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不是教你诈】(下)八千字


  当晚七点,张扬和高廉明开着一辆七成的桑塔纳来到了石器时代酒门前,车是高廉明的,他回国后一直开着这辆车,现在被张扬临时征用,车子虽然不怎么样,可暖风很不错,推开车门走下去,高廉明被外面的冷空气刺激的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看着前方闪烁的霓虹灯,忽然找到了一种大侦探的感觉,成为侦探一直都是他的梦想,今天总算有机会实践一把了

  张扬把手机交给高廉明:“帮我拿着,如果十五分钟我不出来,你就打diàn话报警”

  高廉明愣了:“干什么?你把我一个人撂外面了?咱们俩不是搭档吗?”他一心想跟着张扬进去看看情况

  张扬笑道:“正因为是搭档,所以总得有人断后啊,我万一到酒里面遇到了什么危险,还有你在外面负责接应,如果咱们两人都进去,被人给围起来,你说该怎么脱身?,

  高廉明道:“就凭你的身手,寻常的那些人怎么会是你的对手”他对张扬的武功极为推崇

  张扬笑道:“双拳难敌四手,真要是遇到了非常情况,我自保还行,你跟我进去,只能分散我的精力,我又要自保又要腾出手来照顾你,肯定麻烦”张扬说的是实情,他不想高廉明进去,主要是不想生什么意外

  高廉明道:“我不用你照顾,我自己能照顾我自己”

  我罗嗦,心我揍你啊”这句话倒是见效,高廉明果然闭shàng了嘴巴,眼睁睁看着张扬向酒大门走去

  因为时间还早,酒还没有duō少客人,石器时代的老板黄军正坐在台旁和来的女调酒师**,黄军过去是练体育出身曾经在国家级散打比赛中拿过名次,他和huì强的私交很高,过去当运垩动员的时候蒙受过当时体委主任huì敬民的照顾,他正借着看手相的理由占女调酒师阿兰便宜的时候,听到阿兰道:“有人冲着你来了,是不是你朋友啊?”

  黄军转身看了一眼,他并不认识张扬

  张扬也不认识黄军来到台前,冲着阿兰笑了笑道:“美女,你好我是你们老板黄军的朋友他人在吗?

  阿兰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扬,一双美眸来回转动着,张扬从阿兰怪异的表情觉察到了什么,他这才把目光投向黄军张扬有个毛病,如果一名男士和一名美女在一起的话他的注意力肯定会集中在美女身shàng,所以他忽略了这里真正的主人黄军

  黄军望着张扬,他笑道:“你找我们老板啊他办公室在后院”

  张扬说了声谢谢,转身准备离去

  黄军叫住他道:“你总得告诉我你是谁啊?我帮你通报一声”

  “张扬”

  黄军虽然不认识张扬,可是这个名字他却已经听说过,黄军道:“你等等啊我先给老板打个diàn话”

  张扬笑道:“不必了,我直接去找他”

  黄军点了点头道:“往右走,厕所旁边的那个门,

  张扬说了声谢谢,举步向前方走去

  看到张扬走远了,阿兰忍不住笑了起来:“老板,你可真够坏的,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就是?”

  黄军端起台shàng的红酒一饮而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找得肯定不是我”黄军拿起手机迅拨通了号码,走到阴暗的角落,变幻的灯光让他的面庞显得忽明忽暗,diàn话接通之后,黄军低声道:“huì强张扬你认识吗?”

  “没怎么打过交道,不过他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怎么?,

  “他来我酒了”

  huì强的呼吸声变得低沉,过了一会儿他方才道:“黄立涛失踪了,我担心他被人认出来了,无论他怎么问,都不能把我的事情告诉他”

  黄军抿了抿嘴唇:“要不要我给他一个教剑?”

  huì强道:“你看着办”

  黄军挂shàngdiàn话,看到一个戴眼镜的子正坐在刚才他的位置shàng笑眯眯和阿兰鼻着什么,黄军皱了皱眉头他又打了个diàn话,冲着diàn话低声道:“关门放狗”

  张扬推开门,后方是一个千余平方的院子,院子里堆积着不少的钢管,最北头有一幢两层楼,楼shàng不少房间都有灯▲光,张扬举步向楼走去

  黑暗中两道黑影向张扬冲去”犹如两道黑色的闪diàn,张扬第一时间觉察到了动静他定睛望去,却见两头藏类一左一右向他无声无息的悄然逼近

  张扬暗叫不妙,一头藏类爆出●一声闷吼,双腿用力后蹬,倏然离地而起,向张扬腾空扑了shàng来,张开巨吻满口白森森的利齿在夜色中森然光,它直接咬向张扬的颈部

  另一头藏类则奔向张扬的下盘,它撕咬的目标是张扬的双腿,两头藏粪一高一低,配合竟然相当的默契,张扬对藏粪的凶残早有了解,虽然他拥有一身盖世武功,面对两头凶猛的藏奏也不敢大意,张扬向右闪diàn般横跨一步,那头扑向他颈部的藏类顿时落空,可攻击张扬下盘的那头藏粪非常的○灵活,随着张扬的脚步瞬间转换方向,张口咬向张扬的右腿

  张扬怒道:“孽障,他抬脚踢了出去,虽然启动稍晚,可走出脚的度却过了藏粪移动的度准确无误的踢中了那头藏契的咽喉,张大官人这一脚有开碑裂石的◎力量,那头藏獒被他踢得在空中翻转了五六圈,摔倒在钢管之shàng,连吭都不吭就碰得脑浆迸裂

  另外那头藏獒看到同伴被张扬一脚踢死,喉头出低沉的悲鸣,不顾一切的扑向张扬张扬一今后仰那头藏粪从他身体的shàng方扑了出去,不等这头藏粪转过身来,张扬冲shàng去又是一脚狠狠踢在藏类的屁股shàng藏粪嗷地一声,如同坐了喷气式,竟然被张扬这一脚踢得飞向半空中,越过前方的围墙,落地之后听到乒乒乓乓的声响夹杂着藏荚的哀鸣,估计也是无法活命了

  张扬额头shàng也是冒出了不少冷汗,没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埋伏,刚才酒内的那个男子根本是故意设了个圈套害他张扬正琢磨着回去找那子的晦气

  此时院子里灯光大亮,从楼内冲出五名壮汉,其中一人指着张扬的鼻子大吼道:“抓住他,杀了我们的藏类,不想活了”

  张扬被人设计心中本来就窝火,现在又听到有人mà他,心中的怒火炽,他向前一步,脚下踩▲中了一根手腕粗细的钢管张扬的唇角泛起冷笑,他脚尖一挑那根钢管从地面shàng弹跳而起,张扬一伸手将这根长约三米的钢管掌握在手中,这帮人放狗咬他在先,所以张大官人根本用不着对这些人客气张扬挥动铁棍,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向那五个人

  五名壮汉虽然人duō,可他们手shàng并没抄家伙,看到张扬挥动着一根三米长的钢管冲了过来,一个个也有些惊慌,好在院子里最duō的就是钢管他们也抄起钢管可武器相同,在不同人手中使出威力却是大不相同

  看到张扬一个力劈华山向下砸来,其中一人慌忙用钢管去招架可钢管碰撞在一起,出托地一声,他只觉着双臂被震得麻,半边身体都失去了知觉,张扬还没使出第二招呢,这厮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真不是被吓得是他承受不住张扬这一棍的压力,双腿都软了

  其他几个还没准备好进攻,就被张扬用钢管逐一砸中了脚面子,一个个疼得惨叫着扔掉了钢管,抱着被砸中的那只脚,单脚跳了起来

  黄军就在这时候来到了后院看到死在一旁的藏萎,黄军疼得差点没掉出眼泪来,这两头藏粪是他好不容易才从青海弄过来的,养了一年duō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想不到就这么被张扬给弄死了,黄军怒吼道:“你杀了◆我的狗”

  张扬把手中的钢管扔到了一边:“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你就是黄军,真是名如其人,比他妈日垩本鬼子还狠,把我骗到这里,放藏粪咬我,要是我真被藏桀咬死了,你是不是还要告我行窃未遂呢?,

  黄军咬牙切齿道:“你找死”

  张扬道:“拜托,现在是法治社会,千万别说大话,过天的话不能说,过天的事儿咱也不能干,黄军,妈的你爹妈怎么给你起了一个这么恶心的名字?,

  黄军缓慢的解开他灰色大衣的衣扣,露出里面深蓝色的运垩动衣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想不到这厮也是个练家子,看情井想要跟自己单挑

  张披道:“你是黄军吗?”

  黄军点了点头,他伸出手,向张扬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比试

  张扬笑眯眯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问道:“huì强在哪里?你告诉我他的下落,今天这事儿我不再追究”

  黄军道:“你很狂啊”

  张扬道:“我这叫个性” □
  两人距离还剩下两米的时候,黄军倏然启动,向前一个跨步,腰身一拧,借着这一不明显的动作,全身的力量凝聚于右拳之shàng,拳头攻向张扬的面门,他恨极了张扬,这一拳要让张扬满脸开

  张扬□看似轻描淡写的举起左手,只是轻轻一挥,就已经化解掉黄军的这一拳,然后他向前一步,右拳直取黄军的前胸,黄军避无可避身体腾云驾雾般向后方飞去,足足倒飞了五米方才摔倒在地shàng

  张扬并没有赶shàng去动第二次攻击,仍然不紧不慢的走着,颇有些胜似闲庭信步的味道,他微笑道:“黄军,huì强让人谋害宋省长的妻子,这件事你不会不知道,为朋友两肋插刀,我佩服你,可为虎作张就不是那么的明智了

  黄军被张扬这一拳打得半天没缓过劲来等张扬走到他的近前,他方才摇摇晃晃从地shàng爬起来,抬脚踢向张扬,被张扬轻松避过,张扬又是同样的一拳,打得黄军横飞出去,这次撞在了堆积在哪里的钢管shàng,钢管散落下来,不少砸在黄军的身shàng

  张扬抬脚踏中黄军的胸口,这次不给他爬起来的机会,脚shàng稍稍用力黄军感觉到自己的胸骨嘎吱作响,似乎要被张扬给踩断了,张扬道:“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最讲道理,最反对的就是滥用暴力,你说你为什么非得逼我?我再问你一遍,huì强在哪里?”

  黄军摇了摇头道:“有种你弄死我,让我出卖自己的哥们没门”他表现的颇为硬气

  张扬啧啧赞★道:“看不出,你居然是各汉子,黄军我明白的告诉你,huì强犯法了,你现在知情不报,也是犯法,搞不好是要坐牢的”

  黄军忍痛道:“牢谁他妈没坐过,大不了你给我再送进去我他妈不在乎,让我出卖兄弟,■做不到,

  张扬正准备给黄军一点苦头尝尝,却听到后方传来一个冷冷的女声道:“放开他”

  张扬有些诧异的回过头去,却见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女郎压着眼镜高廉明走了过来手中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架在高廉明的脖子shàng

  张扬看得真切,这黑衣女郎竟然是国安特工体秀秀,张扬万万没有想到终秀秀会出现在这里,他惊诧莫名的张大了嘴巴,几乎能塞进去一个大大的鹅蛋

  终秀秀的俏脸之shàng没有丝毫的笑意,冷冷望着张扬道:“你听到没有,我数到三,你放开他”

  张扬真不知道终秀秀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他笑眯眯道:“我要是不放呢?”

  终秀秀将水果刀向下一压,刀锋割破了高廉明颈部的皮肤,一缕鲜血顺着高廉明的脖子流了下去,高廉明吓得脸都白了:“姑娘,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不是闹着玩的”

  终秀秀怒道:“你闭嘴再说话,我把你舌头先割了”她又向张扬道:“赶紧放人”

  张扬道:“我凭什么放人?你觉着抓一人质就能要挟我放人?我又不认识他,他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高廉明欲哭无泪:“起……”

  终秀秀道:“原来你不认识他啊,那好,我先在他身shàng扎几个窟窿再说”

  高廉明并不知道张扬和倚秀秀认识,这刽匕两人正较劲呢

  黄军道:“表妹,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别卷进来”

  张扬道:“表妹?原来是亲戚啊,今天刚好把你们这个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终秀秀这次用刀尖抵住了高廉明的下颌:“再不放人,我先从这儿扎进去,把他舌头给切掉,看他以后怎么说话

  张扬道:“你试试,我可告诉你,他家老爷子是咱们**厅高付厅长★,你们是不想活了”

  黄军一听有些害怕了,他倒不是自己害怕,而是觉着表妹卷进来不值得,他大声道:“秀秀,你和这件事没关系,赶紧走”

  终秀秀道:“你放人”

  张扬道:“凭什么我◆放人啊?咱们交换”

  终秀秀点了点头

  于是张扬压着黄军,终秀秀押着高廉明,向对方走去,终秀秀趁机向张扬眨了眨眼睛,张扬知道这妮子肯定有想法,交换人质的时候,张扬把黄军向前一堆,体秀秀也把高廉明向前一堆,张扬却突然向终秀秀冲去终秀秀作势扬起水果刀向他刺去,被张扬拧住手腕,夺下水果刀,架在她脖子shàng

  这一变故实在是太突然黄军想要去抓高廉明,高廉明这子duō机灵已经跑到张扬身后呆着了,张扬把水果刀交给他,让他看住体秀秀,向黄军微笑道:“黄军,麻烦你表妹送我们一程”

  黄军怒吼道:“你放开她”

  张扬道:“放心我们不会对她不利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如果你敢追shàng来,我们一紧张,可不敢保证她毫无损”

  高廉明押着终秀秀向右侧的铁门退去,他刚才在酒内被体秀秀给抓了这会儿真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心中得意非常,刚才的确是有些怕,可现在完全沉浸在惊险刺激的经历史中了

  张扬和高廉明押着终秀秀shàng了门口的栗塔纳,看到黄军带着不少的人追了过来,张扬把体秀秀推到后座shàng”让高廉明赶紧开车

  高廉明开车离开了这里,看到黄军他们并没有追shàng来,不由得笑道:“哈哈,真是刺激啊,张扬,今儿我算是大开眼界了,过去只是在警匪片里见到过我说,那丫头反了你了,居然敢劫持人质,看你这么漂亮一女孩子居然是个法盲,无知者无畏啊”高廉明一边说一边从后视镜看车内的情况

  张扬已经放开了体秀秀

  终秀秀气呼呼瞪了张扬一眼道:“你们搞什么?”

  张扬道:“你问我,我还问你呢?你搞什么?怎么跟一帮社会不良分子搅合在一起?”

  高廉明一脚踩下了刹车,张大官人和终秀秀都猝不及防,身体一个踉跄,两人同时斥道:“你怎么开的车?”

  高廉明转过头,愕然望着他们两个:“原来你们早就认识?”

  终◇秀秀白了他一眼道:“什么智商?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看不出来?”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不远处就是市民广垩场

  张扬也跟了过去,有些不解的追问道:“你和黄军什么关系?是不是又出任务?”

  终秀秀○向身后的杂塔纳看了一眼,高廉明本想跟出来呢,却被终秀秀狠瞪了一眼,这厮讪讪笑了笑,又坐了回去

  终秀秀道:“黄军是我表哥,他是好人,狐朋狗友duō了些,不过他没做过什么坏事,跟犯罪也挨不shàng”

  “好人?”张大官人嗤之以鼻,今晚如果换成别人走进那座后院,肯定要被两头凶猛的藏粲咬得遍体鳞伤了

  终秀秀道:“你先别问我,好好的你跑到我表哥店里做什么?”

  张扬这才将前往石器时代酒的目的说了一遍,体秀秀听完,秀眉微颦,她叹了口气道:“我真不知道事情这么复杂,我表哥也真是,他跟着瞎掺和什么?”

  张扬道:“我对你表哥没兴趣,我想找的是huì强,这子策划谋害宋省长夫人,如果抓不住他,还不知道这混蛋东西要搞出什么事情来,你表哥最好没参予这件事,不然也要追究他的贵任”

  终秀秀道:“他只是江湖义气,应该没有参予huì强的事情”

  张扬道:“他有没有参予这件事,很快就会知道”

  终秀秀咬了咬嘴唇,声请求道:“张扬,我表哥对我很好你这次能不能网开兰面,不要追究他的贵任?”

  张扬道:“事情的关键不在我,而在他跟你也有些关系”

  终秀秀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帮我给他打个diàn话,我看看到底是你这个表妹重要,还是huì强那个朋友重要”

  终秀秀明白了张扬的意思,她低声道:“你想利用我逼迫我表哥出卖huì强?”

  “不走出卖,huì强现在就是一只疯狗他把自己父亲的事情全都归咎到宋省长的身shàng,所以疯狂的去报复,这样的人留在外面真的很危险,你也是国安工作人员,你应该明白自己的职责我们有责任抓住huì强,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终秀秀默然无语,过了一会儿,终于道:“手机给我”

  张扬将自己的手机交给她,终秀秀拨通了表哥黄军的diàn话,diàn话接通之后,她出了一声尖叫,然后在张扬的手背shàng啪地打了一记

  张扬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接过diàn话,听到黄军在那头的怒吼声:“张扬你最好马shàng放了我表妹不然我报警了”

  张扬暗自好笑,黄军居然也要报警,丹才他的行为其实已经触犯了法律,要抓也应该把他给抓进去,张扬语气冷漠道:“黄军你是要表妹还是要朋友,我告诉你,huì强犯法了,你包庇他也是犯罪,你表妹劫持**厅厅长的儿子,后★果怎样你自己掂量如果你还执迷不悔,我先把你表妹送到监狱里面去”

  “不要……”黄军在张扬的威逼之下已经开始动摇

  张扬道:“黄军,正因为huì强是你的朋友,你才应该阻止他,不可以让他一☆★果怎样你自己掂量如果你还执迷不悔,我先把你表妹送到监狱里面去”

  “不要……”黄军在张扬的威guǒzěnyàngnǐzìjǐdiānliàngrúguǒnǐháizhímíbúhuǐ,wǒxiānbǎnǐbiǎomèisòngdàojiānyùlǐmiànqù”

  “búyào……”huángjun1zàizhāngyángdewēibīzhīxiàyǐjīngkāishǐdòngyáo

  zhāngyángdào:“huángjun1,zhèngyīnwéihuìqiángshìnǐdepéngyǒu,nǐcáiyīnggāizǔzhǐtā,búkěyǐràngtāyī而再再而三的错下去你难道不知道,宋省长的妻子怀孕七个duō月了,他竟然让人去撞倒她”踢她的肚子”这样的手段实在是卑鄙无耻”

  黄军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而粗重,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低声道:“他在明远港,莱阳号渣船shàng……,

  张扬总算知道了huì强的具体位置,他微笑道:“谢谢你的配合”

  “我表妹呢?”

  张扬道:“你放心,我们是国家工作人员,不会对你表妹怎么样,等我们抓住huì强,你表妹自然可以平安回去今晚她持刀劫持人质的事情,我们也不会对她进行起诉”

  高廉明搞不清张扬和终秀秀的关系,开车前往明远港的途中他不停的问东问西,终秀秀听得不耐烦”忍不住道:“你明明是一男同志啊,怎么这么duō话?跟个女人似的,真贫”

  高廉明被她说得脸shàng一热:“那是,跟你不能比,你duō威风啊,水果刀到你手里都能成凶器头次见面就给我脖子来了一记号”

  终秀秀道:“还好意思说,一个大男人连基本的自保能力都没有,难怪张扬不想你跟着,是害怕你累赘啊”

  高廉明道:“我不跟法盲说话,你持刀劫持,把我当成*人质这是犯罪你知道吗?要是我起诉你”▲●
  终秀秀道:“还好意思说,一个大男人连基本的自保能力都没有,难怪张扬不想你跟着,是害怕你累赘啊”

  高廉明道:“我不跟法
  zhōngxiùxiùdào:“háihǎoyìsīshuō,yīgèdànánrénliánjīběndezìbǎonénglìdōuméiyǒu,nánguàizhāngyángbúxiǎngnǐgēnzhe,shìhàipànǐlèizhuìā”

  gāoliánmíngdào:“wǒbúgēnfǎmángshuōhuà,nǐchídāojiéchí,bǎwǒdāngchéng*rénzhìzhèshìfànzuìnǐzhīdàoma?yàoshìwǒqǐsùnǐ”你至少得坐十年牢,等你出来的时候都二十一世纪了”

  终秀秀道:“起诉我?去啊,我还真惦记着有人把我给送牢里去”

  高廉明笑道:“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想进监狱,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前方已经是明远港,高廉明踩下刹车

  张扬和终秀秀走下车,仍然让高廉明在后方负责接应

  终秀秀走了两步又想起了一件事,转身来到高廉明面前:“你刚才说林子什么的?”

  高廉明可不怕她:“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话没说完,终秀秀挥动粉拳照着高廉明的眼睛就来了一拳高廉明一声闷胤哼,眼泪鼻涕一起流胤出来了,再看终秀秀已经扬长而去,向后挥了挥手道:“这一举是让你记住,以后对女人客气一点

  高廉明捂着流泪的眼睛:“就你也算是女人?”

  张扬和终秀秀没费duō大的功夫就找到了那一艘停泊在港口码头的船,看到莱阳号三个字,张扬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转向体秀秀道:“你去还是我去?”

  终秀秀道:“我去抓他,你负责接应”

  huì强自从知道黄立涛被公胤安局请去喝胤茶,整个人变得忐忑起来,他之所以想要攻击宋怀明的家人,是因为他认为父亲落到现在的地步全都静宋怀明所赐,当初东江体育场坍塌事件,就是宋怀明挑头,把他父亲从省体委主胤任的位置shàng赶下来,而现在宋怀明又提出什么反胤腐倡廉,将自己已经半退休状态的父亲又给送进了监狱,因为涉及的案情和金额巨大,已经初步认定,他父亲想从监狱中胤出来很难了,说不定后半辈子都要在监狱中渡过,huì强每念及此,心中怒火中烧,他要报复宋怀明,让他尝到亲人出事的滋味所以才有了雇胤佣黄立涛去对付柳玉,莹

  huì强并没有想到黄立涛如此低能,根据眼前掌握的情况来看黄立涛十有八胤九已经让公胤安机胤关控胤制”huì强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危胤机感,如果黄立涛把他供了出来,那么作为幕后主胤谋的他就会因此而坐牢

  huì强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透过舷窗向外张望,他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跳到了他所在的汪船shànghuì强微微一怔,他对危险有着特有的敏感,他总觉着有些不对

  登shàng汪船的正是体秀秀在听张扬说完这件事的由来之后,她也想帮助张扬尽快抓胤住huì强

  八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