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误会?】(下)


  lǐ伯平眉开眼笑道:“这位同志zhēn是幽默,邱xiao姐的资料我们调查过了,她是台胞,是我们的朋友”

  张扬道:“台胞就没问题了,搞不好她是台湾间谍呢”

  邱凤仙的睫忽闪了一下,格格笑了起来:“你别把人家吓着”

  lǐ伯平笑道:“这位同志,事qíng已经查清楚了,是一场误会,有人恶作剧打电话报警,我们当警察的接到报警本着认zhēn负责的态度必须要查,还望你们能够理解,对于这件事给你们造成的困扰和不便,我在这里代表我们所里的警察向两位道歉了”

  张扬道:“误会?lǐ所,你说了这么半天,我怎么有些不明白啊,刚才不是怀疑我们有色qíngjiao易,还说我们躲在房间里观看色qíng光盘,怎么这会儿又变成了误会了呢?”

  lǐ伯平尴尬笑道:“zhēn是误会”

  张扬向邱凤仙道:“你信吗?”

  邱凤仙嫣然笑道:“无论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会相信”

  lǐ伯平道:“邱xiao姐,对不起,我马上派人送你们回去”

  xiao胡子警察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敢qíng今晚上捅了个大漏子,他赶紧去把邱凤仙的手提电脑拿了过来,恭恭敬敬jiao给了邱凤仙

  邱凤仙问道:“光盘呢?”

  xiao胡子愕然道:“什么光盘?”

  邱凤仙道:“刚才你们拿的那张色qíng光盘,不说是我的吗?”

  xiao胡子警察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尴尬的咳嗽了一shēng道:“g错了,误会,误会”

  张扬道:“我觉着不是误会”

  lǐ伯平暗暗叫苦,正应了一句话,请神容易送神难,他看出来了,今晚的事qíng想要顺顺利利的解决恐怕没那么容易lǐ伯平耐着xìng子道:“这位同志……”

  张扬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道:“你不认识我啊?”

  lǐ伯平赔着笑:“不熟”现在打死都不能承认,要是说自己认识他,不是没事找事吗?

  张扬道:“谁让你查的我?你把人给我jiao出来”

  lǐ伯平道:“这位同志,都说是误会了这样,我让两名警员正式给你们道歉,再把你们送回酒店,你们今晚酒店的费用我们所里负责报销,你看行吗?”lǐ伯平态度不错,他之所以忍气吞shēng是建立在知道对方是谁的前提下,体委主任张扬,不提人家的背景,单单是人家的级别是正处,自己就得罪不起,今天让房心伟给坑了,如果事先知道张扬的身份,lǐ伯平说什么也不会干出这件事

  张扬道:“看来你是不想知道我是谁了”

  lǐ伯平笑道:“不调查了,我相信你们是清白的”

  张扬道:“别介啊,其实我带身份证了,也带工作证了,你还”

  lǐ伯平脸上发烧,这他妈什么事儿,自己这不是犯贱吗?怎么招惹了这么一位煞星,lǐ伯平本想稀里糊涂的把这件事给méng混过去,可张扬较起了zhēn,他想méng都méng不过去

  张扬把工作证掏出来递给了lǐ伯平,lǐ伯平接又不是,不接也不是,他当然知道张扬是谁,现在人家要跟他挑明了,lǐ伯平的脑子不停地转,无论他怎么转也想不出接下来应该怎么应对这位爷,一xi工作○证拿在手中,感觉zhēn是重逾千斤,lǐ伯平还是展开看了看,这厮也算有些能耐,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下,还是能惺惺作态一番,lǐ伯平拿捏出一副惊奇的表qíng道:“哎呀,原来是张主任,zhēn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误会啊”他转向自己的两名手下道:“今天算你们运气,遇到的是咱们体委张主任,他大量不跟你们一般见识,还不赶紧给张主任道歉”

  这两名民警也明白过来了,他们虽然不认识张扬,可是对张扬的名字早就如雷贯耳,知道眼前这位就是把系统g得颜面无光的张扬,两人心中都害怕了,刚才还冤枉人家从事色qíngjiao易,还g了张色qíng光盘想栽赃,想想都后怕两人赶紧走过去向张扬道歉,xiao胡子表现的很有诚意:“张主任,我们zhēn不知道是您,要不然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误会”他说话就比起lǐ伯平欠缺技巧

  张扬冷冷看着lǐ伯平,这厮倒是蛮滑头的,想利用这种方法堵住自己的话,让自己对他们不便深责放弃追究今晚的事qíng,不过lǐ伯平想得太简单了,张大官人岂是那么好糊g的

  张扬向邱凤仙道:“邱xiao姐,你先回去”

  lǐ伯平听他这样说,以为张扬放弃追究这件事,心中大喜过望,慌忙道:“我来送你们回去”

  张扬道:“我不走,你们先把邱xiao姐送走”

  邱凤仙知道张扬咽不下今晚的这口气,其实她对今晚的遭遇也是相当的恼火,起身道:“那好,我先走了★,有什么事qíng,电话联系”

  邱凤仙走后,lǐ伯平掏出香烟,想给张扬上烟,张扬道:“不会”

  “张主任,你看这么晚了,是不是我送您回家?”

  张扬道:“你把房心伟给我叫过来★

  lǐ伯平微微一怔

  张扬道:“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他的电话”

  lǐ伯平抿起嘴,他还在犹豫

  张扬道:“我这个人一向通qíng达理,今晚的事qíng不可能这么算了,你觉着自己能够承担下来,我现在就走,我保证,明天你们整个香河派出所都会倒霉,如果你觉着自己没那么大的能耐,兜不住这件事,就赶紧让能兜住这件事的人过来”

  lǐ伯平的笑容僵在脸上,张扬是在给他下最后通牒

  lǐ伯平道:“张主任,都说是误会……”

  “误会个屁你明白,我也明白,今晚怎么回事儿,你们想搞什么?谁他妈都不是傻子,大家心知肚明,lǐ伯平,我不跟无知的人计较,包括那两名xiao警察,我相信你们不认识我,所以才g出了这些事,但是你要是不知好歹,继续在这儿敷衍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lǐ伯平道:“这……”

  张扬看了看表:“现在是十一点十分,十一点半,我要见到房心伟,你跟他说,我在香河派出所等他,晚一分钟,明天一早我杀到分局去,把你们今晚干的事qíng全都捅出来,让南锡市领导给我评评理”

  lǐ伯平吓得哆嗦了一下,他不是不想兜,的确是兜不住,自己只是一个xiiao的派出所副所长,张扬这种人吐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今晚是让房心伟给坑了lǐ伯平心里埋怨着,他走出去打电话

  房心伟刚刚把喝醉的孟允shēng送回家,才来到汽车旁手机就响起来了,一看号码是lǐ伯平的,马上就猜到事qíng还没搞定,他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拿起电话,有些不耐烦道:“还有什么事啊?”

  lǐ伯平道:“房局,他指名道姓的要见你,让你十一点半到所里来,不然……”

  “不然怎样?”

  “不然他明天一早要杀到分局去”

  “他敢”房心伟说了句狠话,可随后又软了下来:“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态度好一些,把他哄走得了”

  lǐ伯平心里的怨气再也按捺不住了:“房局,我能想的办法全都想了,反正现在我是没辙了”

  房心伟当然能够听出他话里的怨气,不由得怒道:“你什么态度?”

  lǐ伯平不敢吭shēng

  房心伟问完这句话,想想这件事都是自己给挑起来的,lǐ伯平算是无辜被波及,呵斥他也没用,他低shēng道:“你跟他说,我待会儿过去”

  lǐ伯平听房心伟这样说,zhēn是如释重负,只要房心伟过来,自□己的责任算是了了,他回到房内,笑眯眯向张扬道:“张主任,我给房局打通电话了,他也很生气,对您的遭遇表示万分歉意,还说马上过来当面向你解释”

  张扬懒洋洋道:“等他到了再说”

  lǐ伯平▲殷勤道:“张主任,您喝茶吗?我给你泡点茶提提神”

  张扬道:“好啊”

  这世上的事qíng变化zhēn是太快,刚才张扬还被当成阶下囚,这会儿却变成了上宾,谁敢说当今的社会人人平等?人心是杆秤,每个人心里的秤不同,衡量的标准自然有了千差万别,有了差别,又怎会有zhēn正的平等

  张扬喝着lǐ伯平送上来的大红袍,想不到xiiao的派出所副所长还收藏了这么好的茶叶

  lǐ伯平在一旁默默陪着,一边盯着墙上的钟表,一边打着哈欠

  河西分局局长房心伟终于来了,这件事归根结底是孟允shēng引起的,房心伟来的路上,后悔不已,孟允shēng今晚明显喝多了,可自己没喝多,☆孟允shēng发疯,自己没必要跟着他一起发疯,本来这件事自己只要当作没听见就过去了,可他却按照孟允shēng的旨意去办了,下边这帮人又拿着ji当令箭,办事的过程中偏离了原有的方向,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从★☆孟允shēng发疯,自己没必要跟着他一起发疯,本来这件事自己只要当作没听见就过去了,可他却按照孟允smèngyǔnshēngfāfēng,zìjǐméibìyàogēnzhetāyīqǐfāfēng,běnláizhèjiànshìzìjǐzhīyàodāngzuòméitīngjiànjiùguòqùle,kětāquèànzhàomèngyǔnshēngdezhǐyìqùbànle,xiàbiānzhèbāngrényòunázhejidānglìngjiàn,bànshìdeguòchéngzhōngpiānlíleyuányǒudefāngxiàng,nàochūlezhèmedàdemáfáncóng张扬让他过去这一点上能够推断出,张扬一定把帐算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件事zhēn是麻烦啊

  房心伟走入派出所内,他的shēng音率先响起,房心伟怒道:“lǐ伯平,你们搞什么?有你们这么办事的吗?事qíng都没调查清楚,就luan抓人?”

  lǐ伯平陪着xiao心,心里却把房心伟祖宗八辈骂了一个遍,我这么干,还不是受了你的指使,你他妈不给我暗示,我敢这么干吗?这帮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惹事的时候都躲在后面指挥,出了事qíng,拼命把别人往前推,我他妈就活该给你当炮灰啊?埋怨归埋怨,可lǐ伯平也明白,人家官大,今天这件事十有都要让自己承担责任了

  房心伟来到张扬面前,一脸歉然之色:“张主任,我zhēn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qíng,对不起啊,都怪我平时疏于对他们的管理,才闹出了这样的误会”

  又是误会,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他缓缓放下茶杯道:“lǐ所长,你的茶不错”

  房心伟和lǐ伯平都有些愣了,张扬这句话有些不着调

  lǐ伯平道:“朋友送的,张主任要是喜欢,回头我给你拿两盒”

  张扬道:“房局,照你的意思,今晚的事qíng你不知道啊,全都是lǐ所长的主意?”

  房心伟道:“我zhēn不知道”

  lǐ伯平气得脸都白了,不知道你麻痹,狗日的房心伟,你他妈还是人吗?有这么推诿责任的吗?

  张扬笑道:“lǐ所说是误会,那两名民警也说是误会,既然全都是误会,看来这件事应该就这么算了”

  房心伟笑道:“还是张主任好说话,到底是领导,xiōng怀就是不一般”

  张扬脸上的笑容却忽然收敛:“我他妈就这么好欺负吗?你糊g我啊?搞完我,现在说shēng误会就没事了?你当我傻子?这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qíng吗?”

  房心伟尴尬到了极点,脸色发红道:“张主任,别动气,我知道这件事上我们做的不好”

  张扬冷笑道:“做的不好?没把我捉jiān在g当然做的不好,你很失望是不是?”

  房心伟道:“张主任……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专程赶过来向你道歉的,派出所是接到举报才过去检查的,他们也是本着对工作负责◆的态度……”

  张扬道:“别跟我提负责这两个字,狗屁,你他妈méng谁啊?我是三岁的xiao孩子?这样的手法我见多了,我说你们就不能拿出点鲜的?刚才那俩警察还想g张yín秽光盘yīn我,麻痹的☆,你们是警察还是贼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