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暗涌】(下)


  *国畴听到这句话,脸不由得热了热,虽然乔振粱无意说他可yán国涛也显然属于这个范围内de

  乔振粱看到yán国涛尴尬de表情,不由得笑道:“你别多想,我没想说你,不过你也没多少主见”□

  yán国涛笑道:“我现在de职责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主见多了,就不听话了,就会惹领导不开心”

  乔振粱哈哈大笑:“国涛啊,你和夏伯达yǒu过不少相同de经历,你帮我分析分析他”

  yán国涛道:“既然乔〖书〗记让我说,我就大胆说两句,夏伯达这个人过去一直都是顾〖书〗记de秘书,正如您刚才所说,当秘书时间长了,容易欠缺主见,而且夏伯达担任南锡市市长没几天,顾〖书〗记就退了下去,他自然失去了主心骨,政治上处于彷徨期,所以他在南锡de工作一直都是谨小慎微,也许他是在等待机会”

  乔振粱道:“说实话,我在官场中这么多年,就没见到过比他这个市长当得窝囊de”

  yán国涛笑了起来

  乔振粱道:“贪污犯罪,可是蹲在国家给他de重要位置上,蒙混度日,毫无作为也是一种犯罪”

  yán国涛道:“南锡市常务副市长陈浩病了,听说得de是肝癌,目前在省人民医院住院,准备手术了,他已经递出了辞呈”

  乔振粱道:“刚才我和宋省长还在电话中谈过这件事,他向我推荐了北港市副市长曹向东”

  yán国涛道:“乔〖书〗记怎么认为?”yán国涛对乔振粱是相当了解de,虽然表面上乔振粱和宋怀明已经过了磨合期,最近合作de还算默契,不过宋怀明在平海de重大事件上并没yǒu太多de话语权乔振粱从把张扬安放在南锡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将南锡政坛洗盘de准备,这一局棋”他肯定会按照自己de意思走

  乔振粱道:“南锡缺少一个yǒu主见de市长”

  yán国涛内心一怔,他确信自己听得清清楚楚,yán国涛所说de是市长,而不是副市长,难道乔振粱想动夏伯达?他想起了龚奇伟”难道乔〖书〗记真deyǒu心要扶植龚奇伟?

  乔振粱道:“考验一个干部是不是称职de标准,首先要考虑到他在改草开放de过程中究竟是yǒu利于改草de发展,还是阻挠改草de发展,凡是影响或阻挠到改草发展大计de,必须要被淘汰”他de祜说de斩钉截铁,断无回旋de余地

  yán国涛小心翼翼de问道:“乔〖书〗记,是不是您心中已经yǒu了合适de人选?”

  乔振粱道:“这段时间,我考察了不少人”也征qiú了一些同志de意见,江城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应该是个合适de人选

  ”

  yán国涛瞪大了眼睛,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乔振粱会提出这个人选,他提醒乔振粱道:“乔〖书〗记,李长宇在江城就是常务副市长,调他去南锡可不是升职啊”

  乔振粱微笑道:“兼任南锡市市委副〖书〗记,南锡市常委,三块招牌够不够用?”

  yán国涛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夏伯达de不作为已经彻底让乔振粱失去了信心,龚奇伟de能力仍然需要时间去证实,李长宇在江城常务副市长de职位上一直做得兢兢业业,从清台山旅游到三环路修建,到教育改草,乃至最近de江城机场建设都表现de很称职,还yǒu一个重要de原因,李长宇和张扬de关系很好”是张扬进入官场de引路人,他去南锡,张扬肯定会不遗余力de支持他,开拓局面自然变得容易了许多,乔〖书〗记这一手不可谓不高明

  yán国涛清楚一点,李长宇去南锡绝不是奔着常务副市长去de,乔振粱是要重组南锡市de领导班子,李长宇前往南锡,势必会形成三足鼎立de局面,以夏伯达过去表现出一贯弱势,他极yǒu可能成为最先被淘汰de一个,而徐光然de处境好像也不是那么乐观,他de弟弟徐光利已经被检察院立案调查,yǒu道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徐光然肯定不是那么干净,如果真de从徐光利查到了他de身上,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yán国涛明白,这次乔〖书〗记走动真格de了,众所周知,乔老和文国权之间de理念不同,而文国权这次来平海考察,提出了一些意见,乔振粱表现de出奇de合作,给予大力de支持,这其中yǒu很大de原因就是乔振粱对深水港工程de现状不满,文国权刚好给了他一个顺水推舟de机会

  ……………………………………………………”……………………………………………………

  在李长宇de任用上,宋怀明并没yǒu太多de意见,他对平海de市级领导干部做过一番深入de了解,李长宇因为种种de缘故,宋怀明和他接触de算比较多de一个,他也认为李长宇yǒu能力,但是乔振粱把李长宇调到南锡de确打破了常规,宋怀明一眼就看出乔振粱任用李长宇de真正目de,他绝不是想让李长宇责当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此去是奔着南锡市市长,甚至南锡市委〖书〗记去de,乔振粱给了李长宇三道金牌,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南锡市常委,也就是说,李长宇在党政方面前yǒu发言权,徐光然和夏伯达两人谁做de不好,谁就面临下台de危机

  杜天野对省里de这个决定十分de不理解,李长宇是他在江城最密切de政治伙伴,现在肩负着江城de很多重点工作,把李长宇调走,他肩头de责任顿时沉重了起来,北港市副市长曹向东来接替李长宇de位置,杜天野和曹向东不熟悉,彼此间肯定会存在着磨合阶段,杜天野免不了要向宋怀明抱怨,可他也不能坚决反对”毕竟李长宇前往南锡对李长宇自身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在江城李长宇短期内不可能逾越左援朝这座大山,只yǒu走出去,他才yǒu可能在政治上开拓一个de天地

  杜天野在接到通知,专门来到了李长宇de办公室”在体制中,上级领导放下架子来到部下de办公室yǒu两种情况,一种是去问责de,一种是真deyǒu急事

  李长宇已经接到了省组织部de电话,他此时正在默默消化领导这次任命de意思,不过yǒu一点他能够断定,这次去南锡虽然级别上没yǒu任何de变化,可对他来说是大好事,是一次政治上de飞跃李长宇并没yǒu想到杜天野这么快就来到了自己de办公室内,慌忙起身迎接道:“杜书记,您怎么来了?”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我是专程过来恭喜你de”既然说是恭喜,却又为什么叹气,足见杜天野心中对李长宇de不舍

  李长宇拉着杜天野在他刚才de位置上坐下,自己又拿了张椅子,在杜天野身边坐了,★微笑道:“杜〖书〗记”我也是刚刚接到组织部de电话,感觉也很突然”

  杜天野道:“我知道应该让你走,可是心底又舍不得你走啊”

  李长宇相信杜天野de这句话发自真心,他起身倒了杯茶给杜天◆wēixiàodào:“dù〖shū〗jì”wǒyěshìgānggāngjiēdàozǔzhībùdediànhuà,gǎnjiàoyěhěntūrán”

  dùtiānyědào:“wǒzhīdàoyīnggāiràngnǐzǒu,kěshìxīndǐyòushěbúdénǐzǒuā”

  lǐzhǎngyǔxiàngxìndùtiānyědezhèjùhuàfāzìzhēnxīn,tāqǐshēndǎolebēichágěidùtiān野道:“杜〖书〗记,我没想过要走,之前一点征兆都没yǒu”

  杜天野道:“是不是和张扬这小子yǒu关,如果是他,我非得狠狠骂他一顿”

  李长宇道:“应该和他没关系”张扬还没到能够影响省领导决定de地步”

  杜天野也知道这件事不会是张扬引起de,他从李长宇手里接过茶杯,喝了茶道:“长宇啊你这一走,我心里空空荡荡de,真不知道谁yǒu能力接替你de工作”

  李长宇微笑道:“不是yǒu句话说,地球离开谁都一样转,我对江城其实没那么重要”你才是江城de脊粱骨”

  杜天野笑了:“很少听到你奉承我啊”

  李长宇道:“江城de改草不是单靠哪一个人,而是集体努力de结果”现在一切都已经上了轨道,几大工程都在稳步建设之中”我也能够放心离开了”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低声道:“我总觉着这次省里de组织变动和文副〖总〗理de视察yǒu关”

  李长宇道:“具体de事情我也不清楚,也许只yǒu等我到了南锡才能够搞清楚这些事情”

  杜天野笑道:“终究是你和张扬yǒu缘,兜了一圈,你们又在一起了”

  李长宇道:“还真是”他也不禁笑了起来

  ………………………………………………………………………………………………

  张扬还是从乔鹏举口中知道李长宇要来南锡担任常务副市长de消息,乍一听到他yǒu些不相信,毕竟这事情太突然,按照张扬de常规思维考虑,南锡这么多de副市长,就算陈浩病了,随便都会yǒu人顶上,根本想不到省里金从江城调人过来,李长宇原本就是常务副市长,过来还是担任常务副市长,级别上并没yǒu任何de提升,不过省里任命他为常务副市长de同时,还让他担任南锡市委副〖书〗记,这就yǒu些耐人寻味了

  乔鹏举道:“张扬,不是你向我们家老爷子保荐de李长宇?”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真不知道,如果你不对我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乔鹏举道:“装,你接着装,这么大de事情你会不知道?”

  张扬道:“我最近忙着搬家,还yǒu体育中心de安全质量大检查,单单是这摊子事儿我就忙得昏天黑地,哪还顾得上去管市里de干部调动,再说了,就算我想管,也得轮de上我管不是?”

  乔鹏举听他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de确,张扬只是一个处级干部,市级领导干部de变动轮不到他操心,如果张扬没yǒu向他老爷子极力保荐李长宇,那么这件事就是老爷子自己de意思,在国内经商必须紧密de关注政治,尤其是像乔鹏举这种立志成为红色资本家deyǒu志青年来说,政治de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de注意力

  乔鹏举道:“我听说李长宇是你干爹,这事儿究竟是真de还是假de?”

  张大官人苦笑道:“假de,他是我妹de干爹,不是我干爹不过,我进入官场是他引得路,确切地说应该是我老师”

  乔鹏举道:“跟干爹也差不多

  张扬道:“性质不同,性质不同,你千百别给我胡乱拉关系”

  乔鹏举笑道:“他来南锡对你肯定是大yǒu好处啊”

  张扬道:“我从开始到现在很少靠别人照顾,我是靠着自己de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de”这厮说话也不脸红,如果不是省委〖书〗记乔振粱在关键时刻发话,他这会儿指不定在哪儿窝着呢

  乔鹏举道:“南锡政坛变动,看来体育场地块de事情还要拖延一段时间”

  张扬道:“这次前来竞拍de不少,我们已经确定了拍卖保证金”

  “多少?”

  “一百万”

  乔鹏举道:“底价多少?”

  张扬道:“这件事我说了不算,如果要是我当家,我肯定从两个亿起拍”

  乔鹏举笑道:“要是两个亿,我想都不想就放弃了,那块地值不了这么多钱”

  “那倒未必,现在已经yǒu很多家对这块地表示出了浓厚de兴趣,不排除拍出天价de可能”

  乔鹏举道:“听你这么一说,我de信心已经开始动摇了”

  张扬道:“yǒu句话怎么说来着?yǒu信心未必会赢,可没信心一定会输,多点信心,很快就能够见分晓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