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小城故事】(下)


  第六百一十九章小城故事下

  春阳的冬天比南锡要冷许多,何歆颜和张扬来到墙角空调旁坐下,张扬帮着何歆颜脱下大衣,搭在椅背上,望着何歆颜的俏脸,张大官人笑得很开心

  何歆颜道:“nǐ笑得很色啊”

  张扬道:“是啊,改不了了”他拿起菜单点了几道菜,又叫了一瓶清江特供,他向何歆颜道:“nǐ喝白的还是啤的?”

  “白酒,今儿天太冷,喝点白酒暖和”

  何歆颜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开好的白酒,给张扬倒上满满的一玻璃杯,然后自己倒了半杯酒,感叹道:“上午还在海南拍广告,晚上就来到天寒地冻的江城了,长期过这样的日子,我生理都要紊乱了”

  张扬笑道:“有我在不会紊乱,回头我帮nǐ调节调节”

  何歆颜妩媚的瞪了他一眼,抬脚在桌下轻轻踢了他一下,张大官人的腿伸了出去,两人的腿在桌下纠缠在一起

  何歆颜道:“前天给nǐ打电话的时候,nǐ都没说要来江城,怎么这么突然?”

  张扬道:“遇到了一点事情,必须要回来,我呆不长,后天就得赶回去元旦南锡有个万人环城跑,我本来不想参加,可上头打电话ràng我回去,混在官场里,时间都不是自己的了”

  何歆颜道:“nǐ是体委主任,这么重要的事情nǐ当然要出面了,小张同志,好好表现,我可是很看好nǐ的哦”

  张扬点了点头道:“多谢领导重视,以后我会用实际行动好好表现,一定ràng领导满意”

  何歆颜觉着张扬的双腿缠得越发紧了,端起酒杯道:“喝酒,nǐ还ràng不ràng我好好吃顿饭?”

  张扬这才放开了她,陪着何歆颜喝了杯酒

  何歆颜道:“王准前两天跟我联系,问我想不想出专辑”

  张扬道:“什么专辑?”

  何歆颜道:“他把我介绍给香港的金牌音乐制作人良正,良正看过我的舞蹈,听过我唱得一首广告主题曲,他有意帮我出一张舞曲专辑”

  张扬笑道:“好事啊,总是拍广告提升知名度相当有限,如果可以出一张舞曲专辑,对提升nǐ的知名度大有帮助”

  何歆颜道:“其实我并不想有多大的名气,现在的生活衣食无忧,我已经很满足,如果ràng我选择,我宁愿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而不愿成为什么明星”何歆颜这句话说的平淡,可她却是在婉转的向张扬表明心迹

  张扬当然懂得何歆颜的意思,他呵呵笑道:“nǐ还nián轻,趁着nián轻就应该好好做一番事业,相夫教子,过两nián再说,我一定尽力,ràngnǐ多生几个”

  何歆颜的俏脸红了起来,啐道:“谁说要跟nǐ生了?”

  张扬嬉皮笑脸道:“nǐ不跟我生,跟谁生?”

  何歆颜又踢了他一脚,张扬的确对她很好,可是这混蛋一提到婚姻的事情,就开始回避主题,何歆颜知道张扬是怎样的人,任何女人都很难拴住他那颗不羁的心,可是何歆颜真真正正深爱着他,她也想有一日和他步入婚姻的殿堂,她也憧憬着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是爱上一个这样的人,就必须承受幸福的代价,代价是什么?何歆颜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何歆颜抿了抿嘴唇,端起酒杯道:“我决定了,就试着出张专辑搏一下”

  张扬举杯道:“预祝nǐ专辑热卖,红遍中港台不应该是红遍全亚洲,全世界”

  何歆颜之所以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她对张扬的态度感到有些失望,她的性格很坚强,绝不是个一味痴缠的女孩子,感情上她想做到拿得起■放得下,虽然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放下张扬,可是张扬有句话说得对,她应该做些事,趁着nián轻,多做一些事,如果命运注定她还要等待,那么她就这样等待下去……

  杜天野收到了一封信,信中没有署名,里面★只有一张照片,这是一张拍摄nián的集体照,杜天野从中找到了nián轻时候的许常德,他顿时明白,这就是张扬所说的那张照片,一定是苏媛媛寄给了他杜天野对这张照片的兴趣并不是太大,许常德和王均瑶、沈静贤这◎些人的关系对他来说不是特别重要,他之所以去找苏媛媛,主要是因为张扬开口求助,作为朋友,他应该帮这个忙

  张扬接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来到了杜天野的办公室,拿走了这张照片,姜亮那边也查到了一些线索◆,许常德当nián下乡插队地点就在北原省荆山市西山县卢家梁小石洼村

  张扬决定亲自去一趟,他和姜亮一起从江城出发前往荆山姜亮得到的一些资料全都放在文件袋中,因为寒流突然来了,他特地带上了一个警用蓝色大衣,来到张扬的皮卡车内,发现张扬的暖风打得很足,忍不住抱怨道:“穿多了,早知nǐ空调这么好,我就少穿点”

  张扬接过他手中的文件袋:“里面都是些什么?”

  姜亮道:“nǐ委托给我的事情我当然要尽力查,王均瑶和沈静贤的资料并不好查,许常德的资料咱们这边不缺,毕竟他是江城过去的市委,他在66nián曾经下乡两nián,插队的地点就在北原荆山”

  张扬道:“西山县就在清台山的背面,距离江城不远啊”

  姜亮点了点头道:“现在隧道都通了,当然不远,过去那会儿要绕过清台山,道路也是崎岖不平,交通十分的不便利,去一趟西山就得花一整天的功夫”

  张扬道:“nǐ是说许常德他们都在西山县卢家梁小石洼村插过队?”

  姜亮道:“其他人我不知道,可许常德肯定是从那儿出来的,他的档案中有这段记lù,我查了很久,才查到这份原始文件,后来他只是写这两nián下乡插队,并没有指明在哪里”姜亮打了个哈欠,把座椅放倒了,躺下道:“我昨晚值夜班,一晚上都没睡好,得补个觉,等到了西山县再叫醒我”

  没多久姜亮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看来他真的累了,张扬望着他笑着摇了摇头,启动汽车向荆山市的方向驶去

  从江城前往荆山,春阳是必经之路,张扬早晨才把何歆颜送到江城,这会儿又得折返回去,来江城的这两天几乎都在奔波中渡过了

  汽车来到清台山前,张扬不由得想起当初他在黑山子乡担任计生办代主任的事情,想起他在山路至上邂逅楚嫣然的情景,一切都是如此亲切如此熟悉,张扬发现自己对清台山的感情很深,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清台山当成了自己的故乡,他的人生从这儿开始

  仅仅过了一个多小时,张扬就穿过了连同平海和北原两省的清台山隧道,出了隧道就是西山县,沿着县道走了没多远,就驶入通往卢家梁的蜿蜒山路

  这里依然是清台山,不过是清台山的西坡,春阳在清台山的东面,卢家梁的山路比起黑山子的紧慢十八盘丝毫不逊色,道路之崎岖,路况之复杂,甚至犹有过之,张扬不得不减慢车,快要到卢家梁的时候前方有两辆车出了事故,把道路给堵上了,张扬暗叫晦气姜亮这会儿也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到了吗?”

  张扬摇了摇头:“前面好像出事了”

  姜亮坐起来向前方望去,却是一辆客货车和一辆拖拉机撞在了一起,盘山公路本来就狭窄,路面大部分都堵上了,五个人在那儿吵着★

  张扬暗叫晦气,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姜亮也披上棉大衣跟了上去来的时候还后悔带了这件累赘出来,可一进了山里顿时就感觉到棉大衣的好处,山风凛冽,人原地站在那里都能被吹得打晃晃,日头虽然还挂在天空上,可丝毫没有晴天的感觉,阳光白乎乎的没有任何的暖意,姜亮裹紧了大衣

  张扬看了看那两辆车,又看了看那五个人,客货车上有两个人,拖拉机上有三个人,都没受伤,不过拖拉机被撞得惨不忍睹,客货车的前脸也坏了,水箱也漏了,客货车司机是一个又高又胖的汉子,他操着典型的荆山话道:“娘的,老子都把车停下了,nǐ咋还直愣愣的的往我车上撞?”

  开拖拉机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后生,跟他一起的两个也都差不多,nián轻人血气方刚的,瞪着双牛蛋眼,大声辩驳着:“nǐ也不睁眼看看,这儿是羊肠子,谁家车停在路当中啊?nǐ不是找撞的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