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逼狗入穷巷】(下)


  第五百七十九章【逼狗入穷巷】下

  张德放合,眉头紧锁在一起,钟海yàn来到tā身边,搂住tā的手臂将头枕在tā的肩上,低声道:“段金龙是不是要挟你了?”

  张德放不屑笑道:“tā配吗?”

  钟海yàn道:“海天真的无法挽回了?”她对海天还是有感情的,看到海天沦落到如今的局面,心底深处并不好受

  张德放道:“这次的麻烦太大,犯了众怒,谁也救不了海天”

  钟海yàn道:“你不怕tā狗急跳墙,把一些事情给抖出来?”

  张德放反问道:“什么事情?tā有什么可抖的?”

  钟海yàn看到tā的脸色突然一变,被tā吓了一跳,搂着张德放的手臂,摇晃着娇嗔道:“人家只,你别生气嘛”

  张德放道:“段金龙这种人就是犯贱,tā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好好的找张扬的麻烦,这下好了,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钟海yàn心中明白,段金龙之所以落到现在的境地,跟张德放不无关系,张德放的本意就是想坐收渔人之利,可是tā没有预料到会出shí胜利食物中毒的事情,现在不但段金龙倒霉了,而且连累到整个海天,张德放想将海天完全控制在手中的念头彻底落空和这种男人相处,钟海yàn始终都有种危机感,一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张德放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tā表面虽然笑眯眯的,可实际上心底极其冷酷,不会为任何人承担责任,眼前的段金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会想起两种人,一种是tā最好的朋友,一种是tā最恨的敌人,段金龙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朋友,于是tā只能去想自己的敌人,tā本以为自己最恨的是张扬,可挂上张德放的那个电话之后,tā才知道自己最恨的人是张德放段金龙依然望着海天,tā忽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自己一手创建的事业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断送了,tā开始反思自己为何会落到这样的地步,tā从一开始就不该招惹张扬,可是就算没有张扬,tā的海天一样保不住,张德放的胃口越来越大,索求无度,早已成为段金龙苦不堪言的负累,其实段金龙早就累了,tā这么辛苦经营,到头来只不过是为tā人做嫁衣裳罢了,为张德放付出了这么多,真正到了自己有事的时候,tā一拍屁股,躲得一干二净,根本不想为自己出力

  shí胜利那个纨绔子,过去没少在海天白吃白喝,可自己就是这么供着tā,到最后也没落到好处,食物中毒怎么没把你毒死段金龙愤愤然想到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把段金龙惊醒,tā抬头望去,却见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停在海天门口,车里跳出来几名壮汉,tā们拿着砖头shí块扔向海天的门窗,唏哩哗啦玻璃碎裂的声音触目惊心

  ◇段金龙从车尾箱拿出一个qiú棒,疯一样冲了上去:“**你妈,敢砸我店”tā的qiú棒还没有举起,就被一人抬脚踢到在地,然后几个人围上来拳脚相加,打得段金龙蜷曲在那里

  足足痛殴了三分钟,这帮人■方才离去,段金龙摇摇晃晃从起来,望着破破烂烂的门窗,一时悲不自胜,呜呜哭了起来,有生以来tā从没有感觉到这么悲惨过

  张扬第二天一早上班就见到了鼻青脸肿的段金龙,望着这厮的狼狈模样,张大官人感觉到有些好笑,不过张扬并没有表露tā的幸灾乐祸,冷冷道:“段总一大早找我有事?”

  段金龙点了点头,tā昨晚一直就呆在自己的汽车内,一夜未眠,精神很差,在张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低声道:“shí胜利的事情是你搞出来的?”

  张扬冷冷望着tā:“段金龙,你不怕我告你诽谤?”

  段金龙叹了口气道:“我还有什么好怕?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有什么好怕?”

  张扬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向我说这些?”

  段金龙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恨我,你想把我赶出海天,现在你满意了”

  张扬淡然笑道:“段总你高估了自己,你还不值得让我如此关注”

  段金龙道:“我承认shí胜利当初调戏关芷晴是受了我的唆使,因为我恨你,你初来南锡,我好心好意的为你接风,你对我什么态度,当着这么多人,你让我下不来台,你根本没有考虑到我的面子,我咽不下这口气”

  张扬点了点头,鼓励段金龙继续说下去,tā喜欢听别人说实话

  段金龙道:“可我没想到shí胜利这么脓包,居然给你下跪认错,那时候我就有些后悔招惹了你,所以你通过张德放让我拿出三十万赞助足qiú对抗赛,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那些明星嫖ji,我没有刻意安排,那件丑闻对我没有任何的好处,如果你不把那帮明星安排在海天,也出不了这件事”

  张扬低声道:“你在说废话”

  段金龙道:“你给我点时间,让我说完”

  张扬双手合什抵在下颌上静静看着tā

  段金龙道:“梁月玲的事情我没安排,我也不认识她,是张德放告诉我她是宣传部长梁松的侄女,也是tā让我举报梁月玲**,tā的目的是为了挑起你和梁松的矛盾,让梁松因为这件事而迁怒于你”

  张扬反问道:“你现在正在挑唆我和张德放,你想让我对付张德放?”

  段金龙惨然笑道:“我的确恨tā,可是我没必要说假话,我要是把海天集体**的事情抖出来,大家都要倒霉”

  张扬没说话,段金龙说得不错,tā如果破罐子破摔,把海天港星集体**的事情捅出来,必然会成为震惊平海的丑闻,不过这样一来段金龙极有可能要坐牢,而张扬也会因此而承担责任

  段金龙道:“昨晚我想了一整夜,我还是放弃了跟你们这帮官员拼个鱼死网破的想法,我还有家,我还有一个乖巧的女儿,我得为她们以后着想,我承认,我一直都在经营**行业,可是如果没有张德放撑腰,我不敢这么做,我所赚的钱,有相当一部分流到了tā的口袋里”

  张扬道:“为什么不举报tā?”

  段金龙摇了摇头:“我不想坐牢,这些话我只对你说,tā想要海天,钟海yàn就是tā埋伏在□海天的一颗棋子,tā们两人狼狈为奸,想把我辛苦创建下来的家业夺走”段金龙说完这些,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我承认,我玩不过你们,我认输我来找你,并不是想求饶的,事情闹到这种地步,海天我已经保不住了,但★是这口气我咽不下去,tā张德放落井下shí,如果不是tā,我不会弄得如此狼狈”

  张扬道:“你没有搞清楚一件事,害你的不是张德放,也不是我,不是shí胜利,海天坏在你自己的手里,你经商赚钱没错,可是钱要赚得堂堂正正,海天大酒店是南锡酒店业的标杆之可你看看你是怎样经营的?藏污纳垢,乌烟瘴气,如果你一直走正路,一直凭着良心做生意,谁能挑出你的毛病?”

  段金龙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不想走正路,你以为我不想凭着良心做生意,可是现在的社会,你老老实实经营,你不走关系门路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会亏得血本无归,我不请旅游局,我酒店的五星怎么评定,我不请卫生局,我酒店的卫生怎么过关?我不请公安局,tā们就会三天两头来查房,我不清消防队,tā们动辄一个罚单就让我几个月的辛苦经营付诸东流,这个社会,要么你靠关系靠背景,没有关系背景只能靠钱,我承认我错了,我以为用钱可以摆平关系,我以为有了钱就可以让tā们满足,可是我低估了tā们的贪婪,官至两个口,上头进下头出,永远没有喂饱的时候”段金龙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张扬望着眼前的段金龙,第一次对tā产生了一些同情,段金龙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可是这并不能成为tā解脱错误的理由,张扬道:“不要把所有的错误都推给别人,真正错的是你自己”

  段金龙点了点头:“我错了,我已经在为我的错误买单,张主任,我现在的处境已经是四面楚歌,我过来找你,也不是祈求你可怜我,我只是想把心里的这些话,全都说出来”

  张扬道:“既然如此,何不把海天交给别人”

  段金龙误会了tā的意思:“我不会交给钟海yàn,张德放一直想吞掉海天,我就算赔得倾家荡产,我也不会让tā如意”

  张扬道:“以你目前的状况,海天已经不可能继续经营下去了,这样,我给你一条退路,把海天转让出去,开个价”

  段金龙望着张扬,目光中充满了无奈,可是tā也明白张扬说的的确是实情,以tā的处境,海天在tā手中已经不可能再继续下去,段金龙咽了口唾沫:“一千万”

  张扬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自从tā和袁波说过海天的事情之后,袁波专门找人对海天进行了评估,只要价钱不高于一千二百万,袁波都可以出手将之拿下,段金龙的出价并不高,可是张扬深谙趁火打劫之道,现在段金龙的心理已经接近绝望,如果张扬不出手将tā从困境中拉出,只怕海天会一天天的贬值下去,何况这些年段金龙在海天没干多少好事,tā必须要为自己的作为付出代价

  段金龙看到张扬不说话,内心已经开始松动,tā低声道:“八百万,这是我的底线”

  张扬道:“六百万这是别人能够出的最高价格▲”

  段金龙咬着嘴唇,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在装修上的投入就有三百万”

  张扬道:“就算给你八百万,shí胜利那边你还得花钱去解决”tā已经婉转的向段金龙表明,只要tā答应六百万的转☆▲”

  段金龙咬着嘴唇,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在装修上的投入就有三百万”

  张扬道:“就算给你八百万,shí胜利那边你还得花钱去解决”t”

  duànjīnlóngyǎozhezuǐchún,guòlehǎoyīhuìérfāngcáidào:“wǒzàizhuāngxiūshàngdetóurùjiùyǒusānbǎiwàn”

  zhāngyángdào:“jiùsuàngěinǐbābǎiwàn,shíshènglìnàbiānnǐháidéhuāqiánqùjiějué”tāyǐjīngwǎnzhuǎndexiàngduànjīnlóngbiǎomíng,zhīyàotādáyīngliùbǎiwàndezhuǎn让费,shí胜利的麻烦就由tā来负责解决

  段金龙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张扬的这句话切中了tā的要害,tā现在并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余地,shí胜利那七个人还躺在医院,这件事可大可,从张扬的话音中可以听出,tā可以解决shí胜利的事情,也就是说,shí胜利食物中毒的事件极有可能和张扬有关,段金龙只是猜测,tā没有切实的证据,其实就算tā有了所谓的证据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tā只是一个商人,跟这帮官员斗,根本就是自不量力tā想起昨晚那群不明身份的人跑去砸店,心中不由得害怕起来,继续在南锡呆下去,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情

  在前来找张扬之前,段金龙已经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tā要放弃海天离开南锡,如果继续坚持下去,tā会一败涂地倾尽所有,tā可以失去尊严,但是tā不可以失去自己所有的财富,六百万虽然不多,可是还算一笔不的财富,这意味着tā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在这一点上,张扬显然对tā手下留情,并没有对tā赶尽杀绝

  段金龙低声道:“六百万,我要带着六百万离开”

  【随后还有一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