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入世与出世】(上)


  张扬笑道:你啊,别端着碗里瞅着锅里,wǒ可告诉你海心可是wǒ老同学,wǒ一向把她当亲妹妹看,你可别动坏心眼啊”张大官人说出zhè番话的时候,自己都觉着自己卑鄙,那天晚上钻到常海心床上的时候,☆他可没想到zhè一层,张扬觉着自己在女人方面很自私,他说顾明健端着碗里瞅着锅里,其实zhè话对他才合适,可话说回来,哪个男人不在女人方面自私?

  顾明健笑道:“放心,wǒ都多大人了,你以为wǒ还像过去那么贪玩啊”他向前方望去,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张扬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是柳延正在和郏德龙谈笑风生,部德龙是许多年轻女性的偶像,柳延见到明星,凑过去攀谈也很正常,不过张扬从顾明健的表情能够看出他和柳延之间未必那么简单,他笑着拍了拍顾明健的肩膀道:“你啊,秉性难易”两人对望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顾佳彤和乔梦媛两人有段时间没见面了,两人在一起边喝边聊

  此时音乐声响□起,美女主播林芳菲再次出场,用激动地语气道:“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应大家的要求,今晚来自香港的著名歌星部德龙先生,为大家献上一曲劲歌热舞《火辣辣》

  因为不是正式演出,部德龙穿着那身〖运〗动服◆qǐ,měinǚzhǔbōlínfāngfēizàicìchūchǎng,yòngjīdòngdìyǔqìdào:“gèwèiláibīn,gèwèilǐngdǎo,yīngdàjiādeyàoqiú,jīnwǎnláizìxiānggǎngdezhemínggēxīngbùdélóngxiānshēng,wéidàjiāxiànshàngyīqǔjìngērèwǔ《huǒlàlà》

  yīnwéibúshìzhèngshìyǎnchū,bùdélóngchuānzhenàshēn〖yùn〗dòngfú就走上了舞台,在充满节奏的音乐声中开始跳动,不得不承认部德龙很有表演天赋,很快就带动了现场年轻男女们的情绪,掌声和欢呼声不绝于耳,不过能来参加zhè场酒会的人,都在社会上有一定的身份,当然不会像那些涉世未深的少男少女般狂热

  几位省领导在音乐声响起的时候就已经退场”部德龙的劲歌热舞显然不是他们欣赏的哪种类型,zhè就是代沟,也可以说文化差异

  张扬送几位省领导离开2号宴会厅

  陈平潮上车之前向张扬道:“酒会搞得不错,张扬,好好干,大家对你的印象都不错”

  张扬笑着点头:“多谢陈部长支持wǒ的工作”

  陈平潮想起一件事,低声道:“你有机会见到绍斌帮wǒ劝劝他,zhè小子现在整天搞什么期货证券,wǒ看他钱没赚多少,可能还背了一身的债务,zhè么下去不是办法,他都多大人了,连女朋友都没有,总不能zhè样活一辈子,wǒ们zhè些做父亲的也不可能永远管着他”陈平潮说zhè句话的时候心中不免有些失落,用不了太久,他就会离开平海省最高舞台,去政协养老了,儿子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稳定的事业,zhè才是他最大的心病,今晚看到了很多**”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行业中做出了一番业绩,就连过去不务正业的顾明健,如今也是lán海电脑公司的老总,全国多个城市都有他的分公司,想想自己的儿子”陈平潮心里很不好受

  张扬道:“陈部长放心,下次wǒ见到他会好好劝劝他”

  陈平潮点了点头,zhè才上车

  体委主任渠圣明也走了,张扬走过去握着他的手道:“渠主任,您不能走,zhè酒会全靠您给wǒ们撑场面呢”

  渠圣明笑道:“场面wǒ已经帮你们撑过了,wǒ们都是些老思想,老观念,zhè些摇头扭屁股的舞蹈,wǒ也看不惯”还是把时间留给你们zhè些年轻人,让你们好好放松放松”如果wǒ们几个老家伙全都留在那里,你们玩得肯定不会尽兴”

  一旁常务副市长陈浩道:“张扬”你进去,wǒ负责送人”

  张扬zhè才返回了酒会现场

  ………………………………………………………………………………………………

  部德龙表演过后,现场响起舒缓的音乐,前来参加酒会的嘉宾捉对走入舞池,随着音乐起舞

  张扬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顾佳彤,笑着走了过去,向她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顾小姐,可以请你跳个舞吗?”

  顾佳彤嫣然一笑,将手放在他的掌心,两人走入舞池,随着月亮河舒缓而深情的节奏翩然起舞

  乔梦媛坐在角落里,静静喝着香槟,现场虽然十分热闹,她却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她忽然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zhè种公众的场合,她的人虽然在zhè里,可是她的精神却游离于现场之外,她搞不清楚,究竟是她封闭了zhè个世界,还是zhè个世界将她封闭?

  张扬搂着顾佳彤盈盈一握的纤腰,低声道:“很想你”

  顾佳彤心中一热,却害怕被周围人听到,忍不住向旁边看了看

  张扬笑道:“wǒzhè个功夫叫传音入密,除了你之外别人听不到”

  顾佳彤道:“那wǒ岂不是只能听不能说”

  张扬道:“那你就好好听,wǒ很想你”

  顾佳彤攥紧了张扬的手,轻声道:“一样”她虽然不会传音入密,可是她懂得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

  张扬笑了,带着顾佳彤原地一个旋转

  顾佳彤道:“本不想来,可是还是忍不住”

  张扬道:“想见wǒ?”

  顾佳彤点了点头

  张扬道:“wǒ陪你的时间太少了”

  顾佳彤道:“wǒ最近工作很忙,也没有时间,药厂的业务蓬〖勃〗发展,产能都有些跟不上了,厂区面●临着扩大,还要上的设备,春节期间都无法在国内,wǒ要去美国考察设备”

  张扬道:“又是美国?”

  顾佳彤笑了笑,她知道张扬肯定想起了楚嫣然,顾佳彤小声道:“你怕什么?wǒ又不是一去不回◎línzhekuòdà,háiyàoshàngdeshèbèi,chūnjiēqījiāndōuwúfǎzàiguónèi,wǒyàoqùměiguókǎocháshèbèi”

  zhāngyángdào:“yòushìměiguó?”

  gùjiātóngxiàolexiào,tāzhīdàozhāngyángkěndìngxiǎngqǐlechǔyānrán,gùjiātóngxiǎoshēngdào:“nǐpàshíme?wǒyòubúshìyīqùbúhuí□”

  张扬道:“非得去吗?”

  顾佳彤道:“明年药厂面临一次飞跃发展,如果zhè次的考察顺利,明年厂建成,设备引进投产之后,就可以考虑上市的事情了”

  张扬道:“那你岂不是要成★为一个亿万富婆了?”

  顾佳彤小声道:“全要靠你的药责

  张大官人笑道:“你wǒ之间还分什么彼此”

  舞曲终了两人四目相接,还有说不完的话儿想要倾诉,虽然很想zhè样相拥着一直跳下去,可毕竟要顾及到周围人们的眼光,顾佳彤小声道:“wǒ等你电话”

  张扬心领袖会的点了点头或许是害怕被别人看破她和张扬之间的暧昧,又或是想给张扬留有一定的发挥空间,顾佳彤和张扬跳完舞之后,就先行离去

  ………………………………”…………………………………………………………,张大官人为了避嫌也没有送她,他从一旁拿起一杯香槟,看到了角落中的乔梦媛,乔梦媛的眼睛望着前方,可是她的目光却显得虚无缥缈仿佛隔离于zhè个世界之外

  张扬悄然来到她的身边,把酒杯放在面前的圆几上,低声道:“为什么不去跳舞?”

  乔梦媛的回答简单而直接:“不喜欢”

  张扬吸了吸鼻子:□“那啥,可不可以赏wǒ一个面子?”

  乔梦媛淡然笑道:“wǒ都说不喜欢了,你别勉强wǒ”

  张扬对乔梦媛的性情极其了解,她说出的话很少有回旋的余地,张扬笑了笑,目光投向舞池不知什么时候◇郭志江也到了,正端着一杯酒陪时维聊天呢

  乔梦媛轻声道:“wǒ忽然有种错觉,wǒ好像不是zhè个世界的人,和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

  张扬笑了起来:“你不是,wǒ才是”他说的是实话□zhè里也许只有他才不属于zhè个时代,但是zhè几年的生活已经让他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zhè个世界,他甚至很少去想过去的事情偶尔想起的时候,甚至以为大隋朝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而乔梦媛生●活在zhè个世界,却生出一种浮生若梦的感觉,乔梦媛道:“也许wǒ本不应该属于zhè个世界”

  张大官人道:“消极,生活多么美好,为什么不积极地面对生活享受生活呢?”

  乔梦媛道:“咱们俩的人生观不同”

  张扬道:“不同才应该互补,wǒ怎么觉着你正往悲观主义的道路上走啊”

  乔梦媛微笑道:“wǒ不是悲观只是觉着人活在世上多数都是在争名夺利,你不觉着zhè种生活太累也许你喜欢zhè样的生活而乐此不疲,可是wǒ觉着wǒ的人生不应该是zhè样一杯清茶,一卷佛经,坐看闲云白鹤,静观小桥流水,那样wǒ的心情才会获得真正的安定”

  张扬道:“每个人追求的生活都不一样,如果让wǒ过那样的日子,一天还行,一声wǒ会发疯的”

  乔梦媛轻声道:“zhè就是你和wǒ最大的不同,如果说人生是一场修行,wǒ们的修行方式不同,你需要入世,而wǒ需要出世,wǒ们注定要背道而■驰”乔梦媛的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张扬的内心怦然一动,他抬头望着乔梦媛的双目,明澈依然如秋日之湖水,从中找不到半点波澜乔梦媛的心境何时修炼的古井不波,zhè样的眼神,张扬曾经在陈雪的身上见到过■◎,可那小妮子天生如此,乔梦媛过去并不是zhè样,张扬仍然记得他当初把乔梦媛从水下救起的时候,乔梦媛的美眸之中流露出无法抑制的情感,可现在乔梦媛的俏脸之上微笑依旧,从她的双眸中却找不到任何动情的成分,张○,kěnàxiǎonīzǐtiānshēngrúcǐ,qiáomèngyuánguòqùbìngbúshìzhèyàng,zhāngyángréngránjìdétādāngchūbǎqiáomèngyuáncóngshuǐxiàjiùqǐdeshíhòu,qiáomèngyuándeměimóuzhīzhōngliúlùchūwúfǎyìzhìdeqínggǎn,kěxiànzàiqiáomèngyuándeqiàoliǎnzhīshàngwēixiàoyījiù,cóngtādeshuāngmóuzhōngquèzhǎobúdàorènhédòngqíngdechéngfèn,zhāng★扬意识到乔梦媛变了

  舞曲终了,常海心谢绝了顾明健继续邀请她共舞的要求,来到乔梦媛的身边坐下

  张扬笑道:“为什么不接着跳啊?”

  常海心摇了摇头,低声道:“累死了,wǒ本来就●yángyìshídàoqiáomèngyuánbiànle

  wǔqǔzhōngle,chánghǎixīnxièjuélegùmíngjiànjìxùyāoqǐngtāgòngwǔdeyàoqiú,láidàoqiáomèngyuándeshēnbiānzuòxià

  zhāngyángxiàodào:“wéishímebújiēzhetiàoā?”

  chánghǎixīnyáoleyáotóu,dīshēngdào:“lèisǐle,wǒběnláijiù不喜欢跳舞”

  张扬笑道:“zhè一点你和梦媛一样啊”

  常海心看到顾明健又朝zhè边走过来了,苦着脸向张扬道:“你帮wǒ把他回了,他舞跳得不怎么样,今天wǒ脚都被他踩肿了”

  张扬禁不住笑了起来

  此时听到一个娇柔的声音道:“张主任,只顾着和美女聊天,有没有兴趣邀请wǒ跳个舞啊”却是林芳菲朝他走了过来

  人家主动放下架子向他提出邀舞了,张扬当然不好拒绝,正准备起身呢,常海心道:“不好意思林小姐,他刚刚请wǒ了”

  林芳菲格格笑道:“张主任还真是受美女欢迎”嘴上说的轻松,可表情却有些尴尬

  常海心倒不是存心给她难堪,她实在是怕了顾明健了,看到顾明健又从她走过来,赶紧拖着张扬的手站起身来

  顾明健本想请常海心再跳一支舞的,可看到张扬抢了先,也只能就势向林芳菲发出了邀请,虽然乔梦媛也坐在那儿,可顾明健也不想碰钉子,乔梦媛今天从头到尾都坐在那儿呢,一支舞都没跳,估计自己走过去也会碰钉子

  张扬圈着常海心的纤腰,心想交谊舞zhè玩意儿真是不错,可以明目张胆的占女孩子便宜,大隋朝那会儿可没有zhè样的机会

  张大官人跳舞经过专门培训,水准比起顾明健不可同日而语,常海心总算感觉到跳舞的乐趣了,低声道:“真是怕了他了”

  张扬低声道:“顾公子想追你”

  常海心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喜欢”不知是存心还是无意一脚踩在张大官人的脚面子上,张扬痔得哎呦叫了一声,不过心里却感觉很舒服,zhè厮的占有欲一直都很强

  常海心道:“lán海在技术方面没问题,不过真的要和他合作吗?”顾明健今晚的表现已经把常海心给吓着了,她开始悄悄打起了退堂鼓

  张扬道:“公是公,私是私,你不能因为个人好恶而影响到工作”

  常海心道:“他zhè个人有些过度热情,wǒ感觉有点害怕,还是算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