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一粒纽扣】


  张扬道:“一粒纽扣?”他看得很清楚,的确是一粒纽扣,没什么特别,可是既然唐糖着重指出这件事,而他们又找不到任何的线索,看似不起眼的一个细节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

  唐糖把纽扣放大,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屏幕上,这纽扣上有字,一行英文字母,常海心小shēng道:“nxrd……”

  高廉明重复道:“nxrd?什么意思?”

  佟秀秀道:“应该是企业名称的英文缩写”

  张扬道:“前两个字应该就是南锡喽?他虽然英文不怎么样,可毕竟见过的东西不少,从nx联想到南锡还是很容易的,可后两个字母代表什么意思他想不起来了

  常海心道:“难道是南锡热电?”

  张扬一听果然如此,热电两个字的英文缩写不正是rd吗?张扬对南锡热电厂还是有些了解的,南锡热电厂老厂区已经彻底关闭,现在正准备拆迁,厂区已经迁往南锡市开发区单凭这件工作服无法确定龚雅馨就被关押在南锡热电厂内,也很难确定是厂还是老厂,就算可以确定,这么大的厂区又应该从何搜起,单凭他们几个人只怕无法完成这么艰巨的搜索任务

  伍得志道:“我也有发现这粒纽扣可以基本上确定人质所在的大概位置,根据录像带的音频分析,我还有一些发现”

  几个人跟随伍得志来到隔壁的房间,伍得志重播放了那盘录影带,所有人都听得很仔细,可是没听出什么

  伍得志道:“我处理这盘录影带的时候,发现了另外一个显著的音频,在龚雅馨哭泣说huà的时候,有一个shēng音你们听”伍得志熟练地重播放了这段视频,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的去听,除了张扬以外别人仍然没有发现,张扬听到了除了龚雅馨的哭泣shēng之外,还有低沉有节奏的撞击shēng张扬道:“有撞击shēng”

  伍得志欣赏的点了点头,他将捕捉到的各种音频以图谱的方式显示在电脑屏幕上,他用手指轻点其中一条道:“这是龚雅馨的shēng音,这一条是你刚刚听到的撞击shēng”他单独播放了这条shēng音,shēng音放大之后,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高廉明道:“打桩的shēng音”

  伍得志道:“不错,是打桩的shēng音”他又指向另外一条音频道:“你们再听”

  这次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是飞机划过长空的shēng音

  伍得志道:“应该是训练机低空飞行,我刚刚查到南锡北部有一座军用机场”

  张扬道:“老热电厂也在南锡北区,也就是说基本能够断定是在老热电厂”

  伍得志道:“开始的时候,我很难确定具体的位置,现在结合唐小姐的发现,应该可以断定人质被关押的地方就在北区的南锡热电厂旧址,我分析过打桩shēng,距离人质被关押的地方应该不过二百米”

  张扬大喜过望,本来认为无迹可寻的事情,想不到在唐糖和伍得志两位电脑高手的配合下,终于现出了蛛丝马迹,张扬道:“我现在就去热电厂”

  伍得◆志道:“我和你一起去”

  高廉明也主动请缨前往,这厮是个闲不住的xìng子,听到有这么大的热闹可以凑,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常海心道:“为什么不找警察?”

  张扬不屑道:“找◎警察?他们大部队还没到警笛shēng就把全城给惊动了,要是让那帮绑匪有了准备,龚雅馨的处境岂不是加的危险?”

  高廉明虽然出身警察世家,可他也赞同张扬的huà,跟着点了点头道:“他们的目的是zhuā住罪犯,我们的目的是救人,想要让龚雅馨平平安安的回来,就不能让他们跟着瞎掺和”

  张扬道:“你小子很明白事理嘛,那你也别跟着掺和,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

  高廉明一听不让他去,顿时不乐意了:“凭什么啊?我为什么不能去?”

  张扬道:“不是不让你去,是因为咱们必须分头行动,要有人留在这里主持局面,海心和唐糖两个姑娘家可不行”其实张扬是觉着高廉明的身手不行,害怕他跟着去坏事,这次前去营救龚雅馨充满了危险,伍得志和佟秀秀都是训练有素的国安人员,而高廉明只是一个律师,真要是发生了战斗,还得分神照顾他张扬也是好意,是出于保护高廉明的目的,可高廉明不乐意,他不想错过这个当英雄的机会,说穿了这厮还是想凑热闹:“不行,我得跟着去”

  佟秀秀忍不住道:“你这人讨不讨厌啊?这么大一男人,唧唧歪歪跟个小女人似的,你不懂服从命令听指挥啊?”

  高廉明道:“你谁啊?我们体委内部的事情什么事?”

  张扬看到他们两人又杠上了,不由得苦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吵什么?高廉明,你丫还留美律师呢,有点风度行不行?”

  高廉明愤愤然道:“我当然不如你,你多会讨女人喜欢”

  张大官人火了,我靠,这混小子把邪火烧到我头上了,一旁的常海心和唐糖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们对高廉明的这句huà倒是认同

  伍得志道:“还没上阵打仗,自己内部就先乱了起来,张☆主任,你这个领导当得可不怎么样”他帮着打圆场道:“这样,让高律师负责开车接应,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张扬也不再坚持,高廉明既然非得跟着去,就由着他,这次的行动无论成功与否,都会让方面极度不爽☆☆主任,你这个领导当得可不怎么样”他帮着打圆场道:“这样,让高律师负责开车接应,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张扬也不再坚持,高廉明既然非得跟着去,就由zhǔrèn,nǐzhègèlǐngdǎodāngdékěbúzěnmeyàng”tābāngzhedǎyuánchǎngdào:“zhèyàng,rànggāolǜshīfùzékāichējiēyīng,duōyīgèrénduōyīfènlìliàng”

  zhāngyángyěbúzàijiānchí,gāoliánmíngjìránfēidégēnzheqù,jiùyóuzhetā,zhècìdehángdòngwúlùnchénggōngyǔfǒu,dōuhuìràngfāngmiànjídùbúshuǎng○,高廉明跟着也有好处,他老爷子是省厅副厅长,真要是闹出什么事情,他老爷子肯定得帮忙兜着出于这样的考虑,张扬终于点了点头道:“成,你去可以,但是得答应我,我们进入热电厂之后,你要留在外面负责接应”
  高廉明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他们几个人稍稍准备了一下,就开着佟秀秀带来的吉普车前往热电厂,lín行之前,常海心来到张扬面前,小shēng叮嘱道:“你一定要小心”

  张扬笑道:“放心”

  lín上车之前,伍得志向张扬低shēng道:“如果营救成功,我们会马上离开,他们查不到任何关于我们车牌的资料”他们这次前来帮助张扬并非官方委派,所以不想shēng张,张扬对此表示理解

  佟秀秀这次随车带来了不少的装备,他们在车上换上了黑色夜行衣,每人都配备了防弹背心,佟秀秀将防弹背心递给高廉明的时候,高廉明有些目瞪口呆了,这是哪家的侦探,看装备就快赶上特种部队了

  伍得志在调出了厂区地图,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天空还是一片漆黑,热电厂周围静悄悄的,西北工地也已经停工,他们在录影带中捕捉到的打桩shēng就应该来自这个工地,伍得志测算了一下大概的距离,工地距离最近的就是热电厂的西门,如果龚雅馨在热电厂,她应该在这附近某处,位于热电厂西片的可能xìng很大

  佟秀秀戴上黑色头罩,将机械弩装配好,试了一下瞄准,弩箭瞄准了高廉明的脑袋,吓得高廉明缩了缩脖子:“小心,小心走火”

  佟秀秀不禁笑了起来:“胆小鬼,你当是手枪啊?”高廉明道:“带机括的都不保险”

  伍得志将一把手枪交给高廉明:“会开枪吗?”

  高廉明点了点头,他有持枪证,不过那是在美国,在中国sī藏枪支是不合法的,高廉明对他们的身份越发好奇,张扬哪儿找来的这帮人,看得出他们训练有素,极其专业,而且拥有现代化的武器装备,张扬这个人还真是有本事啊

  伍得志道:“工厂这么大,我们不可能一间一间的寻找,必须将他们引出来”

  高廉明道:“怎样引?”

  佟秀秀将一盏警灯接好,向高廉明道:“我们潜入热电厂之后埋伏好,会通知你,你开着警车围着热电厂来回行使,警笛shēng一定会惊动那些歹徒”

  伍得志道:“我们拥有探测设备,方圆二百米以内的动静都可以发现”

  高廉明明白了,他们是让自己当yòu饵啊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头:“保重”说完他也戴上头罩跳下车去

  高廉明望着他们三个的身影迅接近热电厂的围墙,张扬率先腾空跃起,单手zhuā住围墙的边缘稍一借力,身体就已经来到了围墙之上,矫健灵活的身手让高廉明咋舌不已,其实张大官人这还是保留了大部分的实力,凭他的武功,凌空飞跃这堵墙头绝没有任何的难度

  佟秀秀助跑之后,一个腾跃,张扬稳稳zhuā住了她的右手,将她拉了上去,伍得志也用同样的方法攀上了围墙,佟秀秀利用红外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确信无人在厂区附近巡逻,迅做了一个手势,三人跳下围墙

  老热电厂因为污染严重,而且位于城市中心,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必须要将之迁出,现在厂区已经在开发区建成投产,这里也就彻底废弃了下来,这片土地已经拍卖出去,明年开春就会着手拆除工作重要的设备机组都已经搬运的差不多了,现在厂子里平时只有两个老头负责看门

  想在热电厂厂区这么大的范围内找到绑匪的藏身之处并○不容易,伍得志之前根据对shēng频的分析,刚才又观察了打桩工地的位置,确定了大概的范围,龚雅馨应该就被藏在热电厂的西北区

  他们三人来到附近,张扬通过手机低shēng通知高廉明开始行动
  没过多久就听到警笛shēng响起,高廉明围着热电厂开始转圈

  伍得志手中拿着一个小型的探测雷达,利用这一设备,可以探察到方圆二百米以内的动静

  没过多久,果然看到在他们东边的方位显示出有变化

  张扬和佟秀秀两人向人来的方向悄然潜行,一名身穿工作服带着安全帽的男子缓步走了过来,他的手中拿着一盏手灯,正在观察情况,佟秀秀端起机械弩,张扬伸手按住她的弩箭低shēng道:“要活的”

  佟秀秀点了点头,张扬借着夜色的掩护冲了出去

  那名男子意识到有人迫近的时候发出一shēng惊呼,没等他反应过来,张扬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巴,手中军刀抵在了那人的xiōng口,压低shēng音道:“想要xìng命的huà就乖乖听huà”

  那男子满面惶恐,手中的手灯也掉在了地上,佟秀秀这时也冲了过来,用弩箭抵住那男子的颈部

  张扬这才把手从那男子的嘴上移开

  那男子颤shēng道:“你们想拿什么就拿什么……我……我就是一个看门的……”

  张扬伸手从那名男子身上把xiōng牌拽了下来,借着灯光望去,上面写着李福来,有工号有照片,照片对得上号

  李福来吓得hún飞魄散,颤shēng道:“我家里还有八十老母,还有老婆孩子……你们饶了我……我保证不说……厂里还有点电缆在仓库里,你们想要我这就给你们开门去……”

  张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他妈还没怎么着呢,这货已经全部都招了,如果在抗日战争那会儿,一定是个汉jiān,张扬道:“少废huà,你们厂子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李福来摇了摇头

  伍得志也走了过来,低shēng道:“厂子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李福来道:“今晚只有我一个值夜班,没有其他人了”

  佟秀秀毕竟是女人心思细一些,她轻shēng问道:“白天有没有车辆出入?”

  李福来道:■“有几辆厂里的车过来拉废料”

  张扬道:“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有没有车辆进入这里?”他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龚雅馨是在这个事时段被绑架的

  李福来想了想道:“没有”他说得并不肯定,张扬盯◎住他的双眼,心中充满了疑虑

  李福来被张扬的气势所慑,嘴嗫嚅了一下又道:“有几辆车lín时停在我们后院……”原来热电厂后院的土地自从热电厂搬迁后一直都闲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们几个负责看门的老头商量了一下,干脆利用这儿创造一些效益,就sī自挂上了停车场的牌子,供一些外地车辆晚上停靠,他们借此收点小钱

  张扬道:“带我们去看看”

  李福来道:“只有车,没有人,我们只留车,不留人的”

  张扬怒道:“少废huà,赶紧带我们过去”

  后院的小停车场内只停了四辆货车,伍得志走过去逐一检查,车辆并无异样,张扬道:“只有这些吗?”

  李福来道:“我的时候只有这些”他拿出车辆lín时登记的,对照了一遍,忽然道:“老陈收了辆客车,放在2号车库里”

  张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佟秀秀推了李福来一把道:“赶紧把门打开”

  李福来找出钥匙盘,来到车库门前哆哆嗦嗦把门打开,因为担心里面有埋伏,伍得志和佟秀秀全都严阵以待,手中的武器瞄准了车库内

  车库的大门缓缓打开,几道光束照在车库内,这间车库能够并排停放两辆大型客车,里面只有一辆少林牌客车,除此以外再没有其他人在,李福来望着他们手里的武器,只差没吓得尿kù子,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抢劫还带着枪支武器

  佟秀秀发现了西侧的墙面的挂衣架上挂着一件深蓝色的厂服,她走了过去,zhuā起厂服的袖子,看到袖口处有一粒金属纽扣,上面果然有南锡热电的缩写rd,佟秀秀惊喜的向张扬指了指

  张扬点了点头凝神倾听,他听到了微弱的呼吸shēng,他用手灯向车内照去,并没有看到什么,他反转军刀的刀柄,一下就将前门的玻璃砸烂,然后把手伸进去拉开了车门,他向来对自己的听觉相当的自信,相信自己没有听错,伍得志跟上来和他一起逐一搜索,车内没有任何人,张扬仔细辨别着呼吸的位置,应该是来自脚下,他低shēng道:“行李舱”

  伍得志找出虎头钳,将行李舱门的大锁拧断,拉开行李舱的铁门,看到其中一个身影蜷曲在那里从身形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少女,张扬扳转了她的身躯,龚雅馨脸色乌青双目紧闭,嘴因为缺氧已经呈现出紫绀,张扬mō了一下她的脉搏,还好心跳仍在

  李福来看到他们找出了一个少女,吓得六神无主:“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库里关押了一个女孩子

  张扬怒斥道:“你闭嘴”他本想马上抢救,想了想还是向佟秀秀招了招手,佟秀秀走了过来将手中的弩箭放下,趴在龚雅馨身上给她做了人工呼吸,张扬则握住龚雅馨的手,将内息缓缓度入她的体内,龚雅馨的情况并不算太糟,如果他们再晚来一刻,恐怕她就有窒息死亡的危险了

  三分钟之后,龚雅馨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目,她看到张扬几个人,吓得尖叫起来,张扬这才想起自己还戴着头罩,他取下面罩,向龚雅馨道:“雅馨别怕,我是你张叔叔,一切都过去了”

  龚雅馨认出张扬,泪水顿时流了出来,只叫了shēng张叔叔,就哭得说不出huà来,张扬已经为她检查过,确信她的身体并无异样,这丫头也没有受到侵犯,这倒是不幸中的大幸

  佟秀秀和伍得志两人看到已经成功解救了龚雅馨,虽然绑匪并不在现场,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任何遗憾,佟秀秀道:“我们走了,下面的事情交给你自己处理了”

  张扬点了点头,佟秀秀揽着龚雅馨的肩头走出了车库门外,得到消息的高廉明开着警车驶入了热电厂内,这厮在外面拉着警笛跑了近半个小时,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过问的,高廉明看到龚雅馨被解救出来也是欣喜万分,他迫不及待的问道:“绑匪呢?”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在这里,只是把雅馨藏在这里然后走了,不过如果我们再晚来一会儿,恐怕雅馨就得窒息而死,这帮人够歹毒”

  高廉明不由得想到了范思琪,这下范思琪只怕麻烦大了,目前掌握的所有证据对她都很不利,龚★雅馨安全了,可是范思琪的事情远没有结束

  张扬拿起先给龚奇伟打了一个电huà,电huà中他简单的告诉龚奇伟,雅馨找到了,人平安无事,让龚奇伟暂时不要通知警方,张扬并不知道龚奇伟的电huà早已被◆★警方监控了

  龚奇伟在接到电huà之后,十分钟内就赶到了热电厂,当他看到女儿裹着大衣在黎明青灰色的天光下含泪向他走来,龚奇伟的热泪再也忍不住,滚滚落了下来,他沙哑着喉头叫道:“雅馨”

 ○ 龚雅馨一边哭喊着爸爸,一边快步冲向父亲,扑入父亲的怀抱,父女紧紧拥抱在一起,看到他们父女重聚的场面,张扬和高廉明都浮现出会心的微笑

  看门人李福来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嘴里不停解释着:“我真不知道,我和这件事没关系……”

  高廉明把他拉到一边,低shēng道:“想没事就别多说huà,刚才那两个人的事情不要提起,知道吗?今天就我和他来过,没有其他人过来,你清不清楚?”

  李福来哪敢说半个不字,只是不停的点头

  尖锐的警笛shēng撕裂了清晨的宁静,二十多辆警车从热电厂的大门鱼贯而入

  龚奇伟这才想起张扬交待过的事情,他有些歉意的向张扬道:“张扬,我的手机被监控了”

  张扬笑道:“没关系”他了解龚奇伟的为人,知道他不会故意将消息泄lù给警方

  南锡市局代局长张德放率领近百名警察来到了热电厂,警方一直在监听龚奇伟的电huà,他们认为绑匪还会和龚奇伟联系,只要他们打电huà来,就可以在短时间内确定绑匪的位置,让警方失望的是,绑匪始终没有打过电huà,不过监听龚奇伟的电huà还是起到了作用,他们在第一时间得知张扬找到了龚雅馨

  张德放的脸色很不好看,虽然龚雅馨平安无事,可是张扬这么干等于给了包括他在内的南锡市系统一个难堪,张德放甚至没顾得上和副市长龚奇伟打招呼,径直走向张扬道:“张扬,你什么意思?你有了线索,为什么不跟我们警方联系?为什么要擅自行动?”

  张扬还没说huà呢,高廉明走了过来:“我说你说huà客气点儿,我们倒是想跟你们合作,可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们,还把我们赶出来了,什么叫擅自行动?等你们行动,黄花菜都凉了”

  张德放的脸涨得通红,不但是他,所有参与行动的警察都感觉到脸上无光

  张扬笑道:“张局,大家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救人,既然雅馨平安无事,我看就不必那么较真了”

  龚奇伟道:“□是啊雅馨平安就好,有什么事,回去再解释清楚”

  张德放望着张扬道:“你必须要给我一个合理解释”自从他和张扬相识以来,还从未对张扬说huà的口气这样强硬过

  张扬此时的心态倒是很好,他们◇今晚的行动成功找到并营救了龚雅馨,南锡警方可谓是颜面扫地,张德放恼火也是正常的,不过他也不想多解释,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人我也救出来了,你张德放爱咋地咋地

  龚雅馨依偎在父亲的怀中,她颤shēng道:“爸,那个警察拿着一块手帕在我鼻子上一捂,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后,他们让我对着摄影机说huà,然后就把我绑起来塞到汽车行李舱内……”

  龚奇伟爱怜的抚mō着女儿的头发,轻shēng▲道:“回来就好,没事就好”

  “爸,我妈妈呢?”

  龚奇伟道:“她病了,半夜的时候我把她送到了医院,刚刚已经给她打电huà说过”龚奇伟又拨通了妻子的电huà,将手机递给女儿,龚雅馨拿着■电huà只叫了shēng妈妈,就哭泣起来,那边杨宁也是哭得一塌糊涂

  张德放来到龚奇伟面前,他低shēng道:“龚市长,我想还是带雅馨去医院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龚奇伟明白张德放的意思,他沉吟了一下道:“待会儿我陪她过去,你们警方就别参予了,我不想她再受到惊吓”

  张扬一旁道:“放心,雅馨没事”

  龚奇伟向张扬看了一眼,他对张扬充满了感鸡,其实龚奇伟心中也充满了疑问,为了女儿的事情,南锡市系统可谓是全员出动,这样的规模都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张扬又是怎么办到的?

  所有人都对此表示好奇,警察内部有人怀疑绑架的事情根本就和张扬有关,不过这样的事情只能想想,没有人敢把这种想法说出来,要是让张扬知道,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张大官人也明白,必须要给所有人一个合理的解释,于是他把唐糖请了过去,当着全体专案组成员的面,解释了这件事,张大官人的开场白就是:“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只是因为一粒纽扣”

  唐糖将自己处理照片,在照片的背景上发现了那件工作服,乃至发现了工作服袖口上的纽扣,从纽扣的英文缩写上推测到南希热电厂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因为张扬的要求,整个过程中对佟秀秀和伍得志的事情只字未提

  专案组组长,南锡市市长夏伯达不解道:“可是那张照片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

  高廉明得意洋洋道:“我和张扬发现林佩佩死的时候,我趁着没注意从地上捡的”

  张德放望着高廉明,恨得咬牙切齿,如果这厮不是现任厅副厅长的儿子,一定要告他个sī藏证据

  张德放道:“就凭着一张照片你们就能断定热电厂的位置?”

  张扬笑道:“还要多亏了龚市长提供给我们的录影带,唐糖用电脑对录影带进行了音频分析,从中捕捉到了工地打桩的shēng音,和飞机低空飞行的shēng音,综合这些因素,我们推断出绑匪极有可能把龚雅馨关押在热电厂内,因为我们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推测的基础上,所以没有及时通知警方,我们来到热电厂,找到了看门人李福来,把具体情况向他说明,他也表现的很配合,帮我们一起在热电厂内进行了搜索,终于在车库内发现了被关押在那里的龚雅馨,说起来,我们的运气真是不错”张扬的这番huà事先已经和李福来沟通过,李福来那边巴不得tuō开自身的关系,当然会配合他的说辞

  夏伯达听到这里,意味深长的看了张德放一眼:“德放同志,你们的技术部门还不如体委的一个计算机程序员,说出去也不怕人笑huà”

  张德放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麻痹的,今儿这脸可丢大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