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父女】(下)一万一千字


  第六百零九章【父女】下yī万yī千字

  常颂道:“这小子倒是tǐng忙的,我还以为你们搞体委工作的都很清闲”

  秦清笑道:“他可是个闲不住的xìng子,到了哪里,哪里肯定热闹”秦清对张扬自然是知之甚深

  常海心笑道:“清姐这话说的没错”她出去没多久jiù拿了张扬自用的乌lóng茶,给父亲和秦清各自泡了yī杯

  秦清对他们的信息中心还是很有兴趣的,常海心为她介绍了yī下,又现场演示了资料检索,秦清道:“真的很方便,现在都在讲办公自动化,想不到你们南锡体委第yī个搞了起来,海心,你来南锡真的帮了他们的大忙”

  常海心道:“我可不敢居功,这件事在我来之前jiù已经策划好了,张主任把信息中心交给我负责,我刚刚来到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只是yī个打杂的”

  常颂喝了口茶道:“丫头,学会谦虚了”

  秦清笑道:“海心yī直都很谦虚”

  常颂叹了口气道:“我yī直以为,我这个女儿都是最听我话的yī个,可现在才发现最不听我话的jiù是你”

  常海心娇声道:“爸,你也不想别人说你利用职权为子女谋求福利,我在岚山的时候,无论我工作上做出怎样的成绩,别人都会说是因为你的缘故,我之所以选择来南锡,jiù是不想生活在你的yīn影下”

  常颂无奈笑道:“好,好,反正都是你的理,我说不过你,只要你工作开心,在哪儿都是yī样”当官也有当官的苦楚,在给子女们带来光环的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了无形的压力,这种压力是外人所感受不到的

  秦清道:“海心总算找到了能够发挥自己长处的地方,恭喜你了”

  常颂道:“刚刚开始的工作,到底合不合适还恨难说”他心底深处并不想让女儿离开自己身边,虽然南锡和岚山离得并不远,可是女儿来到这里上班之后,jiù不能像过去那样每天都可以见到女儿了,他的三个子女,大儿子常海天去了江城,二儿子常海lóng因为做生意,整天天南海北的到处晃悠,也是神lóng见首不见尾,现在女儿也来到南锡工作了,常颂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妻子袁芝青守着诺大的房子,心里难免有些感触

  常海心道:“爸,你jiù这么不看好我?”

  常颂道:“不是不看好你,我是担心你在外面没人照顾”他对女儿的关心溢于言表

  常海心道:“还好啦,张扬对我tǐng照顾的……”说话的时候打了个哈欠,这两天因为忙于信息中心的●事情,她都没有睡过yī个完整觉

  常颂望着女儿疲倦的样子,心中不禁yī阵怜惜,他低声道:“工作不可以操之过急,熬坏了身体jiù麻烦了”

  秦清并不想继续打扰他们父女之间的谈话,轻声道:□shìqíng,tādōuméiyǒushuìguòyīgèwánzhěngjiào

  chángsòngwàngzhenǚérpíjuàndeyàngzǐ,xīnzhōngbújìnyīzhènliánxī,tādīshēngdào:“gōngzuòbúkěyǐcāozhīguòjí,áohuàileshēntǐjiùmáfánle”

  qínqīngbìngbúxiǎngjìxùdǎrǎotāmenfùnǚzhījiāndetánhuà,qīngshēngdào:“你们爷俩好好聊聊,我出去看看”

  常颂笑道:“我和你yī起去,我也想看看南锡的体育中心究竟建得怎么样”

  常海心道:“我为你们引路”

  体育中心工地又出事了,出事的还是世纪建筑公司,总经理徐光利被抓,财务方面出现了问题,发不出工人的工资,这些工人本来心里jiù有怨气,外面有不少关于徐光利的传言,工人们听到了yī些不好的消息,yī个个人心浮动,彼此合计了yī下,决定用罢工这种方式来讨要他们的薪水

  李长峰这些天都是在苦苦支撑,他在公司谈不上任何的威信,徐光利被抓之后,公司内部也是人心惶惶,开始的时候李长峰以为自己的大舅是南锡市委书记,小舅不会有事,用不了太久的时间jiù会被放出来,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大舅徐光然已经明确表示,他不会过问这件事,要公事公办

  李长峰这才意识到小舅这次的麻烦大了,以他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服众,公司积累下来的积怨和弊端全都爆发出来,终于演化为yī场全员罢工,欠薪只是yī个导火索

  张扬知道这yī消息之后,第yī时间jiù赶到了现场,还好工人们只是罢工,并没有做出过鸡的bào力行为,多数工人也都认识了张扬,知道他是体育中心工地的总负责人,工人们嚷嚷着:“政府让我们盖房子,我们辛辛苦苦把房子给盖好了,现在政府却不给我们工钱,**也能赖账吗?”他们才不管主体育场工程是谁承包,工资发不下来谁都心急,心里yī着急,说话jiù不会那么客气

  张扬笑道:“请大家冷静,我今天来jiù是为了要帮大家解决问题,大家请相信我,相信政府,相信我们的党,我们这些干部jiù是为了你们服务的,你们才是国家的真正主人,我们怎么可能欠大家的钱呢?”

  几个工人不屑的笑了起来,其中yī人道:“张主任,别把话说反了,我们是为你们服务的才对,无论为你们服务还是为国家服务,我们都心甘情愿,可是你们也得给我们应得的工钱,自从我们在体育★中心干活,这工资jiù没按时发下来过,我们也不止向上反映了yī次,每次反映,你们答应的都很好,可答应完了,你们过去怎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子,可能你们没把我们的那点工资看在眼里,可是我们养家糊口全靠那点工◇资呢,我们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工人的情绪又鸡动起来了

  张扬做了个双手下压的动作:“请大家保持冷静,我说过,我既然来了,jiù得为大家解决问题,我是体育中心建设总指挥,这也是我的责任,大家请先回到工作岗位上去,给我yī天的时间,我保证,明天这个时候,yī定把你们的工资发下来”

  工人们听到这句话有些犹豫了,yī个人叫道:“别听他的,几次都是这样说,可每次都是拖欠”

  “对我们不再相信了”

  “对,让他现在jiù把工资发下来”

  张扬笑着道:“我说各位工人师傅,yī天时间你们都等不了?既然这样这件事我jiù不管了,我想提醒大家yī件事,体育中心主体育场工程由南锡市世纪建筑公司承建,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找世纪去要钱”看到软的不行,张大官人必须要拿出点脾气,他也不是想针对工人们,这些建筑工人不容易,可如果yī味退让,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让情况变得糟

  张扬这么yī说,工人们愣了,有人道:“你是体育中心建设总指挥,你凭什么不闻不问?”

  张扬道:“我都说了,24个小时,如果你们连这点时间都不给我,我也没办法,我张扬说话什么时候不算过,我说过明天这个时候能发下来,jiùyī定能把工资发下来”

  工人们虽然闹得很凶,可是却没多少主心骨,他们闹事的目的是为了把拖欠的薪水要回来,而不是真的想制造什么困乱,听张扬做出了这样的保证,他们悄悄商量着,多数人的意见是反正工资已经被拖欠了,也不在乎多等yī天

  张扬好不容易才劝工人们冷静下来,等到工人们散去,张扬冲着李长峰脸色yī沉:“你跟我进办公室来”

  李长峰知道没啥好事,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他走了进去

  张扬还没来得及兴师问罪呢,李长峰jiù先叫起苦来:“张主任,这件事你也清楚,我小舅被检察院叫去问话了,公司的财政大权在他手里,他yī天不★回来,我jiùyī天拿不出钱给这帮工人开工资,我不是不想给,是手里真的没钱”

  张扬道:“我jiù纳闷了,你们世纪建设公司整天口口声声说自己实力如何如何,可现在连工人的工资你们都拿不出来,过去▲所谓的实力都弄哪儿去了?”

  李长峰道:“张主任,财政权不在我手里,想解决这件事必须等我小舅回来”

  张扬真是火大了,他指着李长峰的鼻子骂道:“我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儿?每次出事的都是你们,工程质量不见你们干得怎么样,麻烦事倒是层出不穷,工人干活,按劳付酬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到了你们这里jiù那么多毛病?我早jiù说过,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你瞧瞧你们弄得什么事儿”

  李长峰道:“这事儿也不能全赖我们,好好的检察院把我小舅给弄进去了,公司现在群lóng无首,不乱才怪呢”

  张扬怒道:“你小舅被弄进去还有理了?进了检察院jiù不需要对工人负责了?”

  李长峰道:“反正现在他不签字,我是yī分钱都没有,别说工人的工资我解决不了,jiù连主体育场的工程我也维持不下去了”

  张扬道:“行啊,你跟我破罐子破摔是不是,李长峰,我yī贯的原则jiù是宁缺勿烂,你别拿停工威胁我,没本事干下去jiù赶紧给我滚蛋,不能因为你们yī家单位耽误了我们体育中心的整体进程”

  李长峰愤愤然道:“你yī直都在针对我”

  “你配吗?我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想让我对你有好脸色,你先把事情给我干漂亮了,工人工资你能解决吗?”

  李长峰不说话了

  张扬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有些事看起来是好事,可你要是没本事做好,jiù会转化成坏事,你动脑子好好考虑考虑,今天的事情如果闹大,在市里会造成什么影响?你小舅还在检察院被调查,工地又闹出了这种事,你觉着会带给你们,带给你们的家人怎样的影响?”

  李长峰jiù算再蠢,也能够听出张扬嘴里家人这两个字的含义,他是在暗示这件事可能会带给市委书记徐光然不好的影响想起大舅疾言厉色的表情,李长峰顿时软化下来,他低声道:“张主任,我承认我的态度不对,这样,我马上想办法,争取尽快解决工人工资的事情”●

  张扬道:“别忘了,yī天的时间,务必要解决这件事,千万不要让影响扩大”

  张扬离开李长峰的办公室,看到常海心陪着几个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是常颂和秦清,张扬乐呵呵迎了上去:“常书记,秦○

  zhāngyángdào:“biéwàngle,yītiāndeshíjiān,wùbìyàojiějuézhèjiànshì,qiānwànbúyàoràngyǐngxiǎngkuòdà”

  zhāngyánglíkāilǐzhǎngfēngdebàngōngshì,kàndàochánghǎixīnpéizhejǐgèrénzǒuleguòlái,wéishǒudeshìchángsònghéqínqīng,zhāngyánglèhēhēyíngleshàngqù:“chángshūjì,qín市长大驾光临,让我们体育中心工地蓬荜生辉,真是不胜荣幸”

  常颂笑道:“没那么夸张,我们jiù是顺路过来参观参观”

  张扬道:“到处都在建设,没什么看头,走去我办公室坐”他引着他们来到体育中心现场指挥部,招呼他们坐下后,马上拿起手机道:“常书记、秦市长,你们好不容易来南锡yī回,今天晚上我来做东,请你们吃饭,顺便向两位领导汇报汇报工作”他准备打电话给南洋国际订饭

  常颂摇了摇头道:“不用,我jiù是来看看海心,yī会儿jiù返回岚山”

  秦清笑道:“常书记不放心海心在这里,害怕你这个当领导的给她小鞋穿”

  张扬哈哈笑道:“常书记,您放心,借我yī个胆子我也不敢那样做,海心是难得的人才,我好不容易才把她请来了,只有她欺负我的份儿,我可不敢欺负她”

  常颂道:“张扬啊,看到你们干得有声有色的,我也jiù放心了”

  他又问起体育中心建设的情☆况,张扬耐心作答,因为这么多人在场,他和秦清少有交流的机会,偶尔目光相遇,也只是停留片刻便各自分开,虽然如此,他们仍然感觉到彼此目光中的那份眷恋和真情

  常颂和秦清都有公务在身,不可能在南锡逗○◎留太久,下午四点的时候,jiù乘车离开,这次秦清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甚至没有单独和张扬说上yī句话,充分证明了yī句话,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也听说了体育中心工地闹罢工的事情,他◇打电话过来询问这件事,张扬将事情的起因原原本本告诉了他,李长宇听完这件事沉吟了yī会儿

  张扬低声建议道:“李市长,这件事是不是给徐书记打个招呼,如果世纪建设再解决不了问题,我不排除对他们采取yī些必要的手段”

  李长宇道:“还是尽量不要鸡化矛盾,建筑工人的工资必须解决,不能拖欠”

  张扬道:“世纪拿不出钱来,徐光利被检察院带走之后,他们那边jiù乱成yī团,连正常的建设都保证不了,我看停工也好,省得工程质量上出问题”

  李长宇道:“别胡说,主体育场工程是体育中心的标志xìng建筑,现在主体部分都已经完工了,yī定不能出现拖延工期的现象,实在不行可以考虑先从付给他们的工程款中支取yī部分作为付给工人的工资”

  张扬道:“李市长,这个先例不能开,yī来我们现在的资金很紧张,钱要用在刀刃上,二来,等着我们给钱的单位多了去了,如果我们开了这个头,其他开发商也会yī拥而上的找我要钱,到时候我只怕要招架不了了”

  李长宇道:“拍卖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张扬道:“有四家投资商上交了竞拍保证金,真正拥有实力的是乔鹏举和王均瑶,因为星月集团的临时退出,我看主要的竞争会在他们之间展开了”

  李长宇道:“下周二拍卖之后,你的经济压力也会减轻许多”

  张扬笑道:“大头被你们拿走了,我们体委只剩下百分之三十,能有个三五千万jiù不错了”

  李长宇笑道:“贪心不足蛇吞象,你要懂得知足者长乐”

  张扬道:“所有当领导的都是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可现在是经济社会,我单凭**热情,手里没钱什么事情都办不成,李市长,你得多给我争取争取”

  李长宇道:“你放心,我yī定给你争取最宽松的政策”

  “我不要政策,我要钱”

  李长宇考虑再三,决定去见徐光然,世纪建设公司涉及到徐光然的亲戚,有必要让他说句话,李长宇来到南锡之后已经听说张扬和徐光然之间的矛盾,他不想因为体育中心的事情,张扬和徐光然之间再起冲突,他认为现在的南锡没有必要再起风浪,应该稳定为主,只有yī个稳定的政局,才能方便大家好的开展工作

  徐光然听李长宇说完世纪建设的事情,脸色很不好看,他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当初把体育中心这么重要的工程交给弟弟去做是yī个错误,他的这个弟弟过于急功近利,徐光然正是看出他没本事将体育中心在规定工期内完工,所以将体育中心的工程拆分,只给他保留了主体育场工程,其他的权力都放给了张扬,可即使如此,仍然闹出了事情,弟弟因为惠敬民yī案受到牵扯,如今还在检察院接受调查,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徐光利对行贿行为供认不讳,估计因行贿罪被起诉是难免的事情了

  徐光然本以为这已经是最坏的结果,却想不到世纪建设方面又出了事情,工人因为欠薪而闹罢工,如果这件事闹起来,追根溯源肯定会影响到他的形象,要害的他颜面无光,徐光然真是悔不当初啊

  李长宇道:“徐书记,您觉着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

  这话让徐光然极度不爽,李长宇分明是把这件事推到自己的身上,可转念yī想,李长宇这么问也无可厚非,毕竟世纪建设是他亲弟弟的公司,出了事情,李长宇来找自己,的确有推卸责任的成分在内,可另yī层面上也证明,李长宇还是顾及自己面子的,徐光然道:“长宇啊,我早jiù说过,工作上是没有人情可言的,该怎么做,jiù怎么做”

  李长宇心中暗笑,徐光然这个人真是太能装了,不讲人情,他会让自己的亲弟弟承建体育中心工程?现在出事了,他不收场,谁来收场?可心里这样想,嘴上却不能直接点破,李长宇道:“徐书记放心,我yī定会秉公处理好这件事,不会让影响扩大化”

  徐光然听到影响扩大化这几个字,内心忍不住跳了yī下,这个冬天对他来说并不好过,很多不顺心的事情yī股脑涌现了,如果他不处理好这件事,恐怕还会掀起yī场风波

  李长宇离开之后,徐光然马上给外甥李长峰打了个电话

  李长峰听他问起工人罢工的事情,叫苦不迭道:“大舅,这件事真不能怪我,小舅还在检察院,公司的什么事情jiù这么扔下来了,财务上本来jiù没多少钱,我去找小舅妈想办法,她说没钱,我能怎么办?到现在市里欠我们的工程款还没给呢”

  徐光然听他提起工程款的事情不由得火了起来,怒斥道:“钱钱钱,除了知道挣钱你们还知道什么?既然承建了市里的重点工程,首先想到的jiù是要把工程干好,当初你们怎么说的,可事实上又干得怎么样?我真是不想再说你们了,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明天必须要把工人的工资发下去,别给我没事找事”

  徐光然说完气哼哼挂上了电话,可他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打了yī个电话给二弟徐光胜,他yī直以为二弟做事要稳妥yī些,外甥李长峰也是个不靠谱的小子,遇到这种事,必须要有个人出来给他掌舵,徐光胜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徐光胜接到电话之后马上去找了外甥李长峰,他们yī起去了徐光利家里,做了yī番思想工作,徐光利的老婆才同意拿出钱来支付工人的工资,从徐光利家里出来之后,李长峰满腹委屈道:“二舅,等这件事结束后,我jiù不干了”

  徐光胜道:“长峰啊,不能这样,你小舅还在检察院,公司全靠你了”

  李长峰道:“我没那个本事,他虽然进去了,可财政权都把握在他老婆手里,我为了他们家的事情挨骂受落,到最后还得看他老婆的脸色,好像我是为自己要钱,我是在中饱sī囊,我实在受够了”

  徐光胜叹了口气道:“可工程还没结束,你jiù这样撂挑子,剩下的工程款还想不想要?”

  李长峰道:“二舅,不是我不想干,是没法再干了,我在公司没什么话语权,原本以为,我小舅进去几天jiù能出来,可现在已经进去这么久了,出来的希望越来越小,听说他已经招了,检察机关会以行贿罪起诉他,★公司的钱都掌握在他老婆手里,世纪现在只是yī个空壳,我不怕落骂名,可我不想不明不白的给人骂”

  徐光胜拍了拍李长峰的肩膀道:“做事情应该有始有终,如果你现在jiù撂挑子,这边的工程怎么办?当初□■你们接下工程是因为你大舅的面子,体育场jiù快建好了,你们在收尾的时候这么做,有没有想过你大舅的感受?”

  李长峰咬了咬嘴道:“二舅,我撑不下去,我没钱啊我小舅**样子你也看到了,明明是公司的●钱,可从她手里要yī分都跟要她的心头肉似的,市里到现在还有yī千万的工程款没有结账,我拿什么去维系下去?我这么辛苦支撑又是为了谁?”

  徐光胜道:“这样啊,要不,我去找张扬说说,我和他的关系还可以,他应该会给我点面子”

  徐光胜说到做到,他当即去找了张扬

  徐家三兄弟之中,张扬对徐光胜的为人还是比较认同的,徐光胜来找他的时候,张扬正准备下班,看到徐光胜过来,马上猜到他这次来和工地罢工的事情有关,笑着把徐光胜请了进去:“徐主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徐光胜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次来是求你帮忙来了”

  张扬道:“好说,快请坐”

  徐光胜坐下,接过张扬递来的yī杯茶道:“张主任,我这次来是为了世纪建设的事情”

  张扬点了点头,自己也倒了杯茶,靠在办公桌上,笑眯眯望着徐光胜道:“帮你外甥来说情的?”

  徐光胜道:“公司没我什么事情,可我们家老三现在在检察院,公司缺少主心骨,我那个外甥又不善于经营,公司的管理有些hún乱”

  张扬毫不客气的指出:“不是有些hún乱,是相当的hún乱,今天下午工人又闹起了罢工,影响十分的恶劣”

  徐光胜道:“张主任,我也不瞒你,刚才我陪着长峰去老三家里,磨破了嘴皮子才说服我弟妹拿出yī笔钱来,先解决工人的工资问题”

  张扬道:“这么说工资问题解决了?”

  徐光胜道:“解决了,可是照眼前的情况发展下去,以后肯定还会出事,张主任,你是体育中心的总负责,你也不想工程上出什么问题对不对?”

  张扬点了点头

  徐光胜道:“主体育场工程jiù要完工了,可这种时候光利出了问题,公司内部很多人都很惶恐,公司的财政也出了问题,你看能不能把工程款提前支付yī部分,帮助公司平稳过渡yī下,公司如果能够稳定下来,建设的进度和质量才能有所保障,张主任,你看行不?”徐光胜对生意方面不怎么懂,可是他觉着自己身为徐光利的亲哥哥,有必要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出yī份力

  张扬想了想道:“徐主任,我也不瞒你,世纪公司的情况我也很担心,无论我对徐光利有怎样的看法,可我从未否认过世纪公司是我们体育中心建设团队的yī份子,作为yī个集体而言,yī荣俱荣,yī损俱损,我当然希望世纪公司能够保持稳定,可现实毕竟是现实,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世纪公司管理层内部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徐光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李长峰是你的外甥,他真实的能力怎样你应该清楚,不是我不愿意提前支付工程款,你的面子我肯定会给,但是,钱解决不了世纪建设公司目前的困难,他们的问题出现在管理上,我认为以目前的管理团队,如果继续下去,肯定还要出问题”

  徐光胜叹了口气道:“张主任,我不懂做生意,你说说应该怎么办?”

  张扬道:“主体育场工程已经完成差不多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换建筑公司是不现实的,对世纪建设来说也是不公平的,针对世纪公司出现的问题,我们体委内部进行过yī番讨论,认为必须要对世纪建设进行有效地监管”

  “监管?”徐光胜有些不明白张扬的意思

  张扬道:“我有yī个建议,你看可不可行,我会提前支付五百万给世纪公司,但是这笔钱必须在我们体委的监管下使用,为了保障主体育场工程的顺利进行,我们会委派两名管理人员,负责世纪的具体工作,世纪公司方面只要给付薪水j●iù行,等到体育场工程全部完工,通过验收之后,我会优先考虑将余款支付给你们,而这两位管理人员和世纪的合作也到此结束”

  徐光胜想了想,他jiù算不懂经营,也明白,张扬此举的意义在于,将主体育场◆工程的建设权完全控制在手中,yī时之间,徐光然有些拿不定主意

  张扬笑道:“你不用担心,我派管理人员,目的是为了确保主体育场的工程质量,不会受到徐光利事件的影响,是为了确保体育中心全部工程能够顺利稳定的进行,不是想损害世纪的利益,该你们的钱yī分都少不了”

  徐光胜抿了抿嘴,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好”

  张扬微笑着伸出手去:“谢谢徐主任的支持和理解”

  徐光胜笑了笑道:“我只希望能够帮助世纪渡过这个非常时期”

  张扬道:“放心,我也不想世纪垮掉”徐光胜看到时间已经是六点多钟,有些歉意道:“耽误张主任下班了,我请你吃晚饭,张主任务必要赏光”

  张扬也☆很爽快,点了点头道:“好,不过还是我来做东,咱们jiù在南洋国际吃”

  徐光胜摇了摇头道:“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保你满意”

  张扬道:“哪儿?”

  徐光胜笑道:“去了你jiù知道●了”两人yī起下了楼,张扬本想开车,徐光胜道:“上我的车”他指了指停在院子里的那辆奥拓,那是他买的张扬笑道:“车啊”

  徐光胜道:“买菜车,我这收入只能开这个”

  两人说话的时候,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之后,却是邱凤仙的电话,邱凤仙的声音yī如既往的妩媚轻柔:“张主任,我到南锡了,刚刚在君缘宾馆住下,晚上yī起吃饭”

  张扬笑了起来:“查总有没有yī起过来?”

  邱凤仙笑道:“还没答应请我吃饭,先问查总的事情,张主任真是让人难堪啊”

  张扬笑道:“我这jiù过去接你,晚上带你去个好地方”

  邱凤仙道:“我这次yī个人过来的,查总在京城有重要事情处理”

  十五分钟后,徐光胜驾驶着他的奥拓车出现在君缘宾馆门前,君缘也是南锡的五星级大酒店之部分股份属于军分区,过去的名字叫军缘,后来考虑到经营方便又改名为君缘,环境相当的优雅,和其他五星级酒店高耸入云的高层相比,军缘是yī片低密度多层建筑群,整个酒店宛如yī座江南园林

  邱凤仙站在酒店门前,她穿着驼色半长大衣,腰身纤细**修长,yī双妙目明澈而深邃,宛如两泓清泉,她望着那辆深蓝色的奥拓车驶到面前,这才意识到张扬是坐这辆车过来的,笑盈盈望着车内

  张扬推开后门,笑道:“上车”

  邱凤仙笑着来到后座坐下,张扬给她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南锡二院泌尿科徐主任”他又冲着徐光胜道:“这位是星钻集团的总裁助理邱凤仙小姐”

  邱凤仙笑道:“幸会,幸会”

  徐光胜笑道:“不知邱小姐要来,早知道,我jiù换辆大点的车子了”

  邱凤仙笑道:“奥拓车很不错,过去我的第yī辆车jiù是二手的奥拓车”

  张扬道:“你爹妈这么小气?”他说这话是有原因的,邱凤仙的父亲是台湾钻石王朝的当家人丘作栋,以她的家世才给她买yī辆二手奥拓车,张扬自然有些不相信

  邱凤仙笑道:“不是父母给买的,是我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勤工俭学买的”

  张扬赞道:“真是勤俭节约啊,你这种人不发财,谁发财啊”

  邱凤仙道:“张主任挖苦我呢”

  张扬道:“不是,真心真意的赞美,绝无冷嘲热讽的意思”他忽然想起yī件事,之前邢朝晖传真给他的那幅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戴着yī只钻石戒指,眼前的邱凤仙不正是这方面的行家吗?这些天张扬yī直将那张照片随身携带,他拉开手包,从包内拿出了那张照片,递给了邱凤仙

  邱凤仙看了看那张照片,有些惊奇道:“精灵之泪,这款戒指是我们星钻出品的”她yī眼jiù从戒指的外形中认出

  张扬真是又惊又喜,想不到无意中竟然有这么大的收获,他向邱凤仙求教道:“我听说这种戒指都是定制款,你应该有这方面客户的资料?”

  邱凤仙拿起照片又仔细看了看,缓缓点了点头道:“这款戒指是我们星钻总设计师刘庆荣的得意之作,后来听说被人买走了,对于这种高端客户,我们应该会留有资料,等会儿回去的时候,我去手提电脑里查yī查”

  张扬连连称谢

  邱凤仙道:“你怎么会突然对这颗戒指这么感兴趣?”

  张扬道:“我想找yī位老朋友”

  邱凤仙知道他说得不会是实话,也没有追问

  徐光胜带着他们来到了南锡潇湘路开的yī家名为燕归来的酒店,张扬从奥拓上下来,发现门前停车场内停了不少的警车,不由得笑道:“这么多警车啊,他们是来查案还是来吃饭?”

  说话的时候,yī辆桑塔纳在他们旁边停下,南锡市二院的院长钟林从车上下来,他笑逐颜开的走了过来,向张扬伸出手道:“张主任,好久不见了”

  张扬笑着和钟林握了握手,钟林是钟海燕的堂哥,难道这间酒店和钟海燕有关?张扬的猜测很快jiù被证实了

  钟海燕从酒店内笑盈盈走了出来,远远道:“张主任,真是想不到您能赏光”当初钟海燕担任海天大堂经理的时候,和张扬打过不少的交道,可后来因为段金lóng招惹了张扬,最终导致张扬迫使他将海天转让,从此段金lóng离开了南锡这个伤心地,而钟海燕也失去了工作,她是个不甘心寂寞的女人,没过多久jiù在这里开了yī家燕归来,因为她和张德放的关系,张德放帮她出了不少力,公安系统的不少人都来这里吃饭,这也是张扬在门口看到这么多警车的原因

  钟海燕打心底对张扬是很忌惮的,过去她曾经尝试和张扬搞好关系,可始终徒劳无功,张扬这个人表面上yī团和气,可实际上很有原则

  钟海燕的目光落在邱凤仙身上,纵然她yī向以为自己算得上漂亮女人,可是看到邱凤仙也不禁自惭形秽,邱凤仙举手抬足之间的高雅气度是她无法相比的,钟海燕道:“张主任,这位美女是……”

  张扬笑着为她介绍道:“星钻集团的邱凤仙小姐”

  邱凤仙笑着和钟海燕打了个招呼

  张扬的目光却盯住燕归来三个字,微笑道:“◎风雨燕归来,这三个字是不是代表着钟小姐要东山再起,重整河山啊?”

  钟海燕格格笑道:“我有个女人家哪有那么大的野心,何况海天也不是我的,我开这间燕归来的目的jiù是想hún个温饱,张主任不要笑○话我了”

  yī行人在钟海燕的引领下来到了名为乌衣巷的包间内坐下,包间装饰的十分古朴雅致,由此能够看出经营者也应当有相当的品味

  徐光胜本想点菜,钟海燕道:“不用点了,今天我来安排,包你们吃得满意,还有,今晚yī定要我来做东”

  徐光胜笑道:“应该我请客的,钟老板太客气了”

  钟海燕笑道:“跟我不用客气,徐主任你以后多给我带点客饭jiù行了,今晚给我yī个机会,让我请请张主任”

  张扬笑了笑:“那jiù多谢钟小姐了”从今天看到的情况来看,钟海燕开的燕归来经营情况很不错,毕竟她有张德放帮忙,还有yī位院长堂哥有了他们的帮助,生意想不红火都难

  徐光◇胜端起酒杯,对张扬表示感谢,刚才他已经抽空给大哥回了个电话,市委书记徐光然听说张扬要派人插手世纪建设的管理,还是有些警觉的,不过他经过短暂的考虑,眼前最现实的方法也只能是这样,主体育场工程不能再耽搁了▲shèngduānqǐjiǔbēi,duìzhāngyángbiǎoshìgǎnxiè,gāngcáitāyǐjīngchōukōnggěidàgēhuílegèdiànhuà,shìwěishūjìxúguāngrántīngshuōzhāngyángyàopàirénchāshǒushìjìjiànshèdeguǎnlǐ,háishìyǒuxiējǐngjiàode,búguòtājīngguòduǎnzàndekǎolǜ,yǎnqiánzuìxiànshídefāngfǎyězhīnéngshìzhèyàng,zhǔtǐyùchǎnggōngchéngbúnéngzàidāngēle,他也不想别人拿着这件事不放,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张扬之所以提出要介入主体育场工程的管理,是因为他也担心目前世纪的情况,害怕他们不能按时交工,jiù算勉强按时交工,也很难保证质量,这并非是针对■徐光利,而是yī种对整个体育中心负责的行为,为了做好这件事,张扬已经打算要尽力把龟田浩二给留下来,让他帮忙监督管理,当然他也考虑过龟田浩二不菲的薪水,这yī点上,张大官人是舍得huā钱的,重要的是,h◇uā得不是公家的钱,最后肯定让徐光利埋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