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人尽其才】(下)


  这话张扬可不爱听,cháng海心也不爱听,林佩佩今天说话总针对张扬,cháng海心道:“看来今天中午我不该来”说完这句话,她起身就走了

  李光南也觉着林佩佩说话有些过份,正考虑怎么帮着圆回来,可他没想到cháng海心反应这么激烈,他和cháng海心接触不多,可是他对cháng海心的背景是清楚的,cháng海心的父亲是岚山市委〖书〗记cháng颂,而且麻烦的是她是张扬眼前的红人,李光南慌忙起身想去追她:“cháng小姐”

  cháng海心摆了摆手,已经扬长而去,cháng海心之所以这样不仅仅是对林佩佩的这句话反应过激,而是她利用这种方式来维护张扬,张扬是南锡市体委主任,以他的身份不可能也不适合去和一个刁蛮丫头翻脸,可cháng海心不同,她可以将心中的不满表达出来,她可以利用这种方式让李光南和范思琪这帮加坡商人下不来台,cháng海心这样做,等于帮着张扬化解了眼前的尴■尬,也让张扬有了一个离开的借口

  事情陷入僵局全都是因wéi林佩佩而起,范思琪如果不有所表示也说不过去,她佯怒道:“佩佩,你越来越不像话了,胡说什么?”

  林佩佩委屈的扁了扁嘴,眼圈红●了,泪水几乎就yào掉下来了

  张大官人此时表现的相当大度,他笑道:“林小姐只不过说了句玩笑话,大家都别当真,咱们都这么熟了,开开玩笑没什么,范总,你别责怪林小姐,小cháng脾气也不hǎo,我去劝劝她”张扬起身离去

  李光南脸上可挂不住了,虽然张扬的语气还算婉转”可他也听出张扬不悦,他陪着笑道:“cháng小姐是名门闺秀,自然有些脾气”

  张扬道:“〖中〗国没有名门闺秀,我们这儿多得是又红又专的草命儿女”说完这厮乐呵呵走了

  李光南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打心底叹了口气

  林佩佩把张扬惹毛了”范思琪自然也不hǎo意思继续呆下去,她向李光南告辞道:“李总,真是不hǎo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李光南挤出一丝笑容道:“哪有那么严重,张主任都说了,只是玩笑罢了”

  范思琪和林佩佩回到车内,林佩佩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惹祸了,向范思琪怯怯道:“我错了◇”

  范思琪没说话

  林佩佩伸出手试图抓住范思琪的手”却被范思琪一把甩开,冷冷望着她道:“我早就警告过你,在外面你yào做hǎo自己的本分,生意上的事情你不能多说话,你究竟记不记得?”☆

  林佩佩咬了咬樱唇道:“我看不得他欺负你,上次如果不是他,体育场地块的开权早就被你拿下了,根本用不着费这么大的精力”

  范思琪怒视林佩佩道:“我再跟你强调一遍”我怎样做生意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yào你干涉,你是我的助理,一个助理不可以随便说话听到没有?”

  林佩佩强忍眼泪点了点头

  范思琪有些心烦意乱的打开手套箱,从中拿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

  林佩佩拿出火○机给她点上,范思琪抽了烟,心中的怒火渐渐平息了一些”低声道:“张扬这个人很不简单,我不想跟他做敌人”

  ………………………………………………………………………………………………

  cháng海心并没有走远,沿着南洋国际门前的道路慢慢走着,不久,她就听到了身后的汽车喇叭声,张扬开着皮卡车来到她的身边,落下车窗微笑道:“美女”去哪儿,yào不yào搭顺风车?”

  cháng海心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俏脸之上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轻声道:“算你识趣”

  张扬笑道:“不识趣不行啊,人家都说我是吃白饭的了,我哪能厚着脸皮继续呆在那儿”

  cháng海心格格笑了起来

  张扬道:“你没生气啊?”

  cháng海心道:“wéi了她一句话,我至于吗?我是wéi你不平,我又不是官,人家说吃白饭的指的就是你”

  张大官人厚着脸皮道:“你真疼我,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维护上级领导,丫头,到底是草命家庭出身,这政谁觉悟就是不一般”

  cháng海心道:“别胡说八道,我才懒得维护你”她对张扬的脾气摸得很清楚,yào是不赶紧打断他,这厮还不知会说出怎样过分的话cháng海心道:“那个林佩佩是什么人?”

  张扬道:“范思琪的助理,跟咱俩的关系差不多”

  cháng海心俏脸微红道:“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这话说得一点底气都没有,两人都钻到一个被窝里,耳鬓厮磨了,关系肯定不寻cháng

  张扬说完那句话,脑子里却忽然一亮,他低声道:“你觉着这个林佩佩是不是有些不对头啊”

  cháng海心道:“我怎么知道?”

  张扬道:“一个助理没理由这么嚣张啊范思琪对她hǎo像很关照,关系肯定不一般,不然单单是今天的事情就会把她炒掉”

  cháng海心道:“可能两人是亲戚也未必可知”

  张扬道:“应该不是,海心,你说她俩会不会有点不正cháng啊?”

  cháng海心道:“怎么不正cháng?”

  “我也说不清,不过我总觉着她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怪怪的”

  cháng海心道:“两个女人又怎么怪怪的…………难道你怀疑她们………”cháng海心的俏脸羞得通红

  张扬道:“我什友都没说”

  cháng海心道:“你满脑子都是一些阴暗的思想,做人能不◇能阳光一点?”

  张扬正想回应她,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贴在耳边,却看到cháng海心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又把手机从耳边移开了一些”cháng海心笑了,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张扬★越来越关心了,哪怕是一些小小的细节,只yào是关于张扬的,她都会当成最重yào的事情去办

  电话中的声音并不熟悉,低沉而沙哑:“张主任吗?”

  张扬道:“是我您是?”因wéi估计到对方的年龄不小,所以张扬尊表现的这么客气

  “我是shí仲恒”

  张扬听说是天汇区区委〖书〗记shí仲恒给自己打电话,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和shí仲恒没怎么打过交道,如果说有联系也是因wéishí胜利的事情,他找自己难道是wéi了shí胜利的事情?张扬笑道:“shí〖书〗记啊,您hǎo,找我有事情吗?”

  shí仲恒道:“我路过体委所以上来看看没想到你不在单位”

  无事不登三宝殿,shí仲恒既然去体委拜访自己,肯定有事情,而且这事情不会小

  张扬道:“我在工地安全检查呢,shí〖书〗记,yào不这么着,您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去”

  shí仲恒道:“hǎo我就在体委等你”

  张扬挂上电话自言自语道:“我跟老shí没多少交情啊,他找我做什么?”

  cháng海心道:“去见了不就知道了?”

  张扬点了点头

  cháng海心道:“你把我在这儿放下,我打车去我哥那里”

  cháng海龙除了体育中心的绿化、装修工程之外,近又通过张扬的关系接下了海天的装修改建,目前正在海天大酒店现场工地呢

  张扬把车靠在路边停下cháng海心道:“你别光顾着忙,千万别忘了和高廉明联系,再有两天设备就全部运到南锡了他给我找的电脑高手连影儿都没有呢”

  张扬笑了笑道:“放心,我记着呢”

  ………………………………………………………………………………………………

  天汇区区委〖书〗记shí仲恒此时正坐在体委的会客室内,体委副主任崔国柱在一旁陪他说话,天汇区是南锡经济最wéi展的一个区,shí仲恒这个人很有一套,他担任区委〖书〗记之后,天汇区的工农业生产总值连年大幅递增可谓是政绩卓著,他也是最有希望提升wéi副市长的一个

  张扬走入会客室满脸笑容道:“不hǎo意思,让shí〖书〗记久等了”◆

  shí仲恒笑着站起身来伸手和张扬握了握手:“张主任,我刚巧路过这里,所以顺便过来看看”

  崔国柱很有眼色,他笑道:“你们聊,我还有事儿yào办”

  崔国柱走后,张扬和shí◎

  shízhònghéngxiàozhezhànqǐshēnláishēnshǒuhézhāngyángwòlewòshǒu:“zhāngzhǔrèn,wǒgāngqiǎolùguòzhèlǐ,suǒyǐshùnbiànguòláikànkàn”

  cuīguózhùhěnyǒuyǎnsè,tāxiàodào:“nǐmenliáo,wǒháiyǒushìéryàobàn”

  cuīguózhùzǒuhòu,zhāngyánghéshí仲恒在沙上坐下,张扬笑道:“shí〖书〗记这次来是不是wéi了胜利的事情?”

  shí仲恒摇了摇头道:“胜利在你手下工作我放心,这孩子整天游手hǎo闲,幸亏你把他弄到体委来工作,我看他最近改变●了不少,张主任,改天我一定yào设宴hǎohǎo谢谢你”

  张扬笑道:“其实胜利也不像你们说的一无是处,自从来到体委之后,他表现还是很不错的,工作积极性挺高,大家对他的评价都还不错”

 ☆ 儿子一直都是shí仲恒最大的一块心病,不过自从儿子被张扬打了一顿,整个人真的改变了许多,一物降一物,看来儿子是遇到克星了,在过去,shí仲恒根本不敢想象,他的这个儿子可以穿上制服去维护治安,刚才又听■说张扬还把他吸收进了安全检查小组,shí仲恒wéi儿子的改变深深欣喜着,可是他又不敢相信,他害怕儿子只是做两天样子,过不几天又会故态复萌

  shí仲恒也知道张扬在海天的事情上利用了他儿子,不过○○现在的状况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shí仲恒虽然看透,却不能说透,张扬这今年轻人很不简单,他把shí胜利弄到体委来,等于把shí仲恒也绑架到了一条船上,shí仲恒一开始的时候还对张扬的这些手段颇有微词,◇★可后来听说文副〖总〗理夫妇来到平海之后对张扬的关爱,shí仲恒的心底又开始活动了起来,儿子真能和张扬处hǎo关系,对他只有hǎo处没有坏处,官场中人权衡利弊,第一个念头就会从政治上考虑,shí仲恒有个◆原则,他很少和比自己官职低的人结交,和不如自己的人交往,只有他们求你办事,他们几乎不可能给自己帮助,想yào在政治上不断地进步,就yào和比自己强的人交往,所以shí仲恒一直都和他的小舅子关系很hǎo■,陈浩是南锡市cháng务副市长,shí仲恒虽然是他的姐夫,可是在官位上不如年龄比自己小的陈浩

  shí仲恒今天前来的目的也是wéi了陈浩,他已经听说陈浩的事情了,这两天也抽空去了一趟东江,s☆hí仲恒道:“我来是wéi了感谢你们把陈副市长及时送到了医院”

  张扬这两天一忙,把陈浩的事情给忘了,他关切道:“陈市长的情况怎么样了?”

  shí仲恒道:“我昨天下午去看他,情况还算稳定,复查的g结果出来了,情况比预想中yàohǎo得多,他的肺部阴影是陈旧性的结核灶,不是什么恶性的东西”

  张扬道:“那就hǎo”

  shí仲恒道:“医生说可以手术,原病灶在肝左叶,●可以将肝左叶切除,以后配合放化疗,预后应该不错”

  张扬心中一动,如果陈浩的原病灶在肝左叶,可以行手术切除,如果他的肿瘤没有生转移,那么他还有办法将之治愈

  shí仲恒道:“张主任,我★◆来是想提前给你打个招呼,陈浩对病情产生了怀疑,在他的追问下,我妻子把实情告诉了他,他经过慎重考虑,已径决定辞职去专心看病了”

  张扬道:“陈市长的身体也的确不能承担这么繁重的工作

  s●hí仲恒又道:“他害怕耽误工作,已经让我向市里代wéi提出申请,体育方面的工作以后都yào压在你身上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