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平易近人】(上)


  第五百九十五章【平易近人】

  这次徐光然总算找到了机会,他陪在文国权身边,向他介绍深水港的情况,分管深水港工程的副市长龚奇伟反倒没有了说话的机会,他跟在视察队伍的后方,和组织部长何英■培走在一起

  应该说徐光然对深水港的工程还是十分了解的,文国权的几个问题他都很圆满的回答了出来,文国权也表示满意,视察进行到尾声的时候,文国权微笑道:“光然同志还有什么困难?”

  徐光□■培走在一起

  应该说徐光然对深水港的工程还是十分了解的,文国权的几个问题他都很圆满的回答了出péizǒuzàiyīqǐ

  yīnggāishuōxúguāngránduìshēnshuǐgǎngdegōngchéngháishìshífènlejiěde,wénguóquándejǐgèwèntítādōuhěnyuánmǎndehuídálechūlái,wénguóquányěbiǎoshìmǎnyì,shìchájìnhángdàowěishēngdeshíhòu,wénguóquánwēixiàodào:“guāngrántóngzhìháiyǒushímekùnnán?”

  xúguāng然道:“建设一座这么大规模的深水港是南锡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平海历史上第一次,困难是在所难免的,但是我有信心,我men全体南锡市的干部都有信心,我men可以克服任何困难,在规定的时间内将南锡深水港建设起来,让它为平海的经济,为整个国家的经济作出巨大的贡献”

  文国权当然能够tīng出徐光然这番表决心的话都是套话,可说得很不错,没有什么可指责的地方,文国权点了点头道:“很好”和对张扬不吝溢美之词相比,对徐光然的夸奖就吝啬得多

  南锡市纪委书记李培源向龚奇伟看了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同情,事情都是他做的,可风头都让徐光然给占了,还有,徐光然这jù话说得可不怎么地道,可以克服任何困难,他难道忘了,不久前的资金问题害得整个深水港差点停工,文副总理都问有没有困难了,人家是想给点帮助,这么好的机会,你徐光然居然不要,难道这张脸面真的那么重要?

  宋怀明对南锡深水港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南锡几位市领导前些日子因为钱的事情三天两头的往省里跑,希望从省里多得到一些财政上的支持,可一转眼他men又变成任何困难都能克服了,宋怀明心中暗自好笑,徐光然的这jù话他可记住了,以后再到省里哭穷,首先拿这jù话把他堵回去

  龚奇伟很想说两jù,可是这种场合并不适合他说话,如果他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就是公开和徐光然唱对台戏,以后的工作会变得加难于开展,在不少人的眼中,会认为他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是个想要踩着领导的肩膀往上爬的人

  徐光然不时的留意龚奇伟,他最不放心的就是龚奇伟,生怕龚奇伟会乱说话,不过今天一zhí道目前为止,龚奇伟表现的还算安分,徐光然逐渐放下心来,龚奇伟还是有些大局观的,知道维护整个南锡市领导班子的荣誉他适时向文国权道:“文总理,您来到南锡之后片刻不停的实地考察,还没有休息过呢,该吃午饭了”

  文国权微笑道:“是该吃午饭了”

  徐光然道:“文总理,我men先回一招吃饭”

  文国权却摇了摇头道:“就在这里吃,那边是工地食堂”他指了指远处的工地食堂,举步向前走去

  徐光然看到他真的要去食堂,顿时慌了神,急忙赶过去道:“文总理,那边是工人食堂……”

  文国权笑道:“工人食堂怎么了?咱men的政府本来就是为工人、农民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服务的,他men能吃得,我men吃不得吗?”

  在多数人的眼中文国权现在的行为是在作秀,也是一种常见的政治秀,身为国务院副总理,他深入第一线,愿意和工人一起吃饭,这是何等的平易近人,徐光然不好继续说什了,他使了个眼色,副市长王海波已经风风火火的跑过去了,宋怀明看出徐光然明显缺乏准备,这样的细节应该一早就考虑到,领导深入基层,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一起吃饭,这样的事情闻上多了去了,可能是今天文国权来南锡太过突然,所以搞得这帮南锡市的干部有些措手不及,他men的准备也很不充分

  文国权暗自发笑,他在工地吃饭可不是一时兴起,他来到南锡已经十点多了,在体育中心工地逗留了半个小时,来到深水港工地又视察了这么半天,已经是十二点多过了午饭时间了,徐光然难道没有预见到自己会选择在工地吃饭?

  现在正是工人men开饭的时候,领导men的到来顿时打乱了工人正常的生活秩序,工地食堂有大锅饭,有小炒部,平时他men哪接待过这么大的领导,工地食堂的负责人tīng说国务院副总理来了,吓得手足无措,这可不是什么荣誉一国务院副总理吃得不满意,他岂不是要倒霉

  副市长王海波看出他很紧张,微笑道:“你不用害怕,只要让领导men吃好就行”

  食堂负责人哆哆嗦嗦道:“我刚买了一百套不锈钢餐具,我马上让人洗刷干净……给领导用买菜来不及了,吃……吃什么?”

  王海波指着小黑板上的今日菜谱道:“四菜一汤工作餐”

  食堂负责人道:“领导来了,难道就吃这些?”

  王海波道:“你没有其他菜了?”

  这时候龚奇伟也赶过来了,深水港工地是他分管,领导men要在这里吃饭,他当然要作出安排,龚奇伟来到的时候,正tīng到王海波和食堂负责人商量菜单呢,龚奇伟道:“老董,主要是保证卫生,让领导吃饱,其他的事情无所谓,大锅饭都是一个样,每人两道荤菜两道素菜,搭配一个西红柿蛋汤,米饭馒头管够,赶紧准备”

  王海波来到龚奇伟身边道:“奇伟,你看还要不要加点菜?”

  龚奇伟摇了摇头道:“领导选择在工地吃饭,也不是奔着这里的饭菜好吃,懂吗?”

  王海波当然懂,吃饭只是一个形势,文副总理在工地吃饭和工人打成一片,这也是一种亲民的表现,这种事情其实他men都干过,王海波过去分管过农业,下乡那会儿,也去老百姓家里吃饭,家常饭菜能做出什么味道,关键在于环境,而不是在于饭菜本身

  按照王海波的意思,应该让那些工人提前离场的,可龚奇伟阻止了他,现在让工人端着饭碗离开食堂,文副总理看到还不知道要有什么想法

  文国权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入了工人食堂,建筑工人men看到这么大的阵势,一个个停下吃饭,都向门口看着市委书记徐光然用激动无▲比的语气道:“各位工人师傅men,我men尊敬的文总理来看望大家了”

  工人men也感到突然,平时这帮建筑工人别说国家总理了,就是市长也难能见上一回,这会儿目光全都聚集在文国权的身上,谁也顾不▲上吃饭了

  文国权笑道:“大家辛苦了,我来得不是时候,打扰大家吃饭了,不过这里是食堂,你men要吃饭,我也得吃饭,咱men一起吃顿饭好不好?大家欢不欢迎?”

  工人men一tīng说副总理要和大家一起吃饭,所有人一起鼓掌道:“欢迎”

  欢迎是欢迎,可工人men明显拘谨了许多,有些工人匆匆把饭吃完就离去了,王海波和龚奇伟商量了一下,让食堂给每个工人加了个鸡腿,工人men从鸡腿上看出了文副总理来视察的好处,他men感到好奇,文副总理这么大的干部居然和他men一起吃大锅饭

  文国权端着午饭,来到了一名年轻的工人对面坐下,小伙子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看到文总理坐在自己的对面,小伙子头垂得很低,连菜都不敢吃了,大口大口的干咽馒头

  文国权笑了起来:“小伙子别吃得太急,小心噎到”

  小伙子果然噎到了,满脸通红,喝了一大口番茄鸡蛋汤才缓过劲来,他想走可是又不敢走

  文国权和蔼道:“小伙子,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

  “高中读完了吗?”

  小伙子摇了摇头:“没呢,俺爹没用,还是趁着年轻多赚钱”

  文国权道:“赚钱是为了什么?”

  “赚钱是为了盖房子,娶媳妇儿”小伙子一说完,周围人全都笑了起来,他的脸红得加厉害

  文国权道:“这么年轻,有机会还是应该好好学习啊”

  小伙子的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看到儿子被问话,生怕儿子说错了什么,走过来道:“小龙,吃饱了赶紧干活去”

  文国权笑道:“这位师傅别急啊,小伙子还没吃晚饭呢,再说了你让他吃饱了就去干活,对身体也不好啊”

  那中年人赔着笑道:“文总理,俺娃今年才跟我出来打工,乡里孩子,没见过世面”

  文国权道:“城市的建设少不了你men这些农民工啊,老师傅,你men有没有什么困难?不用怕,可以说出来嘛,这里有这么多的领导,我men过来就是为了要了解情况,了解你men的实际困难,说出来,我men可以帮着解决”

  那中年人摇了摇头:“挺好的,没困难”

  那小伙子抿着嘴唇,似乎有话要说,这一点并没有瞒过文国权的眼睛,文国权微笑鼓励他道:“有话就说,不要有什么顾虑”

  那小伙子道:“眼看就过年了,上个月的工资还没发呢”

  徐光然tīng到这jù话,脸色顿时变了,他就害怕出事儿,可怕什么来什么,终究还是遇到了问题

  小伙子的父亲吓得脸都白了,他责怪道:“小龙,你胡说什么?”笑着冲文国权道:“小孩子不懂事,总理,他不懂事”

  文国权转向徐光然道:“怎么回事啊?”

  徐光然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种细节上的问题他从没有过问过,他向龚奇伟看去,出了问题首先要找下家,现在是龚奇伟负责深水港的工程,这种事情不找他还能找谁?

  龚奇伟走过来◎道:“文总理,情况是这样的,深水港前期在资金方面出了一些问题,在徐书记的带领下,问题刚刚得到解决,现在正在逐步解决一些遗存的问题,工人工资方面已经在分批补发,元旦前,所欠工人的工资就可以全部发放完毕”■

  龚奇伟的解释合情合理,文国权严肃的表情却不见有丝毫的环节,他沉声道:“再苦也不能苦工人,民工的工资不可以拖欠,他men出来打工很不容易,一定要让他men劳有所酬,在建立劳动合同的同时,就建◆

  gōngqíwěidejiěshìhéqínghélǐ,wénguóquányánsùdebiǎoqíngquèbújiànyǒusīháodehuánjiē,tāchénshēngdào:“zàikǔyěbúnéngkǔgōngrén,míngōngdegōngzībúkěyǐtuōqiàn,tāmenchūláidǎgōnghěnbúróngyì,yīdìngyàoràngtāmenláoyǒusuǒchóu,zàijiànlìláodònghétóngdetóngshí,jiùjiàn立了一种诚信,他men不辞辛苦的付出劳动力,作为合同的另外一方就有责任有义务给予他men应得的报酬,拖欠就是一种违约,这件事必须马上解决,什么元旦前?补发工资需要这么长时间吗?你men的工作效率就这么低下吗?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内必须解决拖欠民工工资的问题”

  徐光然冒汗了,龚奇伟也冒汗了,深水港的工程他接手时间不长,财政上也是刚刚缓解,目前的重点都放在如何将工程全面展开,其实民工工资的问题和他真的关系不大,具体的都和各个承包商有关,之前在会议上龚奇伟也强调过,建筑商不得拖欠民工工资,因为欠薪这件事已经闹出了很多的风波,龚奇伟给他men一个期限要求他men在元旦之前将欠薪问题全部解决可没想到文国权在这时候来了,而且一来就发现了问题

  【第一送出,今晚目标月票达到900张,12点前达成目标,再八千,凑足一万两千字爆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