◎▲我敬你是我的领导,所以我跟你shuō话陪着心带着客气,你侄女出事,你生气恼火我可以理解,但是身为一个领导干部你也得注意自己的言辞,你要是再用zhè种方式跟我shuō话,我就没必要跟你谈下qù了”
  梁松气得鼻子都歪了,他怒道:“我就zhè个态度,我就zhè个语气,我就骂你了怎么着?你害得我侄女被人**,现在疯疯癫癫的,我没打你都是轻的”

  张扬冷笑道:“我本来是抱着歉意过来跟你谈问题,可你zhè种态度根本就是不讲理,那个丘子键我也看着不顺眼,不过你有什么凭据就shuō他**你侄女,你侄女是自己跑到他房间里qù的,现场也没有打斗挣扎的痕迹,法律上也得讲究证据,你不算,你侄女shuō被**才算”

  梁松本来就以受害者自居,满腹的委屈,他骂人也是泄心中的愤怒,可到了张扬zhè儿却碰了壁,张大官人不吃他那套,梁松火了指着张扬就要骂,李培源看出形势不对,赶紧拦住他,低声道:“老梁,你得冷静,事情都已经生了,我们要面对现实”

  梁松憋得手足抖,想起躺在医院里疯疯癫癫的侄女儿,他又是心疼又是难过:“……我侄女……她精神有问题……丘子键是个畜生,怎么可以对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女孩子下手”

  张扬看到梁松悲愤交加的样子也觉着于心不忍,他低声道:“梁部对不起,zhè件事我会调查清楚,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可是也不能因为自身的好恶而忽视事情的真相”

  李培◇源道:“物证已经有了,现在月玲受了刺激,在医院接受治疗,有些事只能问她才知道”

  梁松摇了摇头道:“zhè件事我不会zhè么算了”shuō完他离开了办公室

  张德放一直都没有shuō话◇,梁松走后他方才叹了口气道:“梁月玲精神不正常,丘子键和她生关系,zhè次他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张扬沉默了一会儿,想起昨晚的事情,有件事他能够断定,丘子键虽然不是什么好鸟,可他肯定没有**梁月玲,他也不知道梁月玲精神有问题,丘子键在zhè件事上很冤,可现在梁松一定要起诉丘子键,形势对丘子键相当的不利,张扬并不喜欢丘子键,他的生死也无关紧要,可是如果丘子键被判定**,他势必会负有连带责任,市里早就对他有意见的zhè帮人肯定不会错过zhè个落井下石的机会

  张德放看到张扬愁眉不展的样子,心中感到一阵快慰,你张扬再能耐,现在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zhè件事上你已经犯了众怒,段金龙把梁月玲送到派出所告她**,zhè件事也会得罪很多人,张扬以后肯定不会放过他,而梁松也不会轻饶了段金龙,张德放暗自得意,自己zhè个一石二鸟的主意真的很完美,既打击了张扬,又可以将段金龙逼入困境,张扬极有可能因为zhè件事一蹶不振,而段金龙在南锡也会陷入人人喊打的局面之中,海天的管理权用不了太久就会落入钟海燕的手中,那和在他的手中没有任何的分别

  梁松离开之后,陈浩满腹埋怨道:“张扬,你惹出来的事情,你自己解决”他还是推卸责任

  张扬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出门,走了没几步听到李培源叫他

  张扬停下脚步,等李培源走过来,低声道:“李书记”

  李培源叹了口气道:“●zhè件事怎么会搞成zhè个样子”

  张扬苦笑道:“人算不如天算”

  李培源道:“梁部长刚才的情绪是激动了一点,不过你也设身处地的为他想一想,zhè件事生在谁身上,谁不着急上火?”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明白,可是咱们也不能不讲事实,丘子键和梁月玲之间应该不”

  李培源道:“麻烦的是梁月玲的精神不正常,zhè次受了刺激,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清醒过来,丘子键那种人也不值▲得同情”

  张扬道:“我想qù看看梁月玲”

  李培源道:“我正要qù,一路过qù”

  张扬点了点头,有李培源陪伴好,他正有些犹豫,自己qù是不是不方便呢

  两人来到市二■院,梁月玲目前住在神经科监护病房,本来应该送她前往精神病院的,是梁松坚持留在zhè里治疗,所以才留了下来

  张扬买了一束康乃馨,来到监护病房的时候只有梁月玲的母亲在那里陪着,梁月玲的母亲是位老实人,只知道在那里哭

  李培源的秘书向她介绍道:“zhè位是我们纪委李书记,专程来探望你女儿的”

  梁月玲的母亲只shuō了一句谢谢领导关心,又哭了起来,女儿到现在都神志不清,打过镇定剂能好一阵子,药效过了以后又大喊大叫

  李培源征求她同意之后,和张扬一起走入了病房,看到梁月玲静静躺在病床上,梁月玲今年27岁,看上qù比实际年龄要一些,脸色很苍白,皮肤上有几道抓挠的痕迹,不过长得还算清秀可人

  张扬把鲜花放在床头柜上,转身看了看梁月玲的面孔,可zhè时候,梁月玲忽然睁开了双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