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把酒夜话】(下)


  李长宇来到南锡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体育场地块拍卖的事情,他本以为会受到一些阻力,可没想到事情竟然进行的十分顺利,徐光然对他的工作表现的相当支持,徐光然心中雪亮,李长宇这次是有备而来,他来南★锡是为了做一番事,省里对他寄予了这么大的厚望,他必须要尽快证实自己,李长宇锐气正盛,徐光然如果zài一开始就挫他的锐气,肯定会把矛盾引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徐光然很理智,他选择避让,选择顺水推舟,你李长宇□既然想做事,我绝不反对,我还会给你帮助,让你把自己的那点精气神先消耗一下,等你气势过去,我再看看你想搞什么huā样

  徐光然只向李长宇强调了两件事,第一要照顾到投资商方方面面的情绪,一定要确保拍卖公平公正,不可以让投资商因为这次的拍卖而产生任何不悦的情绪第二,拍卖所得的款项必须要由财政部门统一管理,不可擅自做主

  李长宇都答应了下来,而他接下来做得一件事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李长宇将这次拍卖体育场地块的事情全权交给了张扬,他认为zài自己的分管范围内,自己说了算,他可以将拍卖交给值得信任的人去处理

  徐光然既然已经点头,当然不好针对这件事再说什么,可是他还是觉着李长宇有些□轻率了,身为市委〖书〗记,他必须要提醒一下李长宇,为此徐光然专门给李长宇打了个电话,开门见山道:“长宇同志,我听说你把体育场拍卖的事情全都交给张扬了?”

  李长宇的语气透着尊敬,他的从政风格始▲终都是这样,给人的感觉很谦和很低调,面对领导的时候尤其如此:“徐〖书〗记,你放心,您交代我的事情我都记得,也专门向张扬强调过了”

  徐光然听出李长宇zài给自己装糊涂,他叹了口气道:“长宇我并不是说这件事本身,而是觉着,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一今年轻干部,并不合适”

  李长宇笑道:“徐〖书〗记,我刚到南锡,对这里的情况还不熟悉,张扬是体委主任负责体委工作已经丰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从决定土地拍卖到现zài,他基程参与,对这件事比我要了解的多,我既然分管这件事,我就会对这件事负责,不过具体的事情还是交给张扬去做的好,我帮他把把关大方向绝不会出任何的问题

  徐光然知道李长宇已经决定了这件事,再说了,他已经把话都说到了那种地步,自己总不能坚决反对,徐光然道:“那好既然你对他那么有信心,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南锡最近有许多大事等待处理,体育场地块的拍卖只是其中之一深水港才是徐光然所面临的一个巨大难题,fù〖总〗理文国权zài这次考察中已经发话,建议南锡和岚山合作开发深水港,省领导也默认了文国权的提议,上头定下来的事情,徐光然无力回天,岚山市委〖书〗记常颂最近就会亲自qián来南锡和他磋商这件事徐光然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政治利益被分薄已经无可避免真正等这件事确定下来,徐光然反倒平静了许多他现zài应该做的就是稳住阵脚,他预感到一场危机即将到来,zài这种时候,已经没有精力去考虑政绩相关的事情,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想要zài征途上无风无浪的走下去,就必须做到未雨绸缪

  ………………………………………………………………………………………………

  当天的市长办公会上,夏伯达先是隆重向各位fù市长又介绍了一遍李长宇,然后微笑道:“长宇同志今天第一天正式上任,我们欢迎他讲两句”

  所有fù市长们一起鼓掌,李长宇笑了笑,他站起身道:“谢谢大家从你们的掌声中,我感受到了大家对我的欢迎,也感觉到了大家对我的信任,当然从中得到最多的就是期望,套用一句老话,初到贵地,多多关照”

  李长宇充满江湖味道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大家又鼓起了掌□,多数人对李长宇的到来还是欢迎的,当然也有例外,夏伯达表面上很欢迎,可内心中对李长宇颇为戒备,他意识到李长宇的到来已经开始危及自己的地位,昨天的接风宴上,市委〖书〗记徐光然就明显的捧他,其目的是想利用☆李长宇来打压自己,这对原本zài南锡政治地位就很尴尬的夏伯达来雪上加霜,他知道,如果再不拿出点对策,恐怕第一个被踢出南锡政坛的会是自己

  fù市长王海波也不高兴,陈浩病倒后,他一度以为自己担任常务fù市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毕竟他的身后有徐光然的大力支持,而徐光然也的确推荐了他,可是李长宇的半路杀出,让王海波的美梦成为泡影,他应该是李长宇此次qián来南锡的第一个牺牲者李长宇的这句话zài王海波听来格外的不顺耳,他zài心底暗暗道:“哗众取宠”

  李长宇微笑道:“各位同志,从今天起,我们将共同奋战zài南锡这块土地上,从今天起,我也成了南锡人的一份子,这是我的光róng,是我的骄■傲,我会拿出我的诚意和努力,zài实际工作中证明我自己的能力,我知道,大家对我还不了解,从今天起,我会用事实证明,我李长宇是个称职的人,我来南锡不是为了做官,而是为了做事,是为了踏踏实实的做点事,无论■大小,我所做的,一定会是对南锡有利的,对人民有益的”

  掌声再度响起,这次是fù市长龚奇伟带头鼓掌李长宇的这句话说得很煽情,但是听起来很实zài,如果每一个官员能够有这样的觉悟,能够把做事放zài做官的qián面,那么我们的领导层会拥有高的效率,我们的队伍会变得加纯洁

  夏伯达也zài鼓掌,不过他的掌声和笑容一样矜持,李长宇的话像是宣言,像是对他的挑战,夏伯达道:“说得真好长宇同志说得真好啊”感慨,表面上是zài赞同,可是背后还藏着一句话,说得好不如做得好

  李长宇坐下后”夏伯达微笑道:“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fù市长龚奇伟道:“夏市长,我有件事想要汇报”

  夏伯达点了点头,曾几何起他对龚奇伟也开始产生了戒备,粪奇伟当上fù市长,也是省里起到了作用,根据近得到的内幕消息,龚奇伟正是去了省里,zài省委〖书〗记乔振粱面qián侃侃而谈”把南锡深水港中存zài的具体困难加以说明,然后提出地方领导应该有大局观,岚山和南锡联合开发深水港才能最大程度的维护国家利益,正是他的这一观点获得了乔振粱的欣赏,从而打动了乔振粱”乔振粱为此专门干涉了南锡市长的内部分工,zài他的干涉下,龚奇伟从分管并不重要的体育工作,一跃成为深水港工程的负责人,甚至将常务fù市长陈浩挤走

  ………………………………………………………………………………………………
☆   粪奇伟道:“深水港工程建设方面已经稳定下来,我们总结了qián一阶段工作的不足,进行了多项改进,下周岚山市委常〖书〗记会亲自来南锡,磋商合作开发深水港的事情,岚山方面也已经派来了代表和我进行细节□上的商谈”根据我们初步商谈的情况,深水港开发的qián景是美好的”我们共同认为,只要双方合作之后”困扰深水港已久的资金问题就会完全解决,换句话来说,我们已经不需要这么多外来的投资”

  夏伯达并没有听明白龚奇伟是什么意思,李长宇却有些明白了,他低声道:“龚市长的意思是,这些外来投资会加大我们的建设成本?”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是根据我们最初的招商方案,外来投资会占据深水港建设的百分之六十,目qián到位的资金只有预计投资额的百分之十,占总投资额的百分之六,一期投资很顺利,可是zài二期投资到期的时候,星月集团迟迟没有按照合同将资金入账,何长安方面也同样推迟了投资,这两大投资商的违约行为让我们的深水港工程méng受了一定的损失,而星月集团甚至借机提出苛刻的条件”

  夏伯达道:“这件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何长安的二期投资已经到位,星月方面表示年底之qián也会将二期资金全部到账”

  龚奇伟站起身将手中深水港投资合约的复印件分发给每位与会者一份,粪奇伟道:“大家请看清楚,当初深水港签订投资合约的时候,有附加条件,如果因为投资方的原因导致投资款拖延,而影响了工程,我方有权追究他们的责任,具体的细则上面qián清清楚楚的写着,星月的投资款至今没有到账,他们一共拖延了两个月“龚奇井亮出手中的合同,翻开后指向其中用红笔勾勒的一行:“合同上当初规定,如果出两个月,我们有权单方面终止合同,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可以单方面撕毁和星月的投资合同,他们的投资我们不需要了”

  所有人都是一怔,夏伯达一时间显然无法消化龚奇伟的这番话,他低声道:“奇伟……你把话说明白,你要●撕毁合同?”夏伯达的确有些不明白,zài现zài全国各地对投资异常渴望,各地政府都把投资商当爷供起来的时候,他龚奇伟竟然要单方面撕毁投资合同,而且要一脚把投资商从南锡踢出去,真不知道这厮脑子是怎么想的○

  粪奇伟道:“不错,我就是提议撕毁这张投资合同,按照投资合同,如果星月集团全部资金到位,他们将zài深水港一共投资十个亿,现zài他们只拿出了一点五个亿,还有八点五亿没有投资,根据我们的测算,如果他们十个亿的资金全都顺利投入zài深水港,未来三十年内,他们不但可以收回所有的成本,而且可以从中至少拿走五倍的利润,也就是说他们投入十个亿可以拿走五十个亿,也许会多,以当今改草发展的度,我认为这只是最保守的测算,星月集团给南锡的所有投资商带了一个很不好的头,他们zài资金的问题上做文章,要挟南锡市政府,挑战我们的尊严,虽然他们现zài表示会尽快将资金到账,那是因为目qián的投资局面发生了改变,他们要挟我们政府失败,又不想放弃深水港这边丰厚的利润,所以才改变了念头,但是有一点他们忘记了,他们的行为造成了违约,而且是严重违约,一直以来,我都zài等待,今天已经过了合同上规定的最后期限,他们的资金仍然没有到位,是他们自己主动放弃,而不是我们拒绝他们的投资”

  李长宇望着龚奇伟,他和龚奇伟不熟,可是龚奇伟的话让李长宇感到惊艳,龚奇伟是个有xìng格有魄力的人,像他这种坚持原则的人官场上并不多见

  夏伯达道:“这可不是小事,如果我们撕毁合同,势必造成投责商的恐慌情绪,后续影响可能会不可估计”

  龚奇伟道:“我建议单方面中止和星月集团的合同,聘请律师,起诉并追讨星月集团因为违约而给深水港造成的损失,投资商,我们就是要让这些不守规矩的投资商害怕,要通过这件事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要让所有人意识到南锡市政府是有尊严的,想zài南锡搞投资,做生意,就应该老老实实,就应该遵守规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