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逼狗入穷巷】(上)


  第五百七十九章【逼狗入穷巷】

  主治医生过来和石仲恒见面,向石仲恒道:“石书记,幸亏抢救及时,他们八个人应该都没什么事情,只要zhù院观察24时候就可以出院了”

  石仲恒听说儿子没事方才松了口气,内心镇定之后,马上想起这件事来dé蹊跷,好好de怎么huì食物中毒呢?石仲恒问道:“医生,能够查出他们是怎么中毒de吗?”

  医生道:“应该和他们中午进食有关系,我刚才问过病人,他们中午吃de喝de全都是海天大酒店提供de,具体de中毒原因还需要从海天查起”

  陈凤兰带着哭腔道:“早就跟你说过外面de东西不干净,不要整天在外面吃饭,现在好了,吃出问题来了”

  石仲恒皱了皱眉头,走出门外,他向跟在身边de秘书道:“海天那边有什么消息?”

  秘书低声道:“石书记,冯区长已经让人查封了海天,这次de责任没有查清之前不允许他们开业”

  石仲恒从鼻息出一声冷哼:“开业?”

  秘书从他de这句话中马上觉察到了他de意思,看来这次海天十有**要完了,石仲恒嘴上不说什么,可心底对这个儿子回护de很,这次海天只怕要无法翻身了

  段金龙和钟海燕一起匆匆赶到了医院,钟海燕手里捧着一束鲜花,他们两人都很惊慌,毕竟海天代表着他们共同de利益,今天石胜利de事情根本就是意料之外de,区里对海天huì采取什么措施,段金龙已经不敢去想,他只祈求石胜利这帮人平安无事,不然de话,他真de要被打落地狱,永世不dé翻身了

  看到站在急诊室外de石仲恒,段金龙犹豫了一xià,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恭敬叫了一声:“石书记”

  石仲恒看都不向他看上一眼,抽出一支香烟点燃

  看到石仲恒不搭理自己,段金龙灰溜溜退了xià去,他和钟海燕一起走进了急诊室,来到石胜利面前,钟海燕将那束花想放在床头,却被陈凤兰抓起那束花给扔到了地上

  钟海燕窘dé满脸通红

  段金龙道:“石夫人,您放心,一切de治疗费用由我来承担”

  陈凤兰红着眼睛道:“滚你给我滚出去,承担?这些孩子受dé罪吃dé苦你能承担dé起吗?以后他们要是落xià什么后遗症,你能承担dé起吗?”

  段金龙心中这个郁闷呐,麻痹de,你伤心,你委屈,我他**委屈找谁去诉说?你儿子就是一无赖,整天在我店里白吃白喝白玩,现在他吃出毛病了,什么帐都算在我身上了,我他**倒霉不倒霉?

  钟海燕牵了牵段金龙de衣袖,两人灰溜溜退了出去

  出门de时候迎面又遇到了常务副市长陈浩,石胜利是他亲外甥,生了这么大de事,他当然要过来探望段金龙一连吃了几次瘪,这次不敢再主动和陈浩打招呼了,可他不说话,陈浩也不能饶了他,指着段金龙道:“段金龙,你怎么回事啊?海天三天两头de出事,你们这些酒店管理者拿消费者de生命当儿戏吗?我告诉你,你要承▲担刑事责任de”

  段金龙头垂dé低,看起来就像一只虾米,他恨不能狠狠给自己两个耳光,消费者?石胜利个在我海天消费一分钱了吗?每次我都把他当爷一样de供着,陪着心,生怕那一点做dé不到dé罪了☆▲担刑事责任de”

  段金龙头垂dé低,看起来就像一只虾米,他恨不能狠狠给自己两个耳光,消费者?石胜利个在我海天消费一分钱了吗?每次我都把他当爷一dānxíngshìzérènde”

  duànjīnlóngtóuchuídédī,kànqǐláijiùxiàngyīzhīxiāmǐ,tāhènbúnénghěnhěngěizìjǐliǎnggèěrguāng,xiāofèizhě?shíshènglìgèzàiwǒhǎitiānxiāofèiyīfènqiánlema?měicìwǒdōubǎtādāngyéyīyàngdegòngzhe,péizhexīn,shēngpànàyīdiǎnzuòdébúdàodézuìle★他,可就这样,终究还是落到了这个xià场,我段金龙dé罪谁了?老天怎么尽把我往绝路赶?

  段金龙上了车,一屁股坐在了副驾上,他连开车de力气都没有了

  钟海燕de脸色也很难看,摸出一盒◆香烟,自己点了一支,又抽出一支递给段金龙,两人谁也没说话,就坐在车里默不吭声de抽着烟

  一支烟抽完,钟海燕de情绪才稳定了一些,她掏出手机道:“我在二院有几个熟人,我先打听打听他们de情况”

  段金龙傻了一样de看着窗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钟海燕给相熟de医生打了个电话,问完之后,挂上电话,向段金龙道:“还好,他们八个都没有生命危险”

  段金龙道:“没有生命危险?到底是怎么回事?”他de眼神显dé有些呆滞

  钟海燕道:“说是食物中毒,具体情况还没查出来”

  段金龙道:“咱们de饭菜应该没有问题,中午这么多人吃饭,为什么偏偏只有他们出问题?”他这huì儿总算冷静了一些,现这其中疑点很多

  钟海燕道:“段总,这件事我看很难办”

  段金龙再度沉默了xià去,他也知道,就算其中有猫腻,他也dé认,石仲恒是天汇区区委书记,海天在天汇区de地盘上,这次dé罪了石仲恒,意味着海天很可能要完了

  钟海燕有些同情de看了段金龙一眼:“先回去再说”

  他们驱车来到海天门前,已经守候在大门外de媒体记者纷纷涌了上来,段金龙被眼前de阵势吓zhù了,他真de没想到这件事huì引起这么多de媒体关注,钟海燕想逃,却被几名记者围堵zhù:“钟姐,请问你对今天中午生de顾客食物中毒事件怎么看?”

  钟海燕紧闭嘴唇坚持不说话

  段金龙也落入记者de围堵之中,有记者对着他不停de拍照,有人道:“段总,请问你们海天作为南锡最早de五星级大酒店生了食物中毒事件,你想对公众说什么?”

  段金龙想推开那名记者,又有话筒递了过来:“段总,听说海天涉嫌提供**服务,不知这件事可否属实”

  段金龙忽然疯一样冲了上去,一拳砸在那名记者de脸上,那记者捂着鼻子就蹲了xià去,手指缝中流出红色de鲜血,身后传来钟海燕de尖叫声,现场一片混乱

  张德放坐在沙上,静静看着电视闻上de画面,画面上段金龙失去了理智,他抢夺记者de照相机狠狠摔在了地面上,冲着镜头声嘶力竭de吼叫着:“拍你妈”

  钟海燕洗完澡,穿着浴袍来到张德放身边,身上带着一股好闻de清香味儿她向电视画面上瞟了一眼,叹了一口气道:“你是没看到xià午de场面,几十名记者呼啦一xià全都围上来了,问什么de都有,全都是针对海天不利de言论,段金龙火失去理智也很正常”

  张德放低声道:“不正常”

  钟海燕有些诧异de看着张德放

  张德放道:“这么多de媒体记者全都去海天采访,几乎南锡市de主要媒体都出动了,谁有这样de能力?”

  钟海燕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是说……宣传部长梁松?”

  张德放点了点头道:“一定是他,他因为梁月玲de事情恨上了段金龙,这次海天出事,他要趁着这个机huì火上浇油,想把海天置于死地”

  钟海燕道:“那可怎么办?海天岂不是要完了?”

  张德放道:“天汇区区长冯国明已经xià令查封了海天,现在媒体铺天盖地全都是对海天不利de消息,想要扭转局面已经没有任何de可能”

  钟海燕道:“可是海天de饭菜应该没有问题,我们对饭菜de质量一直都抓dé很紧,怎么可能出现食物中毒de事情?”

  张德放道:“石胜利是个什么人物?一个二世祖,一个无赖而已,他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钟海燕道:“我们没dé罪他,每次都是好酒好菜de供着他,连他去桑拿部玩姐,都没找他要过一分钱,他为什么要害海天?”

  张德放道:“我没有证据,你们也拿不出证据,石胜利有没有故意陷害海天,谁也不知道我只是有些怀疑,张扬和这件事有关”

  “张扬?怎么可能?”

  张德放道:“他早就放话出来,要把段金龙赶出海天,关芷晴de事情就已经埋xià仇恨,这次香港明星de集体**事件让他恼火,他和梁松之间没有生矛盾,十有因为他们看出了段金龙de目de,所以他们就想出办法来对付海天,石胜利只是其中de一个棋子而已”

  钟海燕道:“可现在怎么办?如果一切真de是他们做de,海天怎么办?”

  张德放低声道:“海天完了,我们必须要放手,段金龙如果还有理智de话,他也应该马上放手”

  钟海燕有些不甘心道:“我们付出了这么多de心血,好不容易才把海天经营到今天de局面,难道就这么白白让给别人?”

  张德放道:“食物中毒de事情一定huì被媒体进行无限de扩大,天汇区方面也不huì放过海天,段金龙如今已经四面楚歌,他要是不放手,只能是死路一条”

  段金龙坐在车内,静静望着海天de招牌,白天还热闹非凡de停车场,如今已经变dé空无一人,海天de大门上挂着停业整顿de招牌,段金龙想要去拿烟,却现一盒香烟已经被他抽了个精光,他将空空de烟盒捏扁,推开车门走了xià去来到酒店旁边de烟酒批部,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来盒软中华”

  店老板认出了他,有些诧异道:“段总,还没回去啊”

  段金龙点了点头,没说话

  店老板忧心忡忡道:“怎么好好de就停业整顿了?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营业啊?”他关心海天不是毫无原因de,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平时de生计全靠海天撑着呢海天一关门,他也就没有了主要de生意来□源

  段金龙仍然没说话,点燃一支香烟走了出去,走出门外,一阵冷风吹来,他裹紧了衣服,望着漆黑de夜空,他de世界似乎都变成了漆黑de颜色

  段金龙站在酒店de停车场内,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夜色中de海天,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可是脑子里却乱糟糟一团,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这几天生了太多de事情,从香港明星集体**到石胜利食物中毒,一件接一件de事件生在海天,让他根本没有喘息de机huìxià午那帮记者de围攻让他看到了舆论力量de强大,他不是傻子,明白究竟是什么引起de后果,这是因为他dé罪了市委宣传部长梁松,现在段金龙终于意识到自己坏在了张德放手里,他根本就不该把梁月玲送到派出所,不该举报她**,张德放给他出了一个馊主意,想利用这种方法挑起梁松和张扬之间de矛盾,可是他们de计划显然落空了梁松非但没有对付张扬,反而将这笔帐全都算在了自己de头上,段金龙觉着自己很蠢,他被张德放设计了

  石胜利食物中毒事件把他彻底逼到了绝境,xià午区委书记石仲恒对他de态度他都看到了,常务副市长陈浩还威胁他要追究他de刑事责任,这件事让他dé罪了南锡这么多de实权人物,想要翻身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段金龙现在考虑到de是责任,海天完了

  段金龙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他在夜风中站了整整两个时,这才回到车里拨通了钟海燕de电话,不等钟海燕吭声,他就低声道:“我想和张局说两句话”

  钟海燕犹豫了一xià,她向身边de张德放看了一眼捂zhù电话,声道:“他想找你”

  张德放de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他伸手接过电话:“段总,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他和钟海燕之间de关系没必要避讳段金龙,段金龙对此一清二楚

  段金龙低声道:“张局,你把我害dé好惨啊”

  张德放皱了皱眉头,冷冷道:“段总,你什么意思?”

  段金龙道:“海天是我de心血,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它完了,你帮我一次,你帮我一次”

  张德放道:“早就告诉你说话做事要心,可你偏偏不听,现在弄到这种地步,你是咎由自取”说完张德放就挂上了电话

  段金龙听到听筒中嘟嘟嘟de忙音,他宛如一头暴怒de狮子,冲着电话吼叫道:“张德放,**你十八代祖宗”

  【一万五千字全部奉上兑现承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