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误会?】(上)


  第六百一十一章【误会?】

  邱凤仙dào:“好,我跟你们走”她看出张扬在演戏,既然想演戏,她干脆配合一下,反正晚上也没什么事情做,闲着也是闲着,她倒要看看今晚的事情,张扬如何收场?

  让邱凤仙没想到的是,这两名警察把她的手提电脑也给带走了,说是要配合调查

  张扬和邱凤仙跟着这两名警察上了他们的小面包,面包车拉着他们来到了距离君缘大酒店不远的香河派出所

  邱凤仙小声dào:“你不解释啊?”

  张大官人笑了,他低声反wèndào:“有必要吗?”

  邱凤仙dào:“他们根本是在冤枉我们啊”

  张扬把双手枕在脑后,懒洋洋dào:“清者自清,随他们去,闹得越大,事情越不好收场”张扬闭上双目,他算准了这件事十有**和孟允声有关,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张扬对孟允声的酒后失态并没有计较,甚至对他的勇气还有些欣赏,现在发生的情况已经彻底惹火了张扬

  在营救龚雅馨的事情上,张扬并没有抢功的意思,他之所以没有在发现线索之后第一时间通报给公安机关,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担心公安机关打草惊蛇,害怕他们声势浩大的行动惊动全城,非但营救不了龚雅馨,反而会对她的生命造成威胁,不是有心去驳公安机关的面子,可是在这件事之后,张扬发现自己似乎把南锡市公安系统的人都给得罪了,很多人都对他抱有敌视的态度,也许孟允声今晚借着酒意发难,是公安系统情绪的一种集中反应

  张扬并不介意他们对自己有些想法,可是事情演变到现在,他们开始利用这种低级而卑劣的手段对付自己,已经让张扬开始忍无可忍了,老子的心xiōng虽然宽广,可老子也是有底线的

  张扬和邱凤仙被带到了香河派出所,来到审讯室,那名小胡子警察dào:“说,把具体情况说一遍”

  张扬dào:“说什么?”

  “姓名、职业、家庭住址,工作单位”

  张扬dào:“我不想告诉你”

  小胡子警察重重的拍了拍桌子dào:“你最好配合一点,这lǐ是派出所,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张扬笑dào:“我没想来,是你们硬要我来”

  小胡子警察指了指张扬,他差点就骂粗口了,可是看到墙上人民警察为人民的标语,硬生生把要骂人的话又咽了回去,他冲着邱凤仙dào:“你说,你的身份证呢?”

  邱凤仙dào:“我没有身份证,我就算有也不想给你看”

  两名值班民警都愣了,这两人都不好对付,一点都不配合他们的工作,另外那名警察的脾气要比小胡子好一些,他低声dào:“你们还是配合一些,把情况说清楚,我们不会为难你们”

  张扬笑了:“不会为难我们?我就纳闷了,我们两人在房间lǐ好好的说话,你们冲进来干什么?警察查房为什么专查我们这一间,我们是违法了还是乱纪了?谁举报的我们?”

  小胡子瞪圆了双眼dào:“你态度好一点”

  张扬看了看他的警号dào:“看你的年纪当警察应该有些日子了,这样的手法应该不是第一次玩了,想诬陷我是不是啊?”

  小胡子警察怒dào:“谁诬陷你?你们孤男寡女大半夜的呆在一个房间lǐ,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两口子吗?”

  邱凤仙dào:“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不是夫妻就不能在一起说话了?你妈和你平时晚上都不见面的吗?”邱凤仙也有些生气了,说起话来也是犀利之极

  小胡子警察憋得满脸通红:“你……你……敢辱骂人民警察”

  张扬笑dào:“拉倒,就你那熊样还人民警察?谁让你去查房的?你脑子是不是有wèn题?我是什么人你都没查清楚,就跑到房间lǐ去查,出了什么wèn题,你兜得住吗?”

  “你敢威胁我?”

  张扬哈哈笑dào:“威胁你?我至于吗?就你一个派出所的小民警,我犯得着跟你计较吗?你们想干什么我清楚,我说你们办事不用脑子吗?想查房,也要先去服务◇台调查一下客人资料,她没有身份证明是怎么登记入住的?你们两个急惶惶的冲进来干什么?真想作jiān啊?让你们失望了?”

  邱凤仙被张扬说得俏脸一红,悄悄牵了牵他的衣袖,示意他说话注意一点

  张大官人呢却dào:“怕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

  小胡子警察气得脸色铁青,他指着张扬的鼻子dào:“我当警察这么多年,就没遇到guò你这么嚣张的犯罪分子”

  张扬乐了:“你什么水准啊?我是犯罪分子?你给我定xìng了,你也别着急,你的警察也当到头了我给你一机会,现在就把背后的指使者交代出来,我说不定会饶了你”

  小胡子警察霍然站起身来:“你不要太嚣张”他向一旁的警察说了两句,那警察出门去了,没多久他又回来了,手lǐ拿着一张光盘晃动了一下,小胡子警察顿时神气了起来,大声dào:“这是什么?你们的电脑lǐ为什么会有yin秽光盘?”

  邱凤仙气得俏脸通红,这两名警察可真是败类,她的手提电脑lǐ哪有光盘,根本是他们想刻意栽赃邱凤仙dào:“你们栽赃也得技术一点,我的电脑lǐ根本没有光盘,而且,我电脑设置了密码,你们进的去吗?”

  小胡子警察dào:“还嘴硬,还不承认,孤男寡女,大半夜的躲在一间屋lǐ观看yin秽光盘,你们想干什么当我不知dào啊?幸亏我们去的及时,不然还不知dào你们要干出什么事情来”

  邱凤仙气得脸色由红转白,她柳眉倒竖怒斥dào:“你hún蛋”

  张大官人倒是气定神闲:“我开始只是觉着你们无知,现在才发现你们够无耻,香河派出所属于河西分局,是不是房心伟指使你们干的?你们俩啊,就是俩傻*,被人当枪使了,现在赶紧给□房心伟打电话,让他到这lǐ来,把今晚发生的事情给我解释清楚,我给你们二十分钟,如果我见不到房心伟,你们俩……倒霉了”

  张扬说完拉着邱凤仙在连椅上大剌剌的一坐

  两名警察愣了,他们就算●再没有眼色,这会儿也能听出来,张扬这个人不一般,其实张扬还真是高看他们两个了,以他们的级别怎么可能够得上河西分局局长房心伟,小胡子警察让另外那名警察负责看守,自己溜了出去,他是去汇报情况了

  当晚派出所内,副所长李伯平也在,不guò他躲在值班室睡觉呢,查房的事情就是他下得命令体制之中往往存在着领导动动嘴,下属跑断tuǐ的普遍现象,公安系统内也不例外,最早提出要跟踪张扬和邱凤仙的人是南锡市公安局副局长孟允声,他把这件事交给河西分局局长房心伟,房心伟又把这件事交给了香河派出所副所长李伯平,李伯平就交给了两位值班民警,说起来每个人都很认真的为领导办事,可是这么层层传递下来,到最后xìng质就○有所转变,执行的guò程中应对的方法就有些走样,李伯平认为张扬和邱凤仙得罪了分局长,房心伟又没把张扬的身份事先说明,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李伯平被小胡子从梦中叫醒,听他把情况说完,不由得皱◎yǒusuǒzhuǎnbiàn,zhíhángdeguòchéngzhōngyīngduìdefāngfǎjiùyǒuxiēzǒuyàng,lǐbópíngrènwéizhāngyánghéqiūfèngxiāndézuìlefènjúzhǎng,fángxīnwěiyòuméibǎzhāngyángdeshēnfènshìxiānshuōmíng,suǒyǐcáizàochénglexiànzàidejúmiàn

  lǐbópíngbèixiǎohúzǐcóngmèngzhōngjiàoxǐng,tīngtābǎqíngkuàngshuōwán,búyóudézhòu了皱眉头dào:“他真这么说?”

  小胡子点了点头dào:“李所,那小子傲慢的很,根本不把我们警察放在眼lǐ,我wèn他情况,他给我来了个一wèn三不知”

  李伯平dào:“查出毛病没●有?”

  小胡子摇了摇头,马上又低声dào:“他们电脑我进不去,在光驱lǐ找到一张光盘”

  李伯平当然明白小胡子的意思,他皱了皱眉头dào:“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

  李伯平回◇■到房内,打通了河西分局局长房心伟的电话,房心伟一听张扬和邱凤仙都被他弄到派出所去了,当时就有些愣了,他怒dào:“谁让你把他们抓到派出所去的?”

  李伯平愕然dào:“房局,您不是让我好好调查◎调查他们吗?”

  房心伟眼前一黑,他一脚把刹车踩住,孟允声躺在后座上,嘴lǐ不时发出呓语,他喝多了,房心伟正在送他回家的路上,老孟同志这会儿睡得倒是自在,房心伟看了孟允声一眼,方才dào:“发现什么了?”

  李伯平dào:“没多大毛病,警察进去的时候,他们穿得好好的,坐在一起聊天”

  房心伟哭笑不得dào:“他们聊天,没什么事情你们就走呗,为什么要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去?”

  李伯平dào:“我……我所lǐ的两名民警干的,我也没想到”

  房心伟dào:“我不是让你亲自去处理这件事吗?你怎么回事儿?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

  李伯平意识到这件事可能办岔了,他慌忙赔不是dào:“对不起,房局,我这就去处理”事实上是这厮昨天打了一夜的麻将,今儿实在太困了,所以才让手下人去处理

  房心伟dào:“既然没抓住他什么毛病赶紧让他走人”

  李伯平听出房心伟似乎颇为忌惮,他小心翼翼地wèndào:“房局,他究竟是谁啊?好像tǐng嚣张的”

  房心伟本不想说,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又害怕李伯平再坏事,低声dào:“体委主任张扬”

  李伯平听到张扬的名字,打了个鸡灵,手机差点没掉到地上,他颤声重复dào:“张……扬?”

  房心伟虽然隔着电话,仍然能够感觉到李伯平的恐惧,他低声dào:“这个人不好对付,你还是让他走”说完房心伟就挂上了电话

  李伯平拿着电话愣在那lǐ,脑子lǐ一片空白,等他回guò神来,心底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麻痹的房心伟,你害人不浅啊,让我查他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他是谁?现在说他不好对付,还◎他**用你说?整个南锡谁不知dào他不好对付,李伯平此时已经睡意全无他前思后想,这件事不尽快处理不行,自己不亲自出面不行,他硬着头皮来到了审讯室

  进去之后就怒斥dào:“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不☆tā**yòngnǐshuō?zhěnggènánxīshuíbúzhīdàotābúhǎoduìfù,lǐbópíngcǐshíyǐjīngshuìyìquánwútāqiánsīhòuxiǎng,zhèjiànshìbújìnkuàichùlǐbúháng,zìjǐbúqīnzìchūmiànbúháng,tāyìngzhetóupíláidàoleshěnxùnshì

  jìnqùzhīhòujiùnùchìdào:“nǐmenshìzěnmebànshìde?búwèn清楚就能胡乱抓人吗?谁给你们的权力?你们还想不想干?”

  小胡子警察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一进屋就被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通,一时间没能反guò劲来

  张扬笑眯眯看着李伯平的表演,等李伯平把两名警员骂完了,他才来到张扬面前:“这位同志,你们受惊了,刚才我们已经调查guò,这次的报警可能是个恶作剧,是一场误会”

  张扬笑dào:“你是……”

  “我是香河派出所副所长李伯平”李伯平的态度很好

  张扬笑dào:“你不认识我?”

  李伯平就算认识也不能说认识,他摇了摇头dào:“不认识,不guò看你好像有些眼熟”

  张扬笑得越发开心:“我没身份证,我guò去干guò不少坏事,犯guò法”

  李伯平也笑了起来:“这位同志真是会开玩笑,一看就知dào你是好人,怎么可能犯法呢?”

  张大官人知dào,这位李所长不会突然态度转变的这么和蔼,他一定是打听到了自己的身份,张扬dào:“看人不能只看表面,你别看我身边这位邱小姐长得漂亮,其实她也是罪犯,而且是国际罪犯”

  【早起,勤恳求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