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念亲恩】(上)


  张扬一脸坏笑道:“这事儿还是得你亲自出马”

  杜天野道:“hǎo小子,你来江城之前就盘算hǎo了,想让我帮你查这件事是不是?”

  张扬道:“我看得出,苏媛媛对你肯定比我hǎo,我要是去问她,她绝对不会给我帮忙,你要是开口,我琢磨着,她应该愿意为你做点事儿**”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可是,我突然找她是不是yǒu些冒昧?”

  张扬道:“权当朋友间的普通问候就是”

  杜天野低声道:“这样,我抽空和她联系一下”

  张扬道:“老大啊,这事情不能耽搁了,一定要尽快联系,我在江城呆不了多长时间,明儿我回春阳看看,后天回来,你千万要给我个准信儿”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逼命吗?事情哪yǒu你想象的那么容易?”

  张扬道:“无论yǒu没yǒu难度,这件事兄弟就拜托你了”

  张扬既然开口,杜天野的确不hǎo拒绝,而且去找苏媛媛问问情况,也不是违反什么原则纪律的事情,他终于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苏媛媛没想到杜天野会主动打电话给自己,在呼到杜天野的手机号码,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去马路对面的公话亭内回了一个电话

  “杜书记,找我yǒu事?”苏媛媛的语气透着礼貌和敬意,她对杜天野一直是抱yǒu深深歉意的,虽然她的谎言没能造成恶果,可是她辜负了杜天野对她的信任,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背叛了他,这让苏媛媛感觉到抬不起头来,她不hǎo意思面对杜天野她本以为杜天野会因此而憎恨她,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杜天野是个胸怀宽广的人,他并没yǒu因为那件事而埋怨自己,非但如此,他还找医生给她的母亲看病

  母亲的病情最近稳定了,身体状况也hǎo转了许多,苏媛媛以为良帮忙的缘故,却并不清楚,真正负责开药方的是张扬,于子良只是他请去的幌子

  杜天野道:“yǒu事,你yǒu没yǒu时间,我想和你面谈”

  苏媛媛咬了咬嘴唇,她考虑了hǎo一会儿,方才道:“杜书记,你说时间地点”

  杜天野道:“一招的飞庐茶社”

  苏媛媛没吭声,飞庐茶社是一招的其中一个部门,当初苏媛媛就在市政府一招工作,那里她yǒu不少的熟人

  杜天野从苏媛媛的反应中明白了什么,低声道:“要不,你定个地方”

  苏媛媛道:“两湖茶社,距离您办公的地方不远,还比较清静”

  杜天野道:“hǎo一个小时后,我在那里等你”

  苏媛媛是不可能让杜天野等他的,放下电话之后她马上就出发了,来到了约定的茶社,特地要了一个雅间,她考虑到杜天野市委书记的身份,如果别人看到他和自己在一起,恐怕又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苏媛媛坐在桌前,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向外张望着,她感觉到自己变得剧烈的心跳,望着墙上的时钟,双手下意识的交叉在一起按住胸口,她yǒu些紧张了,她很清楚,自己的紧张并非因为杜天野是市委书记,而是因为他这个人杜天野很守时,一分不差的来到了约定的地方,苏媛媛看到他走入茶馆,就迎出门外,戴着黑色无框眼镜的杜天野朝她笑了笑,一言不发的跟随她走入雅间

  苏媛媛叫了一壶铁观音,现冲现泡,她让服务员离开,亲自承担了泡茶的工作,过去她专门学习过茶道,当初她在一招的时候,综合素质评比稳居第一,她是一招的明星服务员,正因为如此,杜天野初来江城的时候,才让她承担了照顾杜天野的职责,苏媛媛想到,如果当初没yǒu发生清台山的事情,如果她没yǒu出卖杜天野,也许她仍然在一招工作,可一切都已经改变了,时光不能倒流,她和杜天野之间的关系再也不会恢复到昔日的模样

  杜天野mòmò看着苏媛媛娴熟的茶艺,轻声道:“伯母的身体hǎo些了吗?”

  苏媛媛点了点头道:“hǎo多了,多亏了于博士开的药方,她的身体状况渐趋hǎo转”

  杜天野微笑道:“那就hǎo”对当初苏媛媛出卖他的那件事,杜天野一直都感到很困扰,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苏媛媛要出卖他,事情虽然过去了这么久,可杜天野仍然不方便提起,他不想苏媛媛难堪,杜天野道:“最近在忙什么?”

  苏媛媛道:“我哥哥放出来了,他开了家摩托车专卖店,我在他店里帮忙”

  杜天野道:“生意还不错?”

  苏媛媛道:“还hǎo,最近买车的人很多”她抿了一口茶,小声道:“杜书记找我yǒu什么事?”

  杜天野笑了笑:“没什么大事,只是想问问你的近况”

  苏媛媛心中感到异cháng内疚,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杜天野仍然关心她,越是如此,她心里越不hǎo过,她抬起头,想要说话,却看到杜天野也张口要说话,两人同时停住说话,苏媛媛道:“杜书记先说”

  杜天野笑道:“还是你先说”

  苏媛媛道:“我一直都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她是鼓足勇气才说出这句话的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过去的事情,不开心的事情,咱们都不要提了,我相信一个成年人做每件事都yǒu自己充分的理由,小苏,忘了过去,我相信你一定yǒu自己的苦衷”

  苏媛媛听到杜天野的这句话几乎就要流泪了,她强忍着眼泪低声道:“我——不该说谎话——”

  杜天野笑道:“都说了,不提过去的事情,对了,我找你还真的yǒu件事”他看出苏媛媛明显yǒu些感动,杜天野这个人也见不得女人的眼泪,赶紧把话题岔开了去

  苏媛媛也利用这一时机调整hǎo了情绪,不要意思的向窗外看了看,小声道:“杜书记您说”

  杜天野道:“你母亲是不是和我们平海前shěng长许cháng德一起下过乡?”

  苏媛媛愣了一下,她咬了咬嘴唇:“杜书记,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件事?”

  杜天野微笑道:“是这样,我yǒu一位世叔最近来到江城,他过去曾经和许shěng长一起插过队,提起过一些人和事####”

  苏媛媛充满诧异道:“他提到过我的母亲?”

  杜天野当然不能把这件事的实情说出来,他点了点头道:“你的母亲是不是叫沈静贤?对了他还提到过一个名字叫王均瑶,他们当时都是一起插队的,他想召集当时一起插队的那些知青聚一聚,所以让我帮忙打听一下”

  苏媛媛道:“我母亲很少提起她过去的事情,我对这方面一无所知,杜书记,不如你把那位先生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给我,我回家跟我妈说一声”

  杜天野道:“他叫邱德灿,你回去跟伯母说一声,如果伯母愿意跟他见一见,你直接打我电话”

  苏媛媛点了点头,她并没yǒu生出任何的疑心

  杜天野还yǒu很多事要忙,和苏媛媛说完这件事就起身告辞了,临走的时候,抢先把账单结了

  苏媛媛很看重杜天野委托给她的事情,离开茶社之后,直接回到了家里,母亲沈静贤正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她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度过,看到女儿回来,沈静贤yǒu些hǎo奇:“媛媛,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苏媛媛道:“妈,我大哥在店里,最近生意清淡,用不着都守在那里”她走过去推动轮椅道:“变天了,回屋坐”

  沈静贤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女儿真是孝顺

  回到房内,苏媛媛先给母亲倒了杯热茶,然后道:“妈,今天我遇到了一个人”

  沈静贤笑道:“傻丫头,你哪天不遇到人啊?”

  苏媛媛道:“这次不一样,我遇到的这个人他提到你”

  沈静贤微微一怔,轻声道:“怎么可能,我十多年都没yǒu和外界交往了,认识的也只是一些街坊邻居,哪里还yǒu人记得我?”

  苏媛媛道:“他不但提到你,还提到我们平海的前shěng长许cháng德,还说一个叫什么?什么——”★苏媛媛装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眼角的余光却在悄悄观察母亲的表情变化,她看到母亲的脸色瞬间改变了,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

  沈静贤道:“他还说什么?”

  苏媛媛道:“他还说了一个名字,hǎo◆像叫——嗯对了,叫王均瑶”

  沈静贤内心感到一阵刺痛,低声道:“他是谁?他说的人我都不认识,他怎么会记得我?”

  苏媛媛道:“他叫邱德灿”

  “邱德灿?”沈静贤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目光中充满了迷惘,她对这个名字相当的陌生,她敢保证,自己还没yǒu老到糊涂的地步,当年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名字都牢牢镌刻在她的心底

  苏媛媛道:“对啊,他叫邱德灿,他说和你们这几个人一起插过队,当过知青”

  沈静贤摇了摇头道:“没yǒu,从没yǒu过,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邱德灿,也不认识什么王均瑶,许cháng德我认识,不过那是在电视上看到过,人家活着的时候是shěng长,我怎么可◇能认识他?死了——或许yǒu机会认识,不过那得等我死了之后”沈静贤满面狐疑的看着女儿:“媛媛,真的yǒu这样一个人去找你?”

  苏媛媛点了点头,她竭力控制hǎo自己的表情,不让母亲看出自己撒谎◆

  沈静贤道:“你在骗我”

  “我没yǒu”

  沈静贤道:“别忘了,你是我的女儿,你的一举一动瞒不过我的眼睛,到底是谁找了你?”沈静贤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起来

  苏媛媛yǒu些惊慌道:“妈,真的没yǒu,我没骗你”

  沈静贤的目光落在空白的墙面上,墙壁上留yǒu一个四四方方的印记,她想起了那张照片,低声道:“媛媛,那张照片,你yǒu没yǒu烧掉?”

  苏媛媛用力点了点头道:“烧掉了,真的烧掉了”

  沈静贤叹了口气道:“媛媛,我们只是一个普通人家,我就是一个家庭妇女,连江城都未走出过,怎么可能认识那些大人物”

  苏媛媛mò然无语,过了☆hǎo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道:“妈,yǒu件事我一直都想问你,为什么,为什么你当初要让我那样说?”

  沈静贤冷冷望着女儿:“你是不是想我死?在你心中是不是当我是一个冷血的毒妇,你是不是想我死?□◇”

  “没yǒu——”苏媛媛流泪了

  沈静贤闭上眼睛道:“我累了,我真的累了,我只想平平安安的再多活几年,亲眼看着你嫁人嫁个hǎo人家”

  徐立华没想到儿子会突然回来,之前张扬☆说过,他要等到春节前夕才能回来过年的,徐立华看到儿子,激动地话都说不出来了,拉着张扬的手,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张扬看到母亲这个样子,不由得yǒu些内疚,自己只顾着工作,忽略了对母亲的关心,他笑道:“妈,你哭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

  徐立华道:“妈是高兴,高兴了才哭”

  张扬道:“高兴了应该笑才对,笑一笑十年少,您笑两次,千万别多笑了”

  徐立华yǒu些不解道:“为什么不能多笑啊?”

  张扬咧着嘴笑道:“你笑两次就年轻二十岁,看起来像我姐,要是再笑一次就成我妹了”

  徐立华啐道:“混小子,满嘴的胡说八道,我是你妈”

  张扬的继父赵铁生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随着张扬在仕途上做得风生水起,赵铁生对张扬的态度也是越来越和蔼,现在表现的就像是一个慈父了,他笑眯眯道:“三儿回来了,我出去买点hǎo菜去”

  徐立华道:“老赵,还是我去,你们爷俩说话”

  赵铁生还是yǒu点自知之明的,他知道张扬和自己没多少共同语言,在张扬发达之前,他对张扬母子俩也不怎么hǎo,现在还是用实际行动多表现表现,赵铁生坚持道:“我去,我和卖菜的熟悉,能○买到hǎo菜”

  张扬乐道:“这年头什么都得靠关系啊”

  赵铁生笑道:“那可不,干啥没熟人都不行”他这边出门,徐立华又叮嘱他道:“你给小军、小武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晚上回来吃饭”
  赵铁生连连答应

  徐立华看到时间还早,也就没忙着做饭,拉着儿子的手回到客厅里坐下,现在他们家的条件已经改善了许多,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全都齐备了,徐立华给儿子倒了杯开水还专门冲了点蜂蜜,她端着茶杯递到张扬手里道:“喝点蜂蜜茶,冬天干燥,去火用的”

  张扬笑道:“妈,你真疼我,要不你干脆跟我去南锡得了,在我身边也hǎo照顾我”

  徐立华道:“现在还走不开,你大嫂怀孕了,明年四月的预产期”

  张扬道:“我记得他们两个都在家住啊,什么时候搬走的?”

  徐立华道:“老大媳妇挑剔了一些,你赵叔那个人又大咧咧惯了,上个月吵了一架,生气就搬出去了,小军这两年跑运输也赚了点钱”

  张扬道:“我嫂子对你咋样?”

  徐立华道:“倒没什么,她对我还hǎo,就是手脚懒了些,现在的年轻人不都是这样”

  张扬笑道:“她要是敢对你不hǎo,我跟老大说,让他把老婆给休了”

  徐立华不无嗔怪的看了儿子一眼道:“别胡说八道,她对我一直都很尊敬”

  张扬道:“老二怎么也不在家里住了?”

  徐立华道:“牛文强现在去丰泽发展,听说生意做▲大了,这边的金凯越就交给老二打理了老二整天忙的不见人影,他嫌早出晚归的住在家里不方便,所以就搬到酒店住了,所以家里只剩下了我和你赵叔现在房子大了,人反倒少了,这么大房子,整天就我们两个人楼上楼下的转悠○▲,我倒开始怀念过去在农机厂宿舍的时候了”

  张扬道:“早就劝您跟我一起去南锡散散心,可你就是不愿走”

  徐立华笑道:“人一辈子总yǒu这个过程,还hǎo,再过几个月我又yǒu事情干了”●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