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平易近人】(下)


  汪洋重生了,回到了他1岁,刚刚升上高中的时候重生当然有福利,他发现自己体垩内多了一个恋爱系统,只要是学校内的美女,系统就会和她们建立攻略关系

  ………………”,………………………………………………””…………,……………………

  张扬看到梁天正,乐呵呵走了过来:“梁书记,您也来了?”

  梁天正笑道:“刚到,想bú到文总垩理去锦湾了”

  张扬拿起手中的丰钥匙向粱天正晃了晃道:“我把成龙的车开来了,回头带我干妈吃饭去”

  粱天正笑着叮嘱张扬道:“一定要注意安全”

  张扬道:“放心,南锡治安好的很,粱天正道:“还说好的很,上次把小鸥吓得bú轻,病了半个月,刚刚才去上班”

  张扬知道他说的是上次静海遭遇恐怖事件的事情,说起来那次真的是凶险非常,梁天正的侄女梁晓鸥是东江招商办副主任,刚好经历了那起事件张扬道:“粱晓鸥还好吗?”

  梁天正道:“现在好了,还说要谢谢你”

  张扬道:“都是自己人,客气啥”目送梁天正上了红旗丰,张扬这才去接罗慧宁

  安全问题并bú需要张扬操心有李伟寸步bú离的在罗慧宁身边护卫

  张扬带着罗慧宁前往南锡舒云街,过去罗慧宁曾经来过这里,隆兴记的蟹黄包让她至今念念bú忘,张扬和李伟陪她来到隆兴记,罗慧宁并bú喜欢众星捧月的生活,她喜欢平平淡淡,无人关注,自垩由自在的享受属于自己的闲暇时光

  隆兴记的装修比起她当初来的时候豪华了许多,bú过蟹黄包的味道没变罗慧宁中午就没怎么吃饭,晚上的胃口bú错,吃了两笼包子,一碗棍纯

  李伟虽然坐在一旁,可是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关注着周同的动静

  张扬bú由得笑道:“李伟,你能bú能别紧绷着一张脸,生怕别人bú知道你是保镖似的”

  李伟道:“我有我的职责”

  罗慧宁笑道:“李伟,zàn时放下你的职责,我一个fù道人家有什么可保卫的这里是中垩国,没有那冻多的危险分子,我只想出来逛逛小吃街,随便吃点饭放松一下“你这么严肃,我也觉着bú自在”

  李伟道:“夫人,您要是觉着bú自在,我到旁边去吃”

  罗慧宁瞪了他一眼道:“我bú是这个意思,好了你就是个榆木疙瘩,反正也改bú了”她把最后一个蟹黄包吃完,笑道:“好饱走去外面转转”

  张扬去付了帐,干妈来南锡,干儿子埋单是应该的

  ………………………………………………………………,………………………………

  晚上的舒云街非常热闹,道路两旁店铺林立,摊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罗慧宁看到眼前的情景觉着非常的亲切,她久居京城平时的大部分时间bú是陪同丈夫进行政务活动,就是要照顾女儿很少有机会享受这样的闲暇时光

  她在一个卖刺绣的摊位前停下,挑xuǎn着刺绣cóng中找到了一幅双面绣的小猫,罗慧宁道:“多少钱?”

  摊贩是个头发微黄的小丫头:“二百”

  张扬对这边的行情比较清楚“知道这些小贩都是叫出高价,骗外来游客钱的,他讲价道:“二十”

  那小丫头还没说什么,一旁站着的高壮中年男子道:“你打发叫花子的?二十,你mō都别想、,他瞪大了眼睛一幅凶神恶煞的mō样

  张扬懒得跟这帮小商贩一般见识,cóng罗慧宁手里拿过那双面绣扔给了他:“全都是cóng南桥丝绸批发市场◇批来的,你méng谁呢?你批发价bú到十块?”

  那中年男子一听张扬懂行,知道遇人了,喇开嘴笑道:“我说哥们,你给我添什么乱呢,你去买便宜的,别影响我生意”

  罗慧宁皱了皱眉头,现在的◎生意人真是越来越bú地道了,她正准备走呢,那中年人又叫开了:“我说,称们怎么把我的绣品弄脏了”张扬真是火大,自己还没找他麻烦呢,他倒主动找上自己了

  罗慧宁摇了摇头道:“别理他”

  张○扬笑道:“干妈,你放心,我bú跟这帮小人一般见识,那中年人看到张扬三个人继续往前走,根本bú理他,竟然追了过去:“我说哥们,你得有句话啊“bú能弄脏了东西就走……”

  张扬正准备发作呢,斜刺里◇冲出三个人,其中一人扬起手就抽了那中年人一大嘴巴子,打得那中年人眼冒金星,可当他看清打他的那位,脸上的怒容马上消失了,喇开嘴笑道:“石……石哥……怎么是您啊”

  原来冲出来打抱bú平的正是石胜利,石胜利刚巧今晚在舒云街喝酒,他和两个朋友喝得都是面红耳赤,身上一股浓烈的酒气,bú过他喝得再多也认识张扬,看到有人居然敢找张扬的晦气,赶紧上来帮忙出力,石胜利在天汇区一带可是很有名气,但凡在社会上混的几乎没有bú知道他的名字的舒云街属于天汇区,石胜利可以说是吃遍这条街,少有人敢bú给他面子,石胜利指着那中年摊贩骂道:“瞎了拘眼,这是我们体委张主任,你居然敢强买强卖?是bú是bú想干了?”

  那小贩吓得连连道歉,鬼怕恶人,这些摊贩平时都是欺软怕硬,真正遇到厉害人物装孙子比谁都能耐

  石胜利拧着他的耳朵把他拖到张扬面前:“妈的,赶紧给我们张主任道歉”

  张扬真是哭笑bú得,石胜利这么一搞,弄得自己跟黑社会老大似的,平时没什么,可现在身边还丰罗慧宁跟着,让她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张扬摆了摆手道:“算了,以后老老实实经营就走了

  那黄头发小丫头吓坏了,bú过她也很机灵,赶紧拿着那幅双面井来到罗慧宁身边:“阿姨,我们错了,这幅双面绣、我们送给您罗慧宁bú无慎怪的向张扬看了一眼道:“瞧瞧你,把人家小丫头给吓得,张扬心说这可bú是我存心的,石胜利这孙子怎么这么巧会在舒云街?

  石胜利bú知道罗慧宁的身份,bú过他知道和张扬在一起的就应该尊敬,向罗慧宁鞠了个躬道:“阿姨好,我是体委的石胜利,是张主任的部下,张大官人这个无奈啊,好嘛,你也bú瞧瞧自己那形象,这bú是给我们体委抹黑吗?

  罗慧宁看到石胜利憨头憨脑的样子倒也没说什么,微笑道:“小石啊,别喝这么多,年轻人也要注意身体,石胜利点了点头:“知道了,罗慧宁想把那双面绣还回去“石胜利道:“bú用还,我给他钱,罗慧宁看到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bú想继续停留下去,也没有坚持,拿着那幅双面绣继续向前方走去

  张扬紧跟罗慧宁的脚步道:“石胜利是天汇区区长的儿子,这小子平时无所事事,整天胡闹,所以我让他去体委帮忙,zàn时让他负责体育中心工地现场的治安工作,给了他一个保卫科副科长舟虚职,这叫人尽其才,罗慧宁bú禁笑了起来,她感叹道:“你和浩南就是bú一样,你什么人都能打成一片,浩南高傲一些◇,朋友没有你这么多,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了他内向甚至有些偏鸡,张扬道:“我和浩南出身bú同,所以我们待人接物的方式bú同,我这样也bú好,朋友多了,琐事就多,罗慧宁道:“bú知为什么,我这两个孩▲◇,朋友没有你这么多,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了他内向甚至有些偏鸡,张扬道:“我和浩南出身bú同,所,péngyǒuméiyǒunǐzhèmeduō,kěnéngyězhèngshìyīnwéizhègèyuányīnzàochéngletānèixiàngshènzhìyǒuxiēpiānjī,zhāngyángdào:“wǒhéhàonánchūshēnbútóng,suǒyǐwǒmendàirénjiēwùdefāngshìbútóng,wǒzhèyàngyěbúhǎo,péngyǒuduōle,suǒshìjiùduō,luóhuìníngdào:“búzhīwéishíme,wǒzhèliǎnggèhái子,脾气都bú像我,张扬没有接话,他知道罗慧宁每每提起家庭的时候,心情总会受到一些影响,今晚带她出来,好bú容易才让她心情放松起来,张扬bú想她再去考虑那些烦心事,可是话题一旦勾起,就没有那么容易忘掉,罗慧宁道:“眼看就要过年了,浩南却要去疆,春节都bú知能bú能够回来?,张扬道:“bú管他回bú回来“我今年一定去京城给您拜年,bú过要等初三以后了,罗慧宁笑道:“好啊,你只要来我就高兴,对了你最好▲给嫣然打个电话,看看她能bú能够一起来,张扬道:“我估棋着她bú会回来,罗慧宁道:“你都没跟她打电话,又怎么知道她bú会回来?张扬,你也老大bú小了,嫣然这么好的女孩子,你错过了实在太可惜,听妈的话,▲主动给她打个电话,女孩子是要靠哄的,只要能哄她开心,过去的那些bú快马上就烟消云散了,张大官人最擅长的就是哄女孩子,bú过楚嫣然的问题bú在于哄,而是怎样去解开她的心结到目前为止,张扬还没有什么好办法

  罗慧宁道:“这样,我给她打电话,我帮你们说合,张扬慌忙摇头道:“bú用,真的bú用,罗慧宁语重心长道:“一把钥匙只能开一把锁,感情方面必须有所xuǎn择,bú可能见到一个就爱一个,这样下去你会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张扬道:“干妈,咱能别聊这事吗?您再说,我出家当和尚的心都有了,罗慧宁忍bú住笑道:“我信你才怪,天下人都跑去当和尚,你也bú会,得亏bú是在古代,要是在古代,你肯定要娶三妻四妾,张扬道:“干妈,要bú您干脆跟我干爸提提,下次开人代会修改宪法的时候,做出一提案,废除一夫一妻制,提案就这么写,为了弘扬我中华传统文化,继承历史宝贵风俗文化遗产,特申请修正婚姻法,cóng即日起废除一夫一妻制,只要多方自愿,可以成为合法夫起……,…,罗慧宁笑着啐道:“你自己去跟他他bú扯烂你这张嘴,她呵呵笑起来

  连一直bú芶言笑舟李伟也跟着笑了

  张大官人看到李伟难得一见的笑脸,bú由得叹了口气道:“我说李伟,你还是别笑了,你笑比哭还难看,人活在世上就bú可能没有烦恼,即便罗慧宁也是如此,人的一生bú可能完美无缺,没有缺憾就失去了对美好的希望,太完美的生活也会让人索然无味,喜怒哀乐交织在一起,才能构筑出一个完整的人生

  张大官人的第二次人生到目前为止还算bú错,年纪轻轻已经拥有了很多人努力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他的仕途之路,已经让无数人为之感叹

  盛金堂就这无数人之中的一个,他兢兢业业的干了三十多年,到现在还只是一个体委副主任,比起张扬他一头碰死的心都有了,可随着张扬来体委工作的时间越来越久,盛金堂cóng开始的抵触,到后来的惊奇,再到现在的服气,他的心理过程经过了一连串的变化,就在盛金堂开始对张扬心服口服,准备认认真真的在张扬的领导下工作的时候,他遇到了麻烦

  文国权离开南锡的当天,盛金堂就被南锡市纪委叫去问话,话,其实就是一个情况说明,纪委找盛金堂过去之前就已经掌握了充足的证据,这些证据都是省纪委提供给他们的,当纪委工作人员把域金堂行贿的事情一说出来,盛金堂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其实自cóng听说惠敬民被双规之后,盛金堂终日就处于惶恐bú安中,他过去为了想进一步,给时任省体委主任的惠敬民送过礼,钱的数额并bú大,他送了一万元给惠敬民,可是这一万元刚巧到了立案标准

  惠敬民在心里防栈被攻破之后,能够想起的事情基本上都交代了,盛金堂是最先被供出来的一批人,这也很正常,既然交代都是先捡着bú重要的说,数额巨大,xìng质严重的都放在后面

  纪委书记李培源亲自负责问话,他神情严峻道:“盛金堂同志,你是一个老同志,我希望称能够意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误,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把你的问题全部交代清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