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接风宴】(下)


  夏伯达当着李长宇的面给张扬打le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夏伯达拖着官腔道:“张啊,李副市长到le,今晚六点半在市政府一招为李副市长举办接风宴,你也过来参加””

  张扬握着电话接连咳嗽le几声,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夏市长,我还是别去le,我感冒le”太重一我把你menzhè帮市里领导都给传染le……,我可承担不起zhè个责任,阿嚏阿嚏””

  夏伯达皱le皱眉头,从电话中可以听出张扬并没有说谎,zhè厮的鼻音很重”不停打着喷嚏,夏伯达道:“既然zhè样,你好好在家养病””

  张扬道:“不好意思,夏市长,您帮我跟李,李副市长解释一下……阿嚏”,夏伯达挂上电话,无奈☆的向李长宇摇le摇头

  李长宇道:“张扬病le?””

  夏伯达道:“感冒le,晚上过不来le””

  李长宇点le点头,qí实他觉着晚上zhè种场合张扬并不适合来,毕竟张扬的级别☆摆在那里,就算来le也只能起到陪衬作用

  夏伯达le一下文件道:“走,咱men一起过去””

  正如李长宇想的那样,张扬的确不想去当陪衬,zhè种官方的接风宴,他去没多大意思,比自己级别高的人多le去le,就算他去,也不一定能轮到他和李长宇叙旧,何必呢,还是将机会让给需要交流的人去

  张大官人认为自己和李长宇之间不需要交流,彼此的那点ér根底谁都清楚”张扬一边咳嗽一边擦着鼻涕,平时他都住在体委招待所,梁成龙云曦山庄的那栋别墅,他偶尔也会去,不过很少一个人去”现在体委zhè片地即将拿出来拍卖,张扬也是时候该考虑去哪ér住的问题le

  张扬盘膝坐在g上,修习le一下内力,他zhè次感冒受凉只是qí中一个很的因素,主要还是双修的时候出le点问题”仔细考虑le一下,他和秦清之间的功力相差还是有些太远,zhè种双修对秦清的好处大一些,而且秦清不懂得怎样配合他修炼,所以才出le点岔子,好在不太严重

  内力在张扬的体内生生不息循环不断”很快他的头顶就蒸腾出袅袅的雾气,张大官人一呼一吸,口中白汽徐徐喷出,足足运行le三个周天,他方才缓缓将内息纳入丹田,周身的衣物都□已经被汗水湿透此时感觉身体轻松le许多,张扬脱下衣物,来到浴室内打开热水冲去一身的汗水,正在洗澡的时候,听到门铃响le,张扬大声道:“等会ér””

  他拿起一条浴巾围在腰间”然后去开le房门,□yǐjīngbèihànshuǐshītòucǐshígǎnjiàoshēntǐqīngsōnglexǔduō,zhāngyángtuōxiàyīwù,láidàoyùshìnèidǎkāirèshuǐchōngqùyīshēndehànshuǐ,zhèngzàixǐzǎodeshíhòu,tīngdàoménlíngxiǎngle,zhāngyángdàshēngdào:“děnghuìér””

  tānáqǐyītiáoyùjīnwéizàiyāojiān”ránhòuqùkāilefángmén,却是常海心站在门外,她看到张扬穿成zhè个样子来开门,俏脸不由得红le起来:“你穿zhè么少”不怕感冒加重?””

  张扬笑le一声道:“我身体棒的很,已经好得差不多le,进来”

  常海◎心咬le咬樱”不好意思走进去”将手中的一包药递给他道:“给你买的药””

  张扬微笑接le过去,常海心垂下睫毛不敢看他:“我走le”,张扬道:“进来,你在外面等我,我去屋里换身衣服,然后请你去吃○饭””

  常海心听到他已经不再咳嗽,也不再打喷嚏”zhè才相信他病真的好得差不多le,常海心低着头来到房间内,在外面的沙上坐下

  张扬则走入里间去换衣服”他一边穿衣服一边道:“茶几上有刚泡好的大红袍”你自己拿杯子”,常海心应le一声,找出一个茶杯,拿起茶壶倒le一杯茶,抿le一口,轻声道:,“zhèér是不是很快就要拆le?”,张扬道:,“是啊年前土地拍卖就得完成,如果不是陈市长在zhè个关键时候病le,zhè件事早就完成le

  常海心看到张扬的衣服丢得到处都是,帮他le一下,不心从衣服上抖落le一张纸条ér,拾起一看,却是前往岚山的过路费票”常海心看le看日期,上面写着昨慨历,她想le想”昨晚张扬提前离场,原来是去岚山,卑海心没吭声,把衣服给放入脏衣筐里

  张扬的手机就在茶几上,偏偏在zhè时候响le起来,常海心看le一眼,的号码是秦清的,她给秦清当lezhè么久的秘书,当然一看就知道”常海心道:,“电话”,张扬穿着黑色皮夹克从里间走le出来,拿起电话道:“喂””

  秦清温柔的声音在那端响起:“是我”,张扬笑道:“病好le吗?””

  秦清嗯le一声,声道:,“真的很灵验”我今天一点事情都没有le””

  张扬笑道:“我早就说过你会没事”,当着常海心的面自然不能说什么过火的话,张扬道:“我zhè里还有客人”等我忙完再给你电话

  秦清道:“下周我可能会去南锡,文总理提议南锡和岚山共同开深水港”省里也是zhè个意思,今天的常委会上,常委men已经通过le决议,下周常书记会亲自去南锡和你men徐书记商谈合作的细节,他让我一☆起过去””

  张扬笑道:“好啊””说到zhè里,他轻声咳嗽le一下

  秦清关切道:“你怎么le?是不是感冒le?””

  张扬道:“没有,好着呢”,他挂上电话,看到常海心坐在那里☆若无qí事的喝茶,常海心越是表现出坦然,张扬越是感到心虚,zhè丫头也是聪明绝顶的人物,难道她从自己的对话中听出来le什么,张扬笑le笑道:“1朋友的电话对le,想好没有,晚上去哪里吃饭?”,常海心道◇:“随便”你请我吃饭,我不挑剔”,张扬道:“当然是主随客便,你说”,常海心嫣然一笑道:“那,你陪我去吃麦当劳””

  张大官人一听就头大le,他最不喜欢吃的就是zhè些洋快餐,偏偏女孩子都好zhè一口,他只能点le点头道:“成”我就陪你吃一次垃圾食品”,当晚组织部长孔源很高兴,zhè趟南锡之行他没白来,送来le一位副市长”现le一位很有潜质的女干部,南锡市宣传部副部长杨文媛是个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人,很会说话”陪着孔部长在宝莲寺转le一圈之后,同志间的友谊突飞猛进”孔部长已经暗示她要深入谈话,杨文媛愉快的表示”回头要去孔部长的房间,继续聆听领导教诲

  zhè场接风宴虽然是为李长宇接风,可主题还是围绕组织部长孔源进行,孔部长的级别摆在那里,他在今晚就是众所瞩目的中心,喝le几杯酒之后”孔源已经捂住le杯子”他微笑道:“我酒量不行,大家随便进行”,徐光然道:“孔部长,您不喝白酒就改喝太雕”,孔源笑着摇le摇头道:,“不行le,人上le年纪,身体大不如从前le”现在酒量也是每况愈下,我年轻的时候”可以喝到八两,可现在,二两酒就醉le””

  夏伯达笑道:“我和孔部长有同感”◎过去我能喝二两,现在嘴一沾酒杯就醉le””他今晚一直喝得都是饮料

  李长宇微笑道:“那是夏市长会保养”我一直都喝不多”雷打不动的半斤酒,让我多喝我也喝不下,喝酒方面还是随意的好,不要勉强”,徐■◇光然笑道:“李市长说得对,有多大酒量就喝多少酒,千万别逞强,什么东西都不能过量”酒喝多le会醉人的””

  夏伯达留意到徐光然对李长宇的称呼是李市长,而不是李副市长”当着自己的面他zhè样称呼李□长宇”根本是对自己的一种冒犯”当着zhè么多的干部,他徐光然难道不应该在李长宇的市长头衔前加一个副字”zhè样称呼”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以后他夏伯达的市长权威已经受到le挑战

  多数人都听出徐光然刚才的那句话,话里有话,孔源道:“酒喝多le不仅会醉人,搞不好还会死人的,所以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量”如果掌握不好,伤害的只能是自己””

  夏伯达笑道:“所以我戒酒le,不喝”我没那个酒量,我就不沾”,他望着李长宇道:“李市长比我能喝”你得陪徐书记好好喝”,李长宇听得明明白白,两位南锡的最高领导人正借着喝酒zhè件事较劲呢”他men表面上是谈论喝酒,实际上是在给自己上课眼前南锡的政坛”比他想象中加错综复杂,徐光然和夏伯达之间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关系,自己的到来会不会让他men产生同仇敌忾的心理?zhè一切都需要时间来验证,哪怕是掩饰最好的政客,也会在时间的面前一层层录掉他的伪装,李长宇清醒的认识到zhè一张张的笑脸的背后写满le虚伪,多数人都不欢迎他的到来,还有相当的一部分人对他抱着质疑的态度,想要在南锡尽快展开局面,就必须在所有人的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让别人认识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   徐光然端起酒杯道:“今晚我代表南锡市全体市委领导,欢迎李市长的到来,希望长宇同志能够在南锡开展出一片的气象””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徐光然在有意识的捧李长宇,他捧李长宇就是在贬夏伯达
○◎   徐光然端起酒杯道:“今晚我代表南锡市全体市委领导,欢迎李市长的到来,希望长宇同志能够在南锡开展   xúguāngránduānqǐjiǔbēidào:“jīnwǎnwǒdàibiǎonánxīshìquántǐshìwěilǐngdǎo,huānyínglǐshìzhǎngdedàolái,xīwàngzhǎngyǔtóngzhìnénggòuzàinánxīkāizhǎnchūyīpiàndeqìxiàng””

  míngyǎnréndōunénggòukànchū”xúguāngránzàiyǒuyìshídepěnglǐzhǎngyǔ,tāpěnglǐzhǎngyǔjiùshìzàibiǎnxiàbódá

  夏伯达的内心中很是郁闷”在得知李长宇来到南锡的消息之后”他先想到的是一致对外,想要和徐光然暂时联手,把李长宇边缘化”可是从今天徐光然的表现来看,zhè只老狐狸处处流1ù出向李长宇示好的意思,难道他想和李长宇联手对付自己?夏伯达想到zhè里,心中顿时感觉到不安le,李长宇此来南锡是省里的决定,可以说是省委书记乔振粱的意思”自己是当年顾允知离职前提拔起来的干部,他zhè种人的身份很敏感,按照官场上不成文的规矩来说,现任领导不可能对自己委以重任,乔振梁难道想动自己?可夏伯达认为自己没什么毛病,自从他来到南锡之后,一直心谨慎,做任何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乔振梁应该挑不出自己的毛病

  望着热切交谈的李长宇和徐光然,夏伯达忽然感到le一种危机感,徐光然一定看到le李长宇背后的力量,他不是顾忌李长宇,而是顾忌省委书记乔振梁,反观自己,徐光然根本用不上害怕自己

  徐光然喝酒的时候,悄悄观察le一下夏伯达的脸色,虽然夏伯达仍然带着谦和的笑容,可他的眼神已经变le,徐光然对夏伯达相当le解,确定李长宇来南锡当副市长之前,夏伯达就主动向自己示好,他的意图很明显”想要和自己联手,把李长宇边缘化”可徐光然认为夏伯达想得太简单le,省里不会平白无故的把李长宇派过来,他和夏伯达联手”反而会弄巧成拙,会让省里对他men的领导层越反感,现问题就要针对问题进行及时调整,徐光然的策略就是先求稳,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le,只有稳定下来,才能把zhè些烦心事一件一件的解决,一件一件的梳理清楚李长宇也好、夏伯达也好,他men归根结底只会为他men自己的政治利益服务,而不会为le他徐光然服务,在徐光然的眼中,他men谁当市长都没有任何分别,关键是”谁不会损害他的政治利益

  孔源以一个局外人的目光冷眼旁观着眼前的一切,政治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的权力斗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南锡未来的政治斗争是省委书格乔振粱一手导演出来的”孔源只是负责调度”他把人带到地方就算完成le任务,以后zhè些地方干部怎样斗,他才懒得去管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