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查案二人组】(上)


  产科专家李主任呆呆望着日屏幕上的图像,她怎么都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实,可一切却又是〖真〗实生的,她自问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可这年轻人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止住了柳玉莹的宫内出血,而且短时间内让血肿缩☆短了一半,难怪宋省长夫fù对他会如此信任,看来这子果然有过人之能

  宋怀明得知妻子的情况已经稳定,角也不禁1ù出会心的微笑,他向zhāngyáng道:“zhāngyáng,你跟我出来一趟”

  zhāngyáng跟着宋怀明来到了外面,他以为宋怀明还在担心柳玉莹的病情,安慰他道:“宋叔叔放心,柳阿姨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我只要为她再做一次针灸,配合药物散去淤血,就没事了”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谢谢”看到zhāngyáng额头的汗水,这句谢谢是由衷而

  zhāngyáng笑了笑:“跟我用不着这么客气”

  宋怀明道:“你有没有看清你柳阿姨是怎样跌倒的?”

  zhāngyáng摇了摇头:“我当时已经走到医院门口的马路上,听到她的呼救声才赶到现场,具体的情况我并没有看清楚”

  宋怀明点了点头,低声道:“她是被别人推倒的,在她倒地之后,还有人故意踢她的腹部”说起这件事宋怀明充满了愤怒,可是他的身份和地位决定他不得不选择克制

  “什么?”zhāngyáng愕然道,他实在无法想象,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对省长夫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从宋怀明的描述可以听出,这根本是一场蓄谋攻击,而不是什么偶然事件,zhāngyáng怒道:“谁这么卑鄙?”

  宋怀明用目光制止了zhāngyáng把怒火作出来他并不想这件事闹大,其实宋怀明心中的愤怒比zhāngyáng加强烈,可是他如果把这件辜说出来,势必会引起一场轩然**o,所以他没有质问院方可宋怀明也不想这件事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平息下去,他想查清事情的真相,他要为躺在g上的妻子,和她腹中的孩子讨一个公道所以,他想到了zhāngyáng,从zhāngyáng过去的做事风格,以及他和自家的关系,宋怀明感觉到也只有zhāngyáng才是调查这件事的最佳人选

  没等宋怀明说出他的要求,zhāngyáng已经意识到宋怀明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目的,他低声道:“宋叔叔,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zhāngyáng主动请缨来调查这件事不禁因为这是一个他和宋怀明修好关系的机会,虽然◎他和楚嫣然分手,可在他心底从未承认过这个事实,他将楚嫣然的家人一直视为自己的亲人柳玉莹也不例外,现在柳玉莹遭遇到了这样的冒犯,以zhāngyáng的xìng格,绝不可能zuò视不理

  宋怀明的◎心中不禁有些感动,自从女儿和zhāngyáng分手之后宋怀明也因此对zhāngyáng产生了一些看法,可是这并不妨碍他认为zhāngyáng是个出色的年轻人,在自己的家庭遇到危险的时候zhāngyáng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帮忙,单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出,zhāngyáng对嫣然是有着很深感情的宋怀明叮嘱zhāngyáng道:“我不想这件事造成无谓的恐慌,你尽量低调处理”说完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因为当时在大门前的人很多,情况比较复杂,你柳阿姨只顾着保护胎儿,没有看清行凶者的面目查清真相可能比较困难,你不必太勉强反正你柳阿姨母子平安,我已经感到很欣慰了”

  zhāngyáng道:“宋叔叔他们既然敢在公开场合做出这样的事情,就不排除他们以后还敢对您的家人不利,对这种卑鄙人,一定要查清楚,而且要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

  宋怀明道:“尽量不要制造恐慌,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柳阿姨是被人恶意推倒,如果查出眉目,也不要先惊动他们,第一时间和我联系,明白吗?”

  zhāngyáng点了点头,心中暗自叹息,在他看来这件事十有**是宋怀明的政敌所为,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容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别人给得罪了

  ………………………………………………………………………………………………

  zhāngyáng先找到的就是省人民医院院长施博展,施博展对当时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保卫科方面也经过了一番调查,目前掌握的情况就是,现场人很多,柳玉莹跌倒的时候有不少人看到了,可谁也没看清她到底是被人推倒的还是自己失足摔倒的

  施博展话里的意思倾向于后者,因为柳玉莹失足跌倒方便他们推卸责任,省长夫人在他们医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把施博展吓得不轻,如果柳玉莹出了什么意外,恐怕他这个院长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zhāngyáng问情况的时候,省卫生厅厅长、东江市卫生局局长都闻讯赶到了,施◇博展起身去迎接领导,zhāngyáng也意识到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具体情况,于是他告辞离开,一个人溜达到柳玉莹跌倒的地方,两名保洁正在那里洗刷着台阶上的血迹,她们也是一问三不知,zhāngyáng又找到☆◆一名门口的保安询问刚才的事情,那名保安也没看清具体的情况,说了两句,对zhāngyáng产生了警惕:“你是谁?记者吗?”

  zhāngyáng随口道:“公安局的”保安也没有深究,嘴里嘟囔着:“○这事跟公安局有什么关系?你别问了,反正我没看清楚医院也不让我们乱说”

  zhāngyáng又来到大门口的卖部,从这个角度应该能够看清柳玉莹摔倒的位置,他掏出一zhāng十元钞票买了瓶矿泉水,向店店主道:“大姐,刚寿门口有人摔到你看到了吗?”

  店老板娘是个矮胖的中年fù女,一看就是喜欢八卦的角色:,“看到了看到了,是个男人把那孕fù撞倒了,不过他撞完人就跑了带着墨镜长着胡子”

  这对zhāngyáng来说是个惊喜的现,他追问道:……大姐,你认识那个人吗?,老板娘摇了摇头:“当时那么乱,我赶过去的时候他已经跑了,可能是害怕担责任”伙子,你是谁?〖警〗察?”

  zhāngyáng笑道:“被撞的孕fù是我姨”

  老板娘道:“原来是她家里人啊,你姨人没事,我看到她出了好多血,孩子保住了没有?”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zhāngyáng道:“谢谢,她没事”★

  “没事就好,伙子,你也别查了”这医院人来人往的,每天进进出出这么多人,当时没把那个人抓住,现在想找到他根本不可能,反正在医院门口摔倒的,你们找医院要赔偿就是,医院肯定负责任”她说完又神秘的●向zhāngyáng凑近了一些:“千万别说是我教你的

  ”

  zhāngyáng暗自好笑,他道了声谢”离开了卖部,走出两步,又回过头来:“大姐,你看到当时那个人往哪里跑了?”

  老板娘想了想,指向地下chē库的方向:“我看到他往地下停chē场跑过去了”

  zhāngyáng走向地下停chē场”这件事的确很不好查,医院大门口,人员流动量太大”当时柳玉莹跌倒的时候,正值医院门诊高峰期,谁也没看到她跌倒的具体情况,如果这位店老板娘说得都是真话,那么当时的确有一位男子在门口将柳玉莹撞倒在地,然后踢了她腹部一脚,随后”从台阶一直逃向地下停chē场的汽chē入口zhāngyáng沿着台阶走向地下停chē场的入口处,希望能够找到一些线索”刚刚走到入口,一辆红旗chē就从下面驶了上来”看到zhāngyáng噶然停住,眼镜高廉明从chē窗内探出头来:“zhāngyáng?你还没走啊?”

  zhāngyáng看到又遇到了他不禁笑了笑

  高廉明向父亲说了一声,推开chē门走了下去,来到zhāngyáng身边道:“一起去喝两杯”

  高仲和zuò着chē先走了

  zhāngyáng摇了摇头,此时他的目光落在停chē场出口处的监控摄像头上,他的角1ù出喜色:“这里竟然有监控摄像头”

  高廉明道:“有什么稀奇,在美国每一个公共场所,每一个交通路口都有监控摄像头,这是为了预防犯罪”

  zhāngyáng道:“走,跟我去保卫科”

  省人民医院保卫科科长韩正驰的心情很不好,刚才省长夫人在医院大门口摔到,累的他被院长一通臭骂,还威胁他要撤他的职韩正驰觉着委屈,省长夫人摔倒,凭什么让自己这个保卫科长来负责,从目前掌握到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她自己走路不心,怨得谁来?

  韩正驰不知zhāngyáng什么来路,当zhāngyáng提出要调出地下停chē场监控录像来看的时候,他的态度很不友善,冷冷道:“你谁啊?你说调就调,以为自己是公安啊?”

  zhāngyáng道:“我不是公安,我是国安”他掏出一zhāng国安证件在韩正驰面前晃了晃,这zhāng证件代表不了什么,是zhāngyáng专门用来唬人用的

  韩正驰一看傻眼了,虽然他和国安接触不多,可什么事一旦和国家安全挂上钩,xìng质就变得极其严重

  高廉明充满羡慕的看着zhāngyáng,在他看来zhāngyáng的这zhāng国安工作证不知是通过什么关系搞到的,威风啊

  zhāngyáng这zhāng工作证也是méng外行用的,他也☆算准了就算表1ù身份也没人相信这个社会和大隋朝那会儿不同,说真话的没人相信,说假话反倒容易取信于人,zhāng大官人对此已经走了解颇深

  zhāngyáng需要调查的是从十一点四十到十二点期间◎◎的chē辆进出记录,这期间一共有四十五辆chē进出,其中离开停chē场的一共有十六辆,从十一点四十分道十一点五十期间的十分钟内只有七辆chē离开韩正驰不知道zhāngyáng的目的是什么,既然人家是国▲安局的,他做好配合就是

  zhāngyáng让高廉明把这十六辆chē的chē牌号码记录下来,重点标注了那七辆chē的牌号

  两人离开保卫科,高廉明一头雾水道:“zhāngyáng,你搞什么?你不是体委的吗?什么时候改行干起侦探工作了?”

  zhāngyáng原本没打算将这件事告诉高廉明,可是既然遇到了他,而且想起高廉明的老爷子高仲和是平海省公安厅副厅长,自己想要调查清楚这件事少不得需要公安机关的配合于是zhāngyáng将柳玉莹被人撞倒的事情告诉了高廉明,高廉明也是个闲得蛋疼的角色,自从回国之后,一直无所事事,听到省长夫人被人撞倒了,也不禁来了兴趣,不过zhāngyán●g并没有告诉他,柳玉莹是被人故意撞倒,也没说有人恶意踢柳玉莹肚子的事情,在事情查出眉目之前,并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内情

  高廉明道:“这件事咱们是得好好查查,究竟什么人这么可恶,撞倒了一位孕fù▲竟然连道歉都不说就逃跑,太没有〖道〗德心了,你放心,我帮你查”

  zhāngyáng道:“咱们先要做的是去chē管所调出chē辆资料,查清楚这些chē属于谁”

  高廉明冷静道:“你并不能断定撞人者就在这些chē辆之中,也许他跑到地下chē库只是为了藏匿,也许他在停chē场内等着,并没有在这个时段出来,其中的不确定因素太多”

  zhāngyáng道:“这是我们唯一可能找到的线索,别管这么多,先查再说”

  高廉明道:“走,咱们先去chē管所查资料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