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质量为先】(下)六千字


  张扬道:“安xīn呆在江城,南锡这块儿也是是fēi之地,指不定哪天我被人给免了,常凌峰呵呵笑了起来:“吃一堑长一智,有了江城机场的挫败,你不会那么容易跌倒的,“对我这么有信xīn?,常凌峰道:“不是对你有信xīn,现在整个平海都知道你是wén副总垩理的干儿子,谁还敢针对你啊,张扬明白了,敢情他是对wén副总垩理有信xīn啊,看来这件事传的还挺广,连江城那边都知道了,张扬道:“你丫别寒碜我,我现在压力挺大的,常凌峰笑道:“有什么压力?你只怕高兴都来不及?其实这件事对下面没什么影响,关键是让那帮领导知道,你就等着飞黄腾达,张扬道:“你觉着我干爹面子就这么大,远的不说,单单是我们乔书记就未必买他的面子,张扬说的是实情,wén国权虽然是国务院副总垩理,可乔振梁的政治背景也fēi同一般,自从罗慧宁当着这么多省领导的面强调他是自己的干儿子以后,张扬的确有些不安,他知道乔振梁和wén国权之间并不是那么的默契“因为这件事老乔会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看法?不过乔振梁这种身份的人想必不会介意这种小事

  放下电话,张扬才意识到徐宏宴一直都在旁边坐着呢,他笑道:“徐经理,你还有什么事儿?,徐宏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招待所的事情,顺便关xīn一下盛副主任,平时我们关系还不错,老朋友了,真不想他出事,张扬笑眯眯看着徐宏宴道:“徐经理,你该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徐宏宴一听他这样说顿时慌了神◎,连忙起身道:“没有,没有,我对您从来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厮的表情透辜口恐不安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徐宏宴赶紧告辞,他意识到张扬可能看出了什么,虽然他和张扬的关系一直都很融洽,可◆是这位年轻的tǐ委主任做事的风格始终让人琢磨不透,还不知道盛金堂的具tǐ情况呢,自己总不能不打自招,本来没有自己的事情,fēi得自投罗网,眼前只能耐xīn等待盛金堂的处理结果了

  ……………………,………………”…………”………………”………………………………,徐宏宴走后,张扬离开办公室准备前往tǐ育中xīn工地,来到皮卡车前的时候,看到常海xīn快步朝他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摞wén件:“张主任,您等等,张扬道:“什么事儿?,常海xīn道:“组建信息中xīn的事情,需要采购的器材我全都列好了单子,你过目一下,如果没问题帮我签个字,张扬接过常海xīn手中的笔,看都不看就在上面签了字

  常海xīn诧异道:“你都不看一眼啊?,张扬笑道:“我相信你,你坑谁也不会坑我啊,常海xīn俏脸不由得一热,小声道:“那可说不准,张扬道:“你要是敢坑我,我可饶不了你,到时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常海xīn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可爱的鼻翼,知道这位上司的流氓习气又犯了,赶紧岔开话题道:“你去哪儿?,“tǐ育中xīn,世纪建设公司出了点事儿,我得去现场看看,常海xīn绕到副驾拉开车门道:“我和你一起过去,你把我放在南洋国际就行了,我去看看场地,马就送过来了,应该考虑机房装修的事情了,张扬点了点头,上车启动了引擎

  常海xīn双手抱着wén件,一双美眸盯着前方

  张扬笑道:“我发现◆你已经进入角色了,常海xīn道:“什么角色?,“信息中xīn主任的角色,常海xīn道:“领导这么器重我,我当然要加倍努力rèn真的工作,不能让别人说你用人不善,任人唯亲

  张扬笑道:“我就是喜☆欢任人唯亲……,说这话的时候,他向常海xīn娇艳欲滴的樱唇看了一眼,忍不住咽了唾沫

  常海xīn听到他这个夸张的亲字,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双手抱紧了wén件,忽然惊声道:“红灯,张大官人正在意乱情迷之时,注意力难免不集中,听到常海xīn的惊呼,这才意识过来,一脚扪下刹车,也得亏他这辆皮卡丰性能优良,刹车距离短暂,不然就撞到前面一个横穿马路的行人身上了,那行人对张扬怒目而视,抬脚在皮卡丰上踢了一脚

  换成平时张扬肯定不能饶了他,可今天不一样,是他自己注意力不集中,怨不得别人,常海xīn知道张扬是个不服软的脾气,赶紧提醒他别动气,张扬今天xīn情颇佳,笑了笑道:“放xīn,我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常海xīn小声道:“你最近好像改变了许多,张扬道:“是不是变得加有内涵,加有修养了?,“切,常海xīn不屑的翘起了樱唇,这厮从来都改不了自吹自擂的毛病

  张扬把常海xīn放在南洋国际“想起借任wén斌的那辆沃尔沃还躺在tǐ委车库里呢,他嘱咐常海xīn道:“回头你见到李总,跟他说一声,任wén斌那辆车还在tǐ委,我改天再给送过来,常海xīn点了点头,拿着wén件下车了,走了两步又想起了一件事,来到车窗前道:“张主任,那个高廉明什么时候过来啊,他不是说要帮我找一位计算机高手吗?我看那个人办事不牢靠,说话没什么准头,你还是多催催他,张扬笑道:“放xīn,我今天就给艳打电话,让他尽快过来干活,常海xīn向张扬摆了摆身走入了南洋国际的旋转门,南洋国际目前还没有正式开业,一切都在筹备之中,李光南借给张扬一层楼作为tǐ委的临时办公地点,这也是在还张扬的人情,再初如果不是张扬帮忙,他也不能将酒店范围内的违章建筑给清理掉,所以张扬一提出这个要求,李光南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李长峰呆在办公室里一筹莫展,世纪公司管理层的几个都坐在办公室里,他们的脸上全都是憨云惨淡,总经理被检察院弄过去了★,到现在事情都没有眉目,假如徐光利真的因为受贿而被起诉,世纪就会面临一场空前的危机,就凭李长峰根本没可能领导公司继续前进

  李长峰道:“都别发愁,应该没什么大事,我小舅只是去配合调查,没什么大◎问题,今天就能出来,其实他小舅能不能出来,他xīn里一点底都没有,今天去找大舅,被呵斥了一顿,李长峰实在拿不准这次大舅会不会出手帮忙

  副经理刘正阳道:“长峰,徐书记是你大舅啊,检察院不会这么不给面子,世纪的这帮管理层和徐光利不是朋友就是亲戚,普遍没什么水准,像这种话是犯忌的,他想都不想就能说出来,其他人居然还跟着一起点头

  李长峰叹了口气道:“这事儿你们别管了,都好好干活,无论我小舅在或不在,我们都得继续搞好建设,这句倒是实话

  这时候工程部的小陈走了进来,趴在李长峰的耳朵边低声说了句什么李长峰皱了皱眉头,起身道:“tǐ委张主任来了,我先去会会他,张扬带着安全帽,背着双手就站在主tǐ育场工地前,现在tǐ育场的主tǐ工程已经基本完工,很快就要进入内外装修阶段张扬不是建筑方面的行家,单从外表是看不出任何问题的,其实之前已经聘请了工程方面的专业人士过来检验,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不过张扬知道徐光利向惠敬民行贿,而且工程的不少材料都是惠强负责的,他xīn底就开始打怵,惠强那小子他了解,东江tǐ育场看台的坍塌事件跟他就有些牵扯,想不到他居然手伸这么长,够到南锡来了

  李长峰对张扬积怨颇深,可张扬是tǐ委主任,也是tǐ育中xīn工程总指挥,他就算xīn里再恨张扬,也得硬着头皮过来见他来到张扬身后,低声道:“张主任来了,张扬嗯了一声,也没回头看他,下颌昂了昂道:“就快封顶了,李长峰道:“元旦前能够封顶,然后进行整tǐ装修阶段,张扬道:“工程质量能够保证吗?,李长峰听出他语气不善,应该是想挑毛病,人在遇到fēi常情况的时候,脑子里往往会想得多一些,李长峰过去有任何事首先都会去找小舅徐光利请教,可现在小舅被检察院请去问话,目前世纪就是他说了算,徐光利离开的时候也特地强调了这一点,让李长峰rèn真看住工地,任何事情都等他回来再说

  李长峰道:“能保证,张扬道:“徐总呢?,这就有点明知故问了

  李长峰道:“我小舅有事情要处理,这边暂时交给我全权负责,张扬点了点头,目光转向李长峰道:“你负责啊,也好,你马上下达一个通知,停止一切建设,开展为期三天的安全质量检查,李长峰愕然道:“什么?,张扬冷冷道:“你没听清?,李长峰道:“可是我们的工期很紧,在这种时候还要停下建设,搞什么安全质量检查一耽误了工程交付,谁能承担这个责任?,张扬道:“别跟我谈责任,●什么也不如安全重要,什么也不如质量重要,wén总垩理昨天来工地现场视察,特别指出这一点,你不乐意,找wén总垩去,张扬根本就是信口开河,wén国权什么时候说过要他们把工程建设停下搞安全质量大检查,他这○shímeyěbúrúānquánzhòngyào,shímeyěbúrúzhìliàngzhòngyào,wénzǒngèlǐzuótiānláigōngdìxiànchǎngshìchá,tèbiézhǐchūzhèyīdiǎn,nǐbúlèyì,zhǎowénzǒngèqù,zhāngyánggēnběnjiùshìxìnkǒukāihé,wénguóquánshímeshíhòushuōguòyàotāmenbǎgōngchéngjiànshètíngxiàgǎoānquánzhìliàngdàjiǎnchá,tāzhè样说的目的是从气势上压倒李长峰,他也算准了李长峰不可能去找wén国权说理

  李长峰点了点头道:“我们的安全过得硬,就算安全检查也没必要停工?,张扬道:“我说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你当我不想赶紧加□快建设进度?上头的命令,我们要无条件执行,还有,你小舅到底干什么去了?,李长峰咽了唾沫,这事儿真不好开口

  张扬道:“等会儿去现场指挥部开会,我有话要对你们这些承包商说,tǐ育中xīn的主要工★□快建设进度?上头的命令,我们要无条件执行,还有,你小舅到底干什么去了?,李长峰咽了唾沫,这事儿真不好开口

  张扬道:“等会儿去现场指挥部开会,我kuàijiànshèjìndù?shàngtóudemìnglìng,wǒmenyàowútiáojiànzhíháng,háiyǒu,nǐxiǎojiùdàodǐgànshímeqùle?,lǐzhǎngfēngyānletuòmò,zhèshìérzhēnbúhǎokāikǒu

  zhāngyángdào:“děnghuìérqùxiànchǎngzhǐhuībùkāihuì,wǒyǒuhuàyàoduìnǐmenzhèxiēchéngbāoshāngshuō,tǐyùzhōngxīndezhǔyàogōng程承包商只有徐光利和梁成龙,现在徐光利去了检察院,只能是李长峰替他前往参加会议

  前来参加会议的还有近加入tǐ育中xīn工程建设的常海龙,两位tǐ委副主任,刘刚和李红阳

  此前梁成龙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吹革动,张扬抵达指挥部会议室的时候,他和常海龙正在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

  张扬走入会议室,萧苔敏也跟着进来了,最后来到的是李长峰,按理说他是没有资格过来参加会议的,可徐光利不在,他只能顶上

  张扬坐下之后道:“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开会,所以咱们就长话短说,大家都知道wén总垩理昨天来到tǐ育中xīn工地现场视察,他对咱们工程的总tǐ建设表示满意,不过也提出了我们很多存在不足的地方,尤其重点提出了安全质量问题,安全第一质量第这两者是我们必须要做到的,缺一不可

  其实过去我们不止一次的强调过这件事,可我还是发现,我们的有些同志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所以我决定在tǐ育■中xīn工地范围内开展一场安全质量大检查,成立检查组,彻底检查在建工程,利用自查和互查,尽早发现我们工程建设中的不足,发现存在的隐患,并且将之及时克服,听张扬这么一说,李长峰xīn里平衡了许多,原来不◆是针对他们世纪一家,而是要在tǐ育中xīn建设工地范围内开展这场大检查,梁成龙的丰裕也不能例外

  梁成龙和常海龙对望了一眼,两人都觉着张扬的这个决定相当的突然,昨天wén国权过来视察的时候,并没有提出什么安全质量的问题,张扬今天究竟唱的是哪一出?

  会议过后,几名建筑承包商先退场,张扬向刘刚道:“刘主任,你尽快一下tǐ育中xīn工程建设的供货商名单,查清楚惠强的公司究竟提供了哪些材料,tǐ委方面是在张扬来到南锡之后才获得tǐ育中xīn工程指挥权的,对过去的一些材料供应商具tǐ情况并不十分清楚,刘刚点了点头

  李红阳道:“惠强?是不是惠敬民的儿子?,张扬道:“就是他,萧苕敏道:“听说惠敬民因为贪污受贿被双规了,涉及到的金额挺大的,张扬笑道:“咱们是tǐ委不是纪委,惠敬民的事情和咱们无关,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查清我们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在出问题以前把隐患消除掉,千万不要等到别人查出问题,李红阳道:“可过去tǐ育中xīn的事情又不是我们tǐ委在负责,就算查出问题也和我们没关系,张扬道:“真出了问题,领导才不会跟你讲这些道理,他们要的是交代,要的是有人出来承担这个责任,大家还是提高警惕,我不希望tǐ委再出什么事情了,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张扬用上了一个再字,这让他们想到了域金堂,盛金堂的事情已经给每个人都敲响了警钟,张扬未雨绸缪的做法是正确的

  散会后,梁成龙并没有马上走,他站在指挥部的院子里默默抽着烟

  张扬交代完事情离开的时候,看到了他,缓步来到他的身边道:“等我呢?,梁成龙并没有否rèn,嗯了一声,他把烟蒂扔在地上一脚踩灭

  张扬忍不住骂道:“你丫就这素质,一点公德xīn都没有,梁成龙笑道:“好好的为什么要停工搞什么安全质量夫检查?,张扬道:“徐光利的事情你知道了吗?,梁成龙点了点头道:“惠敬民的事情牵出了很多人,他只是一条小鱼罢了,张扬听到这句话内xīn忽然一动,他想起梁成龙过去和惠强之间的关系也很不错,工程承包承建的过程易出现暗箱操作的地方,当初梁成龙因为东江tǐ育场的事情栽了跟头,他能够承建东江tǐ育场的翻工程,和惠敬民也不无关系“以惠敬民的贪婪,梁成龙肯定也少不了给他好处

  梁成龙说完那句话也觉着有些过了,他笑了笑道:“哥们,你可别多想,我跟惠敬民没什么关系,张扬笑道:“此地无银三百两,你跟他什么关系我管不了,我也懒得管,最近这件事牵涉很广,大家都多点小xīn,梁成龙没说话,又点燃一支香烟

  张扬道:“我让全部停工并不是针对你,徐光利被检察院叫过去问话,惠敬民把他供了出来,徐光利给他先后送过二十万,惠强在早期tǐ育中xīn的建设中提供了不少建筑材料,梁成龙道:“你担xīn惠强提供的材料有问题?,张扬没说话,可是他的表情已经rèn同了粱成龙的这句话

  梁成龙道:“这你倒可以放xīn,惠强提供的材料肯定会比别家贵,可是质量方面应该有所保证,这么大的工程,他不敢在材料上做手脚,张扬道:“小xīn为妙,还是彻底查一查,如果主tǐ育场工程质量上存在问题,现在改正还来得及,梁成龙道:“徐光利不会有什么大同题,毕竟他大哥是市委书记,张扬道:“宋省长亲自抓的案子,徐光然也不敢殉私,你等着瞧,这次徐光利搞不好会进去,梁成龙低声道:“他要走进去了,主tǐ育场工程怎么办?,张扬道:“走一步算一步,先把隐患排除了再说,成龙,你也得把好质量关,tǐ育中xīn工程事关重大,不容有失

  梁成龙点了点头,其实他的xīn情也嗜些沉重,他嘴上虽然说和惠敬民没有关系,可过去他承建过东江tǐ育场整修工程,还是给过惠敬民一些好处的,现在惠敬民不停的咬人,很难保证不会咬到他的身上,不过梁成龙在这方面做得都很隐蔽,没有直接给惠敬民送过钱物,只是通过让惠强参与的方式,让他得到实际的好处,在法律上应该不会挑出太多的毛病,而且东江tǐ育场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梁成龙也为那件事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再说他的叔叔是东江市委书记,平海省副省长,惠敬民要是将矛头指向自己,显然是不明智的

  张扬能够看出梁成龙的xīn情并不太好,拍了拍他的肩头道:“牺牲几天的时间,对大家都有好处,你也是检查组的主要成员,建筑方面你比我懂行,这次一定要好好查查世纪那边,梁成龙道:“真是一件事接着一件事,老tǐ育场那块地拍卖的事情都不见你提了,张扬笑道:“你急着用钱啊?陈市长病了,最近市里都在忙着wén总理视察的事情,我看拍卖要等几天了,你放xīn,只要拍卖的事情定下来,拍卖款到账,我会第一个考虑你的事情,“第二六千字奉上,今天一万字,高订终于突破两万,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绩,可对一本官场书来说很不容易了,多谢大家支持,本周的推荐票不给力,求点免费推荐票,权当帮助章鱼庆贺一下,今天开始又是一个的起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