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吹毛求疵】(上)


  张扬对李长宇前来南锡天疑是拍双手赞成的,可是他也没有主动和李长宇联系,询问这件事的具体情形,想必李长宇最近也忙着工作交接,何必去打扰人家,等他来到南锡再叙旧也不迟,再说了,张扬手头yào忙的事情实在太多,他也没时间,有句话他说得不错,市级领导的变动轮不到他管,他也管不了

  李长宇调任南锡的消息对南锡市的领导层来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徐光然自然紧张,可夏伯达比他还y★ào紧张,这些混迹政坛多年的老手,政治上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的警惕,这次的变动可不李长宇在江城的时候就是常务副市长,现在调入南锡仍然担任常务副市长,省里根本没有考虑从南锡内部选拔,这给chū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信号,省里对南锡市领导层不满

  用屋漏又遇连阴雨来形容徐光然现在的处境最合适不过,他亲弟弟因为háng贿已经被正式立案调查,他寄予最大厚望想yào捞取丰厚政绩的深水港工程,如今也因为文国权的建议而生了改变,从南锡单独开转变成南锡和岚山两市联合开,这就意味着,他期望的政绩将至少打个五折,陈浩的突然病倒让徐光然又失去了一条有力的臂膀,省里这次的决定让徐光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李长宇前来不仅担任南锡市常务副市长,还兼任南锡市委副〖书〗记,省里把他放到南锡来就是对自己所带领下的南锡领导班子不满

  徐光然对李长宇其人并不了解,听说这个人作风低调,是个典型的实干家,李长宇究竟是怎样的人他并不在乎,真正在乎的是这次是省委〖书〗记乔振粱亲自话,是他做chū的决定,也就是说,李长宇的背后有乔振粱力撑,这次肯定是来者不善

  南锡市长夏伯达的心情同样很煎熬他本以为徐光然最近的日子不好过,自己隐忍这me长时间,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进háng反击,可是李长宇的突然前来打乱了他的计划,夏伯达是个善于分析的人,就连顾允知在任的时候都肯定夏伯达身上的理性,可一个人如果太过理性了就会欠缺漏*点,在工作上往往会表现chū缺乏主动性夏伯达听到李长宇yào来担任常务副市长的消息之后马上就着手分析目前的政治现状,未来的南锡将会chū现三足鼎立的局面,像极了三国志中的魏、蜀、吴,夏伯达认为徐光然多年经营的实力绝非一般,他应该是魏国,自己比徐光然弱,但是实力比李长宇强,毕竟他在南锡已经有了这me久的根基自己勉强算个吴国,而李长宇只能是属国了,自己究竟是应该联合李长宇上演一chū时代的连吴抗魏,还是应当和徐光然合作,共同应对初来咋到的李长宇?夏伯达费尽了思量他考虑来考虑去,自己应该左右逢源,李长宇的到来也许是个机会他一方面可以和李长宇交好,一方面可以挑唆徐光然对付李长宇,让他们争去,斗得头破血流才好,最后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chū于这样的想法,夏伯达主动去拜会了徐光然,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试探徐光然心里究竟是怎me想?

  夏伯达这次很直接,见到徐光然的第一句话就是:◆“徐〖书〗记您知道了,省里已经定下来了江城市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同志确定过来我们南锡担任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

  徐光然听得很清楚,夏伯达把市委副〖书〗记放在前面,把常务副市长放在后面,妾伯○☆达这个人很稳,做每一件事都yào经过深思熟虑,所以他的话很少会有漏洞在他的印象中夏伯达很少主动过来拜访自己,今天前来,目的很明确,他也是听到李长宇的事情坐不住了

  徐光然微笑道:“听说了,我也★没想到会是他来担任常务副市长的职位”

  夏伯达道:“不知道这次省里又走chū于怎样的考虑啊”

  徐光然没说话,双手摆弄着桌上的水晶烟灰缸,他在等待,等待妾伯达进一步暴露chū他的用意和目的

  夏伯达笑了笑道:“我听说张扬是李长宇的干儿子,看来这次长宇同志过来,他应该是最高兴的一个”复伯达通过这句话向徐光然传递了两个信息,第一李长宇来到南锡肯定会得到张扬的配合,第二,李长宇来到南锡,他并不高兴

  徐光然叹了口气,目光投向窗外,夕阳西下,深沉的幕色正一点点吞噬掉属于夕阳的玫红,徐光然忽然想起一句古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难道说的正是自己不断黯淡的仕途吗?徐光然道:“其实我也很高兴”

  夏伯达终究还是没有掩饰住目光中的错愕,在他看来,徐光然本该比自己加郁闷才对

  可徐光然偏偏就yào说:“我很高兴长宇同志能够到南锡来”

  ………………………………………………………………………………………………

  龟田浩二在工程上从来都是精益求精,他来到南锡只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已经从主体育场工程中挑chū了三处不符合规定的地方,一处和施工材料有关,另外两处和施工工艺有关,好在现在还能够补救,龟田浩二当即就拿chū了整改方案,张扬下给世纪建筑公司方面,他懒得多说话,只是强调:“马上就给我整改,一周之冉我会重验收,如果再不合格,你带着你们的工人全部给我走人”

  换成过去,李长峰或许还会和张扬争论几句,可现在他不敢,他舅徐光利还没放chū来呢,世纪建筑公司上上下下人心惶惶大舅又不肯chū面,李长峰这两天已经被层chū不穷的事情闹得焦头烂额,他早已失去了和张扬辩驳的底毛,不过当着张扬的面点头答应,等张扬走后,他马上给大舅打了个电话,虽然知道这个电话十有**又会遭到大舅的呵斥,可他不说不háng

  果然不chū李长峰的所料,徐光然接到电话之后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徐光然火也很正常,他最近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外甥偏偏在这种时候给他添堵,徐光然道:“张扬抓安全质量问题没错”你们工程质量上有问题就应该马上整改,现在不改,等到以后chū了问题,想改都没机会了,搞不好是yào承担刑事责任的,东江体育场的事情你不知道吗?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不yào觉着我是市委〖书〗记,你们就可以放松对自己的yào求,越是这样,越是yào做得比别人加用心,越是yàoyào求自己比任何人都yào严格,可你们倒好,自己看看,都做了些什me事情,让我怎me好意思去面对其他人”

  李长峰听大舅骂完,方才道:“大舅”我不反对他抓安全质量,可是此前他已经让质检部门多次检查过我们的工程,这次挑chū的毛病,过去都是通过的,可不知道他从哪里请来了一个〖日〗本,自从这〖日〗本人来到之后,就搞什me所谓的国际标准”过去的检查都不作数了?难道我们〖中〗国人的质监部门还不如鬼子的一句话吗?”

  徐光然不耐烦道:“你有跟我诉苦的功夫还不如去考虑考虑怎样整改,我告诉你”主体育场决不能chū任何的差错,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

  李长峰道:“舅舅”这个张扬一直都在针对我,为什me这次他只查我们?体育中心的建筑承包商又不是只有我们一个?”

  徐光然道:“别管别人怎me样,先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háng了,我还有事”

  “舅舅”李长峰冲着电话叫了几声,可那边已经是嘟嘟嘟的忙音响起,李长峰感觉到很委屈,这种委屈又没地方去说,也许他只能按照龟田浩二提chū的整改方案进háng整改了

  其实李长峰冤枉了张扬,张扬并不是只针对他们世纪建筑公司,所有体育中心的在建项目都在龟田浩二的检查范围内,丰裕虽然是大公司,一样被龟田浩二挑chū了毛病,张扬做事的风格也很干脆,这边查chū问题,马上就下整改通知书,粱成lóng虽然是他哥们,也不能例外

  粱成lóng也很不理解,其实他对质量的把握已经很严格,按照国家标准没什me问题,他愤愤然去找龟田理论,龟田浩二的回答很简单:,“标准不可能一成不变,你们〖中〗国不是有个刻舟求剑的故事吗?老用老的标准衡量是不科学的,现在世界建筑的考核标准日月异,作为一个建筑商必须yào跟得上时代,不然就只能被淘汰”

  粱成lóng道:“这里是〖中〗国,不是你们〖日〗本,我们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龟田浩二反问他道:“〖中〗国人、〖日〗本人、欧洲人、非洲人,全都是人,是人就得吃饭,不可能因为你们搞什me特色社会主义就不用吃饭了”

  粱成lóng道:“你这是哪跟哪?我说好是建筑标准,我们已经符合国标了,为什me你yào用国际标准来检查我们?”

  龟田浩二道:“国家标准比国际标准严格的,按照国家标准,可国际标准比国家标准严格的,就yào按照国际标准,这是张主任专门交代我的,你yào是有什me不理解的,你应该去找张主任,而不是找我”

  ………………………………………………………………………………………………

  粱成lóng跟龟田浩二聊不chū什me头绪,他气呼呼去找了张扬,张扬正在体委开搬迁动员会呢,虽然体委都是一些工作人员,搬迁的时候不会chū现什me钉子户,可大家在这里工作了这me多年,乍一离开还真有点舍不得会议上张扬专门把体委办公楼的效果图给大家看,表示等到体育中心建好之后,他们体委会是最先入住体育中心的一批,的体委办公楼加现代化,环境加优雅

  这次的会议没有开太长时间,真正的用意就是提前通气,让大家都有一个准备,争取年前搬到位于南洋国际的悔时办公楼过渡一下

  体委yào搬家,最不舍的人自然是徐宏宴,他苦心经营了这me多年,现在体委和老体育场地块拍卖,他原本指望着和张扬搞好关系,争取续冉三年,现在续约的事情肯定黄了今天他作为特约来宾,也旁听了体委的这次会议

  会议结束的时候,徐宏宴追上张扬刚跟他说了两句话,张扬就看到了站在阳台处的粱成lóng,他向徐宏宴道:“徐经理,咱们有时间再聊,我来朋友了

  徐宏宴点了点头,向粱成lóng打了个招呼,识趣的离开了

  张扬笑眯眯冲着粱成lóng道:,“你不在工地呆着,来我体委千什me?”

  粱成lóng道:“为了安全质量检查的◆事情”

  张扬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道:“咱们进去再谈”

  粱成lóng道:“就在这儿说,我都快被气炸了”

  张扬笑道:“你粱老板宰相肚里能撑船,谁能把你气成这样啊?”

  ★◆事情”

  张扬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道:“咱们进去再谈”

  粱成lóng道:“就在这儿说,我都快被气炸了”

  张扬shìqíng”

  zhāngyángzhǐlezhǐzìjǐdebàngōngshìdào:“zánmenjìnqùzàitán”

  liángchénglóngdào:“jiùzàizhèérshuō,wǒdōukuàibèiqìzhàle”

  zhāngyángxiàodào:“nǐliánglǎobǎnzǎixiàngdùlǐnéngchēngchuán,shuínéngbǎnǐqìchéngzhèyàngā?”

  粱成lóng道:“还不是你找来的那个鬼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