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拉你上船】(上)


  第五百八十章【拉你上船】

  张yáng道:“你惹了这么多的麻烦,做了这么多的坏事,还能够带着六百万从容离开,已经是上天对你网开一面”

  段金龙明白,这次不是上天对tā网开一面☆,而是张yáng对tā网开一面,可是tā并没有感激张yáng,因为tā今天的下场,多半是拜张yáng所赐,tā的内心深处对张yáng也没有憎恨,因为tā不敢

  袁波听闻段金龙只要六百万的转让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这件事,这已经大大出了tā的期望,一开始的时候,tā并不相信段金龙会舍得将生意如此次红火的一家酒店转让给自己,可出于对张yáng的信任,tā还是做了不少的前期工作,对酒店的实际价值进行评估,tā已经准备了一千二百万,可张yáng却给了tā一个巨大的惊喜,tā本想拿出一部分钱给张yáng,可张yáng却拒绝了,张yáng让tā在省运会召开期间,承担部分的接待工作,至于海天方面,袁波必须还要接受一个的股东——石胜利,袁波答应在海天为tā保留一个董事的位置,并许以未来百分之五的股权,从段金龙的事件中,张yáng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石胜利这种地头蛇,必须要收为己用,当tā自己也成为海●天的一部分的时候,tā自然会变得规矩许多

  张yáng在第二天下午前往二院探望了石胜利,当时天汇区区长石仲恒和妻子陈凤兰都在房间内,石胜利是tā们唯一的儿子,两人虽然怒其不争,可心中最紧张的始☆终是tā

  看到张yáng来到病房内,石仲恒颇有些诧异,在tā的印象中张yáng和儿子曾经有过一次激烈的冲突,那次冲突的解决还是儿子去tā办公室里下跪才得以解决,石仲恒对张yáng这个年轻人的背景进行过专门的了解,对tā采取的态度是敬而远之

  张yáng笑着叫了声石书记,把手中的那捧鲜花交给陈凤兰

  石胜利作势要坐起来,张yáng慌忙按住tā道:“别动,你病还没好,赶紧躺下来歇歇”

  石胜利道:“张主任,您怎么亲自来了,我没什么事,就是食物中毒”

  张yáng心中暗笑,现在蛮能装

  石仲恒虽然心底对张yáng充满了戒备,可在表面上仍然相当的礼貌,微笑道:“张主任还专门过来,这孩子没什么大事,整天到处吃吃喝喝,让tā得到一个教训也好”

  张yáng道:“现在服务业的饮食卫生问题是得好好抓抓,我本来还将海天作为省运会指定招待地点之现在看来需要重考虑了,如果在省运会期间生这样的恶**件,后果就不堪想象了”

  陈凤兰这才知道眼前的年轻人就是打过儿子的张yáng,心中有些不高兴,不过看起来张yáng说话还挺和蔼的,和儿子关系好像也不●错,这个世界真是复杂,她一个妇道人家也看不清其中的奥妙,她借口去打水离开了房间

  石胜利咬牙切齿道:“这次我一定不会放过段金龙,我要让tā家破人亡”

  石仲恒皱了皱眉头,这个儿子实在让◇○tā头疼,一开口就大放厥词,石仲恒斥道:“你胡说什么?”

  石胜利有些委屈道:“我说错了吗?tā用这种有毒的饭菜给我吃,差点没把我害死?”

  张yáng笑道:“石书记,事情查出来了吗?▲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食物中毒?”

  石仲恒道:“也查不出具体的结果,基本上认定是食物中毒,可能是四季豆没做熟的缘故”

  张yáng心中暗笑,tā的手段,区卫生防疫部门累死都查不出来

  石胜利不依不饶道:“我得告段金龙,我要tā赔偿”

  张yáng道:“这件事有些复杂”

  石仲恒微微一怔,不知张yáng为什么会这么说

  张yáng道:“其实海天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签下了转让合同,段金龙一直都没有对外宣布,tā把海天转让给了东江商人袁波,袁波是我的好朋友”

  石胜利早就知道整件事是张yáng设下的一个圈套,tā只是帮着张yáng做事,具体的奥妙tā根本不知道,听张yáng这样说,表情有些傻呆呆的看着张yáng

  张yáng道:“石书记,袁波刚刚找过我,tā和段金龙已经商量好了,段金龙同意马上让tā接手海天,至于这起食物中毒事件,tā也拿出了赔偿的措施”

  石胜利一听赔偿就来劲了,双眼冒光道:“tā打算给我多少钱?”

  张yáng道:“不是钱,是海天未来百分之五的股权,有了这部分股权,你以后就是海天的董事了”

  “股权?”石胜利一听有些懵了,tā不懂这些

  可石仲恒却明白,海天百分之五的股权其真正的价值绝不会低于一百万,儿子一直不务正业,现在有了这些股权,等于有了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库,这个条件可不是一般的优厚,石仲恒在政坛混迹多年,有些事稍一琢磨就能体会到其中的奥妙,张yáng是来当说客的,段金龙放弃了海天,而接手海天的恰恰是张yáng的朋友,这百分之五的股权未必是段金龙想起来的,十有☆张yáng和那个袁波的主意,tā们利用这百分之五的股权就牢牢将儿子绑在了tā们的船上,儿子上了tā们的船,自己这个当老子的自然而然就被绑了上去,高明,真的是很高明别看张yáng年龄不大,头脑却不是一般☆☆的灵活

  石仲恒想透了其中的道理,淡然一笑道:“平白无故的,怎么可以接受别人的股权?”

  张yáng道:“胜利这次受了这么大的痛苦,酒店方面做出一些赔偿也是应该的”

  石仲恒道○:“受委屈的又不止是tā一个,怎么可以单单赔偿tā一个”

  张yáng心中暗骂,石仲恒啊石仲恒你够渴的啊,一共八个食物中毒的,每人赔百分之五,半个海天就成你们家的了,tā微笑道:“胜利是消费者,其tā人都跟着白吃白喝,而且也不如胜利的病重”

  石仲恒其实没有找张yáng多要赔偿的意思,tā只是觉着张yáng把儿子拉进这个圈子有些不妥

  石胜利开口说话了:“爸,我看就这么着了,害我的是段金龙,只要tā从海天滚蛋,这件事就此结束”tā倒是痛快

  张yáng顺水推舟道:“好,我就这么给袁波回话,海天是我们市里酒店业的标杆,真不想看到它就这么倒掉”tā向石仲恒提出告辞 □
  石仲恒把张yáng送出门外,这并不是因为tā客气,而是tā有话想单独对张yáng说

  来到门外的走廊,石仲恒看到周围无人,低声道:“张主任,我看股权的事情你还是帮忙回了,不合适”

  张yáng道:“石书记,胜利都答应了,我看这件事就别推了”

  石仲恒道:“你也知道的,我现在的身份,有些事别人是会说闲话的”

  张yáng道:“石书记,有几句话我想对您说,您可◎●不要生气”

  石仲恒点了点头,tā喜欢坦白,如果张yáng能够将tā的目的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对谁都是一件好事

  张yáng道:“平时您对自己儿子的作为应该有些了解?”一句话把石仲恒问得◇老脸热,tā这个儿子一直都不争气,外面怎么看石胜利,tā心里清楚得很

  石仲恒道:“这孩子顽劣了一些”

  张yáng道:“我打过tā,后来通过和tā接触,现tā这个人本性并不坏,其实这次食物中毒事件有着很多的疑点,段金龙就算有天大的胆子,tā也不敢在饭菜里下毒”张yáng虽然没有说明,可是暗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这次食物中毒事件中存在猫腻

  石仲恒其实也和张yáng有着一般的想法,只是tā不愿这样想自己的儿子,如果儿子真的设计坑段金龙,这一手可够毒的

  张yáng道:“这百分之五的股权拿的光明正大,别人说不出任何的不字,借着这次的机会,可以让tā有份正当的事情去做★,也好过整天和那帮酒肉朋友在社会上鬼混”

  石仲恒道:“我再考虑考虑”

  张yáng笑道:“话我就说这么多,不过袁波是我的老朋友,这个人在东江饮食业做得很红火,tā来到南锡肯定不会像段◇金龙那样胡搞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胜利真的能到tā身边做事,肯定会学到不少的本事,你也希望胜利以后能走正路”

  石仲恒没说话只是笑了笑,张yáng走后,tā回到了病房,把房门关上,冷冷看着儿子

  石胜利被tā看得心里毛,嬉皮笑脸道:“爸,咱能别这么看人不?看得我心里挺瘆得慌”

  石仲恒走到石胜利面前,忽然yáng起手照着tā头上就是一巴掌

  石胜利嚷嚷道:“您怎么动手打人呢?”

  石仲恒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海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这个混蛋搞出来的?”

  石胜利道:“爸,您怎么胳膊肘尽往外拐?我是受害者,你这话什么意思?该不是怀疑我故意往自己的饭菜里下毒?我会这么傻吗?”

  石仲恒心说你没这个脑子才对,tā气呼呼道:“你和张yáng怎么回事?你不是跟tā有过节吗?tā怎么会来看你?还提出这样的条件?“

  石胜利道:“爸,你没听说过不打不相识啊?我承认,我们过去的确有过节,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当时也只是一场误会,段金龙那个王八蛋故意怂恿我去调戏关芷晴,tā说关芷晴是酒店的服务姐,不然我怎么会惹到张yáng,都是段金龙故意挑起我和张yáng的矛盾,tā想我们之间斗个你死我活,爸,你说这种坏人我能放过tā吗?我就是要让tā在南锡再无立足之地”

  石仲恒听到最后一句话,内心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tāyáng起的手掌缓缓放下了,石仲恒这么多年的官场不是白混的,从儿子的话里tā已经觉察到了什么,这件事十有儿子对段金龙的报复,而且大的可能,张yáng也参予其中,段金龙昨天出事,今天酒店就宣布早就转让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肯定是这帮子联手把段金龙给坑了,石仲恒坚信自己的儿子没这个头脑,也没有这个本事,那就是张yáng策划了整件事,利用石胜利把段金龙赶出海天

  石仲恒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是tā想不想和张yáng同处一条船上的问题,事实上张yáng已经把tā儿子拉到了这条船上,石仲恒虽然没什么证据,可是这件事tā已经想透了前因后果,段金龙这种人没什么值得同情的,不过张yángtā们的手段也并不光彩

  石胜利看到老爷子半天没说话,低声嘟囔着:“我都这么大人了,你别动不动就打我,让别人看到我多没面子”

  石仲恒道:“你也知道自己大了,既然这么大了,以后就多长个心眼,别总做那些没有头脑的事情,别总让人利用”

  石胜利撇了撇嘴道:“能利用我的人只怕还没出世呢”

  石仲恒叹了口气道:“除了说大话,我看不出你还有什么本事,既然人家愿意给你百分之五的股权,你以后就去海天正儿八经的做事,干出个人样给我看看”

  石胜利眨了眨眼睛,半信半疑道:“真的?你真的同意我接受这些股份?”

  石仲恒心中暗自苦笑,我的傻儿子啊,你已经被人家拉到船上了,我不答应又有什么办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