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输液】(上)


  梁成求只罢了,他自然不会当真挖龟田浩二,剿槽哪二的薪金可是和国际接轨的,在粱成龙看来,花这么一大笔钱,去挖一个日本不值,他的集团内不缺乏这种人才,同样的技术管理人员选用国内的要比洋货便宜的多,商人先考虑的当然是成本

  谈到喝酒高廉明、梁成龙加上龟田浩二也不是张扬的对手,不过张扬今晚有些心不在焉,七点半的时候就提前离席,说有急事要先行离开

  这还是从没有过的事情,粱成龙把张扬送到门外:“哥们,你可真不仗义,人都是你请来的,你居然要先走?”

  张扬笑道:“我真有事,今天客人们就拜托你来照顾了,咱哥们革垩命友谊万年长,以后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梁成龙哭丧着脸道:“你怎么补偿我?再让日本查我的安全质量吗?,张扬道:“马上就拍卖了,想想你的工程款,梁成龙无奈的看着这厮远走的背影,感觉张扬变的是越来越滑头了,连望梅止渴这招都给他用上了,就南锡目前政坛上混乱的局面,那块地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拍卖呢,就算拍下来,工程款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拿到

  张扬之所以走这么急是有原因的,他吃饭的时候接到了秦传良的一个电话,秦清病了,已经病了三天可始终高烧不退,让她去医院她又不去只是自己吃了点药,可没见好转让秦传良揪车的是,秦清每天仍然坚chí上班,秦传良原本打算这两天就返回江城的,可因为女儿生病又耽搁下来无论他怎样劝女儿在家里休息,可秦清就是不听,秦传良没奈何只能给张扬打了个电话

  张扬一听秦清病了,自然顾不上其他的事情,马上驱车前往岚山

  秦清没想到张扬会这么晚过来她颇为诧异,望着门外的张扬几乎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她马上就猜想到究竟怎么回事,转向父亲道:“爸是不是你给张打的电话……,话没说完,就咳嗽起来

  张扬目光中流1ù出几分关切他轻声道:“秦叔叔说你病得厉害,所以我过来给你看看,秦传良热情的把张扬给请了进去

  秦清有些无奈的向父亲摇了摇头,表面上虽然不悦可内心却欢喜非常,这段时间她和张扬都忙于彼此的政务,虽然南锡和岚山距离如此之近,他们却少有见面的jī会

  秦传良道:“张扬,你帮我劝劝你清姐,她病了这么多天,还是坚chí去工作,简直是摧残自己的身子嘛秦传良对这个女儿是相当的疼兑秦清道:“爸,我都没事了你就会题人……”她又开始咳嗽

  张扬道:“清姐,我为你诊诊脉”

  秦清点了点头,来到沙上坐下,将手腕反转,平摊在茶几之上,张扬在她身边坐下,右手的中指贴在她凝脂般的肌肤之上,从秦清的脉相来看,不仅仅是伤风感冒这么简单,而是秦清的内力修为即将面临一次突破之前秦清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张扬教她的这套内功心法,其实顾佳彤、海兰她们都会,不过她们都做不到像秦清这般心无旁鹜,秦清身为岚山市副市长,本来应该要数她最为繁忙,不过她在工作之余,反倒是最能静下心来的一个,所以她自从跟张扬修习内功之后,勤练不辍,所以内力修为已经是诸女之中最高的一个

  当着秦传良的面,张扬自然不能说秦清这病到底是什么缘故,他皱了皱眉头

  秦传良看到他的神态,不由得惊慌道:“张扬,怎么?清的病要不要紧?”

  张扬道:“是感冒,不过很重,得去医儒看看”

  秦传良道:“我早就说过要去医院嘛”他准备去换衣服跟着一起过去,秦清却道:“爸,这么晚了,你就别去了,让张扬陪过我去就是,等看完病,再让他送我回来”

  秦传良听到女儿这样说,点了点头,他本身对张扬也放心得很,叮嘱道:“等到了医院给我打个电话回来,看医生怎么说”秦传良把秦清的大衣拿下来,让她穿好,直到目送张扬带着秦清驱车走远,这才关上房门

  汽车市驶出市委家属院,秦清侧过身,螓枕在张扬的肩头,声道:“你好坏,为什么要骗我爸?”

  张扬道:“我什么时候骗他了?,秦清道:“什么病你看不好?为什么要说去医院▲?”

  张扬笑了,1ù出一口洁白而整齐的牙齿,暗夜里,贝壳一样闪亮:“我也没说不让秦叔叔一起去,明明是你不让他跟着去,应该是你别有用心才对”

  秦清被他说中,俏脸不由得一热,本想争辩两●句,可是嗓子一热,又剧烈咳嗽了起来

  张扬左手驾驶,右手怜惜的轻拍着秦清的美背,秦清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喘息道:“也许我真应该去医院了”

  前方就是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张扬来到大门前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前方驶去

  秦清无力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我会不会传rǎn你感冒?”

  张扬微笑道:“为什么不问我要带你去哪里?”

  秦清闭上美眸:“不想问,你愿意带我去哪里就去哪里”秦清忽然想,如果张扬从现在就带着自己浪迹天涯,自己会不会跟他走?答垩案显然是肯定的她在人前是一位冷静而睿智的副市长,如此年轻就已经在政界有所建树不知被多少人嫉妒和羡慕然而在秦清的心中,没有什么比得上张扬重要

  汽车来到岚山西郊的乔止,张扬沿着盘山道路一直驶上山顶,在山顶的平地上泊好车凶殉请睁开美眸,这才意识到张扬把自己带到了什么地方,姆弛声道:“大半夜的到这里来做什么?”

  张扬笑了笑,从车内拿出一个水壶喝了一口:“这儿清净”

  秦清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山风迎面吹来,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马上裹紧了大衣,乔山虽然不高,可是站在这里可以清晰地看清岚山的全貌夜深人静,◇没有人会像他们这样跑到这座空山里来的

  张扬跟着秦清走了下去他张开臂膀将秦清的jiao躯搂在怀中,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低声道:“这儿只有我们两个没有人会打扰我们”

  秦清扭过头,张扬★méiyǒurénhuìxiàngtāmenzhèyàngpǎodàozhèzuòkōngshānlǐláide

  zhāngyánggēnzheqínqīngzǒulexiàqùtāzhāngkāibìbǎngjiāngqínqīngdejiaoqūlǒuzàihuáizhōng,yòngzìjǐdetǐwēnwēnnuǎnzhetā,dīshēngdào:“zhèérzhīyǒuwǒmenliǎnggèméiyǒurénhuìdǎrǎowǒmen”

  qínqīngniǔguòtóu,zhāngyáng低头想要ěn她秦清声道:“不,心传rǎn你感冒……,张大官人才不管这些,捉住秦清jiao艳yù滴的樱,用力啜了一口,可此时秦清的手jī响了起来,张扬不得不将秦清放开,秦清拿出手jī,看到电话是家里打来的,吐了吐舌头,宛如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俏皮可ài,却是父亲担心她有事,打电话过来询问她的情况

  秦清轻声道:“爸,张扬刚刚陪我看过医生,医生说要输液,您先睡,我得挂两瓶水呢,估计还要过两三个时才能回去”挂上电话,现张扬表情古怪的看着自己,秦清俏脸一红,嗔道:“都是你,害得我要向爸爸说谎话”

  张扬笑道:“没说谎话啊,我们出来是为了输液啊,要不咱们抓紧给你输液,别让老爷子久等了”

  秦清红着脸在他xiong口捶了一拳:“流氓,好好的话到你嘴里就变味儿了”

  张扬微笑道:“那咱们就一边输液一边谈”

  秦清道:“我还感冒呢,你不想我病情加垂?”

  张扬道■:“治病有很多种方式,你的病只有我才能治好”

  秦清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嗔怪,认为张扬在这种时候,仍然想着男女欢好的事情,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可是她又不忍心拒绝张扬,两人在车厢内纠缠在一起,秦清■■:“治病有很多种方式,你的病只有我才能治好”

  秦清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嗔怪,认为张扬在这种时候,仍然想着男女欢好的事情,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可是:“zhìbìngyǒuhěnduōzhǒngfāngshì,nǐdebìngzhīyǒuwǒcáinéngzhìhǎo”

  qínqīngkāishǐdeshíhòuháiyǒuxiēchēnguài,rènwéizhāngyángzàizhèzhǒngshíhòu,réngránxiǎngzhenánnǚhuānhǎodeshìqíng,yīdiǎndōubúdǒngdéliánxiāngxīyù,kěshìtāyòubúrěnxīnjùjuézhāngyáng,liǎngrénzàichēxiāngnèijiūchánzàiyīqǐ,qínqīng声道:“你要是被我传rǎn感冒了,别怪我,张扬笑道:“你主要问题不在于感冒,而是内力面临突破,我帮你”

  秦清感觉到这厮的大手已经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俏脸热道:“这种事儿也和修炼内功有关?,丶张扬道:“过去我以为没啥关系,可最近现真正达到武功大成的地步,这是一个捷径”张大官人并不是玩笑话,他从李信义那里得到了一卷春宫图,经过他一段时间的研究,现其中蕴藏着一套yīn阳双修的内功

  秦清道:“我不信”

  张扬打开了灯,从扶手箱内将那卷春宫图拿了出来,出示给秦清看,秦清看到那幅春宫图,上面画的极其1ù骨,方才看了两眼俏脸就红了起来,jiao羞难耐道:“你这个厚脸皮的家伙,怎么收集这些东西?心被警垩察现,以散播yín秽物品罪把你给抓起来”

  张扬道:“这可不是普通的东西,你仔细看看,这画面上人的身上绘有经脉图谱,乃是一套yīn阳双修的内功方法,你想想是一个人力量大还是两个人力量大?按照上面的方法修习,可以通过yīn阳交合的方式让两人的经脉融会贯通,水**融,修炼也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秦清有些不能置信道:“真的会有这么神奇?,张扬道:“我刚刚搞清楚一◎些门路,不过还没有练习过”

  秦清啐道:“我才不相信呢”

  张扬道:“我骗你做什么?修炼这种功夫,两人的内力必须都要有一定的根基,你的内力已有成,应该可以配合我”

  秦清含羞道●:“你这人,做这件事都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张扬笑道:“你还是不信我”

  秦清觉着身下一凉,这会儿功夫已经让张扬把她的衣kù脱得干干净净,秦清虽然看到那张春宫图,可是对张扬yīn阳双修的鬼话却并不信任,可是jiao躯在张扬的抚弄下已经开始有了反应,终于她分开玉tuǐ,缓缓坐在张扬的双tuǐ之上,黑暗中默默体会着两人融为一体的销hún滋味

  两人在黑暗的车厢内默默动作着,他们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秦清的体温不断上升,她抱紧了张扬的身子,张扬解开她的衣襟,亲ěn着她的粉颈,沿着她晏妙的曲线一直ěn落在她的xiong膛之上

  秦清的电话偏偏又响了起来,还是父亲的电话,秦清拿起电话,一手捂住张扬的嘴巴,生怕他出任何的声响竭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爸,我还在医院呢,输完液就会去……”说完,秦清就匆匆挂上了电话

  张扬一脸坏笑的看着她,低声道:“这世上有这么大的针头吗?”

  秦清羞不自胜的将他用力推倒在椅背之上,jiao躯扑了上去,声道:“你想害死我吗?”

  张大官人自然不会害她,疼都来不及呢,他们双手相握,秦清在极度的愉悦中,宛如整个人升入云端,不久她就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全感觉,仿佛她和张扬的经脉连在了一起,两人的内息融会贯通,在彼此的体垩内顺畅流动张扬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双修之法,他没想到秦清的内力竟然已经有了如此修为,开始的时候,他考虑到秦清经脉的承受能力,只敢将内力一点点透入她的体垩内,可后来可以将三成的内力汇入秦清的经脉之中,按照春宫图上的方法,这样的内力修行对双方都是大有稗益,当然对内力较弱的一方,获得的稗益要大一些

  65zw激情请百度65zw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