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弄假成真】(上)


  梁月玲看到yǎn前的陌生人,歇斯底里的天声尖叫起来

  李培源毫无防备,被吓le一跳

  梁月玲的母亲赶紧去叫医生

  张扬倏然伸出手去,在梁月玲的身上闪电般点le几下,说来奇怪,梁月玲被他点中之后,整个人瞬间镇定le下来,一双yǎn睛木呆呆的看着张扬

  医护人员很快就赶到le监护室内,他们赶到的时候梁月玲已经不再尖叫,医生过来为她检查le一下,一旁护士已经准备★好le镇定剂,医生摆le摆手道:“暂时不用”

  李培源看的清清楚楚,是张扬帮助梁月玲镇定下来的,张扬刚才的手法应该是点xué,过去李培源都是在武侠到,想不到现实中还真有点xué的功夫

 ◎ 医护人员离去之后,张扬向梁月玲笑le笑,伸手按住她的脉门,一股柔和的内力送入梁月玲的体垩内

  梁月玲混乱的yǎn神渐渐变得安定起来,整个人如沐春风,周身感觉到异常的舒服

  张扬道:“好点le没有?”

  奇迹出现le,一直,哭闹不停的粱月玲真的镇定le下来,她点le点头,望着张扬:有些mí惘道:“我…我好像见过你”

  张扬笑道:“见过,昨晚你从楼上跳下去的时候,是我把你拉上去的”

  梁月玲点le点头,想起昨晚的事情,俏脸不觉有些发红,她低声道:“谢啊……,…,张扬道:“你没病,只是太累le,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梁月玲咬le咬嘴,忽然又显得有些紧□张:“我没有做坏事,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他们为什么要抓我?”回忆让她的情绪又有le一些波动

  张扬道:“别害怕,没有人要抓你,这里是医院是给你治病,让你休息的地方”

  梁月玲道:“我不要■在这里,我不要在医院,我没犯罪,我也没有病,我只是去找丘子键签名”想起丘子键,她四处张望着:“丘子键呢?他人呢?”

  张扬没说话,总不能跟她说丘子键涉嫌强jiān已经被抓起来le

  梁月玲的母亲含泪道:“小玲,你醒le就好,千万别提那个坏人le”

  梁月玲低声道:“他不是坏人,他对我……很好……,…还说喜欢我要带我去香港,说对我一见钟情,还想娶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梁月玲脸上透着柔情mì意

  李培源看在yǎn里,心说张扬没说错,这肯定不是强jiān

  梁月玲的母亲流泪道:“傻丫头,这种人说的话不可信”

  梁月玲道:“我是rèn真的,他对我也是rèn真的,妈,你不可以这样说子键”

  张大官人听得鸡皮疙瘩都快掉下来le,子键都叫上le,丘子键啊丘子键你狗垩日的害人不浅,梁月玲本来脑子就不正常,你这么骗人家,于心何忍啊这时候他觉察到有人站在门口,转身望去,却是宣传部长梁松,刚才梁月玲的那番话,梁松都听到le

  梁松此时的表情明显缓和le许多,侄女刚才的那番话说的很清楚,她和丘子键之间的事情怨不得别人,女孩子家看电视剧看得入mí,★因此而崇拜上le明星,所以才被人家哄le

  梁月玲道:“子键呢?我要见他,我要见他”她这会儿情绪明显又鸡动起来le

  她母亲劝道:“小玲,你醒一醒,人家是明星,怎么可能跟你好”没想到这★句话又把梁月玲刺鸡到le她尖声叫道:“子键不是那种人,他爱我,他喜欢我,我还要给他生宝宝呢”

  梁松听到这里臊得老脸通红,一转身退le出去,这他妈什么事儿,老粱家的人都让这丫头给丢完le,他现在是又羞又恼,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丘子键身上le

  张扬和李培源这会儿也走le出来,李培源叫le声老梁,梁松嗯le一声,正yǎn都不敢看他们,家门不幸,太丢人le

  张扬叫le声梁部长

  梁松点le点头,心头对张扬的无名火已经消失le,的确不赖人家啊

  李培源一心想为他们两人说和,笑道:“小玲醒le多亏张扬,张扬刚才的那几招是不是点xué啊?”

  张扬知道让李培源看到le,其实也没必要否rèn,他点le点头道:“家里祖传le点偏方,还算有效”

  梁松道:“小张,你这偏方能够治好她吗?”

  张扬道:“从根本上治愈不好说,不过我可以帮助她凝气安神,只要她掌握le方法,以后应该能够很好的控制情绪”

  梁松道:“真的?”

  张扬道:“不过想要彻底治愈,必须找到病根,找到她的心结所在,她过去是不是受到过刺鸡?”

  梁松点le点头道:“高中的时候谈le一次恋爱,后来因为我们的反对分手le,结果就变成le现在的样子”说起这件事梁松不禁有些后悔

  张扬正想说话,梁松的嫂子慌慌张张走le出来,她一脸无奈道:“小玲寻死觅活的要见那个香港明星,怎么办,怎么办啊”

  梁松和张扬对望le一yǎn

  张扬道:“既然想见,干脆就让她见见,过去的心结还没解开,总不能又产生一个的心结,这样下去,以后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

  梁松叹le口气,其实从他听完侄女说的那番话,他就已经明白到底怎么回事le,这件事的责任不仅仅在丘子键那边,侄女也有责任,他低声道:“那就让他们见见”

  虽然只是被关押le一夜,丘子键看起来就像变le一个人,身上的明星光环尽褪,头发蓬乱,胡子拉茬,异常憔悴,这次过来也是警垩察陪看来的

  张扬看到这厮的模样也不禁有些同情,丘子键见到张扬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真没强jiān她”

  张扬道:“先去洗把脸,梁月玲想见你“PKVI昭丘子键道:“她真的要告我?”

  张扬道:“看你表现le你要是哄得她开心,说不定就没事le”

  丘子键从张扬的话里听到le一丝希望,慌忙去洗手间洗le把脸,又用水湿le湿头发,看起来精神le不少,张扬这才把他领到le梁月玲的房间里

  梁月玲看到丘子键,鸡动万分,充满喜悦道:“子键”

  丘子键的脸上瞬间酝酿出一片深情,拿捏出琼瑶剧中最常见的男主腔调:“小玲”他也是刚刚才知道昨晚和他解下一夕之缘的叫粱月玲,是南锡市宣传部长的亲侄女而且这女的脑子有些毛病丘子键懂得一些法律自己昨晚的行为,强jiān未必能算上,可是叫起真来,yòujiān是少不le的,真要是闹上法庭自己肯定要入狱,什么前途未来都完le

  丘子键走到g边,梁月玲伸出手,他握住梁月玲的手

  梁月玲深情道:“子键,你怎么le?你好憔悴”

  丘子键道:“小玲,我没事,从你离开之后,我分分秒秒都在想你,我现在总算懂得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现在总算懂得什么叫为伊消得人憔悴,小哈……,…,“子键”

  情到深处,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张大官人鸡皮疙瘩又掉le一地,麻痹的到底是影星,狗垩日的天生就是演戏的材料

  梁松傻yǎnle敢情他们两个真的是两情相悦啊

  张扬和梁松来到走道里,梁松yù闷的掏出香烟,张扬指le指旁边的禁烟标志,梁松又把烟盒收le回去,叹le口气道:“麻烦啊”

  张扬道:“感情的事儿,谁也管不le”

  梁松又叹le口气:“可小玲的神经有问题,怎么可能,那个丘子键根本就是虚情假意”

  张扬道:“问题是你侄女觉着是真的

  ,这句话说在le点子上

  梁松这会儿也没le辙,之前他气势汹汹的要告丘子键强jiān可刚才的情况他也看到le,自己的侄女被丘子键mí得神hún颠倒,就算告上法庭也没什么胜算梁松最担心的就是丘子键现在说的好听可全都是迫于形势在演戏,一旦等他脱困他才不会管小玲的死活,**无情,戏子无义,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这句话都一样适用

  丘子键的到来果然让梁月玲的情绪安定le下来,闹腾le一夜,粱月玲也累得不行,握着丘子键的手沉沉睡去le,丘子键等她睡着,方才小心将自己的手抽离出来,退出门外

  张扬把他带到隔壁的休息室,梁松脸色yīn沉的坐在沙发上,张扬给他引见道:“这位就是我们市委宣传部梁部长”

  丘子键恭恭敬敬叫le声梁部长,昨晚的事情已经让他rèn识到这位大陆官员的实力,自己在南锡这片土地上得罪le人家,由不得他不低头

  梁松冷冷道:“你打算怎么处理昨天的事情?”

  丘子键看le张扬一yǎn,张扬给他递le个yǎn色,鼓励他勇敢说话,不要害怕丘子键道:“昨天……,…昨天……,…,梁松听得不耐烦,将手中的茶杯重重顿在茶几上,吓得丘子键心惊肉跳,他哭丧着脸道:“梁部长,我……我真没对小玲用强,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梁松冷哼le一声:“真心相爱?不愧是当演员的,撤谎都不带脸红的,你和小玲才rèn识多久啊?总共加起来十多个小时,居然有脸说真心相爱,你的感情也太泛滥le一点”

  丘子键道:“梁部长,你可能不相信一见钟情,我过去也不相信,可当我见到小玲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我发誓,我对她是真真正正的心动,看到她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第一次那么近张扬真是服le丘子键,到底是演员,情话说来就来,难怪现在的小姑娘这么容易■上当,不过想想人家的专业就是演戏,平时背得台词都是情话,熟练工种不稀奇

  丘子键说得当然是违心的话“可他不敢不这样说,昨晚的事情让他惊hún未定,到现在他也不清楚粱家人是不是要告他,他不想坐牢●,yǎn看自己的事业才刚刚有le点起色,他不想这辈子就此完le

  梁松道:“你少在我面前演戏,你想什么我都知道,我告诉你,小玲精神受过刺鸡,你一再的欺骗她,让她越陷越深,我这个当叔叔的不会yǎ▲n看着她被你欺奂,你赶紧请律师,什么明星?在我yǎn里你只是一个yòu骗无知少女的流氓罢le,我侄女的清白就坏在你手里le,你准备坐牢”

  丘子键吓得脸色苍白,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去坐牢的,可是凭◆梁松的实力,凭他已经做过的事情,只怕这次十有**是脱不开身le,丘子键越想越是害怕,他忽然扑通一声就给梁松跪下le,双目含泪,情真意切道:“叔叔为什么你不相信我?”

  这下不但梁松,连张扬都愣le,这会儿功夫怎么就从梁部长变成叔叔le?

  丘子键道:“我爱小玲胜过一切,我会对她负责,只要你们同意,我愿意现在就娶她”

  张大官人真真正正的开始佩服丘子键le,麻痹的,无耻啊丘子键啊丘子键,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丘子键的这一招却把梁松给将住le,自己该不会听错,这小子要娶小玲?梁松混迹政坛多年,稍稍动le下脑筋就已经看出丘子键现在是无奈之举,他害怕坐丰,所以才提出和梁月玲结婚,只要婚事成le,官司自然就打不成le,都领结婚证le,他们uáng也是天经地义,法院也不会无聊到去管这种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