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防线崩溃】(上)


  第五百九十章【防线崩溃】

  宋怀明并没有将惠强策划这件事告诉柳玉莹,此前他已经明确告诉高仲和,这件事务必要低调处理,bú要张扬出去,以免在省级领导层造成恐慌情绪,妻子正在恢复之中,宋怀明bú想她因为这件事而感到惊慌,如果她知道这次的事件是一次刻意报复,恐怕内心的阴影会深

  张扬为柳玉莹做完这次治疗之后,她宫内的血肿已经彻底消失,胎儿的各项生理指标都很正常,柳玉莹的精神明显好le许多,她让张扬帮忙拉开窗帘,外面的雪仍然在下,自从跟随宋怀明来到东江工作,柳玉莹很少见到这么大的雪,她轻声道:“在静安的时候冬天时常下雪,东江的冬季雨多一些,wǒ印象中hái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

  张扬道:“瑞雪兆丰年,看来明年又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柳玉莹道:“明年是鼠年,这孩子出生bú知是节前hái是节后”

  张扬笑道:“节前属猪,节后属老鼠,属猪的福气一些”

  柳玉莹笑道:“wǒbú怎么信这些,只要平安就好”

  张扬深表赞同的点le点头,此时乔梦媛带着煲好的鸡汤走le进来,她的身上沾着bú少雪花,张扬上前接过她手中的提盒,乔梦媛将大衣脱掉,又将帽子取下,搓le搓手道:“好冷”

  柳玉莹道:“梦媛,这么大雪你就别过来le”

  乔梦媛笑道:“wǒ煲le鸡汤给您送来,多增强点营养,身体也恢复的快一些”

  柳玉莹道:“wǒ已经好le,打算等明天雪停le就出院”

  乔梦媛道:“医生说没事le?”

  张扬笑道:“是wǒ说的”

  乔梦媛看le他一眼,心说他既然说没事,应该bú会有错

  这时候宋怀明也来到le病房,他刚刚在省里开完常委会,百忙之中抽时间来到妻子这里看一眼,张扬看到宋怀明来le,马上起身告辞

  宋怀明道:“wǒ马上就走,张扬,你在外面等wǒ一会儿”

  张扬点le点头,和乔梦媛一起出门,他本想和乔梦媛说两句话,可乔梦媛急着赶回去带母亲去上香,匆匆走le,张扬望着乔梦媛的背影怅然若失,总觉着这妮子在躲着自己

  宋怀明帮妻子盛le一碗鸡汤,一勺一勺的喂她喝下柳玉莹望着丈夫,眼圈bú觉感动的红le起来,这些年,很少看到他这样关心自己,宋怀明从妻子的表情已经知道她在想什么,轻声道:“这些年,wǒ忙于工作,对你疏忽le,以后,wǒ一定要多多补偿你”

  柳玉莹道:“你是一省之长,心里bú能只装着咱们这个小家,平海hái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你去管理你去照应,wǒ理解,怀明,wǒ已经好le,你赶紧去工作”

  宋怀明点le点头道:“玉莹,文副总理今天就会抵达东江,在平海要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考察,这三天wǒ要全程陪同,你暂时bú要出院,等wǒ忙完这件事咱们再回家行吗?”

  柳玉莹笑道:“你放心去,工作要紧,wǒ留在这里,医生护士对wǒ照顾的都很周到,这两天下雪,wǒ也bú方便出院”

  宋怀明抿le抿嘴唇,伸手抚摸着柳玉莹的俏脸,深情道:“委屈你le”

  柳玉莹抓住宋怀明的大手,俏脸在他的掌心摩挲着:“没什么委屈的,wǒ为你骄傲”

  宋怀明之所以留下张扬,就是想和他谈惠强的事情,宋怀明的意思很明显,他bú想惠强找人袭击柳玉莹的事情掀起太大的波澜,张扬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他低声道:“宋叔叔,wǒ觉着惠强的这件事应该引起注意,官场中坚持自己的理念难免会得罪人,其中肯定有些小人因此而生出恨意,出手报复”

  宋怀明感叹道:“其实踏入仕途就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wǒ们bú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害怕得罪人就做bú成大事,党把wǒ们放在le这个位置上,就是要让wǒ们负起责任,bú怕风险”

  张扬点le点头道:“对惠强这种人hái是bú能手软,这次要借着这个机会杀鸡儆猴,让那帮宵小之辈再也bú敢打wǒ们家人的主意”

  宋怀明笑着拍le拍张扬的肩膀:“hái是要顾全大局,bú能因为这件事制造恐慌情绪,wǒhái有重要事,先走le,对le,有时间去家里吃饭”宋怀明虽然说的平淡,可是这句话中却蕴含着很深的意义,代表着他已经bú因为女儿的事情再生张扬的气宋怀明是个豁达的人,他虽然很护短,可是也意识到年轻人感情的事情并非自己能够勉强的,也bú适合他去插手,正如妻子所说,张扬和女儿之间的事情根本就是藕断丝连,他们以后如何发展háibú知道,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又何必插手太多

  张扬也随后离开le省人民医院,雪花小le许多,bú过比起之前加的细密,到le这种天气,出租车的生意出奇的好,张扬在道路边站le十多分钟,也没见一辆出租车过来,公交车倒是来le一辆,22路,刚好有南国山庄这一站,张扬跟着人群挤le上去,在他来到这个时代,少有挤公交的经历公车内拥挤bú堪,张大官人上车之后就有些后悔,早知这样háibú如走着过去呢,从这里前往南国山庄也就是七公里的路程,要是施展踏雪无痕的轻功,也bú费什么力气可想归想,在现实社会中bú可能bú照顾到周围人的眼光,要是他真的在大街上把那套轻功施展出来,别人只怕要把他当成怪物看待le

  张扬上车bú久就感觉一名女郎紧贴着自己,这女郎打扮的的花枝招展,身上的香水味儿十分的浓烈,廉价的香水张大官人警惕心很强,他知道现在公车上治安bú好,经常有小偷出没,他向一旁侧le侧身,距离那女郎远一些

  那女郎恶狠狠瞪le他一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漂亮女人?流氓”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bú得,麻痹的也bú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可心里虽然bú满,嘴上hái是bú说出来的,好男bú跟女斗嘛

  看到张扬bú搭理自己,那女郎也感觉没意思,她挤到le一个矮胖中年人的身边,那中年人感觉到那女郎软绵绵的靠在自己身上,居然显得颇为享受,此时前方遇到l◇e红灯,猛一刹车,那女郎哎呦一声,整个身躯都趴在那中年人的身上le

  张扬看得真切,那女郎手指缝中寒光一闪,把中年人的背包给划开le,然后从中利索的掏出一个钱夹看来自己的预感果然bú差,这女人▲真的是个小偷

  汽车继续前进,那中年人浑然未决旁边有bú少人看到,可没人吭声

  张扬皱le皱眉头,看到那女郎继续向左边挤去,又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汽车终于到站,那女郎挤下车,她从张扬身边挤过的时候,被张扬一把就抓住le手腕,女郎尖叫道:“你干什么?大白天的耍流氓”

  张扬冷笑道:“wǒ流氓也bú流你这样的,快把偷到的东西全都给wǒ交出来”

  那女郎尖叫起来:“臭流氓,你说什么?你摸wǒ屁股,hái说这种话”

  一车人都挤上来看热闹,bú过没人站出来帮忙,都以看客自居,包括被偷的那名中年人,全都是一副事bú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司机bú耐烦道:“有事儿下去说,wǒhái等着开车呢”

  张扬发现现在的人情格外冷漠,他大声道:“你们看看自己都丢le什么东西”

  乘客们纷纷开始检查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有几个人发现东西少le,这才惊呼起来

  那女郎拼命挣脱,张扬冷笑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这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大爷的,敢非礼wǒ老婆,你bú想活le”

  一名魁梧的黑大个挤le过来,抬脚就▲朝着张扬身上踹le过去,车内空间狭小,张扬一拉那名女郎,从车门跳le下去,那黑大个踢le个空,他随后跟le下去,几名丢东西的乘客也纷纷跟le下去司机看到几人都下车le,居然关上车门,开着公车就走,仿佛□这件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那女郎破口大骂:“流氓……”话没说完就被张扬扇le一记耳光,然后点中穴道推倒在雪地上,对这种人,张大官人犯bú上怜香惜玉

  黑大个显然是那名女郎的同伙,气势汹汹的抽出一把弹簧刀,怒吼道:“麻痹的,wǒ给你拼le”寒芒一闪向张扬的胸口扎去

  张扬一把就抓住他握刀的手臂,逆时针凝转,喀嚓一声,硬生生将黑大个的手腕拧断,原本张扬bú想下这样的重手,可□这厮出手就是杀招,张大官人被激怒le

  黑大个惨叫着躺倒在雪地中,几名失主都远远看着,丢东西的是他们,他们却bú敢靠近

  很快就有巡警朝这边跑来,张扬把情况说明之后,几名失主这会儿敢过■来作证le,巡警从那女郎身上搜出诸多失物,人证物证俱在,由bú得他们抵赖

  本来巡警hái想让张扬跟着去所里调查,可张扬亮出自己的工作证,他没时间耽误在这种无聊事情上,有这么多失主在,这种小事用bú上麻烦他,他把联系方式留给巡警,让他们有需要打自己的电话,两名巡警知道他是南锡市体委主任,正处级干部,对他客气le许多,也没有坚持让他回所里协助调查

  那名黑大个捂着被折断的手腕,痛得浑○身发抖,他咬牙切齿的望着张扬道:“你……给wǒ记着……今天这件事bú会这么算le……”

  张扬bú屑笑le笑,威胁的话他听多le,可往往威胁他的人最终倒霉的都是自己

  一旁响起汽车鸣笛◆◎声,张扬转过身去,看到省纪委书记刘艳红开着皇冠车停在那里,她落下车窗,冲着张扬道:“张扬,怎么le?”

  张扬笑着走le过去:“刘姐,这么巧啊”

  刘艳红道:“上车,wǒ送你”

  张扬拉开车门坐在le副驾的位置上,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讲le一遍

  刘艳红笑道:“你啊,走到哪里,哪里就有麻烦”

  张扬道:“这也bú怪wǒ,其实那小偷偷东西的时候,车里这么多人都看到le,可偏偏就没人敢站出来,真bú明白这个社会怎么le,所有人都是各扫门前雪,一点社会公德心都没有”

  刘艳红道:“可能是害怕报复”

  张扬道:“自古以来都是邪bú胜正,难道社会变le○,这句话bú适用le?”

  刘艳红笑道:“行le,大英雄,别发这么大的牢骚,wǒhái有事问你,你和前任周大年熟悉bú?”

  张扬摇le摇头道:“bú熟,wǒ去南锡那会儿他就病倒le,☆wǒhái没干几天呢,他就死le,就是探望过一次,参加过一次葬礼”

  刘艳红道:“惠敬民交代le一些问题,和你们南锡市体委有关系,周大年曾经给他送过十五万,南锡方面有几个人都给他送过钱”

  周大年是南锡市前体委主任,他给上级送钱并bú稀奇,何况现在周大年已经死le,就算惠敬民把他供出来,也bú会追究他的什么问题,张扬关心的是其他送礼的人

  刘艳红道:“说起来这件事多亏le你,惠敬民的嘴很紧,一直封口bú说,他听说儿子惠强被抓的消息,心理防线顿时崩溃le,今天交代lebú少问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