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南国雪】(上)


  第五百八十九章【南国雪】

  佟秀秀刚刚跳上莱阳号,yī根竹竿斜刺里飞向她的面门,佟秀秀娇躯侧仰,躲过这次偷袭,与此同时,yī个黑影出现在船尾处,他先是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利用助跑腾空跃起,稳稳落在旁边的渔船之上

  佟秀秀娇叱道:“你给我站住”她向黑影逃走的方向权力追去

  逃跑的正是惠强,当他现有人靠近莱阳号的时候,马上选择逃走,码头上船和船之间的距离很近,惠强的弹跳力不错,在渔船之间辗转腾挪,如履平地,他逃得快,佟秀秀追得也很快,惠强实在是有些头疼,连续跳过五艘渔船之后,他从渔船上跳到了码头上,沿着码头旁边的道路足疾奔

  张扬望着远处逃走的惠强,脸上露出yī丝不屑的笑容,他从yī旁拿起垃圾桶的圆盖,瞄准了远处的惠强投资了出去,垃圾桶盖,宛如tiān外飞碟般回旋着向惠强飞去

  惠强觉察到身后有些异样,转过头去,还没有kàn清是什么物事,垃圾桶盖已经砸在了他的身上,惠强yī个踉跄摔倒在水泥地上,他艰难的想从地上爬起,不等他起身,佟秀秀已经追到他的身边,抬脚踢在他的腹上,痛得惠强yī声闷哼,身躯虾米yī样躬了起来

  佟秀秀拧住他的手臂,将他两只手的大拇指用不锈钢锁扣扣在yī起,惠强怒吼道:“你们是谁?抓我干什么?”

  张扬缓步来到惠强的身边,蹲下身,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惠强的面孔:“惠强,你不惹事,我们也不会找上你,好歹也是yī个男人,居然卑鄙到对yī个孕妇出手,你他**还算人吗?”

  惠强听到这句话,脸色登时变得苍白

  此时高廉明开着他的桑塔纳也赶到了,雪亮的车灯照在惠强的脸上,惠强的双眼被强光刺激的睁不开

  高廉明上前照着惠强的屁股就是两脚,颇有些趁火打劫的意思

  佟秀秀瞪了他yī眼道:“你干什么?”

  高廉明道:“为民除害啊”

  佟秀秀道:“真威风啊,要不我把他放开,☆你跟他yī对yī单挑?”她装模作样要解开惠强手上的锁扣

  高廉明吓了yī跳:“别介啊,好不容易才抓住了他,千万别让他跑了”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行了,别闹了,赶紧把他弄回去”

  张扬第yī时间把抓住惠强的消息告诉了宋怀明,宋怀明听说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惠敬民的案子所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妻子是被自己给连累了,宋怀明内心中感到yī种说不出的歉疚,他沉默了好yī会儿,方才道☆:“很好”

  张扬道:“宋叔叔,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

  宋怀明道:“把他交给公安机关,秉公处理,张扬,你辛苦了”

  张扬笑道:“没什么辛苦的,柳阿姨情况怎么样?”

  ○宋怀明转身望去,妻子已经安然睡去了,望着妻子秀丽恬静的面庞,宋怀明感觉yī阵说不出的温暖,他轻声道:“情况很好,这次多亏你了”

  张扬道:“明tiān我为她再做yī次治疗就没事了”

  ●挂上电话,佟秀秀和高廉明都望着他,高廉明道:“这个人怎么处置?”

  张扬道:“给你爸打个电话,这事儿交给公安机关了”

  高廉明喜孜孜道:“好嘞”他走到yī旁去打电话

  佟秀秀望●着高廉明,向张扬道:“这人谁啊?嘴巴这么贫?”

  张扬笑道:“省公安厅高副厅长的公子,在美国拿到过律师执照的年轻有为,也是我们南锡市体委的法律顾问”

  佟秀秀不禁笑道:“我算kàn出来了,你的手下全都是yī帮虾兵蟹将”

  张扬故意板起面孔道:“你寒碜我可以,不能糟蹋我的这帮得力助手”

  佟秀秀笑道:“得了,我不说了,回头你把我送到石器时代酒附近,千万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我表哥那边,你不能再追究”

  张扬笑道:“你今晚表现的这么卖力,搞了半tiān是想帮你表哥脱罪的?”

  佟秀秀道:“嗬,你不会反悔?”

  张扬哈哈大笑,他已经抓住了真凶惠强,至于那个黄军根本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kàn在佟秀秀的面子上,放他yī马也未尝不可,张扬道:“对了,你来南锡干什么?是yī直没走还是专程来啊?”

  佟秀秀道:“事关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张扬忽然想起最近文国权夫妇要过来的事情,难不成佟秀秀这次到来和他们的安全问题有关,这种事情并不适合刨根问底,佟秀秀道:“还是把车给我用用,我可不想和警察打交道”

  张扬点了点头,佟秀秀钻入桑塔纳,启动了引擎

  远处打电话的高廉明听到动静转过头来,kàn到佟秀秀开着自己的桑塔纳走了,他慌忙追了过来:“嗳那是我的车……”

  张扬道:“不就是yī辆破车吗?人家借用yī下,我把你电话留给她了,她用完还给你”

  高廉明道:“你倒是大方啊,借花献佛,她有驾照吗?开车出了事情你帮她担着?”

  张扬道:“高廉明,你再唠叨,我就把你给辞了,你继续在东江当你的待业青年,法律顾问,我另请高明”

  高廉明果然不敢再说,咬牙切齿道:“威胁,**的威胁”

  没过多久,公安机关的警车就来了,这次是公安厅副厅长高仲和亲自带队,不过场面也夸张了yī点,yī共来了十□辆警车,望着那yī排车队向他们围了过来,张大官人瞠目结舌道:“高廉明啊高廉明,你爹排场够大啊”

  高廉明臊得满脸通红,心中暗道,这老爷子也忒夸张了,这边的局势都已经控制了,他们还出动了这么多的◆警力,为了yī个惠强,至于来几十名警察吗?

  高仲和从yī辆警用吉普车上下来,kàn到远处儿子和张扬站在yī起,这才放心下来,他大步走了过去,先向张扬笑了笑道:“张,瞒着我们公安机关擅自行动,心我追究你的责任”他只是说笑罢了

  高廉明道:“爸,你得给我们颁个好市民奖,我们这叫为民除害”

  高仲和瞪了他yī眼道:“混子,回去我再跟你算账”

  高廉明吐了吐舌头,向老爷子身边凑了凑,低声道:“爸,你弄这么多人过来,太夸张了,您是为自己的安全考虑?还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

  高仲和脸上浮现出yī丝苦笑:“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夸张”

  高廉明低声道:“官僚主义害死人”

  高仲和骂了他yī句道:“少跟我胡说八道”

  这时候赵国强走了过来,他向高廉明笑道:“廉明没事?”

  高廉明摇了摇头

  赵国强的目光落在张扬身上,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他始终认为自己的弟弟赵国梁是死在张扬手中,yī直以来他都在寻找对付张扬的机会,赵国梁向张扬走去,冷冷道:“张主任好大的本事,知道案情居然可以撇开我们警方擅自行动,kàn来以后我们的◆工作你都可以代劳了”

  张扬听到赵国强出言不善,微笑道:“赵警官如果想要解释,可以直接去找宋省长”言外之意就是,你赵国强算个球毛,是宋省长让我调查这件事,你有种去找他质问

  赵国强的脸◎色变得越冷漠:“任何事都要有程序,你也是国家干部,什么叫自己的职责,你应该比我还清楚,我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我对你有成见,而是为你负责,撇开警方独自行动,如果有什么闪失,你后悔都晚了”

  张扬淡然道:“谢了,我的安全不用你操心”

  高仲和父子两人也觉察到了赵国强和张扬之间浓烈的火药味高仲和道:“国强,把人先押回去,这件事性质非常的恶劣,yī定要审问清楚,还有,刚才我和宋省长通过电话,这件案子尽量不要公开”

  赵国强应了yī声,带着两名警察yī起将惠强押上了警车

  高仲和向张扬道:“都上我车”

  张扬和高廉明跟着高仲和上了他的警车,高仲和上车之后把警帽◎摘了下来,向后靠在座椅上,低声道:“以后这样的事情,最好还是先和我打个招呼,涉及到刑事犯罪,你们要为自己的安全考虑”

  张扬笑了笑,高廉明道:“爸,没事儿,我和张扬搭档,犯罪分子望风而逃,根本◇不用我们出手,往那儿yī站,单单是气场就把那帮罪犯吓得胆都破了”

  高仲和忍不住笑了起来:“混子,你除了yī张嘴还剩下什么?”

  高廉明道:“这你不能怪我,是你让我学法律专业的,当律师的就是靠嘴吃饭,对了,我有个好消息要向你宣布”

  高仲和道:“什么好消息?”

  高廉明道:“南锡市体委正式邀请我担任平海第十二届省运会的法律顾问,我已经答应了,过几tiān我就去南锡上班了”

  高仲和有些诧异的kàn了张扬yī眼,在他kàn来这件事肯定和张扬有关

  张扬笑了笑,心中暗骂高廉明说话不分场合,这不等于把自己推出来了吗?不过他转念yī想,高廉明这么做是有目的的,肯定他老爷子另有打算,高廉明在自己在场的情况下说出这件事,就是逼着他老爹表态

  高仲和kàn了kàn张扬又kàn了kàn自己的儿子,他居然点了点头:“好啊张,你帮我kàn着他,这子在美国○呆久了,自由主义严重,千万别让他给你捅篓子”

  高廉明没想到老爷子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他喜不自胜道:“爸你放心,我这次去南锡,yī定给你长脸”

  高仲和道:“只要脚踏实地的做事,成绩怎样□dāijiǔle,zìyóuzhǔyìyánzhòng,qiānwànbiéràngtāgěinǐtǒnglǒuzǐ”

  gāoliánmíngméixiǎngdàolǎoyézǐzhèmeróngyìjiùdáyīngle,tāxǐbúzìshèngdào:“bànǐfàngxīn,wǒzhècìqùnánxī,yīdìnggěinǐzhǎngliǎn”

  gāozhònghédào:“zhīyàojiǎotàshídìdezuòshì,chéngjìzěnyàng都无所谓,你们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张扬在锦香河公寓附近下车,在楼下给顾佳彤打了yī个电话,顾佳彤知道张扬这两tiān都在忙着柳玉莹的事情,所以yī直都没打扰他,听说他就在自己楼下,惊喜道:“你忙完了?”

  张扬道:“忙完了,还没吃饭呢,佳彤姐有没有雅兴陪我吃点东西?”

  “你在哪儿?”

  “就在你楼下”

  顾佳彤拿着手机走到了阳台,向下望去,kàn到张扬站在远处的路灯下,正朝这边张望着,她不由得笑了起来:“你等等啊,我换衣服”

  顾佳彤换好衣服离开了锦香河公寓,张扬还在原地站着,夜空中飘起了零星的雪,顾佳彤穿着红色的羽绒服,蓝色牛仔裤,足蹬y●ī双黑色长靴,她还专门给张扬带来了yī件蓝色羽绒服,这是她今tiān逛街时候买的

  顾佳彤无微不至的体贴让张扬感到yī阵温暖,虽然他并不冷,可还是将羽绒服穿上:“很合身”

  顾佳彤嫣然☆yī笑道:“下午逛街的时候,听说今tiān有寒流,所以顺便给你买了yī件羽绒服”

  张扬抬头kàn了kàn夜空,南国的雪应该下不大,落在身上给人的感觉也没有北方的冰冷

  顾佳彤把滑雪帽◇拉低了yī些,主动伸手挽住了张扬的手臂,只有在夜幕的掩饰下,她才敢这样表露自己的感情每当在这种时候,张扬总会感觉到yī种内疚

  【感谢沧海孤鸿5779、三岁我行我素、水亦破冰的慷慨打赏,感谢所●有打赏章鱼的兄弟姐妹码字中,今晚还会有另外通知大家yī件事,月票规矩已经改了,24时内只能投两张月票了,还想着月底yī次投票的书友请抓紧投出,不然到最后yītiān只能投两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