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烟火人生】(下)


  第六百一十六章【烟火人生】下

  安语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第二天就乘机返回了香港,不过她hěn快就会回来南锡,准备在南锡投建红旗xiǎo学,嘴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尽可能的让内地的贫困孩子上得起xiǎo学,可真正驱使她xuǎn择南锡的原因是张扬,她对张扬的gǎn情绝非师徒那么简单,在她心中张扬已经是自己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年终的这几天,往往是最繁忙的时候,可张扬却hěn清闲,体育中心的事情已经理顺,老体育场地块也如期拍卖,环城万人长跑的事情也jiāo给了李红阳去做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想去岚山和秦清相会,可秦清hěn忙根ōu不出时间陪他,这厮百无聊赖的时候开始盘算起有些应该做而一直没有去做的事情

  他去医院探望了前常务副市长陈浩,他探望了因为行贿罪仍在羁押中的臧金堂,这些人都hěngǎn动,虽然他们过去对张扬一直都没多少好gǎn甚至一度仇视过他,可现在他们都是在落难的时候,什么世态炎凉他们都品尝到了,这种时候在官场ūn风得意的张扬能来看他们,已经让他们hěngǎn动,陈浩握着张扬的手久久不放,心说只要以后我还能重返工作岗位,一定会善待你

  陈浩的表达方式hěn含蓄,臧金堂显然没有陈浩的心理素质了,他也握着张扬的手,眼圈都红了,他hěn委屈,当初给惠敬民送钱的时候,他chōu出了一张,送了九千九,不是一万,可检察机关仍然揪着他不放,他认为自己还不够行贿罪的标准,可检察院得到惠敬民的口供是一万,臧金堂现在已经成了祥林嫂,反反复复的重复那句话:“我只送了九千九,我以我的党xìng原则起誓,我真的只送了九千九”

  张扬心说检察院都找到你头上了,你还有屁的党xìng原则,不过嘴上不能这么打击他,安慰他要相信党,相信政fǔ,一定会给他一个公平的处理

  张扬当然也不会忘记范思琪,范思琪比起臧金堂明显要坚强了许多,她把律师罗恩给炒掉了,在公安机关对她的审查过程中表现的hěn不配合

  范思琪的头发长了许多,看起来比过去多出了点女人味,因为缺少阳光的缘故,皮肤显得hěn苍白,这让张扬有些担心她的健康状况,张扬道:“最近怎么样?”

  范思琪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墙壁道:“被困在这里,还能怎么样?”

  张扬道:“为什么要把律师给炒了?”

  范思琪道:“身为律师,应当为他的委托人服务,而罗恩服务的不是我,是公司”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的死活没人在乎,现在加坡的大xiǎo报纸都刊载了我和林佩佩的那些照片,我让整个家族méng羞,他们恨不能我死”

  张扬叹了口气道:“想开一些,这些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淡忘的”

  范思琪微笑道:“你不是我,你不会懂,就算我可以忘记,我的家族不会忘记,他们会永远把我钉在耻辱柱上”

  张扬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证明你自己,证明你无罪”

  范思琪摇了摇头道:“我现在的心境平和了许多,开始的时候,我总觉着上天对我不公,我明明没有做过,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栽在我的身上,可后来我又想,这或许就是我的报应,是我当初弃艾西瓦娅于不顾的报应,这里本来就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所以我拒绝保释”

  张扬低声道:“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既然不是你做的,又会是谁?到底是谁在布局?什么人这样针对你?”

  范思琪道:“我不在乎……”

  张扬道:“我相信你没有做过,你有没有想过,这一事件真正的目标是你你到底有什么仇人?”

  范思琪道:“我不在乎……”可是她的目光中却分明透lù出不甘的成分

  张扬道:“绑架龚雅馨的周炳贵在泰国被杀了,从他的行李中搜到了一些和你的合影,你们过去见过面,而且被人拍下了这些照片”

  范思琪道:“这是一个局,鸡ng心设计的局,我现在已经彻彻底底的掉进来了,无法脱身我没有鸡ng力,也没有心情去考虑破局,就让我自生自灭”

  张扬道:“你怀疑这件事和艾西瓦娅有关?”

  范思琪道:“我不知道,这世上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我最恨的人是许嘉勇,他已经死了,也许是他的家人做的,也许是我家族中的人做的,谁知道呢?君子无罪怀璧其罪,我执掌星月的管理大权,hěn多人看着眼红,想把我除之而后快”

  张扬gǎn觉范思琪变得消极,似乎已经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他低声道:“范xiǎo姐,我希望你应该鼓起勇气,就算你过去做错过,可是也不能用这种方式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可以告诉我艾西瓦娅的联系方式吗?或许我能够帮忙把她治好”

  范思琪抬起头,双眸充满质疑的看着张扬

  张扬解释道:“我认识一位老中医,他对这类病hěn擅长,如果能够治好艾西瓦娅,你对她的亏欠不就解开了”

  范思琪咬了咬嘴道:“如果可以治好她,我愿意拿我的一切去换”

  张扬道:“我可以帮你,但是我希望你不应该这样消极的应对,你既然无罪,就要证明自己,就要找出那个幕后的真凶,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对付你,要把他绳之于法,要让他昭然天下”

  范思琪道:“我需要一个律师”她望着张扬道:“你能帮我把高律师请回来吗?”

  张扬道:“没问题”

  高廉明被张扬召回了南锡,听说张扬想让自己为范思琪辩护,高廉明不由得苦笑道:“老大,你有没有搞错,她的案子想要打赢,胜算微乎其微,而且这个人hěn难伺候,我师兄都被她给炒了”

  张扬道:“高廉明,我是觉着这件案子的疑点太多,仅仅因为深水港投资的事情受阻,她就找人绑架,这理由实在太牵强了”

  高廉明道:“我也一直觉着她的案子有疑点,可是根据目前掌握的证据,全都对她不利,绑匪留下的录影带,她开出的支票,甚至那个周炳贵还和她见过面,现在周炳贵死了,知道内情的林佩佩也死了,正所谓死无对证,这件案子想要翻案难度hěn大”

  张扬道:“动机呢?”

  高廉明点了点头道:“从动不过去,深水港投资受阻不能成为她绑架龚雅馨的理由,何况把星月踢出局也不是龚奇伟一个人能够决定的,是南锡市领导层经过商讨之后做出的决定,她要是报复,应该报复hěn多人,为什么单单xuǎn中了龚奇伟?而且这些指向她的证据全都是吸引警方去寻找,指向xìnghěn明确”

  张扬道:“我能够看出范思琪没说谎”

  高廉明道:“证据,你相信,法官不会相信,法庭的是证据范思琪的事情比较棘手,她和林佩佩的那些不雅照片流出,在加坡造成了hěn大的影响,她的家族认为是奇耻大辱,所以才bī迫她让出公司的管理权,而范思琪在这方面表现的相当坚定,因为这件事她失去了家族的支持”

  张扬道:“你是说她的家族想她死?”

  高廉明道:“如果她这次被定罪,就算她不签署那份权力转让书,星月的管理权也会理所当然的落在他人的手中”

  张扬道:“她的家族内部有没有可能策划了这件事,为了星月的权力而设下这个圈套?”

  高廉明道:“不能排除,但是可能xìng不是太大,据我师兄罗恩所说,范思琪的事情让她的家族méng羞,◇就算她家族内部想搞掉她也不会拿整个家族的荣誉作为赌注”他停顿了一下道:“她还有没有其他的仇人?”

  张扬想起了那个艾西瓦娅,当初范思琪弃她于不顾,这个印度女孩因爱生恨也hěn有可能,不过一个高▲位截瘫的少女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能量,难道是许嘉勇?张扬想起范思琪提到过的一件事,在龚雅馨被劫的当天,海瑟夫人专mén和她见过面,提到过许嘉勇的事情,言谈之中对许嘉勇充满了gǎn情,难道海瑟夫人和许嘉勇之◇间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张扬又想起海瑟夫人和董得志的合影,又想起当初在江城之时,在苏媛媛家中看到的一张照片,记得他当时从照片上看到了王均瑶,还看到了苏媛媛的母亲沈静贤,还有后排的许常德,他们之间应该☆是相互认识的,沈静贤一定知道些什么

  【今晚还有,以后的情节会加紧凑鸡ng彩,临近月底,章鱼吆喝两声月票,手里还有月票的朋友,请投给医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