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怎样把握】(上)


  张扬笑道:“我要是不聪明怎么能让我们美貌和智慧并重的秦副市长对我死心塌地呢?”

  秦清向周围看le看,快步走向走廊的尽头,声道:“臭美你”

  张扬道:“这么晚le还在开会,我□都跟你说过le工作不熬这么卖命,不听我话,心下次见面我打你屁股”

  秦清声道:“你来啊”心中暖洋洋的,张扬的关心让她非cháng享受

  张扬道:“我刚才见到吴明le”

  秦清这☆才意识到张扬也在东江,她轻声道:“你也去东江le?”

  张扬道:“来几天le,文副〖总〗理他们来le,干妈让我陪她聊聊,所以不能马上回去”

  秦清道:“文〖总〗理的具体行程定下来le吗?”

  张扬摇le摇头道:“没有,不过他这次应该重点考察开区项目,我和吴明也说过le,不过我对这子不放心,还是直接跟你说一声的好”

  秦清知道他不放心什么,他担心吴明从中捣鬼,不过秦清认为吴明还不至于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毕竟关乎岚山领导层的集体荣誉,他也是集体中的一员秦清笑道:“你放心,为le迎接文〖总〗理这次的视察,我们岚山已经做好le充分的准备”

  张扬道:“可我听他的□意思,这次来平海是为le挑毛病的,他想看到平海最〖真〗实的一面,如果准备的痕迹太明显,可能会过犹不及,他未必会高兴”张扬对文国权还是有些le解的

  秦清沉默le一会儿,低声道:“我明白le” □
  张扬又道:“我干妈来le,她很喜欢你,你这次只要把她陪高兴le,我看文〖总〗理也不好意思挑你毛病

  ”

  秦清嗤的笑le起来”张扬就是张扬,他的思维方式与众不同,明明是公事,●他都能想办法弄成私事,不过他说得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秦清道:“你是不是全程陪同啊?”

  张扬道:“我不知道,看干妈怎么说,如果她非要我跟着,我就把工作暂时放一放”

  秦清道:“好不容易○◆才有个见面的机会,你应该抽时间多陪陪她”

  ………………………………………………………………………………………………

  张扬和秦清通完话,手机铃声马上响起,却是高廉明打来的,他和丁兆勇◆◇、cháng海心、赵静、丁斌一起在丁兆勇电脑公司楼下的老四川吃火锅”一直等到九点看到张扬还没来,所以才打电话催他

  张扬接到电话之后马上就赶le过去,他来到二楼包间,刚刚推开房门,就感觉到嗖地★◇、cháng海心、赵静、丁斌一起在丁兆勇电脑公司楼下的老四川吃火锅”一直等到九点看到张扬还没来,所以、chánghǎixīn、zhàojìng、dīngbīnyīqǐzàidīngzhàoyǒngdiànnǎogōngsīlóuxiàdelǎosìchuānchīhuǒguō”yīzhíděngdàojiǔdiǎnkàndàozhāngyángháiméilái,suǒyǐcáidǎdiànhuàcuītā

  zhāngyángjiēdàodiànhuàzhīhòumǎshàngjiùgǎnleguòqù,tāláidàoèrlóubāojiān,gānggāngtuīkāifángmén,jiùgǎnjiàodàosōudì一声,一集蛋糕朝着他脸上飞le过来,张大官人何等的身手,身躯一矮就躲le过去”可身后前来送菜的服务员就没那么好运,奶油蛋糕正砸在他脸上,手中的托盘也落在le地上,几盘菜乒乒乓乓的摔得满地都是,那服务员□吓傻le

  屋里面的人全都愣le”事情的始作俑者高廉明吐le吐舌头,端起酒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大家喝酒”

  张扬道:“还有心喝酒啊,居然偷袭我,胆子不”他向那名服务员笑道:“没事□xiàshǎle

  wūlǐmiànderénquándōulèngle”shìqíngdeshǐzuòyǒngzhěgāoliánmíngtǔletǔshétóu,duānqǐjiǔbēizhuāngchūruòwúqíshìdeyàngzǐdào:“dàjiāhējiǔ”

  zhāngyángdào:“háiyǒuxīnhējiǔā,jūrántōuxíwǒ,dǎnzǐbú”tāxiàngnàmíngfúwùyuánxiàodào:“méishì,开玩笑的”

  丁兆勇赶紧走过来向那名服务员道:“不好意思,回头给你们老板说一声,所有损失都记在我账上”

  张扬走le过去,来到高廉明身后,扬起手照着他脑袋上就是轻轻一巴掌,当然不是真打”张大官人要是真打的话,这一巴掌就把高廉明拍成二傻子le

  高廉明笑le起来:“你来晚le还打人,太不讲理le”

  张大官人笑道:“你不是律师吗?不服气去法院告我啊”他在高廉明身边坐□下,看着桌上的蛋糕道:“今儿谁生日啊?”

  赵静委屈的扁扁嘴”只差眼泪没掉出来le,自己这个当妹妹的过生日,哥哥居然给忘le,下午的时候她是故意不提醒他,看他自己能不能想起来,可他偏偏就一点印◎象都没有张扬看到妹妹的神情,这本恍然大悟,自己最近忙于工作,真没把妹妹的生日放在心上,他歉然道:“你看我这记性,静的生日我居然给忘le,该罚,该罚”

  高廉明给张扬到le满满一玻璃杯白酒:“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咱们就罚”

  cháng海心道:“又没说罚喝酒,当妹妹的过生日,你这个做哥哥的怎么都要表示一下”

  张扬点le点头,他还真没准备什么礼物,从钱包里掏出五百块钱递给赵静道:“静,你拿去自己买件礼物,哥最近忙着工作把你的生日给忘le,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忘le”

  赵静笑着把他的钱推le回去:“哥,有你这句话就行le,我不要钱,只要你心里记着我就行”

  张扬笑道:“记着,记着,我只有你这一个妹妹怎么会忘le,钱也要收下,去买件漂亮衣服,马上放寒假le,穿得漂漂亮亮的回家”

  赵静这才把钱收下笑着点le点头

  张扬端起那杯酒道:“我今儿来晚le,又把妹妹生日给忘le,该罚,这杯酒我喝le,咱们一起祝静生日快乐”

  大家一起响应,张扬把那一玻璃杯白酒喝le个干干净净

  赵静亲手切le一块蛋糕给张扬递le过去:“哥,你○吃蛋糕”

  张扬虽然平时不怎么吃甜食,可妹妹过生日,还是吃le一些,赵静道:“哥,实习地点已经定下来le,我在东江师范大学附中实习,丁斌去平海省体委实习”

  张扬点le点头,向丁斌看l◇e一眼,丁斌朝他笑le笑”一直以来丁斌对张扬都心存畏惧,在张扬面前表现的很乖巧:“张哥,以后还要你多多指点我”

  张扬笑道:“我是南锡市体委,你是省体委,说不定以后还能当我的上级领导呢”

  丁斌慌忙道:“不敢”不敢,我哪敢领导您啊,我就是一实习生,什么权力也没有”

  张扬对丁斌现在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这子应该是从过去的事情得到le一些教训,人低调le许多,也乖巧le许多张扬道:“慢慢来,你是科班出身”以后展的前景很好”

  赵静道:“哥,我刚才给咱妈打电话le,她说今年还要在老家过节

  张扬点le点头,他之前就想让母亲一家来南锡过节,可是被她婉拒le,大概人年纪大le,越走到逢年过节越是不想远走,张扬道:“我之前就跟她说过”她不想来,既然这样,咱们就回去过年”

  赵静想说些什么,可是欲言又止,向丁兆勇看le看”丁兆勇道:“赵静,你马上放寒假le,寒假期间先别忙着回家”来我公司帮忙,等春节前再回去”其实这是他之前和赵静商量好的,赵静不敢对张扬说,所以让他来说

  赵静细微的动作并没有瞒过张扬的眼睛,他不由得暗自感叹,女大不中留,女孩子大le”终究是人家的人,赵静暑假就没怎么在家呆,现在放寒假le,估摸着多半时间还要留在东江le”张扬并没有点破,微笑道:“,难得丁总这么赏识她,留下来社会实践,顺便多赚点钱也是好的”

  赵静得到哥哥的应允留下,不禁喜上眉梢

  张扬提醒她道:“春节前早点回去,省得咱妈惦记”

  ………………………………………………………………………………………………

  当晚张扬和cháng海心一起前往南国山庄去住,两人打车来到南国山庄下方,cháng海心忽然来le兴致,她让司机停下,要和张扬步行上山

  张扬望着半山腰上的酒店,不由得苦笑道:“海心,还远着呢,真要走回去?”

  cháng海心道:“你不觉着漫步在雪野中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吗?”

  张扬道:“那是在北方,这儿是南方,雪差不多都化le,哪有什么浪漫啊”

  cháng海心有些不满道:“你这个人总是大煞风景,这两天我为le体委信息中心的事儿东跑西奔,脚都肿le,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让你陪我散散步,你都不愿意啊”

  张扬道:“不是,我是觉着天黑路滑,害怕你一不心扭到le脚……”话还没说完呢,cháng海心哎呦一声,一脚踩在冰块上,脚扭le一下,如果不是张扬及时将她扶住,此时已经摔倒le

  张扬道:“看看,看看,让我说中le”

  cháng海心痛苦的颦起le眉头:“乌鸦嘴”

  张扬看到她表情如此痛苦,估计她脚扭得不轻,转身望去,那辆出租车早就走远le,张扬无可奈何的摇le摇头,浪漫,女人浪漫起来真是要人命,他躬下身道:“我背你”

  “不用”cháng海心摇le摇头,坚持走le一步,可鞋跟又断le,脚又被扭le一下,cháng海心痛得抓住张扬的手臂:“好倒霉啊”

  张扬笑道:“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我背你,要么我抱你上去”

  cháng海心俏脸烧道:“你还是背我”

  张扬躬下身,cháng海心趴在他身上,张扬揽住她的**轻轻向上一送,背着她离地而起,cháng海心搂住他的脖子,双颊绯红,幸好是在夜里,没有人看到她此时的表情

  张扬背着cháng海心缓缓向山庄走去,他关切道:“脚还疼吗?”

  cháng海心摇le摇头,想起张扬看不到,又说le一句道:“不疼”迎面一阵夜风吹来,cháng海心忍不住打le一个喷嚏,张扬道:“要是感到冷就抱紧一些,我不介意被你占点便宜”

  cháng海心暗道还不知道谁占谁的便宜,她没说话,不过双臂却拖紧le张扬

  南国的雪来得快去得也快,已经融化的积雪把夜幕中的山坡点缀的斑驳6离,cháng海心道:“我喜欢下雪,过去在京城上大学的时候,每到下雪天,我都特别开心,可是毕业回到家乡,就少有看到下雪的时候

  张扬道:“你要是真想看雪,我准你几天假,你去东北玩几天,好好看几天雪”

  cháng海心笑道:“我怕冷”

  张扬道:“所以说世界上没有太完美的事情”

  cháng海心道:“明天我先回南锡le,信息中心的事情已经确定,我回去准备一下,争取一个月内把信息中心组建起来”

  张扬道:“体委这边很快就要搬家le,市里已经定下来要把老体育场和体委的土地一起公开拍卖,我们以后的办公地点会在体育中心,我和南洋国际方面谈好le,他们临时租给我们一层办公楼,作为我们体委的临时办公场所,等我回去,具体安排一下”

  cháng海心道:“我觉着咱们体委现在的办公环境挺好的,真的要拍出去啊?”

  张扬点le点头道:“没办法,举办省运会需要用钱,市里财政方面又不能给我们太多的支持,现在不少人都打起le这块地的主意,如果能够拍出一个好点的价钱,市财政能够松口气,我们也能得到一笔不的资金,举办省运会也就轻松多le”

  cháng海心声道:“你有的是办法,我相信这次省运会一定能够成功举办”

  张扬笑道:“对我这么有信心?”

  cháng海心低声嗯le一声

  张扬道:“来南锡工作还适应吗?”

  cháng海心轻声道:“在你身边工作没有什么负担,很轻松……”她随即格格笑道:“可能是因为我在岚山,工作中生活中到处都充满le我爸爸的影子,离开岚山让我感觉〖自〗由le许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