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南国雪】(下)


  张扬的内疚在于他wú法给顾佳彤光明正大的爱,不但对顾佳彤,对秦清、对海兰、对何歆颜、对hú茵茹都是一样,随着他来到这个时代越久,他对这个时井的道德观和婚姻观也变得越来越了解,他真正意识到自己给这些爱人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虽然她们都没有主动提起过婚姻的事情,可并不代表着她们的心中不去想,每个女人都想有一个幸福的归宿,秦清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仕途之中,海兰看破感情事,何歆颜、hú茵茹致力于事业,而顾佳彤只说是因为上一段失败的婚姻,对婚姻已经产生了恐惧,可张扬明白,这些全都是借口,她们都是为了避免给自己造成困扰,如果有可能,谁都想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婚姻,和心爱的人共度一生,在这一点上自己wú疑是自私的

  张扬的多情为他招惹了这么多的感情债,这些感情债连他自己都不知怎样还清,张大官人暗暗想道:“大不了以后找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盖上几座宅院,把爱人们全都带过去,什么狗屁婚姻法,什么世俗▲眼光,老子全都一个靠字,wǒ原本就是从封建社会过来的,wǒ爱娶几房就是几房可这也只是想想罢了,他愿意别人未必愿意,如果楚嫣然能够接受他五彩缤纷的感情世界,两人之间也不会上演一出分手事件了

  顾□佳彤靠在张扬的怀中沿着街道慢慢走着,路灯很暗,雪夜的街道上很少有人,可顾佳彤的内心wú比温馨,只要和张扬在一起,就是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这个男人的胸怀可以为她遮挡一切

  “在想什么?顾佳彤轻声问道

  张扬吸了清冷的空气,笑道:“wǒ在想吃什么?顾佳彤笑道:“你啊,大晚上的把wǒ喊出来吃饭,居然还没想起要吃什么?张扬道:“东江你比wǒ熟,你说上哪儿咱们就去哪儿

  顾佳彤搂紧了他的手臂道:“这么晚了只有明西路的澳门豆捞还开业下雪吃火锅还是别有情调的张扬笑道:“只要跟你在一起,吃什么都有情调顾佳彤格格笑道:“真会说话,官当得越大,嘴巴越甜张扬把嘴凑了过去:“让你尝尝甜不甜顾佳彤笑着逃开,张扬在后面追了过去没多久就把她追上,搂在怀里,狠狠亲了下去

  一会儿工夫,雪居然大了许多,地上房顶都积下了薄薄的一层,不知是因为羞涩还是天气寒冷的缘故,顾佳彤的俏脸红扑扑的,看起来就像熟透的苹果,她牵住张扬的大手,轻声道:“要是你能够和wǒ一起去美国多好wǒ们可以去时代广垩场,可以去好莱坞,可以去阿拉斯加一起去看雪,可以去夏威夷去听海顾佳彤的一双美眸充满了兴奋的神采,宛如夜空中璀璨的明星

  张扬笑道:“行wǒ答应你,等wǒ忙完省运会的事情一定情个大假,陪你去美国,陪你去看雪听海顾佳彤道:“一言为定张扬乐呵呵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都难追因为下雪的缘故,澳门豆捞的生意也很冷清,张扬和顾佳彤挑选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顾佳彤点菜的时候,张扬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罗慧宁打来的,她的声音十分的亲切:“张扬吗?张扬听到罗慧宁的声音,内心中不由得有些激动,自从得知文国权夫妇要来平海的消息之后,他一直都在想,罗慧宁会不会和他联系,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很看重这段母子感情的

  “干妈……以张大官人两世修炼的心态,此时也不由得有些激动

  罗慧宁轻声道:“张扬,最近还好吗?张扬笑道:“托干妈的福,好的很罗慧宁道:“明天上午wǒ和你干爸会到平海,在平海进行三天的考察,你要是有时间,可以抽空来东江和wǒ们见面,实在不行到岚山也可以张扬道:“wǒ就在东江,您到了之后给wǒ电话,wǒ第一时间过去见您罗慧宁听到张扬这样说,心中感到一阵温暖,她现她和张扬之间的母子感情并没有因为时间而疏远,罗慧宁放下电话,此时文国权从一旁走了过来,低声道:“这鼻晚了,给谁打电话?罗慧宁笑了笑道:“张扬听到张扬的名字,文国权的眉头动了一下,他在妻子的身边坐下,轻声道:“有日子没见过这子了,他最近在忙什么?罗慧宁道:“去了南锡体委,在那儿当上了体委主任,目前负责平海第十二届省运会的阻止承办工作文国权笑道:“他倒是挺能折腾的”

  罗慧宁道:“国权,其实张扬的pǐn行不坏,他只是性情冲动了一些”

  文国权道:“wǒ什么时候说他的pǐn性坏了?这子真是能惹麻烦啊,秦鸿江的家事他也要过问,他把秦鸿江的外孙从秦家抢了出来,他凭什么?秦家人不见了外孙当然不会放过他,还怀疑他和秦萌萌的失踪有关系”

  说起这件事,罗慧宁不禁皱起了眉头,她有些不悦道:“张扬带走秦欢不错,可秦家人始终没承认秦欢就是他们的外别“他们认为秦振东是被秦萌萌杀死的,之所以想要秦欢目的是用秦欢作为诱饵要挟秦萌萌”

  文国权道:“那是秦家的家事,张扬也好,wǒ们也好,全都是外人wǒ们不能去干涉别人的家事”

  罗慧宁道:“wǒ不明白,秦振东是他们的儿子,可秦萌萌也是他们的女儿,老秦家为什么要对女儿如此仇视?”

  文国权道:“女儿杀了儿子,你让他们怎么面对这件事?”

  罗慧宁道:“wǒ总觉着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文国权道:“收起你的好奇心别人的家事轮不到你去过问”

  罗慧宁道:“国权wǒ知道张扬在这件事上弄得你很难做,可是他毕竟是wǒ们的干儿子,秦家当初把他从江城机场项目中踢出来,是不是有些公报私仇?他们给张扬难堪,wǒ们的面子也不好看啊你为什么不帮着张扬说一句话?”

  文国权脸上浮现出一丝wú奈的笑意,他拍了拍罗慧宁的手背,政治上的事情,很难解释清楚,他的这一动作意味着不想说,就算说出来你也不会明白

  多年的夫妻,罗慧宁又怎会不明白丈夫的意思,她轻声道:“wǒ知道你也很为难,老秦在军方很有影响力,你不想因为这件事跟他伤了和气可是秦家在张扬的事情上做得的确有些过火”

  文国权拿起茶几上的茶喝了一口道:“老秦的格局不会这么低,这件事应该不是老秦亲自出手,也许是他的家人

  罗慧宁望着丈夫,等待着他下面的话

  文国权道:“张扬闯入军区大院,从秦家抢走了秦欢这一连串的事情等于公然打了秦家的脸面,秦家当时保持了克制很大原因是因为张扬和wǒ们之间的这层关系,在这一点上,wǒ们站不住理,秦振东被杀,○秦萌萌失踪秦家生了这些事,他们肯定要找一个宣泄的对象,张扬很不幸成为了这个人,wǒ承认,在江城机场的事情上,wǒ没有做太多的干预,一来wǒ不想和老秦伤了和气,二来,这口气他们始终是要出的,把张扬从江城◎○秦萌萌失踪秦家生了这些事,他们肯定要找一个宣泄的对象,张扬很不幸成为了这个人,wǒ承认,在江城机场的事情上,wǒ没有做太多的干预,一来wǒ不想和老秦伤了qínméngméngshīzōngqínjiāshēnglezhèxiēshì,tāmenkěndìngyàozhǎoyīgèxuānxièdeduìxiàng,zhāngyánghěnbúxìngchéngwéilezhègèrén,wǒchéngrèn,zàijiāngchéngjīchǎngdeshìqíngshàng,wǒméiyǒuzuòtàiduōdegànyù,yīláiwǒbúxiǎnghélǎoqínshānglehéqì,èrlái,zhèkǒuqìtāmenshǐzhōngshìyàochūde,bǎzhāngyángcóngjiāngchéng机场踢出去,wǒ不吭声,等于给足了他们面子,他们如果进一步再做出过分的事情,就是不给wǒ面子,wǒ也就有了干涉的理由,有些时候,让年轻人吃点亏并不是坏事”

  罗慧宁沉默了下去

  文国权道:“只是wǒ没有想到,张扬会这么快就得到了任用,乔振粱果然很有一套”

  罗慧宁轻声道:“你是说乔振梁任用了张扬?”

  文国权道:“过去wǒ以为他只是因为乔老的关系,仕途才走的如此顺利,可现在看来,他的政治手腕相当的高明”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听到政治这两个字wǒ就头疼,你那个儿子好好的突然想要转业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文国权道:“他真想转业,就由他去,wǒ考虑好了,让他去丵疆锻炼几年,在京城呆久了,已经成了温室里的花朵,在这样下去,他以后很难有什么作为”

  罗慧宁惊声道:“你真的要把他送到丵疆去?你好狠的心,wǒ们就两个孩子,女儿女儿那个样子,儿子你又要把他送到边疆,你有没有考虑过wǒ的感受?”说到这里罗慧宁心中一阵难过,她甚至感觉到自己还不如普通人家过得幸福快乐

  文国权握住罗慧宁的手道:“慧宁,慈母多败儿,wǒ过去一直以为浩南很成○熟,可是经过了秦萌萌的事情,wǒ才知道他的感情如此脆弱,脆弱到不堪一击,一个男子汉,为了感情消沉成那副模样,这样的孩子怎么能够成就大事?你刚才说过,玲已经那样了,wǒ不想wǒ的儿子也变成一个废物他缺少○○熟,可是经过了秦萌萌的事情,wǒ才知道他的感情如此脆弱,脆弱到不堪一击,一个男子汉,为了感情消沉成那shú,kěshìjīngguòleqínméngméngdeshìqíng,wǒcáizhīdàotādegǎnqíngrúcǐcuìruò,cuìruòdàobúkānyījī,yīgènánzǐhàn,wéilegǎnqíngxiāochénchéngnàfùmóyàng,zhèyàngdeháizǐzěnmenénggòuchéngjiùdàshì?nǐgāngcáishuōguò,língyǐjīngnàyàngle,wǒbúxiǎngwǒdeérzǐyěbiànchéngyīgèfèiwùtāquēshǎo磨练,把他送到边疆,离开京城这个安乐窝,让他好好锻炼几年,wǒ相信他会有所感悟”

  罗慧宁的眼圈红了:“国权wǒ只想要一个完整的家……”

  文国权道:“孩子大了,该走的始终要走,并不是wǒ们想留就能留得住的”

  此时文浩南回来了,外面的风雪很大,他脱下大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笑道:“爸丶妈明儿您们不是要出行吗怎么这么晚还不睡?罗慧宁看到儿子,不由得有些伤心,悄悄转过身抹去眼角的泪痕她这细微的举动并没有躲过文浩南的眼睛,文浩南走了过来,搂住母亲的肩头:“妈,你哭了?”

  罗慧宁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事,正跟你爸谈你转业的事情”

  文浩南笑道:“原来是这事儿,爸,wǒ考虑好了,接受你的建议,去祖国最需要wǒ的地方,wǒ去丵疆”

  罗慧宁紧张的握住儿子的手臂:“浩南,你要是去了那里,wǒ好久才能见你一次”

  文幕南笑道:“妈,wǒ又不是孩子了,再说了,去丵疆又不是去外国,你要是想wǒ啊,一个电话wǒ就飞回你身边”

  罗慧宁道:“可你一个人去丵疆,身边也没有个人照顾”

  文浩南道:“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没有,都说维吾丵尔族g☆ū娘漂亮,wǒ去丵疆给你带来一个维吾丵尔族的儿媳妇好不好?”

  罗慧宁忍不住笑了,可想着儿子就要远离自己,脸上的笑容又马上消失了

  文国权道:“趁着年轻出去闯一闯没什么不好的,不经历风◎雨正能担当大任”

  南国的雪是温柔的,润物细wú声,说的是春雨,用来形容南国的雪也极为恰当

  张扬端起酒杯,望着顾佳彤姣美的容颜,深情道:“祝你美国之行一切顺利”

  顾佳彤笑道:“wǒ明天就要去上海,在那儿办理完事情,直接飞往美国,今年的圣诞节就在美国渡过了”她和张扬碰了碰酒杯,将杯中酒饮尽

  张扬道:“春节能够赶回来吗?”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估计回不来,wǒ还要在美国参观几个大型药厂,考察他们的设备,如果顺利的话,元宵节以前应该可以回来,到时候wǒ再陪你好好过节”

  张扬笑道:“只怕wǒ还得排后,你还得陪你爸呢”

  顾佳彤道:“还好有明健陪他过节”说起弟弟,她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常海心已经放弃和蓝海合作,到底什么原因啊?”

  张扬道:“具体的事情wǒ也不清楚,你知道的,信息中心wǒ已经放权给了她,可能是她觉着蓝海不合适”

  顾佳彤意味深长的看着张扬道:“你和常海心之间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张大官人一脸错愕,其实他拿捏出这种表情是为了掩饰心虚:“佳彤姐,你把wǒ当成什么人了?wǒ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吗?”

  顾佳彤伸出脚在张扬的脚面上踩了一下,低声道:“你敢说自己不是?张扬笑道:“wǒ和海心是清白的,wǒ和她是同学,wǒ当她是朋友”说这句话的时候张大官人不禁想起那天晚上钻到常海心被窝里面的情景,那种**蚀骨的滋味到现在仍然难以忘怀,只差那么一点,他和常海心之间的关系只差那么一点点

  顾佳彤道:“大概是明健把海心吓着了,明健这子感情上的事情从来都处理的不好,wǒ本来以为他和柳延已经确定关系了呢”说到这里她抬头看着张扬道:“你们男人是不是全都这样?捧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

  张大官人道:“都是共垩产主义惹的祸”

  顾佳彤啐道:“这跟鼻产主义什么关系?”

  张扬道:“能者多劳,按需分配,像wǒ这种能力,要是按需分配,估摸着要给wǒ配一支娘子军,你说wǒ是不是洪常青转世啊?”

  顾佳彤气得踢了他一脚道:“少在这儿玷污wǒ们的革垩命先烈,wǒ看你,根本是封建思想作祟,如果有前世,你前世一定是个妻妾成群的大地主”

  张扬很认真的说道:“佳彤,wǒ前世就是一医生,wǒ没格过婚,真的”

  张大官人说真话的时候往往没人相信,顾佳彤格格▲笑了起来,她夹了一只涮好的基围虾塞入张扬的嘴里:“你呀,从来不喜欢说实话”

  张大官人颇有些欲哭wú泪,不是他不喜欢说实话,问题是他说实话的时候,别人总是当玩笑话听,大隋朝那会儿,咱是医生啊,◎未婚男青年,虽然时常醉卧美人膝,可咱张一针一直到死都没结过婚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