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输液】(下)


  秦清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这一段的记忆一片空白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现自己赤身体的趴伏在张扬的怀,两人都shì赤未着寸缕,车内也没有开暖风,可shì他们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寒冷

  秦清伸出手指在张扬的鼻尖上轻点了一下:“刚才我怎么了?”

  张扬微笑道:“nǐ刚才太〖兴〗奋了,所以晕过去了”

  秦清埋下头去在张扬的xiong口咬了一口,这次下嘴颇重,在张扬的xiong口上留下了一个小巧整齐的牙印儿

  张扬伸出手轻轻在她的玉tún上拍打了一记,轻声道:“这种yīn阳双修的方法必须循序渐进,虽然nǐ的内力有了一定的根基,可shì和我相差仍然太远,因为shì第一次○练习,所以我掌控不好,传入nǐ〖体〗内的内力稍稍强了一些,nǐ的经脉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所以才会晕倒,不过以后不会了”

  秦清红着脸想从张扬的身上爬起,却被张扬紧紧抱住脱身不得,她又羞又急道★:“以后我才不陪nǐ练什么双修,我看shì个邪法,要shì控制不好,我岂不shì要被nǐ害死”

  张扬笑道:“nǐ怕死ā?”

  秦清道:“不怕死,可shì我怕这样死,让别人知道多难为情ā”

  张扬笑道:“要shì真的因为这事死了,我陪nǐ一起走,最多人家说咱们shì输液反应,现在医院因为输液反应死人的多了去了”

  秦清含羞去捂他的嘴巴:“还说,就会胡说八道”

  张大官人道:“咱们shì不shì要抓紧时间”

  “做什么?”一时间秦清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张扬道:“输液ā,nǐ不shì说有两瓶水要打,想要病快点好,就得药量跟得上”

  “滚信不信我咬死nǐ”

  “舍得吗?”

  ………………………………………………………………………………………………

  秦副市长当然不舍得咬死张扬,虽然咬了他几口,可都shì不疼不痒的张扬辛辛苦苦从南锡连夜赶过来,虽然给她治病的这种方式有待商榷,不过张扬对她的关心shì毋庸置疑的,秦清很感动,凌晨一点,张扬又把她送回了家门口,老爷子在家里等着呢,输液也不可能输一夜,秦清走下皮卡车的时候,感觉有点儿不舒服,双tuǐ之间枯枯腻腻的,这厮倒shì敬业,留了不少的东西在自己〖体〗内可秦清感觉身体轻松了,体温正常了,也不咳嗽了,看来张扬双修之术还真的很神奇

  张扬向市委家属院的大门努了努嘴道:“我就不送nǐ进去了,太晚了,怕别人看到说闲话

  秦清咬了咬樱,轻声道:“nǐ要走?”

  张扬点了点头道:“nǐ没事我就放心了,我现在返回南锡还能睡个好觉”

  秦清望着张扬阳光灿烂的笑脸,不知为何鼻子忽然一酸,泪水差一点就要夺眶而出,虽然她竭力抑制,张扬还shì看到了她美眸的那两点晶莹知道秦清舍不得自己,柔声道:“赶紧回去,好不容易病才好了千万别再生病了”

  秦清点了点头,她的软弱只会在张扬面前表现出来,关切道:“nǐ也别急着赶回去,在岚山先住下,等明天再回去”

  张扬笑道:“nǐ就别管我了,我身体好的很,别说shì回南锡现在开车去京城都没问题”

  秦清知道并不适合说得太久,向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了

  张扬看到秦清进门也启动皮卡车离开

  没过多久,秦清打来了电话告诉张扬她已经到家了

  张扬笑道:“怎么样,身体shì不shì舒服多了?”

  秦清啐道:“nǐ还好意思问,我洗了好久,才把nǐ身上的那股味道洗掉,讨厌死了”

  张大官人不无得意的笑了起来

  秦清道:“我没事了,刚刚量过◇体温,已经正常了”

  张扬道:“我就说过,这种yīn阳双修的方法对nǐ大有裨益”

  “好了,别再说这事儿了,好像咱们两人见面就没有别的话,我现在想想,nǐ大老远的跑过来,究竟干了些什么◇?”

  张扬忍不住大笑了起来,shìā,自己大老远跑过去就shì为了给秦副市长治病,连话都没有来得及多说几句

  秦清道:“我爸看到我病好了,准备这两天就要回江城”

  张扬这才想起刚才自己很多话都忘了对秦清说了,他低声道:“省里已经定下来了,李长宇要到南锡来担任常务副市长和市委副〖书〗记,这几天就要过来上任了”

  秦清道:“就shì他请我爸回去当顾问的,现在他都来了,我爸还回去做什么?”

  张扬道:“秦叔叔那shì想家,根本不shì想回去当什么顾问,nǐ还shì让他回去,毕竟秦白在那儿,他不放心”

  秦清嗯了一声,又道:“省里让李长宇过去,难道shì对南锡的两位领导人的一个不满?”

  张扬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反正李长宇过来对我只有好处”

  秦清格格笑了起来:“nǐāshì不shì又做好了为李市长冲锋陷阵的准备了?”

  张扬道:“如果在过去我会,可现在我的想法有些改变了”

  秦清谈兴正浓,抱了个靠枕躺在g上,柔声道:“nǐ说,我听着呢”

  张扬道:“我在体制混了这么久,忽然现政治就shì政治,玩弄政治的高手都shì极其理xìng的,我这个人shì个异类,一直都shì鸡情四射,平海官场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这样”

  秦清笑得很开心:“nǐ呀总算意识到了,不过正因为这样nǐ才与众不同”

  张扬道:“我过去在江城的时候杜天野也罢李长宇也罢,他们都很理智,感情shì感情,工作shì工作,他们能够把两者很好的区分开来我几次栽跟头其实都栽在了不够理智上面,太容易感情用事”张扬之所以说这些话shì有原因的,之前他拜会顾允知的时候,就专门请教过他顾允知当时给了他一个建议,让他抽身于政治斗争之外,不当那个倒霉孩子李长宇这次前来南锡,必然会让南锡本来就暗潮涌动的政局变得bo涛汹涌”他和市委〖书〗■记徐光然、市长夏伯达之间肯定要有一场恶战,纵然张大官人的政治素养一般,这种事还shì能够预见到的在过去他无数次充当了政治上的勇三郎,可最后的结果往往shì充当了倒霉孩子,李长宇来南锡,他肯定会站在李长●◎宇的一边,不过张扬现在的心态已经有所改变,不可能像过去那样为他们冲锋陷阵,打打杀杀

  秦清从张扬的话察觉到,张扬对江城机场事件心理上仍然存在一些yīn影,她柔声道:“其实nǐ没必要刻意去做什么■,过去nǐ喜欢从个人的好恶出,重感情”易冲动,可人总shì会长大的,nǐ现在已经shì南锡市体委主任”正处级干部,nǐ的要任务shì要把自己的职责做好,上层的心思nǐ永远不会明白,也没必要去猜,他们之间的斗争如果不bo及到nǐ,nǐ也没必要主动去参予,只有远离这个shì非圈”才能够看清楚究竟谁对谁错,与其ua这么大的精力去搞政治斗争”还不如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

  张扬笑了起来:“清姐,还shìnǐ说的话最贴我心”

  秦清道:“nǐ现在虽然认同了”可shì我知道nǐ的脾气,到时候难保不会跟着凑热闹”

  张扬道:“人总会长大的,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也长了点记xìng,sī交和政治我分得清楚”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要shì省里把nǐ派来当常务副市长多好”

  “有什么好?”

  “我就不用那么纠结,我就可以旗帜鲜明的站在nǐ这一边,谁敢跟nǐ搞政治斗争就shì跟我张扬过不去,我打的他满地找牙,我甘为nǐ的马前卒,为nǐ在南锡杀出一片天”

  电话那头秦清笑得ua枝乱颤,张扬虽然说得离谱,可shì却温暖着秦清的一颗芳心,秦清道:“张扬,为了nǐ,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

  强悍如张大官人居然也会生病,他当晚回到南锡后就打起了喷嚏,然后咳嗽不止,医者难自医,张扬费了一番思量才搞明白,自己应该shì被秦清传染了,以他的身体本来不会这么容易感冒,问题出在双修上,可能shì第一次修习,张大官人没有很好的掌握住这个度,把秦清治好了,自己却病倒了

  虽然生了病,可工作不能耽搁,第二天一早还要去现场谈信息心的事情,张大官人有史以来第一次捂上了大口罩,来到了位于南洋国际旁的体委临时办公楼

  高廉明在大门口遇到了张扬,差点没认出他来,盯着张扬仔细看了一会儿方才道:“张扬”他惊奇带着诧异,一夜不见,这厮捂着个大口罩做什么?

  张扬瓮声瓮气道:“感冒了……阿嚏”

  高廉明慌忙向后撤了几步:“shì不shì昨晚干啥坏◇事了?衣服穿少了?”这厮在恶意猜度着,不过还真让他猜了

  张扬指着高廉明想骂他一句,可话还没说出来,鼻子痒痒的:“阿嚏”

  高廉明叹了口气:“草命工作还需要nǐ呢,要好好保重身体ā” ○
  张扬跟着高廉明来到二楼的微机室,东江方面已经将材了过来,常海心和唐糖、傅长征一起正在那儿对照清单点货呢,看到张扬戴着大口罩走进来,每个人都带着惊奇

  常海心诧异道:“nǐ怎么了?”

  张扬眼圈有些红,不shì感动的,shì感冒引起的,鼻子麻sūsū的,想打喷嚏又打不出来,难受的眼泪就快掉下来了

  高廉明看到张扬的模样,心感到十分可乐:“张扬,谁欺负nǐ了,跟我说,我帮nǐ出气去”

  张扬瞪了他一眼:“阿嚏”这个喷嚏总算打出来了:“一边玩儿去,nǐ给我记着,以后在公开场合要叫我张主任,别没大没小的阿嚏”

  高廉明仍然在笑,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常海心看到张扬的样子,禁不住有些担心,关切道:“张主任,nǐ生病了就别过来了,在家里休息就shì”

  张扬道:“没多大事儿,我说过要过来的,说话得算数ā”

  常海心道:“器材方面我们基本上清点完毕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

  常海心道:“nǐ要shì觉着不舒服就别戴口罩了,呼吸点鲜空气对nǐ有好处”

  张扬道:“我shì害怕传染给nǐ们”

  高廉明道:“戴口罩有用吗?该传染还shì得传染,放心,我们没那么小气,真被nǐ传染上了,我们也不怪nǐ”

  张扬道:“nǐ小子少废话,找到自己的办公室了没有?”

  高廉明摇了摇头,他刚刚来到这里,还不知自己要干什么?应该从何处着手

  张扬向傅长征道:“长征,nǐ回头带他去看看办公室,顺便把体育场地块拍卖的相关件给他看看……,…阿嚏”

  高廉明有些同情的看着张扬:“张主任,nǐ要shì真难受就回家休息,想表现也不在一时”

  张扬现高廉明真shì一张破嘴,老子shì想表现吗?我shì工作认真

  常海心从手袋里找出一盒康泰克,前两天她感冒吃剩下的,递给张扬道:“nǐ先吃一粒,很有效的”

  张扬笑了笑,结果那盒药,虽然他不打算吃药,可常海心的一片关心他可不能拒绝,他正准备听从大家的话,回去休息的时候

  体委副主任崔国柱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张主任,不好了,不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