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烟火人生】(中)


  第六百一十六章烟火rén生

  烟花绽放在夜空之中绚烂而美丽,可是时间却太过短暂,广场上空的烟花吸引了不少rén驻足观看,安语晨买来这么多的烟花,燃放烟花的任务却jiāo给了zhāng扬

  幸好南锡市政fǔ还没有命令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两名巡警走过来看了看,提醒zhāng扬要注意安全,并没有进行干涉

  安语晨站在zhāng扬的身后,仰首望着夜空,看着那一朵朵接连绽放的■烟花,不知为何,她忽然流lèi了,她的生命正如空中绽放的烟花,虽然美丽,却很短暂,她看得到烟花何时熄灭,却看不到自己的生命何时熄灭

  zhāng扬点完了烟花,转身望去,从rén群中找到了流lè☆i的安语晨,安语晨遇到他的目光,慌忙低下头去,擦去脸上的lèi水

  zhāng扬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走出rén群他知道安语晨为何会哭泣,却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

  两rén来到广场边的连椅上坐下,此时的夜空已经恢复了宁静

  安语晨轻声道:“为什么美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

  zhāng扬微笑道:“正是因为短暂,所以才值得珍惜”

  安语晨道:“不知道wǒ还能看到几次这样的烟火”

  zhāng扬道:“无数次,明天晚上咱们再来广场放烟火”

  安语晨不禁笑了起来,她摇了摇头道:“明天wǒ要返回香港了,阿文要订婚了,wǒ要回去帮他准备一下”

  ○zhāng扬皱了皱眉头,他对安达文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这xiǎo子虽然年轻,可是为rén太yīn险,当初想尽办法让安语晨把世纪安泰的家族股份转让给了他,一点亲情都不顾及,典型的六亲不认,可zhāng扬也☆知道安语晨虽然平时做shì风风火火的,内心却是极其善良,很重感情,想来她已经不再记恨安达文当初的绝情,zhāng扬道:“和艾米吗?”

  安语晨摇了摇头道:“不是,鼎天集团董shì长的女儿”

  zhāng扬微微一怔,他本以为安达文最终会和那个神经质的艾米走在一起

  安语晨道:“艾米去年死于车祸”

  zhāng扬听到这一消息还是很突然的,叹了口气道:“这孩子也蛮可怜的”◇

  安语晨道:“世shì难料,谁也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个rén世”

  zhāng扬道:“你和家里的关系怎样?”

  安语晨笑了笑道:“还好,至少wǒ见到爸爸的时候会主动跟他■◆打声招呼,可是他有他的家庭,wǒ不想影响他的生活,也不想他难做”

  zhāng扬心中暗想,安达文对安语晨做得如此绝情她都能够原谅,她自然不会记恨她的父亲了

  安语晨道:“wǒ现在想想,▲茫茫rén海能够相识本来就是一种缘分,能够成为亲rén是难能可贵,rén一辈子实在太短暂了,应该珍惜身边rén,如果有一天有rén离开了,你想要和他说句话都很难了”安语晨这番话是有感而发,她想起了已经离开自己的爷爷

  zhāng扬道:“所以你要格外的珍惜wǒ这个师父”

  安语晨笑道:“珍惜你的rén太多,轮不到wǒ”一句话冲口而出,说出来之后又觉着有些不对,芳心一阵慌luàn,急忙转移话题道:“你和楚嫣然怎样了?”

  zhāng扬道:“感觉她在躲着wǒ,开始的时候,电话能说上几句,后来变成了一句,再后来就变成了几个字,现在……”zhāng扬摇了摇头道:“已经不接wǒ电话了”

  安语晨微笑着在他肩头捶了一拳道:“还从没有见过你这么沮丧的样子,看来你对她的感情是真的,其实不接你电话是好shì,证明她还是在乎你的,只是没想好要怎样面对你,如果她对你一点都不在乎,在感情上完完全全的将你放下,那么她就会很坦然的拿起电话”

  zhāng扬道:“xiǎo妖,你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wǒ这个rén怎么样?”

  安语晨道:“是个好rén,不过你是不是好男ré◎nwǒ不知道,男女感情的shì儿wǒ也不懂,wǒ知道你想听wǒ安慰你几句,可你和楚嫣然的shì情轮不到wǒ说话,你们之间的问题只能靠你们自己去解决”

  zhāng扬道:“也许wǒ应该把鸡ng力○全都放在工作上,让感情的shì情统统见鬼去,这样wǒ就没什么困扰了”

  安语晨不能置信的看着他:“可能吗?以你的xìng情可能吗?”

  zhāng大官rén叹了口气道:“最清楚wǒ的rén是wǒ自己,wǒ不是好rén,真不是什么好rén”

  安语晨莞尔笑道:“自寻烦恼,就算你能比wǒ多活几年,和rén类历史相比仍然是短暂的,何不利用你短暂的生命去随心所yù的生活,哪来的那么多的困扰?”

  zhāng扬道:“这种shì儿你不懂”

  安语晨道:“没什么复杂的,wǒ要是遇到自己喜欢上的rén,wǒ就全心全意的去喜欢他,不管他的身份地位,不管他喜欢谁,不管他年老◆还是年轻,不管他健康还是生病,不管他英俊还是难看,不管他……”

  zhāng大官rén乐呵呵接口道:“不管他是男是女吗?你要是能做到这个境界,wǒ就佩服你”

  安语晨瞪了他一眼:“wǒ◇◆还是年轻,不管他健康还是生病,不管他英俊还是难看,不管他……”

  zhāng大官rén乐呵呵接口道:“不管他是男是女吗?你要是háishìniánqīng,búguǎntājiànkāngháishìshēngbìng,búguǎntāyīngjun4háishìnánkàn,búguǎntā……”

  zhāngdàguānrénlèhēhējiēkǒudào:“búguǎntāshìnánshìnǚma?nǐyàoshìnéngzuòdàozhègèjìngjiè,wǒjiùpèifúnǐ”

  ānyǔchéndèngletāyīyǎn:“wǒ发现你有一特点”

  “说来听听”

  “一阵子不见你感觉还有点想的,可一见到你,马上就开始讨厌你”

  zhāng扬哈哈笑了起来

  安语晨忍不住骂了一句:“没心没肺”

  zhāng扬道:“真要是没心没肺反倒好了,就没有那么多的烦心shì儿”

  安语晨道:“这次见到梦媛的时候,她有一句话让wǒ感悟颇深,她说所有的烦恼都是因为yù望引起的,如果你没有那么多的◇yù望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rén因为对生命的渴望所以才会为了死亡而烦恼,因为渴望财富才会为了贫困而烦恼,因为渴望地位才会为了平凡而苦恼”

  zhāng大官rén接口道:“因为渴望那啥,所以才○会为了女rén而烦恼”

  安语晨俏脸一热,真想开口骂他一句

  zhāng扬解释道:“你别想歪了,wǒ说的那啥是感情”

  安语晨道:“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满足自己的yù望,所以不停的在改变自己,美其名曰是在追求进步,其实是在这种不断地追求中渐渐失去了本xìng,无论你承认与否,你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zhāng扬了”

  zhāng大官rén似有所悟,低声道:“你还别说,听◎起来好像有几分道理啊”

  安语晨笑道:“什么叫有几分,根本就是很有道理,乔xiǎo姐对rén生看得很透”

  zhāng扬道:“她是佛经念多了,吃斋念佛的rén都是一样,全都无yù无求的◎,照她的道理,rén活着跟死了没什么分别,饭也不要吃了,水也不要喝了,绝食死了多干脆,一了百了,保管不会再有什么yù望”

  安语晨格格笑了起来:“你啊,就是一俗rén”

  zhāng扬道:“知道什么叫俗吗?俗字怎么写?一个rén加一个谷,rén活在世上就得吃五谷杂粮,吃饭就是俗?可你不吃饭就得饿死什么叫雅?雅就是一牙加上一佳,说穿了就是嘴上说的好听,可嘴上说得再好听能管填饱肚子吗?◆要是让wǒ选,wǒ宁愿当一俗rén,也好过空着肚子喝西北风”

  安语晨道:“反正wǒ说不过你,满口的大道理”

  zhāng扬道:“wǒ就是一俗rén,wǒ想吃好的喝好的,wǒ想长命百岁○,wǒ想当大官,wǒ喜欢漂亮女孩子,wǒ恨不能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归wǒ”

  安语晨伸出手mō了mō他的额头道:“师父,你没发烧?”

  zhāng扬道:“没发烧,清醒得很,wǒ这辈子活得很认真,每一天都认认真真的过,wǒ要让所有对wǒ好的rén都得到幸福”

  安语晨忍不住提醒他道:“理想和现实之间永远都是有差距的”

  “正因为如此,wǒ才会努力,积极地缩xiǎo这一差距,而且wǒ深信不疑,wǒ一定可以得偿所愿”zhāng扬凝视安语晨的双眸道:“wǒ会让你亲眼见证wǒ实现这一切”

  安语晨咬了咬樱,她知道zhāng扬这句话背后包含的意义,他会尽一切努力治好自己,安语晨对生死早已看淡,如果不是遇到了zhāng扬,此时的她早已化为尘土,她不知道能够活到哪一天,可她会认认真真的活下去安语晨轻声道:“wǒ相信,你想做的shì情,一定可以实现”

  zhāng扬微笑道:“冲着你这句话,wǒ得好好做rén,不能辜负wǒ唯一女弟子的期望”

  不知为什么,这两天说不出的疲惫,需要好好调整一下,明天恢复正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