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光腚惹马蜂】(下)


  孟允声一张脸又痒又痛,他恨不能狠狠给自己两个耳光,可当着这么多人,不能跌份儿,其实刚才已经丢过人了,打马蜂的时候,打得噼啪有声,所有人几乎都看到了,知道的明白他是在打马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自打耳光呢

  张德放来上班的时候,孟允声已经被送往医院,张扬没走,这件事到现在还没完

  张德放了解事情的大概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件事是张扬搞出来的,他把张扬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张德放这个人有个最大的特点,就算他心里对别人再有想法,可脸上却不会表露出任何的不满情绪,一脸的笑,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人处世的态度

  张德放没有马上提起孟允声的事情,他乐呵呵道:“张老弟,大清早的就跑到◎我们局来,又有什么指教?”

  张扬道:“我倒是不想来,可心里憋屈得慌,有些事得跟你谈一谈”

  张德放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张扬在沙上坐下

  张德放道:“说来听听,谁得罪你了?”

  张扬道:“昨晚我在君缘和星钻的邱xi姐谈合作,“医道官途贴”

  突然闯进去两名警丵察来查房”

  张德放内心咯噔一下子,他心说这是谁他妈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啊,居然主动去招惹张扬?张德放道:“我还真不知道这件事,老弟啊,你说清楚,我谁干的,如果存在任何违反原则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他”

  张扬道:“河西分局分局长房伟干的,孟允声主使的”

  张德放笑道:“老弟啊,话可不能,老孟和房伟都是我们系统的骨干,工作一直都兢兢业业,原则xing也很强,他们不至于做这种事情,我看是不是中间生了什么误会?”他越来越感觉到今天孟允声的事情和张扬有关,可是他想不通,张扬就算再有本事也没到能够指挥马蜂的地步?这货又不是xi龙女?不过张扬这个人透着一股邪xing,谁知道呢?

  张扬道:“你对他们倒是很相信啊”

  张德放道:“我们系统最讲究的就是证据,“医道官途贴”

  没评没据的事情,还是别说”

  张扬道:“你觉着我说的是假话?”

  张德放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弟啊,我知道这件事我们警方处理的有些不妥,这样,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就此作罢,我回头问清楚这件事,如果责任在他们一方,我一定让他们去登men道歉”

  张扬道:“登men道歉?邱凤仙是台胞,你们系统跑去查房,说我们从事se情ji易,什么意思?邱凤仙是住客,我登men拜访,那不是说我提供se情服务,这他妈不是拐弯抹角骂我是鸭吗?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是忍不了了”张大官人一幅怒火中烧的样子

  张德放还是微笑道:“老弟,别动气,都是朋友,有什么话不好说的?”

  张扬道:“昨晚我在燕归来吃饭,他孟允声对我就冷嘲热讽的,极尽挖苦之能事,你去问问钟海燕,我是不是一直都让着他,我知道上次龚雅馨的事情让你们系统很没有面子,可是当时我也没有确切的把握能够找到她,我也没想抢你们的功劳,我只是想救人,怎么?因为这件事你们系统上上下下都把我恨上了?”“医道官途贴”

  张德放被他道破心思,慌忙解释道:“没有,我绝没有这么想过,当然是救人要紧,我们系统还挺感激你的,如果不是你找到了龚雅馨,我们都得承担责任”

  张扬道:“人心隔肚皮,我也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其实无论别人怎么想,我也不会在乎但是昨晚的事情,不能那么轻易算了,孟允声借酒装疯,房伟设下圈套,这两个人必须得为这件事承担责任”

  张德放笑道:“没那么严重?”

  张扬道:“要是有人说你是鸭,你还能这么淡定吗?”

  张德放顿时无语

  张扬道:“有件事我还真得提醒你一下,君缘宾馆是军分区的物业,你的部下胆子还是蛮大的,邱凤仙不但是台胞,还是我们南锡的重要客人,昨晚的事情让她感觉到十分的羞愤,她已经向酒店方面和市里提出了严重抗议,看在咱们是老朋友的份上,我能不追究,可是我管不住邱xi姐,人家还是未婚女青年,你们诬陷人家叫鸭,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以后她还怎么嫁得出去?”

  张德放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比他预想中要严重得多,张扬的提醒中透露给他几个重要的信息,邱凤仙不好惹,她很可能已经向市里提出了抗议,而君缘宾馆的背景,又决定了,这件事肯定会对军方有所触动,张德放有些头大了,这个房伟在搞什么?

  diàn话铃声打断了张德放的沉思,张德放拿起diàn话,那边一个威严的声音已经吼叫了起来:“张德放,你丵他妈搞什么名堂?”

  张德放愣了,他是南锡市局代局长,在南锡胆敢跟他爆粗的还真不多,可他马上就听出来了,对方是军分区司令员刘恒,南锡市常委之人家有这个底气他慌忙赔着笑道:“刘司令好”

  “好个屁张德放,谁让你去查君缘的?谁给你的权力?”刘司令的脾气不好,是位xing格将领,张德放在他眼里只是一个xi字辈,刘恒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张德放被骂的尴尬无比,可他也不敢反犟,陪着不是道:“刘司令,您别生气,这件事是误会”

  “我不管你是不是误会,我要你解释,邱xi姐是台胞,又是南锡重要的投资商,“医道官途贴”

  她已经把这件事上报给了国台办,究竟会又什么后果,你自己掂量”

  张德放听到这个消息,手心都湿了:“刘司令,只不过是一件误会,没必要搞得这么严重?”

  刘恒冷哼一声道:“不是我要追究,是人家邱xi姐要追究,你们可真能耐啊,查君缘就是查我们军分区,我gào诉你,君缘不是藏污纳垢的地方,你们这次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君缘的声誉,你必须要给我ji待”

  张德放被刘恒呵斥了一顿,默默挂上了diàn话,脸上招牌式的笑容也不见了,他现在笑不出来了

  张扬在一旁已经听得清清楚楚,刘恒难全都在他的计算之中,张扬下定决心要让孟允声和房伟下台,这并非是他不依不饶,像这种人不从警丵察队伍清除出去,早晚还会做坏事,张扬对南锡的系统很不满意,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张德放显然没有起到一个很好的带头作用

  张德放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何必呢?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这句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像是说给张扬听得

  张扬笑道:“张局,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对于一些滥用职权为非作歹的家伙,就是应该要果断清除出去”

  张德放道:“张老弟,局内部的事情就不劳你c心了”这句话终于流露出他对张扬深深的敌意

  张扬微笑站起身来:“体委的事情我都忙不过来,哪有闲工夫c心你们的事情,可别人惹到我头上了,我也不能当缩头乌龟你说是不是?”

  张德放挤出一丝笑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这是送客的一种表示

  张扬也没有久留的意思,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张德放等到张扬走后,马上拿起了diàn话,他拨通了河西分局局长房伟的diàn话:“房伟,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张德放联系房伟之后,又给钟海燕打了一个diàn话,事情比他预想中要严重的多,他有必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全部

  钟海燕听说是这件事,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这件事终究还是闹起◆来了,说实话,孟允声做得有些过火了,昨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对张扬冷嘲热讽的,张扬表现的一直都很低调,没和他一般见识,想不到他1ng出这种事”

  张德放气哼哼道:“愚蠢,愚蠢之极”

  钟海燕道:“事情既然都生了,你就别生气了,生气也于事无补,张扬那个人很爱面子,这次火肯定是因为面子上过意不去,你让孟局去给他道个歉,兴许这件事就解决了”

  张德放道:“这次没那么容易解决,邱凤○仙已经向国台办提出了抗议”

  钟海燕惊声道:“会闹这么大?”

  张德放道:“有人想借着这件事做文章,“医道官途贴”

  xi事也变成了大事”

  钟海燕有些紧张道:“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到你?”

  张德放没说话,停顿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不用c心了,这件事我会处理”

  张德放说得虽然轻松,可心里却十分的沉重,他了解张扬的能量,邱凤仙在这件事上表现出的不依不饶,应该说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军分区司令刘恒为了君缘的事情都能打diàn话过来,也许这件事只是一个开始,市里肯定也会知道这件事,麻烦的是,邱凤仙是星钻的二当家,大老板查晋北和高层有着不错的关系,如果说这件事惹恼了他,他利用国台办向下施加压力也很有可能,张德放越想这件事越要慎重处理,如果处理不当,搞不好自己真的会被牵连进去

  房伟没敢耽搁,很快就来到了局长办公室,他先留意了一下张德放的脸se□,一向笑咪咪的张德放,这会儿表情严肃,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容,房伟顿时意识到今天的情况不太妙,他来到局才知道孟允声被马蜂蛰了,这件事被传得十分玄乎,孟允声一口咬定是张扬害他,房伟虽然也觉着策划马蜂蜇人□□,一向笑咪咪的张德放,这会儿表情严肃,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容,房伟顿时意识到今天的情况不太妙,他来到,yīxiàngxiàomīmīdezhāngdéfàng,zhèhuìérbiǎoqíngyánsù,liǎnshàngméiyǒuyīsīyīháodexiàoróng,fángwěidùnshíyìshídàojīntiāndeqíngkuàngbútàimiào,tāláidàojúcáizhīdàomèngyǔnshēngbèimǎfēngzhéle,zhèjiànshìbèichuándéshífènxuánhū,mèngyǔnshēngyīkǒuyǎodìngshìzhāngyánghàitā,fángwěisuīrányějiàozhecèhuámǎfēngzhērén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可有一点他明白,孟允声倒霉了,而且孟允声倒霉的时候张扬在场

  房伟xi心地叫了声张局

  张德放也没招呼他坐,低声道:“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房伟当然不会把实情说出来,他想了想方才道:“是这样,昨晚香河派丵出所的两名警丵察接到举报,说君缘大酒店有人从事se情ji易,所以他们就去探明情况,没想到体委张主任和一位女士在房间内”

  张德放道:“他们干什么了?”

  房伟道:“什么都没干,说话呢”

  “既然说话呢,你们把人带到派丵出所干什么?”

  房伟支支唔唔道:“他们很不配合,都没有出示身丵份证,所以才造成了警员的误会,我了□解过,在出警的整个过程中,我们的警员表现的很礼貌,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到了派丵出所也没有刁难他们,反而是张主任不愿配合调查,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声明自己的身份,表现的稍微配合一点,这次的误会就不会生”房◇伟脸上的表情很无辜也很冤枉,其实他的确觉着冤枉,自己冤枉透顶,无辜的卷入到这件事情中来,犯贱,我他妈就是犯贱

  张德放冷冷看着房伟,他慢条斯理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你最好有什么说什么,我不想瞒你,这件事已经闹到了国台办,军分区刘司令刚才也打来了diàn话,说是要追究到底,我当然会向着你说话,可是你得跟我说实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