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父女】(上)


  海瑟夫人坐直了身子,拿起一旁的矿泉水喝了几口:“龙贵,很多时候,杀死一个人并不是最解恨的报复方式,要让他生活在痛苦和自责中,要让他生不如死痛不欲生,活着一天就受到一天的煎熬”海瑟夫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内心感到隐隐作痛,自从许嘉勇死后,她的生活就是如此,正因为此,她yě要让所有许嘉勇的敌人感受到同样的滋味,她要复仇,她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复仇

  龙贵道:“接下来应该怎me做?”

  海瑟夫人平静道:“竞拍老体育场的土地jīng营权,在南锡立足发展,很多事都等着我们去做,我们的生活不能总围绕着仇恨而转动,你说是吗?”

  龙贵恭敬地点了点头

  岚山市委书记常颂、☆副市长秦清一行于周二上午抵达了南锡,他们首先前往了深水港现场工地考察了一下深水港的进程情况,然后在工地现场和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副市长龚奇伟就两市合作开发的一些细节情况进行了磋商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常颂一行来到南锡市委,和早就等候在那里的南锡市市委书记徐guāng然见面并会谈

  其实徐guāng然和常颂心里都明白,关于深水港的事情并没有什me好谈的了,文副总理提议,省委书记乔振梁拍★板,无论徐guāng然心里有多不情愿,双方合作开发建设深水港yě都已jīng成为事实,他抗拒不了yě不敢抗拒

  早在龚奇伟前往南锡提出双方合作建设深水港项目的时候,常颂就打心底乐意促成此事,深水港的建设肯定会对周边地区的jīng济起到极大地推动作用,常颂并没有考虑到政绩方面的事情,以他的年龄,干满这一届,基本上是不可能连任了,常颂对政绩看得很淡,他想踏踏实实的为岚山做点事,在他的任期内,让岚山能有一个飞跃性的大发展,可常颂yě明白,岚山加入深水港的开发建设不可避免的要分走徐guāng然的政绩,这yě是无可奈何的事

  常颂和徐guāng然的私交一直都还不错,否则当初常颂yě不会把张扬介绍给他,让张扬帮徐guāng然治好了痛风病,可**人一向把私人关系和政治分得很清楚

  徐guāng然很热情的和常颂握了握手,他微笑道:“欢迎常书记一行来南锡指导工作”

  常颂笑道:“南锡是老大哥,我们岚山是小兄弟,我们这次过来是抱着参观学习的态度来的,指导工作我们可不敢”

  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两座城市紧密相连,领导层之间平时jīng常走动,都很熟悉

  徐guāng然道:“可谈到年龄,你可是我的老大哥啊”

  常颂笑道:“咱俩同年,我长得老相,其实我只比你大一个月”

  徐guāng然呵呵笑道:“大一天yě是大”

  众人在市委会议室的椭圆形会议桌旁坐下,南锡的干部在一边,岚山来的领导们在另外一边

  徐guāng然笑道:“常书记已jīng视察过深水港了,对深水港的进展感觉怎me样?”

  常颂道:“我还是第一次到深水港工地来,仅凭着第一眼的印象没有发言权,其实对这件事最有发言权的是凌空同志,我本来是让他过来的,可他临时有事无法离开,所以我只能和秦市长过来了”

  徐guāng然当然明白常凌空为什me不来,常凌空是他的老下属,这次深水港工程双方合作等于分走了他的政绩,常凌空肯定是不好意思面对自己,害怕见面尴尬,所以才选择回避

  常颂道:“既然徐书记让我说,我就说两句,深水港工程的重要性,我想不用强调了,既然文副总理提议,省里各位领导大力支持,促成了我们两市的这次合作,我们就要合作无间,发挥双方最大的资源优势,一定要做到1+1=2,一定要把深水港建设的好,要建设成平海省近几年的标志性工程,要造福南锡和岚山的百姓,造福整个平海的百姓”

  众人开始鼓掌

  徐guāng然笑道:“常书记说得真好,不过有句话我有些意见”

  所有人都将目guāng转向他,徐guāng然道:“1+1=◆2只是存在于数学概念上,在我们改革的时代,在我党的领导下,岚山和南锡拥有兄弟般深厚的感情基础,我深信,我们的合作必然是1+1》2,我们的合作不但会成功,而且会成为城市和城市之间合作的典范,深水港工程必□将成为我们团结奋斗的一座丰碑”

  掌声再度响起,两位书记话说得都很漂亮

  接下来双方针对深水港的建设发展交换了意见,讨论的时间并不长久,合作开发是已jīng定下来的事情,具体的合作细则要在以后的建设中慢慢敲定

  会谈的最后,徐guāng然和常颂签署了合作开发深水港的协议书,现场的气氛和谐而热烈,没有出现任何的冷场和对峙的局面

  当天中午徐guāng然在市政府招待所宴请了常颂一行,夏伯达忙完自己的事情,中午yě过来参加宴会,徐guāng然和常颂喝了两杯酒,他微笑道:“常书记,你们岚山方面打算把深水港工程交给谁负责?”

  常颂笑道:“主管工业的高坚”

  徐guāng然有些诧异道:“我还以为是秦市长”

  秦清笑道:“我今天是来参观学习的,岚山开发区的事情已jīng够我忙的了,深水港这me大的工程,我可没有精力兼顾了”

  夏伯达微笑道:“常书记,过去凌空同志在南锡的时候就负责深水港工程,为什me不让他继续负责呢?”他问得这句话正是徐guāng然yě想问的

  常颂道:“凌空同志是我们岚山政府的总指挥,他要管的事情很多,不可能专门负责深水港的事情,夏市长不yě一样吗?”一句话说得夏伯达哑口无言,其实夏伯达和常凌空可不一样,夏伯达是想插手,可徐guāng然一直压着他,不让他染指深水港的事情,常凌空是为了避免尴尬

  徐guāng然道:“岚山这两年的发展有目共睹,你们的开发区搞得有声有色,这次合作深水港工程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机会,刚好借着这个机会,促进我们双方的干部交流,可以让我们的干部学到岚山先进的改革jīng验”

  常颂笑道:“相互学习,徐书记太谦虚了,南锡这两年的市政建设搞得很不错,你们的高楼大厦要比我们岚山多得多”

  徐guāng然笑了笑,常颂的这句话让他听得不是那me舒服,这话究竟是赞美呢还是挖苦?在平海各地市领导中,徐guāng然是最热衷于搞城市建设的一个,不停的建设yě造成了一定的弊端,任何时候来到南锡,都会感觉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工地,谈到市容市貌的整洁程度,南锡和岚山是无法相比的

  徐guāng然避重就轻道:“城市在发展,不搞建设,就无法适应城市日月异的发展,发展就像不断上涨的水位,为了适应这种发展,我们就得不停的加高堤坝,跟不上发展的度,会有**烦的”

  常颂笑道:“徐书记的比喻真是贴切啊”他对徐guāng然的说法并不认同,改革并不是一定要搞城市建设,jīng济建设并不意味着就要在建筑上下功夫,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政治观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政方法,这里是南锡,常颂当然不便多说

  徐guāng然道:“常书记下午有什me安排?”他知道常颂这次逗留的时间不长,最重要的签约已jīng完成,下午估计他们就要回去了

  常颂微笑道:“吃晚饭我想去你们体育中心工地参观一下”

  徐guāng然微微一怔,随即就明白了,常颂所谓的参观只不过是想去探望他女儿的一个幌子,他笑道:“你不说我倒忘了,海心调来南锡体委工作了”

  常颂笑道:“◆希望她来南锡没有给你们添麻烦”

  徐guāng然道:“怎me会?不过说来惭愧的很,这阵子我忙于公务,海心来南锡这me久,我还没有和她见过面呢”

  常颂笑道:“你是市委书记平时这me忙,●xīwàngtāláinánxīméiyǒugěinǐmentiānmáfán”

  xúguāngrándào:“zěnmehuì?búguòshuōláicánkuìdehěn,zhèzhènzǐwǒmángyúgōngwù,hǎixīnláinánxīzhèmejiǔ,wǒháiméiyǒuhétājiànguòmiànne”

  chángsòngxiàodào:“nǐshìshìwěishūjìpíngshízhèmemáng,哪有时间管她的事情,再说了,这孩子不喜欢别人关照,之所以从岚山调来南锡就是不想活在我的阴影下,如果你去见她,关照两句,指不定又要生我气了,现在的孩子,你关心他们yě不对了,会说你干涉他们的自由”

  在场的多数人都有子女,对常颂的话深有同感,一起笑了起来

  徐guāng然道:“那好,我下午陪你过去”

  常颂摇了摇头道:“别麻烦了,其实我去参观体育中心是个幌子,我还是想看看海心的工作情况,算是假公济私,谁都不要陪我,我过去看看就行,千万别惊动太多人”

  徐guāng然感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常书记,你既然这样说,我就不勉强你了,你去过体育中心之后,今晚一定要留在南锡,咱们俩好好聊聊,秉烛夜谈怎me样?”

  常颂笑道:“多谢徐书记的盛情,今晚我必须要返回岚山,你知道的,咱们这种人,时间都不是自己的什me时候退休了,什me时候才能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一些时间”

  徐guāng然道:“常书记正当年,还远远不到退休的时候”

  常颂笑道:“说我还是说你?”两人对望着,一起大笑起来

  常颂去体育中心,并非官方性质的拜访,秦清和他一起同行,名义上两人都是去探望常海心,可秦清真正想去看的人是张扬

  两人乘车来到体委的时候,常海心正在信息中心监督两名技术员进行设备的调试,张扬不在体委,去了体育中心工地现场检查工作

  常海心并◎没有留意到父亲来到门外,认真的向技术员交代着注意事项

  常颂笑眯眯望着女儿,感觉女儿好像真的长大了许多

  常海心交代完事情,这才留意到站在门外的父亲和秦清,她惊喜道:“爸秦市长,你们怎☆méiyǒuliúyìdàofùqīnláidàoménwài,rènzhēndexiàngjìshùyuánjiāodàizhezhùyìshìxiàng

  chángsòngxiàomīmīwàngzhenǚér,gǎnjiàonǚérhǎoxiàngzhēndezhǎngdàlexǔduō

  chánghǎixīnjiāodàiwánshìqíng,zhècáiliúyìdàozhànzàiménwàidefùqīnhéqínqīng,tājīngxǐdào:“bàqínshìzhǎng,nǐmenzěnme来了?”

  常颂呵呵笑道:“来南锡谈点事情,事情忙完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你”

  常海心像一只欢快的小鹿一样来到常颂的身边,有些嗔怪道:“来之前yě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常颂笑道:“我就是想打一个突然袭击,看看你在这里的真实工作情况”

  常海心笑着握住秦清的手道:“清姐,欢迎你们两位领导莅临参观,快请进来,看看我们成立的信息中心,给我提点宝贵意见”

  常颂哈哈笑道:“听起来像是那me回事儿”他跟着女儿走入室内,环视了一下四周,轻声道:“这边的环境好像简陋了一点”

  常海心道:“我们体委原来的办公地点拆迁,所以张主任临时借来了这栋小楼,只是过渡,等体育中心那边的办公楼盖好,我们就搬过去,现在主体已jīng完工了,正在装修,就是我二哥负责的”

  常颂点了点头,他在女儿搬来的椅子上坐下,又接过她递来的白开水,喝了一口道:“没茶叶啊”

  常海心格格笑道:“我不爱喝,对了,你等等,我去张主任办公室给你拿点好茶”

  秦清道:“张扬这me大架子啊,常书记来了都不知道过来打个招呼”她说得很婉转,真正的意图是询问张扬的去向

  常海心道:“他去体育中心工地了,那边出了点事情,需要他出面解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