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初步诊断】(下)


  比石胜利还接受不le的是陈浩的老婆马红娟,马红娟此时已经瘫软的坐在地上le,冯伟慌忙去扶她,她大姑姐陈凤兰也过去把她扶起来,陈凤兰在一旁也听清楚le,一边抹泪一边道:“红娟,你可得挺住,陈浩还不知道呢,你要是失态,千万别被tā看出来……“陈凤兰只有这一个弟弟,说着说着也哭起来le

  马红娟一边哭一边道:“tā这个人工作起来不要命,都知道自己有肝病,还得去参加什么酒会,明知道喝酒伤身,还拼着命……得去喝……tā心里只有南锡,把我们娘儿几个放在哪里le?你们也真是,明知tā身体不好,还让tā喝?”

  张大官人心说这事儿跟工作关系不大,也不是tā们劝陈浩喝酒的,陈浩喝酒是tā自己的选择,作为tā们中的最高领导,如果陈浩不主动喝酒,别人是不好去劝tā的可陈浩都已经惨到这个样子le,张扬也不好说什么,向石胜利道:“好好劝劝你舅妈,千万别让陈市长看出什么来”

  石胜利点le点头,好不容易才劝舅妈止住哭声,一家人走入病房nèi去探望陈浩

  外面的这帮人也都松le一口气,臧金堂打le个哈欠道:“我累得不行le,得回去歇一会儿”

  张扬望着臧金堂又看le看崔国柱,tā们在医院熬le一夜,都十分的疲倦,张扬点le点头道:“赶紧回去休息,让其tā同志也不要到医院来le,免得影响陈市长休息”

  崔国柱点le点头道:“这件事是不是先保密?”

 ☆ 张扬道:“当然要保密,医院的正式诊断还没出来,关于陈市长的病尽量不要多说”

  臧金堂道:“原定咱们要下午返回南锡的,还走不走?”

  张扬道:“臧主任,你带领其tā同志先回去,冯秘书留●★下,我也多留一天一生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我明天再回去”

  臧金堂连连点头,tā和崔国柱这次很爽快的离去le,tā们走的这么干脆不仅仅是因为tā们太疲倦,还有一个原因,陈浩得le绝症,tā们就◆□算在陈浩面前表现的再好,以后也别指望得到什么回报,在tā们看来,陈浩已经时日无多,一个人连命都快没le,还谈什么政治生命?对一个这样的领导,tā们又何苦去费尽心机的去巴结,体制中的多数人都是现实的

  张扬让傅长征也走le,冯伟道:“张主任,这件事是不是要向市里汇报一下?”

  张扬点le点头,陈浩是常务副市长,tā的身体出le问题,肯定要向市里汇报,张扬考虑问题十分的全面,tā叮嘱冯伟道:“现在只是初步诊断,所以你向市里汇报的时候一定别说的太重,先告诉市里,陈市长得le急性胰腺炎,目前住院治疗,至于具体的情况还是等正式诊断出来再说”

  冯伟明白张扬的意思,tā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张扬正琢磨着等会儿去帮陈浩看看病,可这会子陈浩家人都在病房里陪着,并不太方便,张大官人来到走廊窗口,无聊的向窗外张望着,忽然听到走廊nèi传来高跟鞋有节奏的笃笃声,张扬转过脸去,却看到☆□电话

  张扬正琢磨着等会儿去帮陈浩看看病,可这会子陈浩家人都在病房里陪着,并不太方便,张大官人来到走廊窗口,无聊的向窗外张望着,忽然听到走廊nèdiànhuà

  zhāngyángzhèngzhuómózheděnghuìérqùbāngchénhàokànkànbìng,kězhèhuìzǐchénhàojiāréndōuzàibìngfánglǐpéizhe,bìngbútàifāngbiàn,zhāngdàguānrénláidàozǒulángchuāngkǒu,wúliáodexiàngchuāngwàizhāngwàngzhe,hūrántīngdàozǒulángnèichuánláigāogēnxiéyǒujiēzòudedǔdǔshēng,zhāngyángzhuǎnguòliǎnqù,quèkàndào◆久未谋面的海瑟夫人王均瑶向这边走来

  张扬有些诧异,没想到在这儿和海瑟夫人不期而遇

  王均瑶也是凤目圆睁,显得颇为惊奇,不过马上一双眼睛弯成le月牙形,唇角露出笑意,她穿着灰色貂皮大y○ī,显得贵气逼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一股高贵的气度,微笑走向张扬道:“张扬,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扬对海瑟夫人其人虽然一直没什么好感,不过人家对自己始终都是十分的客气,礼数上tā不想失掉,张扬乐呵呵道:“陪朋友来看病,海瑟夫人来这里有事?”

  王均瑶点le点头道:“我嫂子在这里开刀,所以我过来探望”

  张扬听说公安厅厅长王伯行的老婆住院开刀,心中暗道真是巧啊,这出来进去的肯定有不少领导来此,陈浩的事情只怕是瞒不住le

  王均瑶望着张扬,心中恨到le极点,可是她的表情上却没有显露出半分,轻声道:“听说你在南锡干得很出色”

  张扬道:“我就是一颗螺丝钉,领导把我拧到哪儿我就钉在哪儿,出色不敢当,不过我还算称职”

  王均瑶点le点头,此时心中晃动的全都是许嘉勇的影子,她的目光也投向窗外,低声道:“我听说你们南锡体委的土地要进行公开拍卖”

  张扬笑道:“海瑟夫人的信息很是灵通啊,这件事市里只是一个初步意向,还没有正式对外宣布”

  王均瑶微笑道:“对我们这些商人来说,商机就意味着财富”

  张扬道:“我听说夫人在清台山投资le一座国际化的影视城,进展还顺利?”

  王均瑶道:“还好,江城市政府对我投资的这个项目十分的支持,给le我不少的便利条件”

  张扬笑道:“只可惜我离开le江城,没能给夫人帮上忙”

  王均瑶道:“已经帮le不少忙le”

  张扬笑le笑,tā可不敢居功:“夫人看来要把生意的重心往国nèi转移le?”

  王均瑶毫不隐瞒的点le点头,轻声道:“叶落归根,我在国外飘■le这么多年,现在年纪大le,对国nèi的一切越来越想念,想念我的朋友,我的亲人”说到亲人这两个字的时候,王均瑶的nèi心宛如被毒蛇咬噬一般疼痛,她曾经找到过自己生存奋斗的意义,可现在一切却都不见le◆王均瑶不敢继续停留下去,她害怕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她会无法遏制对张扬的仇恨不过王均瑶的表现还是优雅而从容,她笑着和张扬道别

  既然知道le王伯行的老婆也在这里住院,张扬在礼节上也要问候一下,虽然tā也不喜欢王伯行,可在官场之中,一个人先学会的就是收藏自己的好恶,即使是面对自己的仇人,也要表现的温暖如春,这就是从政的境界

  张扬在医院门口的花店nèi买le一束鲜花,买花的时候遇到熟人le,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跟tā儿子高廉明也在那里买花,张扬和高仲和不熟,可tā和高廉明已经很熟悉le,高廉明今天居然没戴眼镜,所以张扬多看le两眼才把tā认出来

  高廉明冲上来乐呵呵道:“张扬,你怎么在这儿?”

  张扬笑道:“我本来觉着南锡,想不到东江也不大,到处都是熟人,高厅长好”tā先问候le一下高仲和,人家是公安厅副厅长,马上就要接王伯行的班,也是最有希望进省常委班子的

  高仲和向张扬笑着点le点头

  张扬又道:“高厅,您是来探望王厅长夫人的”

  高仲和笑道:“看来你也是”

  张扬道:“我刚遇到tā妹妹le,才知道王夫人病le”

  高廉明道:“胆囊结石摘除手术,今儿是术后第二天le”

  张扬道:“你们先去,我回头过去”

  高仲和笑道:“一起去”

  既然tā开口说le,张扬也不推辞,跟着tā们父子俩一起去le王伯行老婆所在的病房

  tā们到的时候,王均瑶还没走,正在床边给她嫂子削苹果呢,王均瑶很会做人,和嫂子相处的很好张扬的到来是她意料中的事情,看来这子对官场nèi的规则已经很熟悉le,眼皮活也够用

  看到高仲和父子前来,王伯行的老婆支撑着想坐起来,高廉明上前一步扶住她的手臂,这子挺会说话:“刘阿姨,您赶紧躺下休息,刚刚动完手术需要好好休息,千万别触动le伤口”

  王伯行的老婆笑le笑,她声音透着虚弱:“没事,手术罢le,现在都是腹腔镜,打几个眼儿就把胆囊摘除掉le,不伤元气”

  张扬一直没怎么说话,把花篮放在地上王伯行的老婆不认识tā,和高仲和父子打完招呼才留意到张扬的存在:“你是……”

  王均瑶介绍道:“嫂子,这位是南锡市体委主任张扬”

  王伯行的老婆还是没啥印象,以王伯行身份,老婆住院,不知有多少人赶着想过来送礼,王伯行也预见到这一点,所以在这件事上处理的相当低调,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件事所以张扬的到来才让人觉着奇怪,tā和王伯行的关系不怎么样啊

  王均瑶看到嫂子一脸的迷惘,知道她还没想起张扬是谁,又补充le一句:“过去和宋省长女儿谈恋爱那个”王均瑶这个解释搞得张大官人相当的尴尬,不过很有效,她嫂子总算想起张扬是谁le,笑道:“原来是张啊,谢谢你le”

  张扬道:“我也是凑巧从海瑟夫人那里知道您生病le,献束花给您,祝您早日恢复健康”

  王伯行的老婆赞道:“真是谢谢你le,伙子真是会说话”

  张扬也不想继续呆下去le,tā向高仲和父子笑le笑道:“你们先聊着,我还有事就不耽误你们聊天le”tā转身离开le病房

  来到陈浩的病房,看到病房nèi只有石胜利在里面呆着,其tā人都不知去向le

  陈浩的脸色很不好看,看到张扬过来,tā向张扬招le招手道:“张扬,你过来,我有事问你”

  石胜利背着陈浩偷偷向张扬使眼色

  张扬马上意识到肯定有事情生,tā笑着走le过去:“陈市长,什么事情,搞得这么严肃啊?”

  陈浩道:“张扬,我到底得le什么病?是胰腺炎吗?”

  张扬点le点头道:“床头卡上写着呢,急性胰腺炎据说这病很凶险,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

  陈浩道:“我总觉着自己病得很重,今天检查le这么多项目,是不是我还有其tā病?你们是不是隐瞒le什么?”

  张扬笑道:“陈市长,您想多le,真要是有什么大病,我们也不敢瞒你啊,要是耽误le您的治疗,谁担待得起呢?”tā心中有些奇怪,不知刚才tā们谈话中是不是露出le什么马脚,让陈浩产生le疑心

  陈浩听tā这样说,稍稍放下心来,tā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目道:“张啊,这次恐怕我要休息一段时间le,市里那边,你帮我请个假,体育工作你要好好抓起来……”tā说到这里有☆些累le,喘le口气又道:“省运会的筹备工作到le最关键的时候,偏偏我又病倒le,真是不甘心啊你以后要多多辛苦,一定要把这次的省运会筹备工作做好”

  张扬笑道:“陈市长,没有您指导我工作可不行★□,您只管安心养病,争取尽快调养好身体,早点恢复工作,我们都等着您回来领导呢”

  陈浩笑le笑,tā低声道:“其实你们体育工作已经做得很好le,张,你很有能力,好好干,将来的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
  房门被推开le,一名护士走le进来,把一摞检查申请单放在床头

  石胜利愕然道:“不是做过检查le吗?怎么又有这么多的检查单”

  那护士抱着病历道:“只有全面检查才能做出正确的诊断,希望你们家属要多多配合我们的工作”

  石胜利愤愤然道:“现在医院的大夫都不会看病le,只会开单子,过去是人看病,现在都在看病,换成我也能当医生le”

  陈浩斥道:“胜利,你子就会满嘴放炮,这里是医院,你要尊重医护人员,不要胡说八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