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初步诊断】(上)


  第五百八十四章【初步诊断】

  也许是顾佳彤感应到le张扬此时de思念,就在这个时候打来le电话:“你在哪儿?”她de声音中带着些许de幽怨,一个人在锦香河公寓等le这么久,也没有见到张扬过去

  张扬道:“出le点麻烦事,陈市长突急性胰腺炎,我刚把他送到医院,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到你那里去”

  顾佳彤轻声道:“犹豫什么?你知道de,我始终都在等你”

  张扬道:“你对我真好我心里好温暖”

  电话那边顾佳彤忍不住笑le起来:“你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琼瑶”

  张扬道:“来到省人民医院,忽然想起咱们过去de那些事,这感情不知不觉就泛滥le”

  顾佳彤道:“忙完le就赶紧回来,都几点le”她de语气就像一个妻子在cuī促着晚归de丈夫

  张扬笑道:“就来”

  顾佳彤道:“对le,你给我去旁边巷口稍点眼镜烧烤过来,我饿le”

  张扬答应le一声,他去le旁边de巷口找到顾佳彤说de那家烧烤店,打包le一斤烤串,又要le半斤烙饼

  锦香河公寓de管理相当严格,幸亏顾佳彤早就给他预备le业主卡,张大官人堂而皇之de进入le公寓,来到le门前,顾佳彤听到门铃响第一时间打开le房门,闻到张扬身上de味道,不禁皱le皱眉头:“天哪,你从酒缸里爬出来de?”

  张扬将带来de烤串递给她,笑道:“来得太急,没★顾得上清理”

  顾佳彤指le指浴室:“赶紧去洗个澡”

  张扬走入浴室,顾佳彤在他来之前已经将浴缸内放满le热水,张扬把衣服脱掉,身上沾染le不少陈浩de呕吐物,难怪味道会这么大

  顾佳彤在外面道:“那衣服你扔到洗衣桶里,有空我给你洗出来,我在上海给你买le两套衣服,回头你刚好试试”

  张扬一边洗一边笑道:“明儿再试,今晚不用穿衣服”

  顾佳彤啐道:“又耍流氓le不是?”

  她把张扬拿来de烤串去微波炉里热le热,等le这么半天de确有些饿le

  张扬洗完澡,裹上浴巾走le出来,自从去南锡主持体委工作,张大官人也借着工作de便利,一有时间就○健身不辍,把前些日子在东江休养出来de一些酒膘全部清除掉,现在身体肌肉de线条加硬朗健美

  顾佳彤穿着白色浴袍坐在餐桌前吃着烙饼卷肉串,望着赤着上半身走过来de张扬,不禁笑道:“胸肌又大le”☆

  张大官人乐呵呵走到她身后,双手从她领口探身le进去,捂住她丰挺de胸膛道:“再大也不及你大”

  顾佳彤红着脸斥道:“一边呆着去,我吃饭呢”

  张扬却不听话,把她抱le起来,让她坐在自己de身上

  顾佳彤道:“你这个样子,我还怎么吃东西?”

  张扬道:“就是想好好抱抱你”

  顾佳彤温婉一笑,把最后一口烙饼吃完,柔声道:“大爷,乖,我去洗漱一下,再来陪你”

  张扬道:“不行,本大爷就是要你乖乖在我怀里呆着”大手分开顾佳彤de浴袍,抚摸在她雪白修长de**之上

  顾佳彤转过身,坐在他身上,双手搂着他de脖子,娇声道:“你啊,等我一会儿不行?”

  张扬道:“你吃饱le,我还饿着呢”

  顾佳彤感觉灼热和坚挺抵住le自己de双腿之间,顾佳彤伸出纤手将他de不安分de地方握住,柔声道:“越来越不乖le”

  张扬道:“我想你,它也很想你”

  顾佳彤格格笑道:“你想我肯定不如它想我厉害,我能感觉到”

  张扬张开臂膀勾住顾佳彤de膝弯将她抱le起来,顾佳彤搂住他de脖子道:“喂讨厌啦,我还有正事跟你说呢”

  张扬道:“先办正事,等办完le再说”

  等张大官人办完他de正事儿,顾大姐累de只有出气de份儿le,娇躯软绵绵贴在张扬de身上,浑身慵懒无力,什么话都不愿说le

  张扬也有些累le,两人相拥着睡去,这一夜睡得相当踏实,直到第二天张扬de手机铃响起,他们才被吵醒

  张扬拿起电话,电话是傅长征打来de,向他汇报陈浩de病情已经稳定,目前他们送陈浩去接受全面体检张扬告诉傅长征自己中午才能过去

  放下电话,顾佳彤也醒le,一双美眸柔情脉脉de看着张扬,张扬伸手摸le摸她吹弹得破de俏脸,顾佳彤保养de很好,皮肤仍然如同青葱少女,岁月没有在她de身上留○下半点痕迹顾佳彤道:“我年底要去美国,明健那边麻烦你帮我多看着一些”

  张扬笑道:“怎么?他都这么大人le,你对他还不放心?”

  顾佳彤道:“有点儿,虽然蓝海已经上le轨道,可是我害怕★■他好le伤疤忘le疼,这次我离开这么久,心里有些不安”

  张扬道:“你注定就是操心de命,明健都多大人le,你不能总把他当孩子看”

  顾佳彤不好意识de笑le笑:“可能是,其实明健出狱★■他好le伤疤忘le疼,这次我离开这么久,心里有些不安”

  张扬道:“你注定就是操心de命,明健都多大人le,你不能总把他当孩子看”

  顾tāhǎoleshāngbāwàngleténg,zhècìwǒlíkāizhèmejiǔ,xīnlǐyǒuxiēbúān”

  zhāngyángdào:“nǐzhùdìngjiùshìcāoxīndemìng,míngjiàndōuduōdàrénle,nǐbúnéngzǒngbǎtādāngháizǐkàn”

  gùjiātóngbúhǎoyìshídexiàolexiào:“kěnéngshì,qíshímíngjiànchūyù之后,表现一直都很好,蓝海de业务如今他也已经全面上手,按照现在de势头,用不le太久时间,业绩就会出我在公司de时候”

  张扬道:“那就是你de问题,你总把他当成孩子看待,总觉着他需要你de照顾”

  顾佳彤道:“他这么大le,还没有成家,男人没成家之前都是孩子”

  张扬笑道:“这么说,你把我也当成孩子看待le?”

  顾佳彤点le点头,搂住张扬de脖子道:“我把你当成乖儿子看待”

  张大官人道:“那好啊,先给我口奶吃”

  “呀”顾佳彤尖叫着跳le下去,笑着从床上逃开,张大官人正要去追,他de手机又响le,他越来越现,手机这玩意儿在很多时候都成le自己de负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官越做越大,可真正属于自己de时间却是越来越少

  电话还是傅长征打来de,他语气显得很凝重,低声道:“张主任,你得赶紧来医院一趟”

  张扬道:“怎么le?”

  傅长征道:“刚刚送陈市长去做lecT检查,结果不太好,在他肝上现le一个占位”

  张扬愣le一下,占位只是婉转de说法,陈浩十有**得le肿瘤,而且恶性de可能很大,张扬低声道:“这么倒霉?”

  傅长征道:“肺上也有,医生移le,搞不清原灶在哪儿,陈市长de家人过会儿就赶到le,我觉着,您最好在场”

  张扬点le点头道:“好,好,我马上就过去”

  顾佳彤在一旁也听出le个大概,她关切道:“陈浩出事le?”

  张扬点le点头道:“医院全面体检de时候现肝上肺上都有占位,十有癌,我得马上去一趟”

  顾佳彤去衣柜里给他拿为他买de衣服,张扬匆匆洗漱之后,换上衣服离开le锦香河公寓

  来到省人民医院,已经是上午十一点le,陈浩做完检查被几个人送到病房休息le,臧金堂和崔国柱两人都熬le一夜,原本打算走le,可听说陈浩de家人马上就到le,于是又辛苦撑le下来,陈浩de秘书冯伟满脸愁容,和傅长征两人站在走廊里商量着什么

  几个人看到张扬过来,全都围le上来臧金堂一脸沉重道:“张主任,陈市长de情况不乐观”

  张扬已经听傅长征说过le,点le点头道:“最后de诊断结果还没出来,也许情况不至于这么糟糕”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已经明白这次陈浩de麻烦大le

  冯伟哭丧着脸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陈市长说”

  崔国柱道:“这事儿可不能跟陈市长说,你要是说le,他精神上肯定接受不le”

  臧金堂道:“我看还是先跟他家人说,这件事咱们做不le主,应该他家人拿主意”

  这时候一名护士走le过来:“你们谁是陈市长de家人啊?”

  几个人都把目光投向张扬,毕竟他是这里de最高领导,张扬道:“我们都是他de同事,家人等会儿赶到”

  护士道:“我们liáng主任要跟你们○谈谈病人de情况,谁过来一趟?”

  张扬笑道:“我去”

  冯伟也跟着张扬一起来到le外科主任办公室

  省人民医院外科主任liáng树成正在哪儿阅片,看到他们进来,这才把片子放下★○谈谈病人de情况,谁过来一趟?”

  张扬笑道:“我去”

  冯伟也跟着张扬一起来到le外科主任办公室

  省人民医tántánbìngréndeqíngkuàng,shuíguòláiyītàng?”

  zhāngyángxiàodào:“wǒqù”

  féngwěiyěgēnzhezhāngyángyīqǐláidàolewàikēzhǔrènbàngōngshì

  shěngrénmínyīyuànwàikēzhǔrènliángshùchéngzhèngzàinǎéryuèpiàn,kàndàotāmenjìnlái,zhècáibǎpiànzǐfàngxià

  张扬道:“liáng主任,您好,我们都是陈市长de下属,目前他家人还没赶到,有什么话可以先对我们说吗?”

  liáng树成点le点头道:“根据检查情况,已经初步断定陈市长得le肝癌■,并且生le肺转移,情况十分de严重”

  冯伟一听只差眼泪没掉下来le,陈浩对他一直都很不错

  张扬也觉着很麻烦,他虽然医术高,也曾经救治过癌症患者,可陈浩这种已经生le转移,属于晚期癌症患者,就算他出手也没有百分之百de把握

  liáng树成道:“手术治疗基不可能le,我们在等待全面de检查结果,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想想办法,能不能劝病人接受放化疗?目前这是唯一延缓他病情de方法”

  张扬道:“liáng主任,陈市长知道这件事吗?“

  liáng树成摇le摇头道:“你放心,我们考虑到病人本身de心理承受能力,不会轻率de把实际病情告诉他,这件事还是尽快通知他de家人,他de家人有知情权”

  张扬叹le口气道:“肝癌肺转移?怎么会这么突然呢?”

  liáng树成道:“病人本身就是个乙肝患者,我询问过病史,他得乙肝已经二十年le,还有胆囊结石,这种身体状况,喝酒还这么凶,不是玩命吗?做市长de难道都是这个样子吗?”

  张扬道:“工作需要,身不由己啊”

  liáng树成心说喝酒跟工作有关系吗?可他也知道眼前de这帮人都是南锡de头面人物,他自然不会出言得罪,向张扬道:“你们放心,院领导专门叮嘱我们要重视陈市长de事情,诊断治疗方面我们会集中最强de力量,提供最先进de诊疗手段,可是病人de情绪方面需要你们帮忙配合,只有他de情绪不出问题,我们de后续治疗才好进行”

  张扬赔着笑道:“liáng主任多多费心”

  从liáng树成de办公室里出来,看到陈浩de家人已经赶到le,他老婆马红娟,姐姐陈凤兰◇,外甥石胜利都来le,陈浩de一对儿女都在外地上大学,他老婆并没有通知他们过来

  马红娟和冯伟最为熟悉,扑上去抓住冯伟de手,还没说话呢,眼睛已经红le:“冯,你说,你快说,我们家老陈到底是什☆么病?”

  冯伟觉着难以开口,他求助de望向张扬,张扬也知道这种话并不适合自己对马红娟说,他转身走le

  石胜利跟le过去,他对张扬佩服得很,上次帮着张扬把段金龙从海天踢le出去,觉着◆和张扬de关系也近乎le许多,也敢在张扬面前说两句话le,他低声道:“张主任,有什么话,你不方便说,对我说”

  张扬转身看le看石胜利,这子现在也是满脸de愁云,他对这个舅舅一向都很尊敬,关心◎也是由衷de张扬道:“医生说是肝癌肺转移”

  石胜利还算有些良心听到张扬说出病情,泪水就嗒嗒落下来le,感情上接受不le

  【还差十四张月票到一百张,求十四张月票,目前在写第二章,今晚会贴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