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天堂地狱】八千字


  专案组多数人都是一夜未眠,可是龚雅馨的成功解救,让tā们深深松了一口气,当然其中最为尴尬的系统,这次tā们的风头被体委抢得一干二净,不但是打liǎn而且是赤luǒluǒ的打liǎn,夏伯达对zhāng德放还是比较关照的,毕竟zhāng德放是前省委顾允知的亲外甥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追查元凶了,夏伯达道:“这次的绑架案,xìng质极其恶劣,我认为这是一次有目的的报复,对这种犯罪行为,我们要予以坚决果断的打击,绝不姑息”说到这里,tā向zhāng德放道:“希望你们能够尽快将这件案子查清,不要让组织失望,也不要让全体南锡市民失望”说这句话的时候,夏伯达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徐光然强加给自己的这副担子算是可以卸下了

  zhāng德放连连点头

  zhāng扬和夏伯达一起离开了局,夏伯达向tā道:“zhāng扬,真是想不到你还有这个本事”其实tā对zhāng扬的能耐清楚得很,这小子从来都是制造惊奇的主儿

  zhāng扬道:“应该是我运气好,有这么多得力的部下”

  夏伯达笑了笑,tā不无感慨道:“这次真的是很幸运,龚市长的女儿幸亏没事,不然我们南锡市领导层就颜面无存◎了”

  zhāng扬道:“这起事件很奇怪,搞不明白主使人的动机是什么”

  夏伯达道:“还用说?动机就是为了报复龚市长,奇伟同志在深水港的工作中触犯到了一些人的利益,所以tā们就想尽办法◆来报复tā”

  zhāng扬本想说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可是转念一想和夏伯达争辩这个问题也没有太多的意义,tā笑了笑道:“底下的事情局和法院的事情了,我们体委管不着”

  夏伯达笑道:“你没看到zhāng德放刚才的样子,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你再管这件事,tā把代局长让给你得了”

  zhāng扬也笑了,tā和夏伯达说话还是比较随意的:“夏市长,这话您可不能让zhāng德放听到,tā要是听到肯定把我当仇人待”

  夏伯达心中暗道,zhāng德放这次被你弄得颜面扫地,不把你当仇人待才怪,夏伯达才懒得管tā们之间的事情,自从李长宇来到之后,夏伯达的危机感变得越发强烈,tā连自己的事情都顾不了呢,哪顾得上其tā人的问题,龚雅馨平安回来,也让夏伯达了却了一桩心事,市委徐光然当众把这件事压倒了tā的头上,让tā挂帅解决这件事,无论是zhāng德放解决的问题也罢,zhāng扬解决的问题也罢,总之绑架事件圆满的得到了解决,夏伯达也不必为这件事承担什么责任,tā此时的心情轻松了许多夏伯达道:“明天岚山常一行就要来南锡谈论深水港合作的事情,我本来担心奇伟同志已经没有精力应对这件事了,现在好了,雅馨没事,tā这个当父亲的总算可以放下心来了”

  zhāng扬把夏伯达送上车,唐糖抱着资料夹来到tā身边,小声道:“tā就是你们市长?看起来还是满和蔼的”

  zhāng扬笑了笑道:“这次你帮我们立了一大功,一定要行赏”

  唐糖笑道:“我对电脑方面的事情本来就很感兴趣,应该感谢你给了我这个发挥所长的机会”

  zhāng扬提出邀请道:“我和海心聊过,她很欣赏你,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留在我们体委信息中心工作?手续上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唐糖笑了起来:“zhāng主任,我目前还在美国学习呢”

  zhāng扬道:“在美国学习也是为了报效祖国啊”

  唐糖道:“我将来肯定会回国,不过国内计算机行业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美国在这方面处于世界前列,我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去学习,只有掌握了tā国的先进经验,才能好的报效祖国,你说是不是啊”

  zhāng扬笑了笑,听唐糖这样说,tā当然不好继续挽留

  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高廉明陪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过来,高廉明昨晚也是几乎一夜没睡,清晨回去睡了不到两个小时,tā师兄罗恩就到了,高廉明陪着罗恩过来是为了见范思琪的tā一边打哈欠,一边给zhāng扬tā们打了个招呼,大声道:“待会儿回体委再说”

  zhāng扬点了点头,tā也猜到罗恩的身份,龚雅馨虽然找到了,可是这件案子远没有结束,应该说刚刚开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范思琪的麻fán恐怕不会

  范思琪见到罗恩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绑架龚市长的女儿,我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情,罗恩,你要帮我解释清楚这一切” □
  罗恩望着范思琪,发现她憔悴了许多,短发有些凌乱,嘴也有些干裂,双目失去了昔日的神采,liǎn上也没有了过去果决自信的表情,现在的范思琪只是一个嫌疑犯,不复昔日集团总裁的风光罗恩把公文包放在桌○上,从中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范思琪面前

  范思琪有些诧异道:“这是什么?”她拿起文件看了看,liǎn色骤然一变,罗恩拿来的竟然是一份授权书,是授权范思琪的堂哥,星月集团总经理范思民暂时接替她行使公司权力的文件,范思琪道:“你什么意思?”

  罗恩道:“范小姐,请保持冷静,这份授权书是公司董事会的决议,tā们希望你能够签署这份授权书,在您的问题解决之前,暂时由范思民先生代理你行使公司的☆一切权力”

  范思琪道:“我有什么问题?我没有做过损害公司利益的事情,我也没有做过违反中国法律的任何事,在我需要你们帮助的时候,你竟然拿这份授权书给我,什么意思?你究竟是谁的律师?”范思琪愤怒●的将文件扔在了地上

  罗恩道:“范小姐,我星月的法律顾问,我自问在这个职位上尽职尽责,我会维护公司的利益,也会维护您的利益,但是我必须尊重事实,你现在遇到的问题很麻fán”

  范思琪道:“有什么麻fán?”

  罗恩道:“林佩佩死了,她在昨天下午曾经汇出了一笔五十万的款项,这笔钱正是你亲自签字的”

  范思琪道:“那又怎么样?”

  罗恩道:“目前警方掌握的证据证明,林佩佩把这五十万汇入了一个账户,这个账户的户主已经被查出,这个人叫周炳生,是香港黑社会分子,曾经在香港澳门参与多起抢劫和绑架事件,警方也已经找到了tā的照片,如果证实周炳生就是绑架龚雅馨的人之那么◇你的处境会麻fán”

  范思琪道:“为什么你们要认定林佩佩的一切行为都是我授意的?”

  罗恩叹了口气道:“范小姐,我想,我应该没有必要再强调你和她之间的关系”tā的话如同鞭子一样无情的○抽打在范思琪的内心,范思琪因为痛楚,内心剧烈地抽搐了一下,她愤怒的看着罗恩

  罗恩道:“老爷子的脾气你应该清楚,tā最看重的就是家门荣誉,授权书是tā的意思”

  范思琪紧紧咬着嘴,她低声道:“你再告诉我,这个家族要放弃我?”

  罗恩道:“不是放弃,是为了挽救”

  范思琪摇了摇头道:“我明白,你们挽救的是家族的声誉,而不是我”她的内心因为家族的绝情而感到深深地刺痛

  罗恩充满同情的看着范思琪道:“你应该以集团的利益为重,先签了这份转让书,然后我们再想办法解决你面临的困难”

  范思琪道:“我不会签,你们想怎样都好,帮我转告我的叔公,我对得起星月,我没◆有犯法,没有损害过星月一丝一毫的利益,至于我的那位堂兄,tā只不过是一个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过去tā没有资格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现在仍然没有资格,星月不是我叔公的,是我爷爷的,我拥有星月最多的股份,我●不会将权力转让给任何人”

  罗恩道:“小姐,面对现实”

  范思琪怒视罗恩道:“一个律师竟然不懂得维护当事人的利益,你被解雇了,从这里给我滚出去”

  罗恩的表情有些尴尬,tā咳嗽了一声道:“小姐,请保持冷静,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你和林佩佩的一些照片落在了闻媒体的手中……”

  范思琪的精神瞬间崩塌了,她无助的靠在椅背上,嘴不断颤抖着,羞愤交加的双目中闪烁着泪光

  一旁的高廉明觉着范思琪很可怜,可是这件案子不归tā管,就算tā负责这件案子,处理的也未必比罗恩好

  罗恩道:“小姐,为了星月集团的利益考虑,这份授权书你还是应该仔细斟酌一下”

  两◎行泪水无可抑制的从范思琪的liǎn上滑落,她慌忙去擦,害怕自己软弱的一面暴lù在人前,可是她很快就发现这是徒劳的,泪水越擦越多,她站起身道:“我不会签,我没有做错”

  zhāng扬在常海心的陪◇同下来到南锡市第二人民医院探望了杨宁母女,两人的身体状况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留在医院,主要是为了接受一些必要的心理辅导,以免这次的劫持事件给龚雅馨带来一生挥抹不去的yīn影

  看到zhāng扬过来,杨宁慌忙起身打招呼,她从丈夫口中知道,是zhāng扬找到了女儿并救出了她,zhāng扬不但是她女儿的救命恩人,挽救了tā们的这个家,杨宁对tā的感鸡溢于言表

  zhāng扬笑道:“嫂子▲,您接着休息,我和小常顺路过来看看”

  龚雅馨也走过来,轻轻叫了声zhāng叔叔,对常海心却称呼为海心姐

  常海心把带来的鲜花插在花瓶内,龚雅馨端起花瓶放在窗台上,她的精神状况已经基本☆,nínjiēzhexiūxī,wǒhéxiǎochángshùnlùguòláikànkàn”

  gōngyǎxīnyězǒuguòlái,qīngqīngjiàoleshēngzhāngshūshū,duìchánghǎixīnquèchēnghūwéihǎixīnjiě

  chánghǎixīnbǎdàiláidexiānhuāchāzàihuāpíngnèi,gōngyǎxīnduānqǐhuāpíngfàngzàichuāngtáishàng,tādejīngshénzhuàngkuàngyǐjīngjīběn恢复了

  zhāng扬道:“嫂子的病好了吗?”

  杨宁的声音仍然有些沙哑,她笑道:“女儿平安回来,我的病就好了,说起来,全都要感谢你,要不是你救了雅馨,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活下去了” ★
  zhāng扬笑道:“嫂子千万别说客气话,是雅馨自己运气好,吉人自有天相”

  龚雅馨道:“zhāng叔叔,刚才拿了几zhāng照片让我认人,其中一个人就是在公话亭把我弄晕的那名警察” ●
  zhāng扬并不知道这个情况,有些诧异的喔了一声道:“你看清楚了?”

  龚雅馨道:“tā化成灰我都认得”

  杨宁道:“真希望早点把这些劫匪抓到,不然我这心里还是不踏实”这次的●绑架案让杨宁心有余悸,短时间内,造成的yīn影是无法抹去的

  zhāng扬笑道:“嫂子,您放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把这帮劫匪一网打尽”

  杨宁不无担心的看了女儿一眼□,她低声道:“真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zhāng扬安慰她道:“一定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中国是一个法治社会,不会任由犯罪分子猖狂的”

  说话的时候,副市长龚奇伟到了,tā手里拿着在政府机关食堂给妻子女儿煲好的鸡汤,看到zhāng扬也在,笑道:“zhāng扬来了,刚好尝尝我煲的汤怎么样”

  zhāng扬笑道:“太少了,嫂子和雅馨都不够吃,我们中午回单位小食堂去吃,说好了请别人吃饭”

  龚奇伟把鸡汤交给妻子,亲自把zhāng扬送出门外,来到门口的时候,龚奇伟道:“zhāng扬,绑匪的事情有眉目了,雅馨认出了那名绑架她的男子,那人叫周炳生,过去在香港和澳门就参与过多起抢劫绑架案警方已经证明,范思琪在雅馨出事之后曾经向tā的账户中汇入五十万”

  zhāng扬道:“看来范思琪有些麻fán了”

  龚奇伟道:“我还是想不通,仅仅为了深水港的事情,她就要对我实施这样的报复吗?理由好像有些不充分”

  zhāng扬笑道:“别多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雅馨平安无事,只有这样,你龚市长才能专心去搞好深水港的建设,我们南锡才能好的发展”

  龚奇伟苦笑道:“你嫂子跟我正说这件事,她让我向市里打申请,让我把深水港工程交出去”

  zhāng扬道:“你答应了?”

  龚奇伟摇了摇头道:“我是一个员,纵然我做不到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yín,但是我也懂得做事应当要有始有终,既然我接下了这份工作,就会承担这份责任”

  中午zhāng扬在体委临时刚刚成立的小食堂内招待了唐糖,信息中心的组建工作即将完成,唐糖已经完成了最重要的程序部分,接下来的工作已经没有太多的难度,明天唐糖就要回家,zhāng扬本想安排她在南洋国际吃饭的,可唐糖认为随便吃点就行,她对饮食并不挑剔,为了感谢唐糖这次对tā的帮助,zhāng扬专门写了一幅字送给她,这四个香门第,zhāng扬也是听说唐糖的父母都是京城某高校的教授,所以才写了这幅字给她高廉明一听zhāng扬送字给唐糖,不禁说tā小气,可看到zhāng扬手书的这四个大字的时候,tā不吭声了,高廉明小时候也练过几年书法,虽然没能坚持下来,可眼力还是有的,一眼就看出zhāng扬的书法水平已经到了大师级的境界,唐糖对zhāng扬的这幅字却是爱不释手,小心收藏好了

  常海心道:“zhāng主任,我听说去年何长安在京城高价拍下你写的满江红,是不是真的?”

  zhāng扬笑道:“有这么回事,不过tā只是借着这件事给天池先生的基金会送点钱,可不是因为我的字写得好”zhāng大官人有些时候还是很谦虚的

  高廉明好奇道:“tā花了多少钱拍你的那幅字?”

  zhāng大官人轻描淡写道:“二百万”tā说得轻松,可这个数字还是把所有人都震惊了,二百万这绝对是国内很多书法大家都难以企及的数字,zhāng扬笑道:“别这么看着我,都跟你们说了,tā是借我的事情给基金会送钱,不代表我的字值二百万”

  高廉明道:“你也给我写一幅字得了,我能把这两年在美国的学费给报了”

  zhāng扬道:“那我就送你四个厚颜无耻”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唐糖笑道:“做律师的还真得做到这四个字,厚颜无耻代表的是一种心理素质,没有强的心理素质肯定无法当一个好律师”

  高廉明道:“唐糖,你不厚道啊,你说的是黑心律师,我这么富有正义感,这四个字可不衬我”tā想起了范思琪的事情,向zhāng扬道:“zhāng扬,范思琪现在tǐng麻fán的,所有证据都对她不利,警方已经把她●列为重点嫌疑人,罗恩这次过来,主要的目的是让她签署权力转让书,让她把公司的权力让出去”

  zhāng扬道:“有点落井下石了”

  高廉明道:“范思琪很倔,就是不答应签字,还把罗恩给解雇了●

  zhāng扬道:“她把律师解雇了,谁还替她辩护?”

  高廉明叹了口气道:“总之这场官司麻fán得很”

  zhāng扬皱了皱眉头,此时tā的手机响了,却局代局长zhāng德放打过来的,zhāng德放在电话中告诉zhāng扬,范思琪想见tā

  再次见到范思琪,zhāng扬明显看出她又憔悴了许多,身体被禁锢还在其次,精神上的折磨才让范思琪痛不yù生,她的眼睛有些红肿,不过并没有泪水,这两天她的泪已经流的足够多,现在已经流干了,也不能再流泪下去,她要面对现实望着zhāng扬,她笑得有些勉强:“谢谢你能来看我”

  zhāng扬叹了口气道:“我以为你一定有话想对我说”

  范思琪点了点头道:“我没有策划绑架龚市长的女儿,我对这件事根本不知情”

  zhāng扬道:“我想有件事你应该明白,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要拿出证据洗脱自己的犯罪嫌疑,仅仅靠说是没有用的”

  范思琪道:“我明白,你们国家的法律和我们不同,在加坡是先搜集证据证明你有罪,而你们,却是先抓人,再让我拿出无罪的证据”

  zhāng扬道:“根据目前警方掌握的证据,形势对你很不利,嫌犯的身份已经被证实,tā叫周炳生,之前和林佩佩联系过,在劫持龚雅馨之后,林佩佩还往tā的账户里汇入了五十万元,而这笔钱是你签字同意的”

  “这只能证明佩佩策划了这件事,并不能说明我和这件绑架案有关,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周炳生”

  zhāng扬道:“林佩佩为什么要害你?”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范思琪的眼圈红了,她的双手捂住头,用力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zhāng扬有些担心的看着范思琪,害怕她因为承受不住这巨大的精神压力而崩溃

  范思琪调整了一下情绪,声音低沉道:“还记得许嘉勇吗?“zhāng扬点了点头,tā当然记得,正是许嘉勇才让tā和范思琪得以相识,许嘉勇的丧心病狂,tā至今仍然记忆犹

  范思琪道:“tā进入我的公司是通过招聘的方式,这个人心机很重,在取得我赏识和信任之后,tā开始悄悄派人跟踪我的生活,留意我的一举一动,我……”范思琪说这些的时候,显得有些为难,停顿了一下方才继续道:“我曾经有位德里女友,许嘉勇察觉到我们之间有所不对,所以开始调查我们,我很爱她,可是她却不愿和我继续下去,不愿继续这种压力下的感情,她放弃我,我……我和她争吵,艾西瓦娅拂袖离去,我去追她,我们发生了撕扯,她失足从楼梯上滚了下去,造成了高位截瘫……”范思琪说到这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zhāng扬静静看着她,tā早就猜想到范思琪一定有把柄被许嘉勇握在手里,否则以她强势的xìng情怎么会甘于受tā的摆布

  范思琪道:“许嘉勇看到了全过程,并拍下了照片,除此以外,tā还掌握了我和艾西瓦娅相爱的证据,只要tā把那些照片公诸于众,我就会身败名裂,我就会受到家族的唾弃,而且,我甚至会因为艾西瓦娅的事情承担法律责任”范思琪缓缓睁开双目:“我承认,我是一个懦弱的女人,我选择了逃避,面对艾西瓦娅,我选择了逃走,而不是留下来承担责任,我本以为她会死,后来才知道那次的事情造成了她的高位截瘫,而我却再也不敢去见她……”范思琪捂住口鼻,流出悔恨的泪水

  zhāng扬道:“许嘉勇就利用这件事威胁你,让你做出了许多违心的事情?”

  范思琪点了点头:“我恨tā,我一直都希望tā死掉,直到有一天遇到了你,从你的身上我才看到了希望”

  zhāng扬笑了笑道:“tā的死让你解脱了?”

  范思琪叹了口气道:“许嘉勇的○死让我以为我的世界重回到了过去,我的生活重回到了昔日的轨道,我决心忘记过去的一切,重开始我的生活,而这时候,佩佩刚好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zhāng扬道:“于是你的工作中又多了一位助理,而你的◎这位助理似乎并不比许嘉勇好到哪里去”

  范思琪用力咬着嘴,事到如今她终于明白,自己之所以沦落到现在的地步,和她的感情世界有着直接的关系,因为艾西瓦娅,她从天堂到地狱,因为许嘉勇她沦入地狱之中,许嘉勇死后她遇到林佩佩,本以为从地狱回到天堂,却想不到这次却让她被深深打入地狱,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范思琪道:“也许这就是我为感情付出的代价”

  zhāng扬理解不了她的这种感情,可是tā也没有幸灾乐祸的样子,在zhāng扬看来,范思琪缺乏犯罪的理由,虽然现在种种证据都指向她,zhāng扬道:“范小姐,冷静一下,和你的律师好好沟通,这场官司未必打不赢”

  范思琪望着zhāng扬:“zhāng扬,你相信我无罪吗?”

  “我信不信并不重要,关键是法官相不相信”

  “你不信我?”

  zhāng扬望着范思琪无助的双眸:“我相信你”

  范思琪的liǎn上lù出一丝难得的笑容:“谢谢无论我的未来怎样,我都会记住曾经有你这样一位朋友”

  “你真的相信她无罪吗?”zhāng德放表情复杂的追问道

  zhāng扬停下脚步,望着zhāng德放:“看来我和她谈话的一切内容都在你的监听范围之内”

  zhāng德放道:“zhāng扬,我是警察,我的职责是抓住罪犯”

  zhāng扬道:“你的职责是制止犯罪,而不是证明别人有罪”

  zhāng德放道:“没有一个罪犯会主动承认自己有罪,没有范思琪的许可,林佩佩是不可能动用这笔钱的,林佩佩的情况我们调查的很清楚,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职员,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缺少犯罪的动机,范思琪见你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为了博同情”

  zhāng扬道:“她有没有罪,并不是我说了算,有法官,有律师,tā们自然会做出评判”tā对zhāng德放有些说不出的反感,不想和tā多说,准备离去的时候

  zhāng德放道:“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够把从现场拿到的东西及时归还回来”

  zhāng扬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我会让人把那些东西还给你”

  “谢谢”

  zhā□ng扬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你们打算起诉她吗?”

  zhāng德放道:“证据确凿,肯定会起诉她,如果你是她的朋友,劝她找一个好点的律师”

  午后的阳光很好,海瑟夫人坐在房间的阳台上,戴◇■着墨镜,静静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龙贵在不远处打着电话,收线之后,来到她的身边道:“周炳贵已经离开了大陆,tā对整件事并不知情”

  海瑟夫人淡然道:“那就让tā永远都不知情”

  ○龙贵点了点头道:“已经安排妥当,tā抵达泰国之后就会永远消失”tā停顿了一下道:“只是没想到,tā们会这么快就把龚雅馨找到”

  海瑟夫人道:“zhāng扬的确有些本事,这样也好,一个花季少女,◎本不该遭到如此悲惨的命运,何况这件事本来就和她没有关系”她在这时忽然有了几分悲天悯人的味道了

  龙贵道:“这样一来,范思琪的罪责就减轻了几分”

  海瑟夫人笑了:“对她来说,最可怕的并非◎是死亡,而是身败名裂,她的所作所为已经让家族méng羞,星月放弃了她,警方已经确定要起诉她,她找不到任何证明自己无罪的证据就算她能够活下去,她的人生注定只是一个悲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