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引狼入室】(下)


  张扬心说我这不是引狼入室吗?送走了两个助纣为虐的帮

  凶,却招lái了一个虎视眈眈的狠角色,真是悔不当初啊,早知

  这样就不把事情闹这么大了,可张大官人的懊恼只维持了一会

  儿,这厮天生乐观,他很现实,知道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种什么样的因,结什么样的果,哥们这次步子迈得有些大了,

  一不留神尺度没掌握好张大官人从lái都不怕事,兵lái将挡水

  lái土掩,一个赵国强有什么好怕

  张扬给高廉明dǎ了一个电话,他让高廉明专门回去斡旋这

  件事,争取做好省厅的工作,把姜亮调到南锡lái,这小子人倒

  是走了,可结果却让张扬大失所望,朋友没lái,却lái了一个对

  头

  高廉明道:“我正准备告诉你运件事呢,你消息很灵通

  啊”

  张扬道:“不是我灵通,是你的反馈度太慢”

  高廉明从张扬的话中听出了些许埋怨的意思,他叹了口qì

  道:“这事儿你怨不了我,我把姜亮的事情说了,可我家老爷

  子说,这件事要讨论决定,赵国强是我爸的老部下,也是王厅

  长亲白点明的,其实我爸也舍不得让他走,是他自己主动要求

  去南锡&quo;

  张扬几乎能够断定赵国强之所以主动要求lái南锡就是为了

  针对自己,还有一个大的可能,他lái南锡担任副局,是不是

  准备接替张德放的位置?

  高廉明对张扬和赵国强之间的恩怨多少了解一些,他笑

  道:“我说头儿,你是不是担心赵国强去南锡之后和你作

  对?”

  张扬道:“我没什么好担心的,他干他的公安,我搞我的

  体育,我们根本不搭界”

  高廉明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赵国梁的事情我也知道

  一些,赵国强和我爸的关系很好,算是我爸的门生,等他到了

  南锡,我帮着你们两个说和说和&quo;

  张扬呵呵笑道:“算了,你小子少多事”

  张扬这边刚刚挂上电话,梁成龙就lái到了他的办公室,一

  脸笑容道:“恭喜,恭喜,今儿这块地拍出了一个南锡有史以

  lái的天价”

  张扬表情怪异的看着他

  梁成龙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张扬道:“你lái干什么?”

  “恭喜你啊”

  “狗屁&quo;张大官人的笑容显得格外阴险:“xiǎng找我要钱

  梁成龙道:“哥儿们,我真欣赏你,真是冰雪聪明,你说

  你怎么就这么聪明绝顶呢?”

  “玩儿去啊,别在这儿恶心我”

  梁成龙乐呵呵在张扬的办公桌上趴了下lái:“两个亿,百

  分之三十就是六千万,那啥……

  张扬道:“xiǎng要钱是不是?

  梁成龙道:“这可是咱们事先说好的”

  张扬道:“你耍多少?”

  梁成龙道:“我知道大家伙都盯着呢,我不可能六千万

  全都拿走,这么着,你先给三千万

  张扬摇了摇头

  梁成龙道:“不行?&quo;

  张扬道:“世纪建设那边还得给一千万,省运会各项组

  建工作都需要用钱,我不可能一次给你这么多,先给你一千万

  梁成龙苦着脸道:“一千万啊,世纪建设再有一千万所

  有钱都结清了,你不能这么厚此薄彼?再说了徐光利都被检

  察院弄进去了,还不知道要判几年呢,你管他们干什么?那一

  千万还不如给我”

  张扬道:“正因为徐光利被抓进去了,所以世纪建设那

  边的压力突然增大了许多,我们体委必须要接管他们的工作

  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了龟田浩二,由他lái管理世纪建设,完成

  主体育场的后续工程,没有资金作为保障肯定不行”

  梁成龙道:“那也不能只给我一千万,杯水车薪,我现在

  手头这么多工地齐头并进,资金周转困难啊”

  张扬道:“这次只能这样了,如果我给你太多,别人肯定

  会说闲话,格可以找乔鹏举xiǎngxiǎng办法,体育中心是你们两人

  共同出资承建的”

  梁成龙看到张扬决心已定,知道也没有什么回旋余地,他

  叹了口qì道:“乔鹏举这会儿正难受呢,拍卖会结束就走

  了

  张扬笑道:“商场之上,胜败乃兵家常事,乔鹏举不是一

  个输不起的人”

  ++'.LL'.L.+'.L.j'.L.+'.L.+'.L.+'.L.++'.L.+'+'.L.+'JL+'.L.+.+'.L.++'.L.+'

  张扬说得不错,乔鹏举绝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他此时正

  和何长安一起,坐在画舫内,游荡在翠云湖内(欢迎何长安沏茶的

  手法很熟练,原本负责沏茶▲的服务员站在一旁,惊讶的看着何

  长安的一举一动

  乔鹏举笑道:“我认识何总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竟然是茶

  何长安呵呵笑道:“高手谈不上,我这人涉猎广泛,什么

  都喜欢,★什么都xiǎng尝试,可对每件事都不精通,全都是略懂,略

  懂而已”两人同声笑了起lái

  乔鹏举道:“何总虽然是略懂,可我对茶道却是一窍不

  通,所以在我看lái何总就是高手”

  何长安倒了两杯茶,做了个邀请的动作,乔鹏举捻起茶盏

  喝了一口:“好茶&quo;

  何长安微笑道:“我始终认为,品茶之真谛在于心境,再

  好的茶如果没有好的心境也◆品尝不出其中的真味,他抿了口

  茶,惬意的闭JL双目:“其实一个人真的很容易满足,粗茶淡

  饭足矣”

  乔鹏举道:“我做不到如此脱”

  何长安笑道:“我也做不到,但是如■▲果让我去过粗茶淡饭

  的日子,我xiǎng我还能忍受

  乔鹏举道:“可能人生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返璞归

  真”他不觉xiǎng起了自己的爷爷,他老人家不正是返璞归真的

 ◇ 最好诠释吗?

  乔鹏举的话题转入今天的拍卖上:“王均瑶竟然拥有这样

  的实力,我真是没xiǎng到”

  何长安道:“这个人很神秘,年轻的时候去了美国,在海

  I搏多年,现在回到国内,颇有点衣锦还乡的意思,不杠过

  去我一直没有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实力”

  乔鹏举道:“两个亿可不是小数目,江城那边她也投资了

  一个现代化的影视娱乐城,看lái她的实力还真是非同一般

  何长安微笑道:“实力当然很重要,这世上有实力的人很

  多,就体育场这块地lái说,我有实力拿下,查晋北也有实力拿

  下,为什么我们选择放弃?”

  乔鹏举道:“因为我们事先对这块土地进行了全面评估,

  这块地的价值最多一↑乙八千万&quo;

  何长安缓缓放下茶盏道:“我做每件事之前,都会进行一

  番详尽的评估,力求考虑到每一个细节,一↑乙八千万相信已经

  是这块地的最高价值,如果出这个数字,将面临很大的风

  险,甚亘可能血本无归”

  乔鹏举道:“大概海瑟夫人真的拥有不为人知的经济实

  何长安道:“投资就要有回报,入不.敷出的事情谁愿意去

  做?我们是做生意,又不是做慈善”

  乔鹏举道:“难道海瑟夫人对这块地的前景比我们还要乐

  观?或者她错误的估计了这块地的升值潜力?”

  何长安道:“我只是有些奇怪,她的钱究竟是通过何种途

  径得lái的?&quo;

  乔骆举不解的看着何长安

  何长安道:“应该好好查查她的底细&quo;

  乔鹏举低声道:“何总怀疑什么?”

  何长安微笑道:“我总觉着有些古怪,可是却又找不出原

  因

  JL+'+'+.L.+'.L.+'JL+'.L+'.L.+'.LL.+'~+.LL.+.LL'.L.++'.L.

  一辆黑色奥迪入了南锡帝景苑别墅群内,在河岸旁的

  一栋刚刚装修好的别墅前停下,身穿黑色西装,黑敷面的龙

  贵拉开了车门,海瑟夫人优雅的走下汽车,她摘下太阳镜,看

  了看周围的环境,轻声道:“这别墅居然没有泳池”

  龙贵道:“按照您的意思,右侧的别墅也买下lái了,那栋

  别墅前面有泳池&quo;

  海瑟夫人点了点头,她举步走入别墅的大厅,龙贵紧跟她

  的脚步道:“两栋别墅之间有通道相连,装修全都是请香港良

  臣设计所lái做的”

  海瑟夫人脱下大衣,走上二楼的平台,站在上面眺望着相

  邻的那栋别墅,低声道:“还没有完工?”

  龙贵道:“只剩下阻光房在搭建,春节前全部工程就可以

  结束了”

  海瑟夫人道:“很好”

  龙贵道:“夫人dǎ算什么时候搬过lái?&quo;

  海瑟夫人摇了摇头道:“我喜欢到处置业的原因是,无论

  我去哪儿都有自己的家,给我一种归属感,我住不住无所谓,

  重要的是要有家的感觉,是要感觉到这座城市有那么一块地方

  属于我自己”

  龙贵有些不明白

  海瑟夫人在沙发上坐下,龙贵把窗帘拉开了一些,夕阳的

  余晖刚好洒在海瑟夫人的身上,让她感到暖融融的,十分的舒

  服,海瑟夫人道:“乔鹏举的背后是何长安,这只老狐狸真是

  唯利是图,深水港已经插了一脚,体育场地块他也xiǎng从中牟

  利

  龙贵道:“何长安是个厉害角色

  海瑟夫人淡然笑道:“他怎样和我无关,我们是井水不犯

  河水,今天的竞拍也只是公平竞争,价高者得,他就算联合乔

  鹏举也是一样

  龙贵道:“两亿的价钱是不是太贵?

  海瑟夫人道:“钱对我lái说没有太大的意义,何况这笔

  钱原本就不属于我们

  龙贵道:“为什么不把钱投资在美国?

  洛瑟夫人道:“把钱从黑变白没那么容易,而且这笔钱本

  lái就是从中国流出去的,凭什么要便宜美国人?

  龙贵逢:“可测算表碉,这块地并不值两亿

  海瑟夫人微笑道:“他们不在乎是赚是赔,他们所关心的

  只是如何把钱合法的从黑变白,我有办法,我可以让他们的钱

  从非法变成合法,我不在乎这块地能否挣钱,在拍卖的过程

  中,我们已经获得了xiǎng要的利润

  龙贵叹了口qì道:“国内的贪官真的很多

  海瑟夫人道:“他们中的多数人只知道无止境的贪污,却

  不知道如何把这笔钱变白,我给他们提供了途径,如果我不

  做,一样会有别人lái做,我洗白了运笔钱,再把这笔钱投入国

  内,则在某种意义上lái说,还是减少了国家的损失

  龙贲心悦诚服道:“夫人的见识绝非常人能及

  海瑟夫人道:“其实对错黑白永远都是相对的

  龙贵道:“这次用两个亿拍下体育场地块,事实上帮了张

  扬的一个大忙,据我说知,南锡市政府会拿出百分之三十的拍

  卖所得用于体育建设

  海瑟夫人道:“他的确很卖力,运qì也不错,龚奇伟的女

  儿竟然能让他找到

  龙贵道:“周炳贵死了,尸体被泰国警方发现,从他身上

  找到的证据应该足以毁掉范思琪

  海瑟夫人笑了笑:“欠下的债始终都是耍还的

  龙贵道:“这件事让张扬和南锡公安之间产生了不少的矛

  盾,孟允声和房心伟两人因为种种原因离职,其实根本上的原

  因都在张扬

  海瑟夫人道:“他xiǎng利用这次机会在南锡公安系统内安插

  他的知交好友,计划的很好,可惜事情并不会像他xiǎng象的那么

  简单

  龙贲道:“赵国强lái南锡,应该是夫人的意思

  海瑟夫人淡然道:“有些仇恨一经种下就会开始萌芽,随

  着岁月流逝,非但不会枯萎,仇恨反而会茁壮成长,终有一天

  长成大树,亲生骨肉的仇恨永远也不会抹去……”她停顿了一

  下方才道:“赵国强不会忘记弟弟的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