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居心叵测】(下)


  “房伟情绪鸡动并不难理解,他憋屈,这件事实在大憋,屈了,他已经预见到,自己是最可能被抛弃的一个,事情闹得越大,公安系统承受的yā力也就越大,他相信孟允shēng和张德放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可事◇到临头,谁也不会主动承担责任,房伟并不埋怨他们,他也不想承担责任,按照他最初的想法,想把香河〖派〗出所的几名警员推出去,可事情已经闹到了国台办,绝不是处理两名低级别警员就能够搪塞过去的作为一名从事领导▲工作多年的公安战士,房伟不但拥有优秀的警觉xìng,也有一定的政治前瞻xìng,他知道自己要倒霉了,让张扬说准了房伟今天来看孟允shēng,也不是为了探望他的病情,他是想确认一下,孟允shēng这个罪魁祸首现在是不是有承担责任的勇气,还没有来得及深入话题,张德放就来了,而且一来到就提出了责任的问题

  孟允shēng道:“张局,他张扬以为我们公安系统是软柿子吗?上次龚市长女儿的事情,他就踩着我们出尽了风头”这次又利用xiǎo事大做文章,张局我们不能这样忍气吞shēng啊”,张德放道:“老孟,退一步风平g静,让三分海阔天空,如果每个人都记得这句话,不做意气之争,事情也不会闹到这种地步”

  孟允shēng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如果那晚他不喝多,不主动挑衅张扬,的确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一切都已经造成

  他们同时陷入沉默之中

  张德放的目光在孟允shēng和房伟之间徘徊,他在等待,看看两人谁有勇气出来承担责任

  孟允shēng道:“他到底想怎样?”

  张德放道:“他想你们辞职”

  孟允shēng确信自己没听错,张德放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或者他”张扬是把他和房伟一并恨上了”孟允shēng道:“他是体委主任,我们公安系统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他管了?”

  张德放道:“现在军分区和国台办都盯住这件事不放,市里的态度也很明确一定要搞清这件事的责任归属”

  孟允shēng道:“什么责任?难道我们〖警〗察遇到报案,连调查的权力都没有了吗?”他嘴上说得理直气壮,可是内心却有些发虚,他害怕承担责任”熬了大半辈子才熬到了眼前的位置,就因为一次酒后失言要付出这样的代价,他不甘心也不情愿

  张德放知道孟允shēng底气不足,事情惹出来了却又不敢顶上去承担责任

  房心伟很失望,不过他比孟允shēng看问题要清楚,他意识到这次的事情是躲不过去了,与其等着上头处理自己,还不如自己主动顶上去”房心伟道:“张局、孟局、这件事发生在我的辖区范围内,如果说到责任,应当由我来承担我决定正式提出辞职”辞去河西区公安分局局长一职”希望领导们能够批准,在此,我对自己给公安系统造成的不良影响表示深深地歉意”房心伟表现出来的态度很诚恳其实他是无奈之举”反正都要承担责任,不如主动一点,省得别人看低自己

  张德放欣赏的★望着房心伟”在这种时候”房心伟能够主动顶上去,足以证明他还是有勇气的,反观孟允shēng,他甚至连站出来的勇气都没有,指责张扬越是大shēng越是证明他心虚害怕张德放望着孟允shēng浮肿的已经失去模○样的面庞,忽然想起那句老话光腚惹mǎ蜂能惹不能撑,在孟允shēng的身上体现的可谓是淋漓尽致

  孟允shēng此时内心非常的复杂房心伟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让他松了口气,可是他又感觉到难堪,毕竟他才是这件事的导火索,房心伟只是一个帮凶,如果不是自己要求”房心伟是不可能被卷进来的,在这一点上,他非常愧对房心伟,可孟允shēng又缺乏主动承担的勇气,他心里还存在着一个念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眼前局势不利,让房心伟出来顶一下”这份恩情我会记在心里,等风头过去再想办法启用他,把欠他的全都补偿给他,出于这样的想法孟允shēng道:“要不就换个别的部mén?”他的话本来是好意,耳房心伟听到却是心灰○意冷,他认为孟允shēng实在太自sī了,在这种时候,连一句人话都不说

  张德放没说话,孟允shēng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他咳嗽了一shēng道:,“要不还是别辞职,先请个病假,趁机休息一下”★他认为自己的这个主意很好,咳嗽了一shēng道:,“伟工作了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都没有机会好好放个大假,这次刚好可以休息一下,调整调整……”,孟允shēng看到他们仍然没有什么反应”老脸有些发烧

  张德放低shēng道:“好主意”老孟啊,我看你也应该好好歇一歇了

  张德放说出这句话绝非是为房心伟打抱不平,他对张扬很了解”这次招惹张扬的是孟允shēng,如果孟允shēng不离开”张★扬是绝不肯善罢甘休的,相比较而言,房心伟的问题反倒没那么严重,现在他主动辞职”过一段时间,只要风头过去,自己就可以找机会重启用他,一个敢在关键时刻顶出来担当的人总是让人欣赏的张德放也不想向张扬低头,可是他实在不想这场风波继续蔓延下去,目前为止他还只是一个公安局代局长”那个代字始终是yā在他心头的一块石头

  张德放说完那句话就离开了孟允shēng的家”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房心伟,来到楼下的时候,房心伟真诚的说了一句:“张局,谢谢”,张德放低shēng道:“谢我什么?我又为你做不了什么?”

  房心伟道:“谢谢你说了一句公道话”

  张德放笑了笑,他并没有急于上车,掏出一盒烟,拿■出一支递给了房心伟,房心伟接过,帮着他把香烟点燃,张德放chōu了一口道:,“我今晚去东江希望这件事还有缓和的余地”,房心伟道:“明天上班我就会递出辞呈”,张德放道:“不急,等我电话”

  张德■■出一支递给了房心伟,房心伟接过,帮着他把香烟点燃,张德放chōu了一口道:,“我今晚去东江希望这件事chūyīzhīdìgěilefángxīnwěi,fángxīnwěijiēguò,bāngzhetābǎxiāngyāndiǎnrán,zhāngdéfàngchōuleyīkǒudào:,“wǒjīnwǎnqùdōngjiāngxīwàngzhèjiànshìháiyǒuhuǎnhédeyúdì”,fángxīnwěidào:“míngtiānshàngbānwǒjiùhuìdìchūcíchéng”,zhāngdéfàngdào:“bújí,děngwǒdiànhuà”

  zhāngdé放和房心伟在楼平*谈的时候,孟允shēng就站在窗前默默地看着,他很后悔,刚才自己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劲了”他知道张德放不是什么好人,房心伟也不是,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居然鄙视他的人品,孟允shēng懊恼到了极点,其实自己应该表现的有勇气一点

  ………………………………”…………………………………………………………,南锡体育场地块终于正式竞拍了”参予竞拍的有省委〖书〗记乔振粱的公子乔鹏举、星钻集团方面的代表邱凤仙、金山集团总裁海瑟夫人,还有来自于南锡的两家当地开发公司

  因为市里已经把权力完全下放给了南锡市体委,所以这次竟然没有一位重要的市级领导过来参加,李长宇放权放得果然彻底

  拍卖现场也很简单,就是在老体委办公楼的二楼会议室内,除了南锡日报和南锡电视台两家媒体获准入内之外,其他的媒体记者一概谢绝

  张扬和体委的几位副主任”以及土地局、规划局、建委、公证处的领导一起来到了拍卖现场,他首先和几名竞拍代表见面,乔鹏举、邱凤仙这样的老朋友自然不必多说”来到海瑟夫人面前的时候”张扬笑着和她领首致意道:“海瑟夫人”不知你什么时候对地产也感兴趣了?”

  海瑟夫人微笑道:“一直都在做,张主任离开江城之后,我在江城的现代化影视娱乐城也是一个很大的地产开发项目”

  张扬笑道:“金山集团,我记得海瑟夫人过去的公司好像叫金莎?”

  海瑟夫人淡然笑道:“我找风水先生看过”说金莎这个名字不吉利,沙尘是世上最不稳固的东西,建立在沙尘基础上的那是海市蜃楼”做生意最怕的就是这样,所以我改名为金山,是想恒久发展,讨个好点的口彩”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听海瑟夫人一说,我茅塞顿开”

  此时那边萧苕敏走过来提醒张扬时间快到了,让他去台上讲两句张扬点了点头,准备离开时,又停下脚步”转身问道:“海瑟夫人,我听说你和董得志是老同学?”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海瑟夫人不由愣了一下,不过她刹那间就恢复了镇定”淡然笑道:“你说的是前江城公安局的副局长吗?”

  张扬点了点头:“是他”

  海瑟夫人道:“认识,普通朋友”

  张扬哦了一shēng,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大步走向了〖主〗席台,现场响起一片掌shēng海瑟夫人一边鼓掌一边冷冷看着张扬,张扬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件事?他是从哪里得知自己和董得志认识?难道他已经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了?

  张扬了一下麦克风,乐呵呵道:“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体委,应该说是老体委办公楼,我想今天应该是这里最后一次公开会议了,今天的拍卖结束之后,老体委和体育场地块就会迎来一位的主人,这片记载着南锡体育辉煌和荣誉的地方必将永久的定格在历史的印记里”

  掌shēng响起,这次是梁成龙率先鼓掌,他虽然没有参加这次的竞拍,可是他很关心竞拍最后的结果”如果竞拍价格很高,他就能够得到多的工程款”他手头开工的工地太多,资金方面颇为紧张

  乔鹏举低shēng向粱成龙道:“张扬的口才越来越好了”

  粱成龙笑了笑,他yā低shēng音道:“王均瑶来者不善啊,听说她的要金很雄厚,背后有美国财团的支持

  乔鹏举不屑的笑了笑,论政治背景,他的父亲是省委〖书〗记,王均瑶只不过有一个省公安厅厅长哥哥,论经济实力”他的背后有何长安这只大蛞”他才不会怯场呢乔鹏举低shēng道:“我反倒担心星钻多一些,查晋北和何总一向不对乎,如果他这次真的是为了搅局来的,恐怕就麻烦了”,粱成龙xiǎoshēng道:“查晋北没来,只派了他的漂亮女助理,也许今天的火yào味不会那么浓”

 ☆ 张扬道:“南锡市委市政fǔ把这次拍卖土地的事情jiāo给了我们南锡市体委全权负责,我们会做好这次工作,秉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让大家参与竞拍,我刚才看了看,缴过竞拍保证金的公司基本上都来了,现在是◎★上午十点,我宣布”还没有到来的公司,你们的保证金被依法没收了”

  现场响起一片笑shēng,其实没来的只有星月集团,张扬说这句话只是为了调剂一下现场的气氛,他清了清嗓子道:“我正式宣布,南锡市☆□体育场地块拍卖会正式开始,根据相关领导的指示,根据多方评估和测算,这块土地将作为商业用途”土地使用年限五十年,拍卖底价”,说到这里张扬故意停顿了一下”其实谁说到关键之处都会大喘气,成功把所有人的注意力◇tǐyùchǎngdìkuàipāimàihuìzhèngshìkāishǐ,gēnjùxiàngguānlǐngdǎodezhǐshì,gēnjùduōfāngpínggūhécèsuàn,zhèkuàitǔdìjiāngzuòwéishāngyèyòngtú”tǔdìshǐyòngniánxiànwǔshínián,pāimàidǐjià”,shuōdàozhèlǐzhāngyánggùyìtíngdùnleyīxià”qíshíshuíshuōdàoguānjiànzhīchùdōuhuìdàchuǎnqì,chénggōngbǎsuǒyǒuréndezhùyìlì都吸yǐn过来之后,他才大shēng道:“八千万人民币”,现场响起一片窃窃sī语,说实话这个价格还算在意料之中,很多人当初预估南锡市政fǔ会把这块地的起拍价定在一个亿,现在看来差不许多,这么多拥有雄厚实力的商家相互竞争,价格必然水涨船高,过一个亿绝无悬念

  张扬道:“我就临时充当一次拍卖师,希望咱们能够拍出一个大家都满意的价格”

  粱成龙在下面道:“是希望拍出你自己满意符价格?”,现场又响起一片笑shēn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