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暗涌】(上)


  第五百九十八章【暗涌】

  张扬感到有些奇怪,陈浩是常务副shì长,就算请假,也没必要让石仲恒专门来和自己说一声,他们这么做,对自己也太看重了张扬认为专门过来说明这件事可能并不是陈浩de意思,石仲恒来找自己需要一个借口来展开话题张扬道:“陈shì长de事情真是让人遗憾,可是这病既然落在了他de身上,就只能面对现实,现代医学这么发达,很多癌症已经可以治愈,我相信陈shì长一定是吉人自有天相”

  石仲恒道:“他准备在省人民医院开刀之后,返回南锡做后期de治疗,只要专家给出放化疗方案,在哪里进行后期治疗都是一样”

  张扬点了点头:“shì里知道这件事吗?”

  石仲恒道:“已经说过了”

  南锡shì委会议室内,常委们正在开会,当天de气氛显得有些压抑,shì委书记徐光然de心情极度不好,先是他de弟弟徐光利因为行贿惠敬民事件被检察院请了过去,然后又知●道常务副shì长陈浩得了癌症,刚才又收到消息,副总理文国权在岚山开发区发表了一通讲话,倡议兄弟城shì应该打破地域观念,增强彼此间de经济合作,互通有无,秉着共同开发,共同发展de原则做好进一步深化改☆革de工作,其中重点提出了南锡深水港de事情,说什么深水港不是南锡自己de事情,这么重大de工程应该集中周围地区de优势,摒chú地域观念,这样才能顺利圆满de完成建设任务

  徐光然知道文国权不会平白无故强调这件事,而且这件事既然被他说出来,就不可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整个平海都在关注着文国权de一举一动,文国权de这番话不仅是对岚山说de,也是对南锡,对整个平海说de

  会议◎从常务副shì长陈浩de病情开始,shì长夏伯达道:“今天上午,常务副shì长陈浩同志,通过家人递交了辞呈,因为身体de缘故,他已经无法继续担任常务副shì长一职,这是他de辞职申请”他扬起手中de那●张申请,然后慢慢放在桌面上

  常委们de目光都看着徐光然,所有人都清楚徐光然de心里不好过,一直以来陈浩和常凌空都是他de左右手,常凌空之前已经前往岚山担任shì长,现在陈浩又病倒了,徐光然de左膀右臂在短时间内先后离去,对他绝不是什么好事何况他de弟弟徐光利因为行贿被抓,就算徐光然是南锡shìshì委书记,他对这件事也是一筹莫展,因为主抓这件事de是宋怀明,徐光然不敢做任何手脚,这段时间徐光然de日子可不好过

  徐光然现在深深体会到什么叫祸不单行,倒霉de事儿一件接着一件,他低声道:“陈浩同志de事情真是让人感叹,所以我平时一直都在强调,大家不要只顾着工作,也要多多保重身体,要知道身体de本钱,没有一个过硬de身体,还怎么进行**工作?还谈什么为人民服务?”说到这里他忽然感到一种说不出de烦闷,清了清嗓子道:“陈浩同志虽然病倒了,可是我们de工作还是要继续下去,大家讨论一下,目前由谁来顶替他de工作比较合适”

  徐光然de这句话就意味着要在众多de副shì长中选出一位常务副shì长,而且这位常务副shì长会成为未来南锡shì常委徐光然说完,紧接着就提议道:“我先提出一位候选人,我觉着王海波同志不错,大家以为怎么样?”

  所有常委都保持着沉默,王海波和陈浩一样,都是徐光然de人,其实常委中de多数人都习惯了沉默,在南锡和徐光然唱对台戏并不明智

  shì长夏伯达说话了:“我觉着龚奇伟同志合适一点,他过去就分管体育工作,对这一领域相当de熟悉”夏伯达已经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de味道,徐光然正处于政治上de低潮期,这种难得de机会如果他zài不知道加以把握,那他就白白在体制中混这么多年了,夏伯达并没有说提议龚奇伟当常务副shì长,而是故意混淆概念,提议龚奇伟分管体育工作

  徐光然当然知道夏伯达de目de,他淡然道:“奇伟同志肩上de担子已经够重了,深水港工程这么重大,我不想他分神”这句话等于公然否决了夏伯达de提议

  徐光然接下来de话就是:“大家举手表决,我提议王海波同志暂时接替陈浩同志de工作,同意de请举手”徐光然清楚de意识到现在南锡de政坛已经暗潮涌动,他必xū采取坚决果断de措施,稳定自己在南锡de政治地位,不然他在南锡多年经营起来de绝对话语权,将面临一次空前de挑战

  徐光然第一个举起了自己de手,就在他准备把自己de决定强加给所有常委de时候,他de秘书匆匆走了进来,附在他de耳边低声道:“电话,宋省长de电话”

  徐光然de脸色变了,没想到宋怀明会在这个关键时刻给他打电话,他不☆得不中断会议,迅来到隔壁de房间内,从秘书手里接过电话,用恭敬地口气道:“宋省长,您好,我是徐光然”

  宋怀明道:“光然同志,文副总理很关注你们深水港de事情,对你们所面临de困难进行了深入了○▲解,这次在岚山,专门针对深水港de事情和岚山shìde领导干部进行了一番磋商,大家讨论后认为,岚山应该加入到深水港de建设中去,这也是乔书记de意思”

  徐光然脑子里嗡地一声,他感觉自己de头■■就要快炸开了,当初龚奇伟提出这件事,他好不容易才给平息了下去,可没成想这件事过去没多长时间,怎么又旧事重提,文国权虽然是国务院副总理,可他应该不会干涉地方内政de,宋怀明说得这番话究竟有多少可信度?不■过无论是不是文国权de倡议,作为省长de宋怀明既然说了,就证明这件事已经成为定局徐光然喉头发干道:“宋省长,深水港工程已经全面启动,一切都在井然有序de进行,我觉着中途发生变化并不好”

  宋怀明道:“光然同志,作为一位老党员,老干部,你de目光不能始终局限于南锡本地,深水港工程会给周边城shì地区带来一个飞跃发展de机会,让岚山加入深水港de建设,也是为了分担你们所承受de压力,有些事大家都很清楚,深水港前些日子曾经面临停工,虽然现在情况得到缓解,可是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用不了太久de时间,这种事还会发生”

  徐光然一个劲de擦汗

  宋怀明道:“其实在文副总理来南锡◎之前,我和乔书记针对深水港de事情就谈过,文副总理提到这个问题,我专门针对这件事和乔书记交换了一下意见,并取得了一致de看法,为了深水港工程能够顺利圆满de建成,必xū要加强地域合作,其实岚山shìs○□hì长常凌空同志过去就是深水港项目de负责人,中途加入应该不存在什么磨合问题?”

  徐光然一颗心不停de往下沉,他明白了,这件事已经成为事实,领导们决定了,根本由不得他改,面对这个结果,他只能▲接受,无论是否情愿,他低声道:“宋省长,我尊重领导de决定”这句话充满了无奈,他不接受又有什么办法?

  宋怀明道:“我听说你们常务副shì长陈浩同志得了肝癌?”

  徐光然道:“是,他已经提出辞呈,我们正在开常委会讨论”

  宋怀明道:“帮我慰问一下陈浩同志,他de工作安排,省里会做出调整”

  徐光然愣了,他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了,省领导为什么突然会盯住南锡,一个个都把手伸到了南锡,他这个shì委书记似乎变得可有可无,徐光然周身都冒出虚汗,他意识到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对了,省里肯定对他de领导产生了不满,不然不会接连做出这样de调整,常务副shì长de位置,他无法作出决定,省里要确定这件事徐光然感到一种说不出de屈辱,这是对他领导能力de不信任徐光然还想说句什么,一时间却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宋怀明那边已经挂上了电话

  徐光然都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走回会议室de,所有常委都看出他de脸色极其难看,徐光然在自己de位置上默默坐了下去,点燃了一支香烟,默默地抽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纪委书记李培源终于忍不住提醒他道:“徐书记,咱们还接着表决吗?”

  徐光然摇了摇头,目光充满茫然道:“这件事以后zài说”

  所有常委都觉着奇怪,徐光然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以后zài说?常务副shì长de问题可以以后zài说,可是他分管de工作必xū要有人●接替,难道这件事就这么不明不白de搁置下去?

  省委书记乔振梁de办公室内多了两个人,一位是纪委书记曾来州,一位是省委秘书长阎国涛,曾来州是专门过来向乔振梁汇报惠敬民案情de最进展de

  乔振梁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来州同志,这次做得很好,对于惠敬民这种**分子就应当坚决打击,绝不手软”

  曾来州道:“惠敬民实在可恶,他de儿子惠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知道宋省长主抓这件案子,竟然找人报复宋省长,害得柳校长差点流产”

  乔振梁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件事,双目圆睁,怒不可遏道:“这件事是真de?”

  曾来州道:“真de,宋省长害怕这件事在干部中造成恐慌情绪,所以一直压着”

  乔振梁怒道:“胆子不小,这种人一定要重判,要让他对自己de所作所为付出沉重de代价”

  曾来州又说了两句,起身离去了

  阎国涛刚刚才从岚山回来,宋怀明陪同文国权去了江城进行为期一天de考察,阎国涛这次来是专门针对南锡和岚山发生de事情向乔振梁汇报de

  乔振梁道:“文总理de这个提议很好,过去我不说是因为时机不到,而且不想在人前造成一种我们de政策偏重于岚山de印象,既然文副总理提出,最合适不过怀明同志已经和我交换了看法,我让他给徐光然打了一个电话”

  提起徐光然,阎国涛想起了一件事,他低声道:“乔书记,我听说徐光然de弟弟徐光利也和惠敬民de案子有关系”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他是谁,只要是违反了法律,就要追究他de责任,这个徐光利他是做什么de?”

  阎国涛道:“徐光利是南锡世纪建设公司de总经理,当初南锡体育中心de项目就是他在承建,后来因为建设进度de问题,工程建设发生了变,他只负责南锡主体育场de建设”

  “哥哥当书记,弟弟搞建设,还真是配合默契啊,这里面究竟有没有问题?”乔振梁没好气道

  阎国涛知道乔振梁对徐光然十分不爽,他轻声道:“南锡这几年出了不少de问题,我看和领导层应该有些关系,徐光然在南锡独揽党政大权,夏伯达这个人又过于圆滑,欠缺主见”

  乔振梁道:“到底是当秘书出身de,服从命令听指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