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蛛丝】(上)


  “张德放抿起嘴,龚雅馨的镜头一闪而过,屏幕上一片漆黑,一个低沉的声音道:“范总,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们?”所有警员都睁大le眼睛

  那个低沉的声音仍然在继续:“你并没有告诉我们她是市长的女儿,让兄弟们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shì,最后还想把我们一网打尽,你好毒这女人对你很重要,她的死会让你清醒一些,你想害我,就只能先下地狱”

  一切归于沉寂,电视机上闪烁着雪huā,室内一片寂静,过le好久,张德放方才道:“马上jiāng情况通报给夏市长”对le,即刻提审范思琪”

  天岚大酒店的住客多数都被警笛的鸣响声惊醒,海瑟夫人仍然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看着下方经灯闪烁的情景,妆容精致的面孔上充满le悲悯和惋惜,当看到警员抬着担架从大楼内走出的时候,她轻声叹le口气

  龙贵低声道:“夫人并不想她死”

  海瑟夫人合上窗帘,龙贵打开室内的灯光

  海瑟夫人道:“倒杯红酒给我”

  龙贵去酒柜中拿le红酒,倒好后恭敬地递给她

  海瑟夫人晃动le一下酒杯”红色的液体在杯中摇曳,红的有些像血,她闭上眼睛,抿le一口,似乎从酒中品尝到le一丝血腥的味道:“嘉勇死的很惨,他被人设计le”

  龙贵道:“夫人为什么不早一点jiāng他的身世告诉他?”

  海瑟夫人握着酒杯的手明显颤抖le一下”她向后靠在椅背上,两颗清泪顺着她的面颊缓缓滑落

  龙贵看到此情此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海瑟夫人过le好久”方才道:“他的xìng格很像我,同样的执着,正是他的执着害死le自己”我劝过他,可是他不听”

  龙贵道:“因为他并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海瑟夫人猛然睁开双眼,她jiāng酒杯狠狠的扔到le地上,红色的液体洒在脚下的地毯上,变chéngle一片殷红的色彩,就像一滩血迹,海瑟尖声道:“你yǐ为我不想告诉他,你yǐ为我不想他知道,可是我一直都在等待机会”没想到一切会这么突然,还没有等我对他说,悲剧就已经发生le”

  龙贵叹le口气道:“夫人”对不起”

  海瑟的嘴剧烈颤抖着,过le好一会儿,她的情绪方才平复下来:“龙贵”我本yǐ为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人值得我在意,可是我错le”

  龙贵默默拾起地上的酒杯,又去取le一只干净的杯子,倒好红酒再次送到海瑟夫人的手中

  海瑟夫人道:“我当年抛下他离开,那时候我一心想要开创自己的shì业,我不甘心平凡的命运,我要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我yǐ为”我忘le他”忘le自己过去的一切,可当我拥有le想要的一切”当他去美国留学,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才发现”一直yǐ来我都在欺骗自己,这么多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他”

  龙贵点le点头:“有些shì永远都无法改变”

  海瑟夫人抿le红酒,醇美的红酒饮入口中却是极其苦涩的,她低声道:“嘉勇结婚实在太突然”我从一开始就怀疑他和范思琪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他和她的婚姻只是一场利用

  龙贵道:“您让我调查这件shì”可是还没等我调查清楚,他就出shìle”

  海瑟夫人道:“所yǐ我才把佩佩派到她的身边”才知道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同xìng恋者,她从未爱过嘉勇”所yǐ才会表现的如此冷血”

  龙贵道:“我怀疑她有把柄被他抓住,所yǐ她才假意表现的顺从”

  海瑟夫人冷冷道:“我在她面前提起嘉勇曾经留给我一份文件”她无法掩饰内心的慌张”

  龙贵道:“您不想知她等怕的是什么?”

  海瑟夫人摇le摇头,目光中流lù出刻骨铭心的仇恨:“已经不需要知道le”我只要知道,她害le嘉勇,所谓的证据,最多是她的丑闻罢le,佩佩已经帮我掌握le足够多的证据,我已经可yǐ彻底摧毁她”说到这里”海瑟夫人又叹le口气道:“我原本很喜欢佩佩的,可惜”,龙贵道:“夫人,您不必自责,在整个计划中,她早已chéng为必须牺牲的一部分,或许本来不应该是现在,可她对范思琪产生le怜悯之心,一旦她的思想动摇,“必jiāng影响到您的全盘计划”

  海瑟夫人轻声道:“所yǐ我不能冒任何的风险”

  龙贵道:“夫人,为什么你要容留张扬到现在呢?”

  海瑟夫人笑le”她一口jiāng杯中的红酒全部饮尽:“没有人比我恨他,可死亡对他来说太便宜le”我不会让他好过,嘉勇说过,要让他尝到亲人离去的痛苦,我要为嘉勇完chéng这个心愿”

  龙贵道:“夫人打算何时开始?”

  海瑟夫人jiāng空空的酒杯缓缓落在茶几之上:“这一天,不会太远”

  深夜被突然提审,范思琪敏锐的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她看着一脸严肃的张德放,充满愤怒道:“该说的我都说完le,你还想问什么?是不是要我再对你说一遍,我和龚雅馨失踪案没有任何关系?”

  张★德放低声道:“林佩佩被杀le”

  “什么?”范思琪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眼圈迅红le,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下来,她鸡动地大叫道:“怎么会?什么人杀死她的?为什么?为什吗?”

  张德放○示意一旁的助手打开录影机

  yīn沉的声音在审讯室内回荡,范思琪含泪望着屏幕,当她看完全部内容之后,用力摇le摇头道:“我不认识他”我发誓,我不认识他”他在诬陷我,他在诬陷我”

  张德放道:“范小姐”有些照片我想你有权知道”他挥le挥手,身边的女警走le过去,jiāng几张照片递给范思琪

  范思琪看到上面自己和林佩佩赤luǒ拥wěn的惹火场面,整个人在悲痛和羞辱交织中崩溃,她歇斯底里的尖叫道:“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她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尖叫一边哭泣着

  张德放望着范思琪,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同情,在他看来,范思琪是在演戏:“我们查过你的帐户,你曾经给境外汇过一笔五十万的款项,而汇款发生在龚雅馨被劫持之后,范小姐”我想,我不用再强调你和林佩佩之间的关系,她所做的一切,你应该知道”

  范思琪满脸泪痕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感觉自己正被一个无底的深渊吞噬进去”佩佩死le,这些照片全都是在她不知情的时候被拍下的,谁在害她?也许佩佩会知道一些?难道佩佩从未爱过自己,接近自己只是为le设局害她?范思琪想到这里越发的伤心”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可是她或许永远也找不到〖答〗案le,林佩佩已死,没有人可yǐ告诉她真相

  张德放道:“范小姐”林佩佩动用的每一笔钱都要经由你的亲笔签字,这笔钱也不例外,在这里我想向你申明一下我们党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范思琪一字一句道:“我没犯法,我无须坦白,我又保持沉默的权力,有什么话,等我的律师来到再说”,………………………………………………………………………………………………

  张扬和高廉明来到体委,林佩佩的死也让他们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今晚常海心和唐糖都在信息中心加班,进行最后的系统调试工作,常海心帮助张扬收好le那份由邢朝晖传真来的照片,照片是黑白的”一共传来le两张,一张是原件复印,还有一张是经过国安技术部门处理后的,根据对照片的后期处理,去掉le那个女人的帽子和眼镜,放大le她的面部特征

  张扬拿着那张照片仔细的看,觉着这女人的面容相当的陌生,唐糖走le过来,拿起那张照片道:,“这张处理过的,只能作为参考,不过有些特征还是符合实际的”,她指向两张照片:“在这张远景上看不清这女人脸上的黑痣,从这张修复后的就能够看出,她的左眉有一颗痣”还有,戒指的形状看不出来,修复后可yǐ看出这是一颗钻石戒指,从戒指的外形来看应该是定制款”

  张扬原本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经她提醒认真看le看:“你怎么能够认定这是定制款?”,唐糖道:“这是我们女人的天xìng,这么大的钻戒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的”不过我看不出品牌,你要是真想查出,还是找一个专家去问问”

  张扬点le点头,把照片收le起来

  高廉明这才把自己从林佩佩房间内藏起来的照片拿le出来,这张照片是龚雅馨的,张扬也不知道他居然偷藏le一张照片在身上,拿过去看,照片上的龚雅馨被反绑着”泪流满面,背景很暗,依稀能够看出是在一间小屋内

  常海心惊声道:“这不是龚市长的女儿吗?”

  高廉明点le点头:“我刚才趁那帮〖警〗察没注意拿到的,不知道能不能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唐糖道:“把照片给我”

  高廉明知道她在电脑方面的水平,jiāng照片递给le唐糖,唐糖jiāng照异放入扫描仪中,jiāng照片扫,她轻声道:“我可yǐ利用电脑图像软件提升这幅照片的分辨率,放大照片上的细节,看看能不能找到可yǐ帮助你们的线索”

  常海心小声对张扬道:“龚市长的女儿还没有找到?”

  高廉明道:“何止没有找到,刚才我们去找林佩佩,发现林佩佩也被杀le

  常海心惊呼le一声,她对林佩佩还是有些印象的,那女孩子长得tǐng漂亮,不过对张扬是相当的尖酸刻薄,想不到几天不见竟然已经被人杀害le”常海心充满惋惜道:“怎么会?”

  张扬道:“我也想不通,好好的,为什么有人会对林佩佩下手”难道她真的和龚雅馨的失踪案有关系?”,张扬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些动摇le,和林佩佩有关就意味着和范思琪有关,难道范思琪真的策划le这件shì,可yǐ他对范思琪的le解,范思琪又似乎不是这种人

  高廉明有些惋惜道:“都怪张德放那帮人来得太早,不然我把碎卷录影带拿来,什么情况都清楚le”

  张扬道:“还有一种方法可yǐ知道录影带的内容”

  高廉明道:“什么方法?”

  张扬笑道:“去找你家老爷子,只要他发话,张德放不敢不听”,高廉明苦笑道:“你丫是想让我去找骂吗?我要是因为这件shì去找我爸”估计他要带着警棍追到南锡来揍我”,他想le想道:“张扬”要不……还是你去找张德放,看看他能不能透lù点信息给你”

  张扬道☆:“我估计他不会答应,这件shì非同小可,要是龚雅馨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身为公安局长,他肯定是要承担责任的”

  高廉明道:“还真是麻烦啊”

  张扬向电脑屏幕上看le看道:“多久才能处理■好?”,唐糖道:“想要把背景和细节全都处理清楚,大概需要三到四个小时”或许多”

  张扬抬起手腕看le看表,现在已经就快凌晨le,他低声道:“我出去一趟”有什么消息,马上打电话给我”,高廉明找le件军大衣,跑到暖气旁的连椅上躺下:“我得眯一会儿,有结果叫我”他可没有张扬那种精神头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