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查案二人组】(下)


  大中午的车管所不可能有人上班,两人就在车管所对面的面馆里要le两碗大排面,高廉明对这件事颇感兴趣,他有些兴奋的对张扬道:“在我成为律师之前,我最想成为的就是侦探,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去美国吗?张扬摇le摇头

  高廉明笑道:“起因就是我看le美国电视剧《神探哼特》,我特mí这电视,特想当警探,整天幻想着自己能成为哼特,找到yī个漂亮的女搭档麦考尔张扬哈哈笑道:“我可不是什么麦考尔高廉明道:“咱们是查案两人组,nǐ放心,我在侦探破案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有我帮nǐ这件事yī定能查个水落石出张扬把那碗面吃完,叫le杯茶喝le两口,这面馆的茶水能够淡出鸟来,张扬皱le皱眉头,把茶杯推到yī边:“廉明,nǐ怎么不戴眼镜le?高廉明笑道:“今儿是隐形的,我本打算下午去打篮球的,戴着眼镜不方便张扬道:“nǐ过得真是逍遥自在,不用上班?高廉明道:“我原本打算在国内找份适合我的事情做,可能是我■在美国呆久le,反倒对国内的yī切不适应le,头疼啊,头疼,nǐ看我逍遥自在,可在家里,老爷子整天唠叨我,说我压根就不该回来张扬笑道:“是啊,nǐ是不该回来,nǐ说nǐ手上拿的是美国律师牌照,到咱们国☆■在美国呆久le,反倒对国内的yī切不适应le,头疼啊,头疼,nǐ看我逍遥自在,可在家里,老爷子整天唠叨我,说我压根就不该回来张扬笑道:“是啊,nǐ是不该zàiměiguódāijiǔle,fǎndǎoduìguónèideyīqiēbúshìyīngle,tóuténgā,tóuténg,nǐkànwǒxiāoyáozìzài,kězàijiālǐ,lǎoyézǐzhěngtiānlàodāowǒ,shuōwǒyāgēnjiùbúgāihuíláizhāngyángxiàodào:“shìā,nǐshìbúgāihuílái,nǐshuōnǐshǒushàngnádeshìměiguólǜshīpáizhào,dàozánmenguó内肯定水土不服,美国的法律在咱们这yī亩三分地不适用高廉明也端起茶杯喝leyī口,忍不住皱le皱眉头,向那服务员道:“nǐ们这什么茶?全都是茶叶末子服务员态度不怎么好,白眼yī翻:“有茶喝就不错le,又没找nǐ要钱高廉明不乐意le:“nǐ什么态度?信不信我告nǐ?那服务员双手yī叉腰:“nǐ告去啊我是服务员我又不是奴隶,nǐ什么态度?张扬赶紧把饭钱往桌上yī扔,拉着高廉明离开le面馆,高廉明不依不○饶道:“nǐ瞧那服务员的样子,嚣张什么?谁说她是奴隶le?翻身农奴把歌唱,也不是这么唱得?她有没有服务意识?张扬笑道:“亏nǐ还留过洋,中垩国特色nǐ不懂啊?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很多老百姓的思想意识都◇生le改变,和过去不yī样le,他们只知道维护自身权利,却没有考虑到应该怎样去维护,怎样去扮演好自己的社会角色,只考虑着自己应该得到社会的尊重,而没去考虑到应该怎样去回报这个社会高廉明叹le口气道:“是不yī样le,我这次回来感觉到周围人都比过去自sīle张扬深有感触,今天柳玉莹跌倒周围肯定有人看到当时的情况,可就是没人站出来说出真相,当时围观的人很多,可伸出援手的却很少,究竟是时代变le?还是人心变le?

  高廉明道:“追逐经济的同时千万不能忽略道德的教育,不然肯定会造成社会道德感的缺失资本主义都走过这yī段,社会主义不能重蹈资本主义的覆辙张扬笑道:“看不出nǐ还是yī忧国忧民的主儿,要不nǐ干脆去南锡上班,我们省运会组委会还差yī法律顾问张扬只是随口yī说,人家高廉明可当真le:“好啊我正愁没事干呢,要是我再找不到yī件合适的事情,我们家老爷子真要把我赶回美国le张扬道:“这事以后再说,走,时间差不多le去车管所看看两人来到马路对面的车管所,车管所前已经排起le长队,有来办理车入户的,也有来办理违章罚款的,多的是黄牛两人还没走到大门口,就有几名黄牛围le上来:“哥们,给车落户还是交罚款,要帮忙吗?张扬不耐烦的摆le摆手,高廉明忍不住道:“乱七八糟,好好的yī个车管所,门口都成什么le?张扬道:“到哪儿都有这么yī帮蛀虫,火车站有倒卖火车票的黄牛,车管所有倒腾车牌号的黄牛,医院有转卖专家号的医托还不都是钱闹腾的

  高廉明道:“nǐ说咱们国家总是提倡展经济,是不是教这帮老百姓向前看?这样是不是容易造成道德的缺失?张扬道:“行le,nǐ别在这儿大牢saole,心把nǐ当现行反革垩命抓进去高廉明乐道:“早就没有反革垩命罪le,我也是随口说说,绝没有反丵党反社会主义的意思两人来到车管所车辆档案管理处,可房门紧闭,根本没人上班,张扬看le看时间已经两点过五分己高廉明道:“咱们直接去找他们领导nǐ不是有个假丵证件吗?让他们配合调查,应该没问题张扬颇有些无奈,自己的国安身份可不是假冒的,可人家偏偏认为他是个冒牌货两人来到车管所所长办公室,房门也关着,事实上多数办公室都关着门,高廉明挠le挠头道:“都上班十分钟le,人呢?张扬指le指下面,交罚款的地方倒是有人,两人来到楼下,敲le敲房门,没人给开门,张扬重重擂le擂房门,这下总算有人来开le,里面yī个圆脸警垩察把门拉开yī条缝,语气不善道:“干什么的?交罚款去前面排队高廉明微笑道:“警官,我们来调查……门蓬地yī声就关上le,高廉明躲得虽然很快,鼻子仍然被碰leyī下,他这下火le,也学着张扬的样子挥拳狠狠砸le砸门

  房门又被拉开le,那名圆脸警垩察,满脸威严的瞪着他们道:“干什么?扰乱社会治安,心我把nǐ们都抓进去这话张扬太熟悉le,怎么多数警垩察都喜欢说这yī句

  这次因为门开大leyī些,张扬和高廉明都看到里面有人在,其中yī个就是刚才在门口招呼绝们的黄牛,张扬有此火le:“我们想杳几个车牌号”

  “nǐ们干什么的?查车牌号?说查就查啊?这里是nǐ们来的地方吗?看不到门上的字吗?”他指le指上面的闲人免进

  高廉明真是火大他指着那警垩察道:“nǐ什么态度?nǐ们不是人民垩警垩察吗?说什么为人民服务?凭什么他们能进我们不能进?我看nǐ们都是为黄牛服务”

  那圆脸警垩察怒道:“nǐ胡说什么?跑到这里妨碍公务,还妖言众”

  张扬道:“心nǐ说的话,nǐ知道他是谁吗?”

  圆脸警垩察不屑道:“我不管nǐ们是谁,我们对谁都yī视同人”房间里的几名黄牛看到闹起来le,想走,可是被张扬和高廉明堵住门又走不le,其中yī个魁梧的络腮胡子伸手去推张扬:“哥们,nǐ让开,好狗不挡路……”话音刚落,眼前掌影yī晃,张大官人已经结结实实赏le他yī大嘴巴子,打得那大胡子原地转leyī个圈,捂着脸呆在那里,他也没想到对方出手这么利落,上来就给le他yī个嘴巴子,大胡子脸都被打木le,他愣le好yī会儿方才反过劲来,怒吼道:“操丵nǐ大爷的,nǐ丵他妈不想活le……”没等他冲上去,张扬又是yī巴掌拍在他的面门上打得这大胡子满脸开花,yī屁股就坐在le地上

  屋里面的人全都愣le,几名黄牛率先围le上来,办公室内的三名警丵察也站起身来,那圆脸警垩察怒气冲冲道:“报警”

  张扬不屑笑道:“报什么警?有那必要吗?nǐ们不就是警垩察吗?想抓我们,nǐ们亲自动手啊丶高廉明道:“我看谁敢动,我们是国安的”他觉着国安tǐng威风,yī张口就报le出来

  可几名警垩察根本不吃他那套,其中yī人已经打,旧le车管所的这帮警垩察是和车辆打交道的,遇到这种闹事的主儿先想到的还是打电话,这就是分工明确

  张扬道:“打电话啊,nǐ们直接说省厅高厅长的儿子在这里闹事,让警垩察来抓他”

  这句话yī说所有人都愣le,高廉明也愣le,他瞪le张扬两眼:“哥们,不带这样的啊nǐ把我给卖le”

  张扬笑道:“nǐ爸明明是高厅长啊,怕什么?有种他们就把nǐ给弄进去”

  几名警垩察面面相觑,谁也不认识高廉明,可省公安厅副厅长姓高他们都知道,也知道高仲和很快就会接替现任厅长王伯行的位置

  很多时候,人们考虑问题的方式不考虑nǐ干le什么?nǐ做得对还是错,考虑到的是nǐ究竟是谁?张扬不想做无谓的争执,及时把高廉明的身份给暴1ùle出来,几名警垩察不敢动le,可那帮黄牛咽不下这口气,大胡子在这yī带混得相当不错,被张扬连打le两个耳光,这个脸丢不起,这件事传出去,以后他还怎么在车管所混

  yī会儿功夫,外面院子里已经聚jíle二三十号黄牛,他们全都是冲着张扬来的,大胡子满脸是血,在门外叫嚣着,□让张扬出去跟他算账,高廉明早就见识过张扬的身手,刚才张扬把他的身份给供le出来,他怂恿张扬道:“哥们,人家都骂到nǐ脸上le,这事儿搁我是不能忍”

  张扬知道他存心使坏,不禁笑道:“nǐ想看我▲打人,想看我把事情闹大啊?”

  高廉明点le点头道:“就许nǐ出卖我,不兴我看个热闹啊”

  张扬道:“想看热闹也得我乐意,这帮不入流的角色还真不值得我出手”他走出门去

  呼啦yī下那二十多名黄牛就把他给围住le

  张扬道:“我今儿心情好,不想伤人,赶紧给我滚蛋,不然啊”张扬抬起右脚,朝着地上猛然yī顿

  众人只觉着脚下yī震,低头向下望去,却见张扬的脚下水泥地被踏出yī个深坑,yī条条歪扭七八的缝隙如同蜘蛛网般向周围龟裂开来,yī个个差点没把舌头掉到地上

  张扬伸出手道:“谁来陪我玩玩”

  呼啦yī下,转瞬之间人退le个干干净净,数那大胡子跑的最快

  高廉明哈哈大笑,想不到这帮黄牛这么腴包,眼看着yī个热闹就这么没le

  这时候车管所的牟长李景明来le,他认识高廉明,他sī下和白沙区公安分局长祟胜文关系不错,yī起拜访过省公安厅副厅长高仲和,听说高厅的儿子来车管所闹事,他慌慌张张结束le饭局,从对面酒店赶le过来

  李景明笑道:“这不是廉明吗?怎么来车管所也不先给我打声招呼”

  高廉明不认识他,有些mí糊道:“nǐ来……”

  李景明笑道:“nǐ忘le,上次我和杂局长yī起去过nǐ家”

  高廉明这才有些印象,他笑道:“不好意思,平时去我家的人太多le,我有些想不起来le”

  李景明不免有些尴尬,他干咳leyī声道:“廉明,先去我办公室坐,在外面站弄,影响总是不好的”

  张扬和高廉明这次前来,原本就没打算闹事,可是来到这里之后,现车管所不按时上班,又遭到le工作人员的冷遇,所以才火,张扬从来都不是个怕事的人,高廉明老爷子是公安厅副厅长,他不把这帮人放在眼里,所以折腾出yī点风bo也很正常

  李景明陪着心把他们两人请到le自己的办公室,不管这两位少爷是来干什么的先把他们的火气给平息下去再说,其实李景明尊敬的也不是他们,他尊敬的是高仲和,确切地说,他尊敬的是高仲和的官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