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念亲恩】(下)


  第六百一十八章念亲恩下

  张扬知道母亲是个劳碌命,真让她闲下来,她反倒会浑身不自在,张扬笑道:“妈,nǐ自己多注意身体,要是累病了,我可是会心疼de”

  徐立华道:“nǐ要是怕我累,赶紧娶个媳fù回家,让她帮我分担家务”

  张扬最怕母亲提这shì儿,tā笑道:“那我就多娶几个,烧水de烧水,做饭de做饭,róu肩deróu肩,捶tuǐde捶tuǐ,另外还得有陪nǐ■聊天逗乐de,还有唱歌跳舞给nǐ解闷de”

  徐立华被儿子逗得不禁笑了起来,嘴上却道:“nǐ别气我了,这么大人了,别整天不定xìng,感情上deshì情不能朝三暮四,也不能三心二意,天下好女孩◎儿多了,总不能全都被nǐ娶进mén来?”

  张扬道:“妈,我今年才多大啊,nǐ就这么着急把我推销出去?”

  徐立华道:“眼看二十四岁de人了,是该成家了,成了家身边就有个人照顾nǐ,省得我整天为nǐ心了”

  张扬道:“现在时代变了,都讲究先立业再成家,nǐ看江城市委杜,tā都四十挂零de人了,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

  徐立华道:“我不管人家,tā又不是我儿子,我就管nǐ,nǐde一年里一定要正儿八经de找一个女朋友,咱们就是普通人家,不一定要找什么金枝yù叶,也不一定要找多漂亮de,只要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懂得关心nǐ,照顾nǐ,会过日子de女孩子就行”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了何歆颜:“对了,我看歆颜就不错,每次她来江城都会chōu时间过来看我,又漂亮,又懂shì,还有一手好厨艺,入得厅堂下得厨房,这样de女孩子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看来何歆颜还是很会讨好老娘de,难怪母亲一个劲de帮她说好话

  徐立华道:“nǐ这xiǎo子,把我给nǐ说de话全都记清楚”

  张扬一边打着马虎眼,一边扶着母亲往厨房走:“妈,我饿了,特想吃nǐ灌得”

  徐立华笑道:“好啊,回头我给nǐ蒸”

  徐立华这边走入厨房,那边老二赵立武得到消息已经从金凯越赶了回来,tā也开上车了,一辆二手de长安面包,从保安到保安部经理,到☆现在金凯越酒店经理,赵立武de一路升迁全都仰仗了张扬和牛文强de关系现在de张扬早就不是那个少言寡语de中专生,已经成为了tā们家de希望和荣耀,别说欺负了,现在巴结都来不及

  张扬叫了声二哥●□,家和万shì兴,张大官人就是冲着母亲,也得和老赵家搞好关系

  赵立武道:“三弟,这次回来咋没提前打声招呼,我好让人准备”

  张扬笑道:“回自己家还要打什么招呼?”

  赵立武冲●着厨房内大声道:“妈别做饭了,都去金凯越吃饭,我请客”

  徐立华de声音从厨房内传来:“nǐ弟想吃了”

  张扬道:“酒店早就吃腻了,我在南锡de时候就惦记咱妈做de饭菜,在家里吃,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赵立武听tā这样说也只能作罢

  这时候老大赵立军两口子也过来了,赵立军骑了一辆买de光阳踏板,一直骑到了院子里,tā老婆肚子已经初具规模了,徐立华听到摩托车de声音,□专mén从厨房里赶出来扶儿媳fù下车,嘴里唠叨着:“xiǎo莲,不是跟nǐ说了吗,别坐摩托车,nǐtǐng这歌大肚子凡shì都要xiǎo心”

  儿媳fù俞美莲笑道:“没shì儿,这摩托车稳当”◆□专mén从厨房里赶出来扶儿媳fù下车,嘴里唠叨着:“xiǎo莲,不是跟nǐ说了吗,别坐摩托车,nǐtǐng这歌大肚子凡shì都要xiǎzhuānméncóngchúfánglǐgǎnchūláifúérxífùxiàchē,zuǐlǐlàodāozhe:“xiǎolián,búshìgēnnǐshuōlema,biézuòmótuōchē,nǐtǐngzhègēdàdùzǐfánshìdōuyàoxiǎoxīn”

  érxífùyúměiliánxiàodào:“méishìér,zhèmótuōchēwěndāng”

  赵立武也凑了过来,mō了mō摩托车道:“哥,光阳150,买de啊”

  赵立军不无得意de点了点头道:“最近生意不错,所以琢磨着给nǐ嫂子买台车,以后上下班de也方便”

  赵立武道:“发财了啊”

  赵立军道:“比不上nǐ,汽车都开上了”

  赵立武道:“我那是开人家de,自己可买不起”

  张扬笑着叫了声大嫂

  俞美莲眼睛眨了眨道:“nǐ们两个都别互相捧了,还是咱们三弟有出息,nǐ们加起来收入也不如三弟高啊”

  赵立军和赵立武不吭声了,都跟着点头

  张扬笑道:“嫂子别这么说,我就是一普通xiǎo干部,指着工资吃饭,哪有什么收入”

  俞美莲是典型dexiǎo市民,喜欢自作聪明,眼睛眨巴眨巴:“三弟,都是一家人,还掖着藏着,谁不知道nǐ赚钱容易啊”

  张大官人差点没被呛着,心说跟这个女人没啥好说de,老子可是清官啊

  徐立华道:“行了,都别在这里站着了,nǐ们该干啥干啥,等饭菜准备好了我叫nǐ们”

  俞美莲道:“咱们打麻将”

  张扬道:“不会”

  “真de假de?打麻将都不会?”

  张扬笑道:“真不会”tā看到赵铁生买菜回来了,笑道:“nǐ们和赵叔去打牌,我陪妈做饭”

  徐立华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让赵铁生和儿子儿媳之间修补一下关系,她接过赵铁生买来de菜,让tā们去了

  等几个人进屋打起了麻将,张扬陪着母亲来到厨房,徐立华笑了笑道:“nǐ别不高兴啊,nǐ嫂子就是那个脾气,想什么说什么,嘴上没个把ménde,nǐ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张扬笑道:“怎么会其实也不怪她这样说,现在社会上很多人都认为当官就有钱,从古到今升官发财都是联系在一起de”

  徐立华道:“这些年nǐ帮了家里不少,真是辛苦了”

  张扬道:“妈,nǐ怎么越说越是生分啊”

  徐立华感叹道:“这些年nǐde变化最大,过去nǐ不喜欢说话,和这个家庭格格不入,我最担心de就是nǐ,没想到人长大了真de会变”

  张大官人当然知道自己发生了怎样de转变,可这件shì永远也不会说出来,其实tā已经适应了重生后de角色,tā就是张扬,张扬就是tā,这辈子是不会发生改变de张扬真挚道:“妈,无论怎样变,我都是nǐ最亲de儿子”

  徐立华转身看了看儿子,感动de点了点头她想起了在东江上学de女儿赵静,轻声道:“要是xiǎo静回来就好了”

  张扬笑道:“赵静最近忙着实习deshì情,要回来也得等到寒假了”

  徐立华道:“她和那■个丁斌到底怎么样了?平时打电话过来,她也不提两人deshì情”

  张扬道:“上次我去东江见到tā们了,还好,不过我听说大学毕业对感情是个考验,希望tā们能够顺顺利利de度过这个mén槛儿”

  徐立华听儿子这样说不由得有些担心了:“考验?什么考验?”

  张扬道:“大学毕业de时候都要面临毕业分配,感情再好de两个人,如果不能分配在一起,感情就会出问题,很多人因此而分手,我没上过大学,上中专那会儿也没谈过对象,都是从杂志上看de”看到母亲有些担心,张扬又笑着安慰她道:“您别担心,只要tā们两人感情好,分配deshì情就算丁家不管,我也能帮忙搞定”

  徐立华又叹了口气道:“nǐiǎo静很可能不回江城了?”

  张扬心说十有是这个样子,丁斌是不可能陪着赵静来江城定居de,不过嘴上却道:“xiǎo静怎么打算咱们也不知道,妈,其实只要xiǎo静能有好de发展,在哪儿还不是一样,就算留在东江,也没多远啊”

  徐立华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难过,这么多儿女之中,只有张扬和赵静是她亲生de,可现在这两个孩子都去了外地工作,每想起这件shì,她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

  家里de每个人都很欢迎张扬de到来,亲情固然是一方面,还有一个重要de原因是张扬是赵家两兄弟眼里de贵人,认为这个当初de拖油瓶,现在对tā们能有很大de帮助

  几杯酒下肚,赵立军咧着嘴笑道:“三弟,听说nǐ最近在南锡干得不错,省运会工程都是nǐ说了算,那啥,能不能给我这个当大哥deg点xiǎo工程干干?”

  张扬笑道:“大哥,nǐ不是在跑运输吗?”

  赵立军道:“这年头,谁不想发展啊”tā朝老婆de肚子看了看道:“nǐ嫂子就快生了,我得抓紧时间赚点nǎi粉钱,不然以后我连niào不湿都买不起”

  张扬还没说话呢,赵立武笑了起来:“大哥,少在这儿哭穷了,光阳150都骑上了,还说买不起niào片,谁信啊?”

  赵立军道:“老二,nǐ比我混得好,汽车都开上了,咱们当兄弟de得相互帮助,nǐ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de好,nǐ说是不是?”

  赵立武道:“大哥这句话说de我赞成,老三啊,我也有shì求nǐ,我在金凯越虽然当上了经理,可酒店毕竟是人家de,我始终都是在给人家打工,赚得都是xiǎo钱我琢磨着想盘一家饭店自己干,nǐ关系多,人脉广,帮我参谋参谋,要是能帮忙从银行g出点贷款就好了”

  张扬听到这哥俩全都为了这些琐shì烦自己,碍于母亲de情面tā不好说什么,可徐立华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了,她轻声道:“xiǎo军,xiǎo武,nǐ弟刚回来,咱们不提这些shì儿,让tā好好吃顿饭,再说了tā是南锡de体委干部,又管不了江城deshì儿,nǐ们别难为tā”

  赵立军和赵立武对望了一眼,赵立军道:“妈,谁不知道老三现在是手眼通天啊,连咱们阳县委都得给tā面子,我们可都是您de儿子,我们都混出个人样来,您老脸上也有光是不是?”

  徐立华道:“三儿又不是国家主席,tā也有领导,tā也要讲究组织纪律”

  俞美莲道:“养儿方知父母恩,我现在可紧张肚子里de这个xiǎo东西了,亲生de儿子谁不爱啊?”她yīn阳怪气de腔调让人听着很不舒服,一听就知道她是在讥讽徐立华

  张扬有些听不下去了,赵立军兄弟俩说什么tā无所谓,可俞美莲对tā母亲不尊敬,tā可受不了,张扬冷冷道:“嫂子,nǐ什么意思?”

  俞美莲呵呵笑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有感而发,亲生de就是不一样”

  赵铁生也听不下去■了,tā对这个儿媳fù从来就不怎么顺眼,赵铁生过去对张扬母子俩不好,可后来张扬发达之后,没跟tā一般计较,反而对tā们赵家尽心照顾,赵铁生虽然没多少文化,可是tā也懂得感恩,这也是这两年tā对徐立华越■■了,tā对这个儿媳fù从来就不怎么顺眼,赵铁生过去对张扬母子俩不好,可后来张扬发达之后,没跟tā一般计较,反而对tā们赵家尽心照顾,赵铁生虽然没多少文化le,tāduìzhègèérxífùcóngláijiùbúzěnmeshùnyǎn,zhàotiěshēngguòqùduìzhāngyángmǔzǐliǎngbúhǎo,kěhòuláizhāngyángfādázhīhòu,méigēntāyībānjìjiào,fǎnérduìtāmenzhàojiājìnxīnzhàogù,zhàotiěshēngsuīránméiduōshǎowénhuà,kěshìtāyědǒngdégǎnēn,zhèyěshìzhèliǎngniántāduìxúlìhuáyuè来越体贴de原因,赵铁生重重de把酒杯顿了一下,两道眉máo拧在一起道:“我们家deshì儿nǐchāchā个啥?”

  俞美莲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老公爹是在说自己,她眉máo竖起道:“怎么着,○不把我当这家人了?赵立军,我不是nǐ媳fù吗?”

  赵立军尴尬道:“美莲,nǐ少说两句”

  俞美莲道:“我就知道nǐ们不欢迎我来,赵立军,nǐ什么老大啊,在这家里没人看得起nǐ”
  赵立军脸涨得通红:“nǐ闭嘴”

  俞美莲怒道:“nǐ让谁闭嘴?”

  赵立军虽然平时蛮横,可是却有些惧内,但是当着家人de面,也不能显得太怂,tā大声道:“nǐtā妈闭嘴,我们爷几个说话,nǐchāchā个啥?”

  俞美莲也不是好xìng子,扬起右手,啪地就给了赵立军一个耳光,这一巴掌把赵立军打懵了,把全家人都给g愣了张扬和这位嫂子接触不多,没想到这娘们儿居然是个泼fù

  赵立军面子可挂不住了,扬起手作势要打俞美莲,徐立华慌忙把tāde手臂拦住,大声道:“xiǎo军,别犯浑,xiǎo莲还怀着身孕呢”

  这句话提醒了俞美莲,俞美莲母老虎一样向赵立军冲了过去:“赵立军,我tā妈跟nǐ拼了”

  徐立华好心想要拦住她,却被彪悍de俞美莲一把给推倒在地

  张扬离得比较远,原本tā只是抱着坐山观虎斗de念头看看,毕竟清官难断家务shì,大哥大嫂de那点shì儿tā也管不了,可是看到俞美莲把母亲给推到了,张扬火大了,tā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扶起地上de母亲,徐立华这一跤摔得不轻,脸色苍白,忍着痛挤出一丝笑容道:“三儿,我没shì儿nǐ们别怪xiǎo莲”

  俞美莲有些不识好歹,尖叫道:“谁要nǐ虚情假意?nǐ又不是赵立军de亲娘,nǐ只疼nǐ亲生儿子,别再这假惺惺de充好人……”

  话还没说完呢,眼前掌影一晃,只听到啪地一声脆响,却是张扬出手赏了她一记耳光,以张大官人dexiōng怀原本是犯不着和这个市井泼fù一般计较de,可是俞美莲把tā母亲推倒在地,嘴上还不干不净,张扬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可是不能看到母亲受委屈,这一巴掌tā当然不会尽全力,俞美莲毕竟怀有身孕,张扬打得很巧妙,虽然很响很脆,可是并没有多少力量用在俞美莲de脸上,这一巴掌把俞美莲打愣了,也把所有人都看愣了

  俞美莲捂着脸,眼泪一个劲de往下流,她酝酿着情绪准备不顾一切de撒泼发动反击

  张扬道:“这巴掌是替我大哥教训nǐde,nǐ嫁到这家来,就应该懂得尊敬长辈,我大哥不管nǐ,我这个当兄弟de只能代劳,别觉着肚子里坏了孩子就有了撒泼de资本,胎教不好,xiǎo心带坏了孩子,nǐ敢骂我一句,我一样敢打nǐ,在这个家里不懂得尊重我妈,就是不尊重nǐ自己”

  俞美莲望着张扬,只觉着一股强大de威势bī迫过来,她竟然不敢冲上前去,这会儿想起老公来了,可怜兮兮de看着赵立军道:“赵立军……就看着我被tā打?”

  赵立军这会儿反过劲来了:“我tā妈都想chōunǐ,俞美莲,nǐ在我家撒什么泼?有气nǐ冲我来,nǐ推我妈干什么?”赵立军de这番话多少博得了张扬de一些好感

  俞美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哭道:“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徐立华走过来道:“都别吵了,三儿,给nǐ嫂子道歉”

  张扬道:“妈”

  “不道歉,就别叫我妈”徐立华似乎真de生气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