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领导视察】(下)


  zhè下所有人都看明白le,文总理来体育中心视察zhī是一个幌子,地方上的体育事业就算重要,还没重要到惊动国务院副总理的地步,他之所以前来,目的就是为le力捧他zhè个干儿子,当众肯定张扬的成绩,zhè下好le,等于在公众面前宣布,体育中心就是张扬的政绩,他干儿子干得很不错,以后省运会zhī要举办成功,政绩就全都是张扬的,谁也抢不走,再说le,文国权把话说到zhè份上le,谁还有那个胆子qù抢?

  罗慧宁望着丈夫,心中感到一阵温暖,她在平海省领导面前强调张扬是她干儿子是出于对张扬的内疚心理,丈夫对她的做法始终没有正式评价,可今天丈夫来体育中心等于回应le她的做法,丈夫是在通过■zhè种方式力顶张扬,他和自己不同,做事的方法不会那么直接,可是他的方法为巧妙,通过肯定体育中心进而达到肯定张扬成绩的目的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过qù的一种补偿

  张扬心中也很温暖,因为江城机场◆的事情,一度让他和文家的关系疏远le不少,可zhè次文国权夫妇前来平海,几件事已经婉转的表明le他们的歉意,自己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他们如此看重,张扬心中的那点儿芥蒂早已烟消云散

  徐光然总算来○到le文国权身边,他赔着笑道:“文总理好,前面就是我们体育中心的主体育场le”

  文国权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转向张扬道:“小张啊,好好干,你们zhè一代将会成为我们共和国的脊梁,要脚踏实地,要▲戒骄戒躁,不要因为取得le一些成绩就沾沾自喜,要把为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始终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上”

  张扬很认真的点le点头道:“文总理,您的话我都记着le”

  所有的镜头都对准le文国权和张扬,周围的多数干部都带着羡慕的眼光看着张扬,zhè小子不知上辈子积le什么德,能够得到文总理如此的看重,来到南锡第一个肯定的就是他的工作成绩,zhè厮的光芒甚至把那帮南锡市领导全都掩盖住le

  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尴尬的站在一旁,他真后悔自己多说那句话,后悔自己没皮没脸的挤过来,别看他在南锡算得上一号人物,可在人家文副总理眼里,自己什么都不算,人家都懒得跟自己说话徐光然悲哀的同时又感觉□到有些惶恐,张扬zhè小子该不会在他干爹面前说自己什么坏话?

  文国权在体育中心停留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正如所有人看到的那样,他过来的目的就是为le给干儿子张扬一个上镜的机会,就是为le要在平☆海zhè么多官员的面前表扬一下张扬,不要小看zhè一个细节,对文国权来说zhī是举手之劳,可他的zhè一举动,却要让张扬受益无穷

  文国权停下脚步,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显然没有继续深入考察的意思,微笑道:“南锡市的体育建设搞得很不错,看到zhè里,我已经不用再看下qùle,我相信年轻干部的工作能力,希望我们的党内涌现出越来越多张扬zhè样有能力有责任感的青年干部”文副总理一句话已经把张扬给镶le金边,zhè样的评价不可谓不高,谁都知道zhè招叫假公济私,可谁也说不出半个不字,在zhè里拥有绝对话语权的zhī有文国权,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宋怀明暗自好笑,文国权给张扬的评价也太高le一点,zhè样一来,南锡的zhè帮市领导zhī怕要头疼le,以后谁还敢惹张扬啊

  文国权匆匆而来匆匆而qù,张扬率领一帮体委干部把领导们送上le汽车,上车的时候,宋怀明才把徐光然介绍给文国权认◎识:“文总理,zhè位是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

  徐光然一脸尊敬的表情:“文总理好”

  文国权微笑点头道:“光然同志,你很紧张啊,怎么满头大汗?”

  徐光然zhè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满脑袋都是汗水,他平时能说会道的,可在领导面前突然变得笨嘴拙腮le,他张口结舌道:“天太热……”说完自己也感觉到zhè理由实在太牵强,十二月的天能热到哪里qù?

  文国权笑道:“别紧张,我就是来考察一下你们的工作,放松心态,要对自己的领导能力有信心嘛”周围人都笑le起来

  徐光然一边擦汗一边道:“是,是”

  看着领导们的汽车离qù,送行的人群发出齐声欢呼,zhè帮体委干部尤其激动,虽然得到表扬的是张扬,可他们体委的每个人都分担lezhè份荣誉,意味着南锡市体委的地位在张扬来到之后发生le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以后会在南锡有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体委副主任臧金堂也在欢呼者之列,张扬看着臧金堂,忽然想起zhè厮向前体委主任惠敬民行贿的事情,心中不免有些感叹,其实臧金堂还是有些能力的,可惜他的问题随着惠敬民的落网而浮现,属于被惠敬民株连的干部,估计他在体委的日子也到头le,张扬并没有提醒臧金堂,zhè件事并不属于他管辖的范畴,惠敬民的事情牵涉到不少人,张扬的目光落在身后的主体育场上,徐光利为le工程的事情多次给惠敬民送礼,省纪委追究下来之后,势必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在风波掀起之前,他务必要做好准备工作,确保体育中心的建设不会受到影响

  领导们的车队没走多长时间,张扬就接到le李伟的电话,却是罗慧宁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先qù南锡市政`府招待所休息le,李◆伟担心她的身体有问题,所以请张扬过qù一趟

  张扬马上就赶到le市政`府招待所

  罗慧宁正坐在小楼的平台上晒着太阳,一旁的玻璃桌上放着一壶柠檬茶,看到张扬过来,她笑le笑道:“李伟让你□●来的?”

  张扬道:“干妈,您哪儿不舒服?”

  罗慧宁摇le摇头道:“没有不舒服,zhī是觉着有些气闷”

  张扬示意她将手腕平放在桌面上,帮她诊le诊脉,察觉罗慧宁的脉象并无异○常,zhè才放下心来,张扬微笑道:“干妈,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罗慧宁的眼圈忽然红le,她握住张扬的手道:“张扬,你可不可以帮我劝劝浩南,让他不要qù`疆,我zhè么大年纪le,到头来女儿那■个样子,现在儿子又要离我远qù,我心底真的好难过”

  张扬望着罗慧宁的样子,心中也是一阵恻然,文玲的事情虽然是她咎由自取,可在某种意义上和他也有些关系,罗慧宁并没有因为zhè件事而记恨他,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关爱,虽然在江城机场事件发生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度产生le隔阂,可是通过zhè次他们来到平海的表现,那层隔阂早已消融不见,张扬很同情干妈的境遇,可是他也有些无能为力,他对文浩南还是相◇当le解的,文浩南很倔,他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文国权对儿子的选择表示赞同

  张扬道:“干妈,其实浩南qù`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在京城虽然有你们的帮助,可是你们的声望对他也是一种▲压力我给你举一例子,岚山市委常书记的女儿常海心,过qù就在岚山市政`府当秘书,按理说应该很不错,可是她也觉着不如意,感觉别人看她的时候总是戴上有色眼镜,从来都把她当成常书记的女儿看待,而不是把她当成常海心她本来都想qù图书馆躲起来不见外人le,后来决定调来我zhè里工作,自从来到我zhè边,性格顿时变得欢快活泼多le现在流行一个词儿,叫找回自我,我看她就是找回le自我,浩南qù`疆也是本着找回自我☆qù的,你就给他一次机会,让他接受点风雨,感受点挫折,到边疆的大熔炉里锻炼一回,zhè叫镀金,你可不能拖他的后腿啊”

  罗慧宁忍不住笑le起来:“你啊,什么话到你嘴里都是往好的地方说,我本来是●☆qù的,你就给他一次机会,让他接受点风雨,感受点挫折,到边疆的大熔炉里锻炼一回,zhè叫镀金,你可不能拖他的后腿啊”

  罗慧宁qùde,nǐjiùgěitāyīcìjīhuì,ràngtājiēshòudiǎnfēngyǔ,gǎnshòudiǎncuòshé,dàobiānjiāngdedàrónglúlǐduànliànyīhuí,zhèjiàodùjīn,nǐkěbúnéngtuōtādehòutuǐā”

  luóhuìníngrěnbúzhùxiàoleqǐlái:“nǐā,shímehuàdàonǐzuǐlǐdōushìwǎnghǎodedìfāngshuō,wǒběnláishì想让你站在我zhè边的,可你倒好,fǎn而帮着他说起话来”

  张扬笑道:“干妈,我发现你对我fǎn倒宽容得多,其实浩南比我优秀比我出色,你对他应该多放手一些”

  罗慧宁道:“你和他脾气不一样,性情也不一样,你有什么话都能直接对我说,可浩南有话喜欢藏在心里,也许你说得对,我应该对他放手le”

  张扬道:“干妈,你现在产生失落的情绪也是难免的,我干爸忙于国家大事,肯定对家庭的事情很难兼顾,平时陪你说话的时间自然会少一些,玲姐那样,浩南的性格内向,所以你产生le孤独感,浩南现在qù`疆让你zhè种感觉加剧我觉着你应该多多qù关注一些其他的事情,参加一些社会活动,慈善事业,zhī要每天都有事情做,你的注意力就会转移,也不会zhè么失落le,我说的对不对?”

  罗慧宁点le点头:“你倒提醒le我,天池先生的遗作拍卖后成`立le一个助学基金会,我以后可以多多关注zhè方面的事情”

  张扬道:“zhè次回来有没有准备qù修文看看?”

  罗慧宁道:“本来想qù的,可是zhè两天心情不好,想想还是算le,免得打扰我姑母的宁静”

  张扬笑道:“青阳古镇很不错,就是**恶le一点”

  罗慧宁想起上次张扬陪她回修文,在青阳古镇遇到送葬队伍的事情,不由得叹le口气道:“现在的很多官员真的要好好fǎn思一下自己的行为le”

  张扬道:“我◆干爸准备在南锡视察几天?”

  罗慧宁道:“今天在南锡,明天上午qù岚山,后天qù平海北部视察,江城也是要qù的地方之一”她摇le摇头:“zhè次我不该来,帮不上什么忙”其实罗慧宁zhè次前来的●★主要目的是为le看看她的zhè个干儿子,自从江城机场风波之后,他们母子俩还是头一次见面,单就zhè一点而言,zhè次前来目的已经达到,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说清

  张扬道:“可帮le我很大的忙” □
  罗慧宁笑道:“我没帮你什么,你能有今天的成绩全都是依靠自己努力,我说你是我干儿子,也是事实”

  张扬道:“干妈,其实我有些事想对干爸说”

  罗慧宁道:“zhè两天他忙得很,你☆也没有单独跟他说话的机会,有什么建议,跟我说也是一样”

  张扬道:“南锡市的财政很紧张,前些日子因为资金的问题,深水港工程差点全面停工”

  罗慧宁道:“你是想帮南锡市争取一些国家财政拨★款?”

  张扬摇le摇头道:“其实有些问题可以解决,最早的时候,南锡和岚山都在竞争深水港项目,最后南锡取得le胜利,深水港确定由南锡建设,资金投入方面主要的投资商有两家,一家是加坡的星月集团,还有一家就是何叔叔那里……”

  张扬侃侃而谈,将深水港从筹建到后来投资出现问题全都说le一遍,他本来是不会提起深水港的事情的,可龚奇伟既然找到le他,想要通过他把zhè一观点传递给文国权,张扬认为龚奇伟的想法是正确的,在深水港的事情上,如果南锡和岚山可以合作,无疑会降低深水港工程的风险,深水港不仅仅关系到南锡的利益,以后也会关系到周边城市的利益,合作开发才是真正符合平海利益的行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