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疑云密布】(上)


  第六百一十七章【疑云密布】

  高廉明看到张扬若有所思,xiǎo声道:“你在想什么?”

  张扬道:“我马上要去江城一趟”

  高廉明道:“元旦万人环城跑你不管了?”
○   张扬道:“我要回去调chá一件事”他想起艾西瓦娅的事情,把艾西瓦娅的联系方式jiāo给了高廉明:“你帮我联系这个印度女孩,力求请她来中国一趟,我会找人帮她治病”

  高廉明道:“为什么选我★?”

  张扬微笑道:“你是律师,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

  高廉明道:“你真的要管范思琪的事情?”

  张扬道:“不是我要管,是你要管,身为律师,你的职责是维护法律的公正,既然觉着这件案子充满了疑点,就一定要chá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还范思琪一个公道”

  高廉明苦笑道:“你这不是坑我吗?我师兄都不愿接的案子,你jiāo给我?”

  张扬咧开嘴笑道:“我看好你,你比那个罗恩强多了,还有,范思琪也看中了你,她指定要聘请你当她的代理律师,范思琪现在落难,可她手里仍然有大部分星月的股份,如果你帮她打赢了这场官司,嘿嘿,钱肯定少不了你的”

  高廉明琢磨了一下,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道:“好,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件案子我接了”

  张扬决定回江城很突然,自从他知道和董得志合影的那个女人是王均瑶,他就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极强的好奇心,许常德和董得志之间,董得志和王均瑶之间,王均瑶和许嘉勇之间,他们究竟有怎样的关系?张扬必须要chá清这件事,他深信范思琪和绑架龚雅馨的事情无关,这起事件如果说有受害者,这个受害者就是范思琪,龚雅馨只是陷害范思琪的一个道具,她才是被无辜波及的,张扬甚至假设这一切是海瑟夫人策划的,可是他找不到海瑟夫人做这件事的动机,重重的谜团让张扬心神不宁,他必须要马上赶回江城,必须要调chá清楚王均瑶的过去

  张扬回到江城联系的第一个人就是杜天yě,杜天yě正在办公室里发火,接电话的声音明显带着怒气:“喂”

  张扬笑道:“谁招你了?火气好像有点大”

  杜天yě道:“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指示?”

  张扬h▲ēhē笑道:“我一处级干部哪敢指挥您这个市委书记,那啥,我到江城了”

  杜天yě愣了一下:“江城?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扬道:“刚刚来到三环路,进入江城当然要先给您这个父母官打声招呼■

  杜天yě道:“我今晚可能要迟一点,这样,七点钟一起吃饭鱼米之乡行吗?我让苏xiǎo红安排一下”

  张扬道:“不必兴师动众的,这次我回来也不是为了喝酒,这样,咱们去苏媛媛家附近的那★家母鸡煲喝汤”

  杜天yě有些纳闷,这xiǎo子怎么会突然想到那个地方去?他低声道:“那儿好像不太合适,太luàn”

  张扬道:“没什么不合适的,顺便把苏媛媛请出来一起吃顿饭”

  杜天yě猜到张扬肯定有事,据他所知,张扬对苏媛媛一向都没有什么好感,这次请她又是为了什么?杜天yě道:“晚上不合适,你有什么事也不急于一时,这样,你要是想清静,咱们去南湖农家菜,我把荣局叫上,有阵子没见了,咱们好好喝几杯”

  张扬觉着杜天yě说的也有道理,于是同意了他的建议,他虽然很想去找沈静贤问明那件事,可想起上次沈静贤冷漠的态度,如果自己就这样找到她mén上,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收获,★还是先周详的考虑一下再说,杜天yě的提议倒是提醒了张扬,荣鹏飞身为江城公安局zhǎng,又是他的老朋友,这方面的事情他应该很有经验,晚上刚好可以请教一下

  杜天yě放下电话,怒气冲冲的望着江乐□,江乐哭丧着脸,嘴哆哆嗦嗦道:“杜书记,我……我知道错了,您再给我一个机会”

  杜天yě愤然道:“江乐啊江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打着我的旗号在外面收受贿赂,造成了这么恶劣的影响,我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而你又是怎么做的?”

  江乐道:“杜书记,我是一时糊涂,又觉着亲戚的面子不好驳,所以我才给城建局李局zhǎng打了招呼,我已经把钱全都退回去了”

  杜天yě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收受别人贿赂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你自己一下,把情况jiāo代清楚,然后去档案馆报到”

  江乐一夜回到解放前,什么前途希望都没有了,这还是杜天yě念在他跟随自己这么久的份上手下留情,不然恐怕他连工作都保不住,江乐真是悔不当初,他哀求道:“杜书记,我只收了三千块,我都退了,我也没帮亲戚办成事儿,没有给国家造成损失,我保证,以后我一定痛改前非,好好表现,我再也不会犯错了,杜书记,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在他看来,只要杜天yě愿意,他犯下的xiǎo错误根本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在江城,杜天yě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只要他肯原谅自己,别人自然不敢说什么

  杜天yě摇了摇头道:“正因为你是我的秘书,我才要严格要求你,这样的错误我无法容忍,江乐,你很聪明,也有些能力,可是聪明也要用对地方,你在体制中这么多年,什么叫xiǎo聪明,什么叫大智慧应该懂得,你去档案馆工作可以好好的反思一下,好好的在这个岗位上干好”

  江乐用力抿着嘴,他去了档案馆,虽然是个清闲的所在,可是他从市委书记秘书的位置上下来,等于向所有人宣布,杜天yě不会用他,以后也不会有人用他,他的政治前途基本上就到此终止了江乐是个有志向有yě心的人,对他来说这次付出的代价太惨痛了可杜天yě的态度很坚决,看他的样子已经知道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江乐刚才听到了张扬的名字,想起张扬,他心中又燃起一丝希望,张扬是他的老领导,当初正是通过张扬的帮助他才得以成为杜天yě的秘书,张扬对他一直都很不错,也只有张扬能为他说几句话了

  江乐黯然离开杜天yě的办公室之后,来到外面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

  张扬听说是他,有些奇怪,可很快就想明白了,江乐是杜天yě的秘书,自己回江城的事情肯定是杜天yě告诉他的

  江乐的情绪很低落,从他的声音就能够听出来,江乐道:“张主任,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说点事”

  张扬正在驶往南湖木屋别墅的路上,他微笑道:“说我听着呢”江城的冬天比南锡冷很多,南湖已经冰封了,前些日子下过一场雪,不少地方雪还没有融化

  江乐道:“张主任,还记得上次我在东江求你的事情吗?”

  张扬经他提醒才想起,上次他和杜天yě在东江见面的时候,江乐曾经求他帮忙说情,不过张扬当时就拒绝了,让江乐去向杜天yě主动承认错误,张扬道:“怎么?你没听我的?没找杜书记主动坦白这件事?”

  江乐道:“没有……可这件事还是被举报了,杜书记知道后很生气,他让我去档案馆报到”

  张扬道:“你xiǎo子活该,这都算便宜你了”

  江乐乞求道:“张主任,你帮我一次,我知道你和杜书记的关系最好,他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你帮我说说情,让杜书记再给我一个改过自的机会”

  张扬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他决定的事情很少改”

  江乐道:“张主任,我是你一手提携起来的,我还年轻,我要是现在就去了档案馆,可能这辈子都要窝在那里面了张主任,我求求你,你帮我一次,就帮我这最后一次”

  张扬听他说得可怜,想想他们毕竟是相jiāo一场,过去江乐也一直都很听话,张扬道:“好,我,不过你别抱太大的希望”

  江乐连连称谢

  自从张扬去了南锡,南湖木屋别墅这边就闲置了下来,胡茵茹因为业务的关系最近一段时间也没有回来江城,不过她雇了一位保洁,每周都会过来打扫卫生,所以别墅一直收拾的都很干净

  张扬回到别墅洗了个澡,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就前往南湖农家菜

  张扬来到农家菜的时候,公安局zhǎng荣鹏飞已经赶到了,和他一起同来的还有姜亮,听说张扬过来了,所以荣鹏飞招呼姜亮一起来了,姜亮是他的左膀右臂,前些日子,张扬想把姜亮g到南锡担任公安局副局zhǎng,顶替孟允声的位置,荣鹏飞很是舍不得,可姜亮出于和张扬的关系,决心要走,没想到临了省里决定让赵◎国强去南锡,姜亮也未能成行,张扬很失望,可荣鹏飞却十分高兴,他可不想轻易就放走一位这么好的助手

  姜亮在里面点菜呢,荣鹏飞乐hēhē迎上来握住张扬的手道:“张扬,听说你在南锡干得不错,快让南锡☆的警察失业了”

  张扬知道他是在说龚奇伟女儿被绑架的案子,不由得苦笑道:“好事不出mén坏事传千里,我就快成公安系统的公敌了”

  荣鹏飞哈哈大笑:“作为公安战线的一员,我倒希望你这样的热心人越多越好,只要能够帮着维护社会治安,杜绝犯罪,我们公安就算失业了也无所谓”

  张扬道:“可惜不是每位公安都有你荣局这样的境界”

  荣鹏飞拉着他的手笔把他请了进去

  这里的老板和张扬也是很熟悉,见到他过来也惊喜道:“张主任啊,您可有阵子没来了”

  张扬笑道:“那就拿出你最好的手艺,做顿好的给我尝尝”

  “好嘞”

  姜亮点完菜也来到包间内,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七点一刻了,他低声道:“杜书记还没到啊”

  荣鹏飞道:“他是市委书记,日理万机的主儿,跟我们不能比”

  张扬道:“市委书记也得守时啊,这都过去十五分钟了!”他刚刚说完,杜天yě就推mén走进来了,他穿着黑色大衣,带着墨镜,一进mén就笑道:“我在mén外就觉着耳根子痒痒的,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

  荣鹏飞和张扬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荣鹏飞道:“杜书记料事如神”

  杜天yě等了张扬一眼道:“一定是你,觉着自己现在出息了,不受我管了是不是?”

  张扬道:“不敢不敢,以你杜书记升官的度,我早晚还得犯在你手里,为了以后打算,我说谁的坏话也不敢说你的”

  姜亮一边开酒一边道:“杜书记,我可以作证,我们都在说你工作辛苦,坏话可一句没说”

  杜天yě叹了口气道:“真是没完没了的烦心事儿,刚刚清净了几天,那个江乐又给我捅了漏子,你说他一个秘书怎么就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背着我收受贿赂,张扬,这xiǎo子还是你推荐给我的”

  张扬笑了笑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不犯错误,哪能明辨是非啊,江乐收的也不多,对待这样的年轻同志,要本着批评教育为主的态度,不能一棍子打死?”

  杜天yě摇了摇头道:“你别帮着说情,谁说情都没用我给他机会了,让他去档案馆工作,没把他开除都是手下留情”

  张扬听杜天yě这么说,也知道江乐这次是在劫难逃,当着荣鹏飞和江乐的面也不方便说太多

  杜天yě端起酒杯道:“来,我们欢迎张主任回家”

  回家这两个字让张扬感到温暖,望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张扬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从未离开过,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回家的感觉,真好”

  杜天yě接到他的那个电话之后就知道张扬这次回来有事,三杯酒过后,忍不住问道:“年底应该是工作最为繁忙的时候,你这个时候跑回来,是不是有事啊?”

  因为都是自己人,张扬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他低声道:“我这次回来是想chá清楚一件事,需要你们给我帮忙”

  荣鹏飞道:“说出来听听,只要我们能够做到的,一定会尽力帮忙”

  张扬道:“南锡副市zhǎng龚奇伟的女儿前些天被人绑架,我想这件事你们都听说了”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这件事在平海体制内都引起了震动,公安系统还专mén针对这件事进行了内部讨论,荣鹏飞道:“不是说案子已经破了吗?”

  张扬道:“目前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范思琪”

  杜天yě低声道:“你说的是星月集团的董事zhǎng范思琪?”

  张扬道:“就是她,根据南锡警方掌握的证据,好像她是最大的嫌疑人,很多证据都对她不利”

  荣鹏飞笑道:“我没说错,你xiǎo子就是想抢我们公安的饭碗”

  张扬道:“我不是想抢你们的饭碗,我是觉着这件事很奇怪,以范思琪的身份地位,她根本不用这么做”

  荣鹏飞道:“犯罪都是要有动机的,也许龚奇伟真的在某些方面触怒了范思琪”

  张扬道:“如果说范思琪是绑架者,可是她从这次的绑架中能够获得什么好处?留下这么多的证据,可只要是仔细想想,这些证据全都是破绽,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证明范思琪有罪,我怀疑范思琪才是这次事件的首要目标,有人想要害她”

  姜亮忍不住chā口道:“谁会huā费这么大功夫去害一个人,如果说真的有这样一个人,他为什么会这么恨范思琪?”

  张扬道:“我总觉着这件事可能和许嘉勇有关”

  听到许嘉勇的名字,荣鹏飞不禁皱了皱眉头,张扬和许嘉勇的恩怨他多少是了解一些的,荣鹏飞道:“许嘉勇已经死了,谁会为他做这些事呢?”

  张扬道:“荣局,你还记得董得志吗?”

  荣鹏飞微微一怔:“董得志?他和这件事有关系吗?”他当然知道董得志死去多年,不可能也不应该和这件事有任何的关系

  【凌晨送上五千字,希望每位读者看完后能投给我两张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