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付出代价】(上)


  南锡市政府单方面中止和星月集团de合作,杀了星月集团一个措手不及,这件事发生de时候,星月de总裁范思琪和林佩佩正在京城短期旅行,得知这件事之后,她立刻中断了旅行,匆匆赶回了南锡,范思琪去见de第一个人就是深水港工程de负责人,副市长龚奇伟

  龚奇伟并没有回避和她见面,在自己de办公室内接待了她,范思琪de脸色很不好看,在老体育场地块上受阻之后,她de态度就已经开始软化,主动向南□锡市府方面表示,愿意无条件重启投资计划,二期投资在年前全部到位,当时龚奇伟也答应de好好de,可谁曾想他会突然变卦,范思琪知道如果星月被从深水港建设中踢出局,那么他们de损失是不可估量de

  ◎范思琪仍然保持着相当de理智和克制,虽然她心中对龚奇伟充满了怨念,可是她知道现在不是发作de时候,而且她也没资格在龚奇伟de面前发火,就算发火也解决不了问题范思琪道:“龚市长,我想请您给我一个解释,南锡为什么要单方面中止和我们de合约?”

  龚奇伟淡然笑道:“范小姐,这件事我们已经在声明de很清楚,作为一个成功de商人,作为一位跨国公司de董事,你应该明白合同de约束力,贵方违约在先,我们只是按照合约de规定,来维护南锡de利益,这是一个不争de事实”

  范思琪道:“之前我已经向龚市长解释过,而且我们之间也已经达成了谅解,我们de公司财政遇到了一些问题,我已经尽力,年前我们就能够将二期投资款全部到位,我们在深水港de建设上一向是抱有诚意de

  龚奇伟道:“范小姐应该明白我de意思,我们南锡市政府没有任何违规de地方”也没有刻意针对贵公司,事实上是你们一再de违反了合约规定,投资de延误给深水港带来了很大de损失,按照合同de约定,我们有权向贵方追究赔偿责任”

  范思琪道:“龚市长”我想这件事真正de原因并不在于此”

  粪奇伟微笑道:“范小姐什么意思?”

  范思琪道:“我听说岚山市政府正式假如深水港de开发,想必南锡已经不再缺少资金,我们星月de投资就变得可有可无,合同只是一个借口,以国有投资取代了我方投资才是事实de真相”范思琪把问题看得很清楚,说这句话de时候,她感觉到一阵心痛,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利用投资来要挟南锡市政府是错误de”现在她已经得到了惨痛de代价,南锡市政府正在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她,南锡de话语权究竟掌握在谁de手中,他们可以给予你赚钱de机会,一样可以将这个机会夺走范思琪甚至不敢仔细去想,他们在深水港工程中méng受de损失会有多大

  粪奇伟道:“范小姐,我希望贵方从这件事中得到教训,同时我在此向你郑重声明”我们并没有升对贵公司de意思,南锡市政府对待投资商de态度一如既往,我们欢迎一切有助于双方发展de外来投资,但是前提是互利互惠,绝不是有一方利益受到损害de那种嗯要合作成功”双方都必须要拿出诚信”

  范思琪de目光转冷:“龚市长,你以为发生这件事后,我们星月集团还会在南锡投资吗?一个失去诚信de政府怎么可能获得我们de信任”我明确de告诉你,我们星月不会再为南锡投一分钱”在确信星月注定★要被踢出局之后,范思琪再也控制不住心中de愤怒了

  粪奇伟微笑道:“很遗憾听到你这样说”

  范思琪愤然站起身,她气得手足发抖,事实上她并不是在生粪奇伟de气,也不是生任何人de气,她是★在生自己de气”正是她de决策xìng错误,才导致了今天de被动局面,范思琪咬了咬嘴,她向龚奇伟道:“你会后悔de”你一定会后悔de”

  龚奇伟仍然保持着谦和de君子风度:“范小姐,我不会将你de话理解为一种威胁,走好”

  范思琪转身走出门去,也许是太过失望,也许是气昏了头,她走路de时候甚至忘了去看前方de情况,和迎面来de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对方也是一个女人,哎呦叫了一声,差点摔倒在地上,幸亏一旁de男子及时扶住了她,那男子怒道:“怎么走路de?”

  范思琪满腔de怒火正无处发泄呢,她圆睁双目想要和对方理论,却发现那名被她撞到de中年美fù竟然是hǎi瑟夫人,她和hǎi瑟夫人有过一面之缘,仔细想起来还是因为许嘉勇de缘故,许嘉勇和hǎi瑟夫人认识,据说hǎi瑟夫人曾经在美国帮助过他

  hǎi瑟夫人也认出了范思琪,有些惊奇道:“许夫人,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你?”

  范思琪对许夫人这个称呼感到很陌生,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称呼她,她也不喜欢别人这样叫她不过hǎi瑟夫人之所以这样叫她,根本原因是上次见到她de时候,她de身份还是许嘉勇de妻子,范思琪叹了气道:“我已经不是什么许夫人了,嘉勇已经去世很久了”

  hǎi瑟夫人de双目中流lù出一丝感伤,她歉然道:“对不起”

  范思琪淡然笑道:“没什么,hǎi集夫人,您怎么会来这里?”

  hǎi瑟夫人道:“为了体育场地块拍卖de事情,我有意拍下南锡体育场地块de开发权,所以前来南锡市政府,不过刚刚才知道,体育场地块拍卖de事情市里已经全权交给了体委,看来我白跑了一趟”

  范思琪听到体育场地块,不觉皱了皱眉头”星月之所以最终被从深水港项目中踢出局,正是因为这块地到缘故如果不是范思琪动了贪念,也不会有今天de下场

  hǎi瑟夫人道:“我听说范小姐也对这块地有兴趣,难道■你也是为了这件事过来de?”她果然改变了对范思琪de称呼

  范思琪勉强笑了笑道:“都走过去de事情了我不会参加竞拍de”她并不想和hǎi瑟夫人继续攀谈下去,准备告辞

  hǎi瑟夫人道:☆☆“范小姐,有没有空,我想和你聊两句,咱们去对面de咖啡馆坐坐”

  范思琪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蓝度咖啡馆,在三楼de雅座坐下,透过旁边de窗户,可以清楚de看到南锡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de●☆“范小姐,有没有空,我想和你聊两句,咱们去对面de咖啡馆坐坐”

  范思琪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蓝度咖啡馆,在三楼de雅座坐下,透过旁边de“fànxiǎojiě,yǒuméiyǒukōng,wǒxiǎnghénǐliáoliǎngjù,zánmenqùduìmiàndekāfēiguǎnzuòzuò”

  fànsīqídiǎnlediǎntóu

  liǎngrénláidàolándùkāfēiguǎn,zàisānlóudeyǎzuòzuòxià,tòuguòpángbiāndechuānghù,kěyǐqīngchǔdekàndàonánxīshìwěishìzhèngfǔbàngōngdàlóude全貌hǎi瑟夫人叫了杯拿铁,范思琪叫了杯不加糖de黑咖啡,她喜欢黑咖啡苦涩de滋味,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她de内心极度苦涩,喝点黑咖啡可以冲淡心中de沮丧和痛楚

  hǎi瑟夫人道:“记得上次我们见面de时候,嘉勇还活着,那时候他在忙着做投资深水港de计划”

  范思琪默默喝了黑咖啡苦涩de滋味从她de双一直蔓延到她de喉头,她de心底:“深水港已经和我们星月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他泉下有知应该很不开心”

  hǎi瑟夫人叹了口气,她之前已经听说了这件事,星月被从深水港工程中踢出局在南锡是一个爆炸xìngde闻投资商们因为这件事都有些心绪不宁,hǎi瑟夫人道:“世事难料,和政府★做生意并不容易”

  范思琪没说话

  hǎi瑟夫人又道:“对一个女人来说尤其不容易”

  范思琪道:“这世上太多de事情我们无法预见到”

  hǎi瑟夫人道:“正如嘉勇de死□记得当初他刚去美国de时候,还是一个不谙世事de学生,我受了他父亲de委托给他帮了一些忙,嘉勇很重情义,懂得知恩图报,又一次我忽然想吃〖中〗国菜,可惜又下了大雪他驱车穿过城市,帮我去买来这么优秀de一今年轻人命运对待他实在太不公正了”hǎi瑟夫人de脸上充满了感伤

  范思琪不知hǎi瑟夫人为何要在她de面前提起许嘉勇,她有些后悔来到这里了轻声叹了一口气道:“我不想再提起他,hǎi瑟夫人,请原谅,我有事先走了”

  hǎi瑟夫人点了点头,范思琪站起身走了几步,hǎi瑟夫人却道:“范小姐,嘉勇死前曾经交给我一份文件,要求我代为保管,我想我无权打开它,是不是应该交给你?”

  范思琪de脚步硬生生停顿在哪里,她de内心狂跳不已,虽然她背对hǎi瑟夫人,可hǎi瑟夫人还是从她tǐng直de背脊看出了她de紧张,范思琪终于还是没有转过头去,低声道:“算了,我不想看,睹物思人,也只是徒增伤感,帮我把文件烧了”说完范思琪就匆匆离开,她de内心被浓重deyīn影笼罩着,她本以为许嘉勇死后一切都已经结束,却想不到他仍然yīnhún不散,范思琪不知道hǎi瑟夫人口中所说de文件究竟是什么?如果许嘉勇当真留下了一下什么东西,那么…………范思琪几乎不敢再想下去

  hǎi瑟夫人冷冷看着范思琪远去de背影,她de目光中充满了刻骨铭心de仇恨她没有马上离去,姿态优雅de喝完了那杯拿铁,转向陪伴在她身边de男子道:“龙贵,你看她是不是有些不对?”

  那男子道:“她很惊慌,很等怕”

  hǎi瑟夫人缓缓站起身,低声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个世界是有报应de,无论你做事做得多完美,无论你是不是留下了证据,只要你做过,就会被人知道”

  龙贵道:“夫人怀疑许先生de死和她有关?”

  hǎi瑟夫人淡然道:“我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怀疑上,我年纪已经不小了,没多少时间留给我去怀疑,去分析了”

  龙贵低声道:“夫人,我明白应该怎样做”

  hǎi瑟夫人走出咖啡厅,抬头看了看yīn云密布de天空:“人de感情是cáng不住de,嘉勇很可悲,娶了一个根本不爱他de女人”说完她转向龙贵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de行为付出代价,你说是不是?”

  ………………………………………………………………………………………………

  范思琪回到自★己de车内,林佩佩一直在车中等着她,看到她回来,关切道:“怎样?他们究竟怎么说?”

  范思琪摇了摇头道:“没用了,南锡市政府已经决意要把我们从深水港项目中踢出去,谁都改变不了”

  林佩●佩怒道:“全都是那个张扬de缘故,如果不是他从中捣鬼,南锡怎友可能这样做?”

  范思琪苦笑道:“佩佩,这件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南锡市方面之所以想把我们从深水港中踢出局,是因为他们找到了好de投☆资方,岚山政府出面投资,他们de利益是一致de,他们在利用这次机会,调整投资结构,这件事不怪任何人,要怪只能怪我自己,过高评估了我们de实力,冉为利用资金问题就能够逼迫他们让步,让他们把体育场地块交出☆来,却想不到弄巧成拙,这次真可谓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说到这里,范思琪忽然意识到自己连芝麻也没捡到,南锡体育场地块她也准备放弃了

  林佩佩道:“难道就这样算了?你费了这么多de口舌方才说服董事会,现在深水港工程完了,你之前de努力全都化为了泡影我为你感到委屈”

  范思琪道:“没有什么可委屈de,这是一个残酷而现实de世界,我们失去了利用价值,南锡市政府已经不需要我们,这样de结局很正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